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胜利在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阮星盯着任晨风脸上自信的微笑,一时间竟然出了神,这种自信的表看上去是那么的迷人,她愣愣地看着任晨风,心里犹如小鹿乱撞,硬是没有伸手去接任晨风递过来的纸条。

    任晨风见她这个样子,将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轻声笑道:“喂,下来后再慢慢看啊,这里这么多人,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阮星这才回过神来,心里暗呸一声,你也会不好意思,全校就数你的脸皮最厚了。她俏脸一红,慌忙接过纸条,匆匆走回台上,将纸条直接交到了胡正明的手里。

    胡正明拿着两人对出的下联,脸上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激动地说道:“一副千古绝对居然一下子就被我们学校的两名学生对出来了,而且还是不同的下联,这让我看到了我们学校未来的希望啊。不论这场比试他们谁能获胜,我相信他们都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我们先来看看洪成飞同学的下联,烟锁池塘柳,炮镇海城楼。这一对句的妙笔就在‘锁’跟‘镇’两个字上,而且代表五行的五个偏旁上下联完全一样,实乃上等佳句。”

    众人听到胡正明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均心里猜到这居的胜利者就是洪成飞了,洪成飞脸上也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场边的萧筱姜晨晨等人均是手心里捏了一把汗,紧张地等着任晨风的下联。

    评价完洪成飞的下联,胡正明将目光移到了任晨风交上来的纸条上,眼睛一亮,摇头惊叹道:“妙啊,妙啊,妙对啊!”一连三个“妙”字让众人心里已经猜定的结果再次悬疑起来,见胡正明摇头惊叹,却就是不念出来,终于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了,大声说道:“胡书记,你别顾着自己看啊,念出来给我们听听啊!”

    胡正明这才从惊叹中回味过来,哈哈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各位同学,我也是个喜好作对的人,看到这么妙的下联,一时间入了神,我这就将任晨风的下联念出来给大家听听,烟锁池塘柳,灯镶江堰松。”

    对于这种对联,外行人也只能听懂算是对上来了,但是两句下联到底谁更好一点,只得等待胡正明的评判了。胡正明这时说道:“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洪成飞同学的下联,烟锁池塘柳,这里的上联描绘的是大自然绿柳含烟,池塘生碧的秀丽景色,而洪成飞同学的炮镇海城楼却充斥着浓浓的杀气,与上联的意境有些出入。另外,这对仗虽然平整,但声律上却是平仄欠和,上联为‘平仄平平仄’,而下联却是‘平仄仄平平’。再看任晨风同学的下联,烟锁池塘柳,灯镶江堰松。这下联不论五行、词还是平仄、意境都与上联无一不合,可以看成绝世佳句。所以,这一轮作对,任晨风同学要技高一筹啊!”

    话音刚落,洪成飞就不服气地说道:“胡书记,我承认我的下联意境和平仄上的确有些欠佳,但是我所有的时间比任晨风同学要少,难道这不能加分吗?”

    “嘿嘿!”任晨风在一旁笑道:“对对本为消遣娱乐,洪成飞同学竟然能对到分秒必争,这也是一种境界嘛,小弟实在是佩服佩服。不过,对对不分先后,这一点洪成飞同学不会不知道吧?”

    虽然遭到了任晨风的调侃,但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对对本就没有先后之分,谁的好那便是好了,洪成飞想到这里,一张脸成了猪肝色,你等着,下一轮相互斗联的时候看你还嚣张得起来吗?他心里狠狠地想到。

    胡正明这时笑着问道:“任晨风,刚刚看你在哪里冥思苦想了许久也想不出答案,一直到最后抬头才匆匆写上,莫非是阮星过去给了你灵感?”

    这老家伙还是个老师吗?一天没事这么关心学生的儿女私干什么?任晨风不满地看了胡正明一眼。胡正明这一语双关,一层意思因为任晨风有了阮星在边才能对出来,二层意思就是阮星偷偷报点,虽说是调侃任晨风,不过也是让任晨风赢得大家心服口服。

    任晨风嘿嘿一笑,说道:“这个阮主席的到来带来了一阵清香,让我忍不住抬头寻香,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早已安排,本来打算放弃的我突然看到了对面高楼上关于松花江夜景的宣传画,一时之间灵感有如潮涌,瞬间下联就出来了,所以说,阮主席的功劳还是不可磨灭的,是居功至伟的。”

    他文绉绉的话惹得众人一阵哄笑,台上的阮星更是俏脸红透,心里暗骂道:这坏家伙,嘴里什么时候能有个正经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众人更为关心的是任晨风嘴里所说的宣传画,皆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一大幅松花江夜景的宣传画格外醒目。

    “能急中生智,应景对联,这份功夫我胡某人佩服啊!”胡正明微笑着说道。

    洪成飞此时也是无话可说,因为作为内行人的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下联是赶不上任晨风的下联的,所以他现在也只有将机会寄托在接下来的相互斗联上了。

    阮星这时说道:“接下来我们进行决赛的第二场,由一方出联,对方对联,数量不限,直到一方认输为止。”

    我靠,这什么规矩,万一那洪成飞来个死不认输,这要对到什么时候去?正说话,胡正明笑道:“这样好,既可以让双方不受限制自由发挥,也可以让大家听到更多精妙的对联,到时候一家主动认输,也彰显了读书人的大将之风。”

    这老东西果然有水平啊,每句话都是话里有话啊,表面是在称赞这个方法,实际上则是给两位参赛的提个醒,要拿得起放得下。

    事已至此,任晨风也没有了意见,学着古代人的礼仪,对着洪成飞拱拳说道:“那么就请成飞兄先请吧!”

    洪成飞也不客气,稍一还礼,张口说道:“我只出五联,要是任晨风同学能够答对4联,我便自动认输。我的第一联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九。”说完得意的对着任晨风笑了一下,神里尽是调侃之色。

    我,这小子一来还给我骂上了?任晨风心里一阵不舒服,斜眼瞟了一下满脸得意的洪成飞,淡淡说道:“孝弟忠信礼义廉仁!”

    一边观战的众人可就不明白这副对联的意思了,姜晨晨这时拉着席清甜问道:“清甜,你说他们在对什么玩意儿啊?怎么都听不懂呢?”

    席清甜也是苦笑一下,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时后面的郝思婷走过来笑道:“那是洪成飞在骂任晨风呢!”

    “什么?他敢骂我家亲的,老娘找人灭了他!”姜晨晨一听马上跳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也想不出个原因来,问道:“那洪成飞只是说了一串数字,怎么就是骂人了呢?”

    郝思婷笑道:“你们再将上联念一遍,看看少了什么?”

    姜晨晨低头回味着上联:“一二三四五六七九,为什么没有八啊?”

    郝思婷点点头,说道:“这就是关键了,一到九全有了,唯独没有八,那不就是忘八了吗?”

    “那小子居然说晨风是王八?”姜晨晨这时也听懂了里面的意思,双眼喷火的说道。

    “你也不要激动,认识任晨风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见他吃过亏啊?他的下联已经回敬过去了。”郝思婷笑容盈盈地说道,声音仿似山间的百灵鸟。

    席清甜这时插嘴道:“我明白了,晨风后面的孝弟忠信礼义廉仁独独少了耻字,也就是回敬洪成飞无耻了。”

    再说场中,洪成飞见任晨风不动声色地就将对联回了过来,心中也是不爽,接着说道:“两猿截木山中,这猴子也会对锯(句)。”

    “匹马陷泥内,此畜生怎得出蹄(题)?”任晨风毫不示弱地回敬。

    这对联大家可算是都听懂了,纷纷为任晨风的机智叫好,一时之间掌声如雷。洪成飞这个时候脸色也相当难看,两句调侃对方的对子都被顶了回来,他也不敢再继续下去,免得到时候自讨没趣,于是决定将心思放在对联的难度上来。

    他开口说道:“几根傲骨,撑拼天地。”这上联正是说出了他心中的抱负,文人客,试问哪个心中没有几根傲骨。

    任晨风见他不再出联隐含骂人,也笑着回道:“两个空肚,包罗古今。”此时正值中午午饭时间,任晨风这下联正是说出了场中两人,当然,更着重的是他自己饿了。

    “好!”这次是胡正明拍手叫好,“既能对出下联,又能道出心中所想,这份机智少有啊!”

    转眼之间任晨风就已经答对了三联,按照刚刚洪成飞所说,只要再答对一联就算胜利了,洪成飞这时也难免着急起来,低头冥思,剩下来得两个对子一定要难住他才行,不然就跟阮星擦肩而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