第二百九十七章 记住只属于我的疯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风哥今天心好,不跟你一般见识。任晨风此时笑看着冯若惜的精彩表演,他倒不担心萧筱和姜晨晨会为了这点事就会不止不休,要这样的话估计他早就万劫不复了。等到冯若惜演完一小段休息的时候,任晨风才笑着说道:“冯小姐,既然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我就吃点亏继续假扮你的男朋友吧。咦,对了,你们的新戏什么时候开拍啊?到时候我去探探班,也顺便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权嘛,不然剧组里的那些大色狼老是缠着你也不是办法啊!”

    最大的一只色狼就是你,冯若惜在心里鄙视地想到,不过听到任晨风要去探班,她心里也是一急,这无赖要是真去了剧组,那自己的形象可就一朝全毁了,本来还想气气这家伙,想不到他竟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连女朋友在边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对他的印象再次降低,估计已经差不多成负数了。

    她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我们剧组没有固定点拍摄,你还是留在学校里好好读书吧,多长点知识,不要一天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样没女孩子喜欢的。”嗯?我干嘛跟他说这么多?冯若惜一阵郁闷,转头笑着对季雨晴等人说道:“阿姨,我的时间快到了,就先告辞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聊。对了,弱美,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一个星期以后你给我打一个电话提醒一下你的事,我这人有时候犯迷糊,怕忘记了。”

    没等任弱美伸手去接名牌,任晨风就抢先拿了过来,笑着说道:“好了,这个我帮我堂妹保管吧,她这人比你还迷糊,一不小心就给弄丢了。”

    “你……”冯若惜硬生生地将一肚子气给压了下去,不过脸上此时已经憋成了一个红苹果,估计已经快到暴走边缘了。

    “好啦,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你不是时间到了吗?我送你出去!”说完不等冯若惜反应过来,任晨风拽着她的手臂就往外面走去,临走时不忘交代:“老妈,我送冯小姐坐车。”

    一出包房,冯若惜就甩开了任晨风的手,冷冷地说道:“任晨风,你不要太过分了,今天是你家人在给你面子,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任晨风直接无视冯若惜的话,拿着手中的名片反复看着,嘴里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冯若惜说道:“一个签名都能炒到一万块,那这电话号码不知道能炒到多少价钱去!”

    “任晨风!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无赖的人的冯若惜此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电话可是她的私人电话,一旦流露出去那后果可是不敢设想的,到时候就算是换号码也来不及了。

    “不要激动,你想想啊,今天被你这么一搅合,那个叫闵伟的万一是个小气鬼,找人报复我怎么办?人家老爸是总监,有权有势又有钱,我一个小老百姓拿什么跟人家斗啊?说不定哪天就找人把我给整残废了,现在不赶紧存点钱下半辈子该怎么办啊?”任晨风在哪里自顾自话地说道:“咦?连你也同我的遭遇了啊?不过不用流泪的,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走吧,我送你出去!”哇靠,这妞怎么这么不经逗啊?说几句就哭鼻子了,任晨风一阵大汗。

    原来此时的冯若惜听到任晨风要将自己的私人电话拿去卖钱,心里一急,不由得流出了眼泪,她没有理会任晨风,也不说话,就是倔强地看着他,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任晨风此时估计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是不是过火了点啊?虽然不太待见这丫头,但是毕竟人家也没怎么着自己啊,而且对家人也算客气,还无条件帮弱美进入娱乐圈。不过我也没有怎么着她啊,干嘛一见了我就跟遇到仇人似的?任晨风此时心里有一点小后悔,不由得放下了语气说道:“开个玩笑嘛,不用这么认真嘛!”

    “把名片还给我!”冯若惜冷冷地说道。

    对于女人哭任晨风从来都是没有办法的,他只得悻悻将手中的名片递给了冯若惜,说道:“那到时候弱美怎么找你啊?”

    “把她的电话给我!”冯若惜此时根本懒得跟任晨风多说一句废话。这个时候的她也不可能再进去要电话号码了,只得问眼前这个令她极度厌恶的人。

    任晨风摸了一下裤兜,说道:“你等一下,我进去拿手机!我记不住,手机里才有!”

    “不用了,把你电话留给我就行了。”冯若惜此时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呆,所以连任晨风进去拿手机的时间也不愿意等。

    任晨风将自己的电话念给了冯若惜,说道:“没事不要扰我哦!”

    鬼才会扰你!冯若惜记过电话,将脸上的泪水轻轻擦掉,连再见都没有跟任晨风说一句,就直接转离开了会所。

    任晨风摇头苦笑一下,转走进了包房。整整一下午,季雨晴她们几个女的都兴奋地讨论着关于冯若惜的事,而任晨风则虚心地接受着任振宏的教诲,以前虽然很怕他的大道理,但是现在听起来却觉得受益颇多。

    晚上回到家后,趁着姜晨晨去帮季雨晴拿东西的时候,萧筱走到任晨风边坐下,轻声问道:“晨风,你跟冯若惜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你们之间好像有什么矛盾似的?”

    还是我家筱儿聪明,任晨风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只要不认为我跟她有什么就行了,嘿嘿!”

    萧筱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当我这么笨吗?从你们说话的语气和看对方的眼神还不知道吗?你们之间的矛盾好像还大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还记得那晚陆战邀请我去吃饭吗?冯若惜就是他专门安排到我边陪酒的,平时在电视里媒体里多么纯洁,多么玉女,结果还不是那些高官手中的工具,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而她也看不惯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所以了,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遇到一起当然就剩下矛盾了。”任晨风笑着说道。

    “一定是你出言去调戏人家了,要不然人家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你有意见。”萧筱白了他一眼说道。

    “不是吧,难道你那天跟着我去了?怎么知道我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了,还好我这人一向忠贞,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要不然就被你偷窥去了。”任晨风一副惊讶的样子。

    “鬼才会跟着你呢!你什么样的格我还会不知道,要想堵住你嘴比堵住黄河流水还要难。”萧筱没好气地说道:“不过直觉告诉我,冯若惜不是那样的人,我猜她一定有苦衷的!”

    “好了,你就不要去瞎猜了。”任晨风嘿嘿一笑,说道:“现在的娱乐圈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也不要为她抱不平了。”

    “可是我就是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嘛!”萧筱固执地说道。

    “好好好,她不是!是我错怪她了,行了吧?”任晨风讨饶道,对于这种无谓的争论他从来都是举手投降的,赢了又没有钞票可以得,有那些功夫还不如谈谈说说呢。

    晚上回到房间,任晨风刚刚洗完澡,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想起早上姜晨晨说的话,任晨风直接打开了门,看见姜晨晨穿着一件睡衣笑呤呤地站在外面。他有些无语地说道:“晨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他们可都还没有睡呢?”

    “我不管!”姜晨晨关上门就扑进了任晨风的怀里,轻轻说道:“我想你,我想死你了!我一刻也不想等了。”

    听着姜晨晨的倾述,任晨风不需要任何的回答,捧住她柔美的脸颊,恶狠狠地,像一头恶狼般地吻了上去。姜晨晨柔美的段颤动不止,她近乎发疯般地缠住他,洁白的躯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八爪鱼,将任晨风缠得死死的,似乎要把自己生生融进他的骨子里……

    “晨晨,今晚你怎么了?干嘛要咬我呢?”任晨风看着口一个深深的牙印,想着刚刚姜晨晨在上的疯狂,不有些哭笑不得,今晚更像是他是被动者。

    姜晨晨一脸幸福地卷缩在任晨风的怀里,滑若凝脂般坚的双峰紧紧贴在他上,笑着说道:“你刚刚也有咬我的舌头啊,哼,我就想咬你,我高兴,我喜欢,我愿意,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两个咬怎么能混为一谈呢?任晨风一阵语塞,这丫头的思维有的时候不能用常理去判断的,他呵呵一笑,抱紧了姜晨晨,说道:“晨晨,今晚你很疯狂呢!怎么了?”

    姜晨晨此时媚眼如丝,老老实实地贴服在任晨风前,柔顺得像一只小猫,轻轻说道:“因为我要你记住我的疯狂,只属于我的疯狂!”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