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玉女明星冯若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那美女故作羞涩地低下头,滴滴地说道:“今年刚刚十八岁,成年了!”

    “哈哈哈!那你发育得快的嘛!”任晨风瞟了一眼的她的部,哈哈大笑道:“我看人家二十八岁都没有你发育得好呢!是不是从小喝牛长大的?”

    “帅哥,你真是坏死了!”那女子也很会造势,借着撒一下子就扑进了任晨风的怀里,在他上扭扭捏捏起来。

    靠,别以为粉图得厚风哥就看不到你眼角的鱼尾纹,还敢在我面前来装嫩,当风哥今天是第一天出来玩吗?好歹也是在尊荣会五楼玩过的主啊,就那么容易被你忽悠吗?任晨风嘿嘿一笑,笑着吃了一口菜,任凭那女人在自己上摩擦,却兴不起一点兴趣来。反倒是他再夹菜时目光随意一瞥时,正好与冯若惜的目光对视,对方眼神里露出了浓浓的鄙视之意,任晨风也浑然不当成一回事。靠,居然鄙视我,别以为你们娱乐圈就能好到哪里去,你这个玉女掌门人不知道被那些导演、监制潜规则了多少次呢。他在心里不以为然地想到。

    陆战这老成精的人物哪里看不出任晨风对边的女子虽然说说笑笑,却是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心想这小子不是喜欢美女吗?怎么今天这么老实?难道是放不开?还是对边的美女不感兴趣啊?他想到这里,笑着对任晨风说道:“小任,陆叔都给你说了,今天晚上放开玩,莫非是这小姑娘不合你的胃口?要真是的话你开了口,陆叔马上给你换一个!”

    任晨风嘿嘿一笑,看在旁边那女子有些哀怨的眼神,一时也不忍心,人家毕竟也是出来混口饭吃,要是被退换回去以后哪还有脸留在这里工作,于是笑着说道:“陆叔你太客气了,这小妹妹好的,是我这个人的格有些怪癖,怪不得别人!”看着边那美女感激的眼神,任晨风心里一叹,哎,早说过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善良了嘛!

    桌上的众人虽然与边的女人不断调着,但是也是眼观四方耳听八面的主儿,见到陆战和任晨风这两位主要人物在说话,也纷纷停止了在那些女人上游的手,附和着说道:“小任同学果然是与众不同啊,难怪这么年轻就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就,真是让人佩服啊!”

    我取得的成就,一帮老家伙,拍起马来一点也不输于风哥我啊!任晨风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他们一番,厚着脸皮说道:“各位叔叔就不要再夸奖我了,我这个人生老实,你们老实这样夸奖下去,我会害羞的。虽然不可否认你们说的是事实。”

    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估计也只有任晨风才能说得出来了,此话一出,连一只崩着脸的冯若惜也忍不住嘴角上翘,但也仅仅是在瞬间而已,紧接着又恢复了那张紧绷着得臭脸,就像是在场的人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哈哈哈……”陆战一阵大笑,拍着任晨风的肩膀故作两人好像很熟悉的老熟人一般,开口说道:“小任果然是个耿直朋友,快人快语,正和我这个老人家的胃口啊!看来以后我们得经常多走动走动,不要将我们之间的感生疏了。”

    这老小子还会顺杆爬的,演戏也很有天赋嘛,不去好莱坞真是可惜了。看着陆战面带真诚的微笑,任晨风笑着说道:“既然陆叔都这么说了,晨风哪敢不从?再说关系摆在那里,就算十年八年不见面,那也不会生疏一点的!”

    “好好好,来,我们干一杯,为了我们这对忘年交干杯!”陆战说着端起了面前的杯子。

    我靠,你这老狐狸,这拉关系的水平也太厉害了吧?刚刚才和你的胃口,一句话功夫就成了忘年交了,看来比起无耻来,你才是不世之奇才啊!任晨风端起杯子笑着和他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此时陆战见和任晨风的关系拉得已经差不多了,开口笑道:“来,小任,刚刚我不是给你介绍过冯若惜吗?现在我再次向你隆重介绍一下,若惜是我的侄女,对你的大名可是早就听说了,这不,今天知道我要请你吃饭,硬缠着我带她来,想要跟你认识一下,来来来,你们干一杯吧!”说完还对一边的冯若惜使了个眼色。

    老家伙,撒起慌来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人家一个全国皆知的大明星,会听说我的大名?还想跟我认识,这话说出去也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了。别以为风哥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明星不就是你们这些高官有钱人用来陪酒的工具吗?还在哥面前装什么高傲,扮什么清纯,省省吧。

    任晨风想到这里也不为这些所谓的明星感到悲哀,为了出名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比如向那个什么露露,只要一出现在公众场合就若隐若现地露出前两团肥,生怕人家不知道她长了一对球似的,任晨风是从心里面鄙视这样的人的。还有那些网上杂志上刊登的,今天某某明星和某某明星高调宣布在一起,第二天就出新闻两人因为感不和而分道扬镳,这还不都是为了炒作。还有那个汤什么的,为了出名甘愿在电影里跟人家发生全L的搏大戏,这样虽然自己是出名了,却让自己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最后还惨遭国内封杀,这样做又值得吗?所以他在心里还是佩服比如像歌神学友哥这样的实力派人物,一生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但是凭借着自己的歌喉照样可以红透大江南北。

    任晨风心里虽然发了一阵感慨,但表面功夫还是作了个十足,举杯对着冯若惜笑道:“冯小姐可是全国家喻户晓的大明星,能对我这样的小人物刮目相看,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不过说实话,你真人比电视上漂亮。”

    那冯若惜在得到陆战眼神暗示后,虽然心里很不愿意跟这个嘴里花花的大学生有什么交集,但还是无奈地举起了杯子,淡淡地说道:“经常听到陆伯伯提起你,所以就对你很感兴趣,今天见到你人,也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吧!”

    冯若惜其实跟任晨风心里想的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出道几年来从来没有跟任何人传出过绯闻,而且自己也很洁自好,能出名就出名,不能出名就作罢,从来没有去接受过什么潜规则,所以一直以来都只是半红不紫的。最后机缘巧合下她出演了《叛逆的青》,那部戏也是因为不被广大媒体看好才让她去演了个女一号,哪知道一播出来却成了一匹黑马,取得了全所未有的成功,而她也因为在戏里那个清纯的女高中生一举成名,从此片约不断,成了国内大红大紫的明星,也因此得了玉女派掌门人的称号。

    今天来到这里完全是被迫的,因为自己是G省人,父母都在这边生活,所以陆战掌握了她家里的一切况,最后还因为自己那不争气的滥赌父亲借高利贷而无力偿还来陪眼前的这个任晨风喝酒,想想自己拍戏的钱几乎全部用在了帮父亲还债上,这次陪一次酒就能全部抵清,但是前提只是喝酒,不做别的任何的事,她考虑了再三,最后同意了下来。但是来到这里以后,发现任晨风其貌不扬,虽然她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但是却绝对是兴不起半点好感的,而且后来看到他还满嘴的油腔滑调,她心中的鄙夷就更加厉害,只想快些陪完这顿酒早点离去,以后全当作了一场噩梦。

    “冯小姐太客气了,要是早知道是你对我青睐有加,你只需要召唤一声,我还不马上颠瞬间漂移到你跟前,任你差遣吗?”任晨风这个时候开玩笑地调侃道。

    呸,谁有空去青睐你?无赖!听到任晨风嘴里轻浮的话,冯若惜心中对他的厌恶又加深了几分,她淡淡说道:“你太严重了,你是陆伯伯最为看重的人才,我怎么能像使唤畜生一样来使唤你呢?”

    靠,这丫头居然拐着弯骂我是畜生!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风哥的厉害了。任晨风嘿嘿一笑,丝毫没有为冯若惜这句话感到半分生气,笑着说道:“我算是明白冯小姐的意思了,原来你也听说了现下最流行的就是美女与野兽,还好我聪明机智,不然还真听不出这么隐晦的表白!”

    本来听到冯若惜那句话后陆战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但是听到任晨风的话后不也认为是冯若惜的另类陪酒,居然还赞赏地看了冯若惜一眼。

    不要脸,谁要对你表白了,冯若惜在心里狠狠咒骂道,不过她也觉得刚刚自己那句话有些过分,虽然这小子嘴巴油嘴滑舌,但是毕竟没有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想到这里她也顺水推舟地说道:“既然任先生这么说了,我就不再过多解释了,免得越解释错的越多。”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