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乱点鸳鸯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哦?”任晨风一阵疑惑,却也听出了东方雷旭的弦外之音,抿了一口茶说道:“的确很香,这茶有什么讲究吗?”

    东方雪伊这时插嘴道:“不就是茶吗?还要什么讲究?你们慢慢谈,我先出去了。”说完匆匆而去。

    东方雷旭这时说道:“这茶必须又未婚女子采摘,而且不是用手。”

    任晨风一阵大惊,咽了咽口水,慌忙放下茶杯,脸色惊讶地问道:“难道是用脚?”

    呃……东方雷旭此时恨不得用墙上挂着的一把武士刀一刀劈开任晨风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人不能愚蠢到这种地步啊!好不容易平静下了心态,双眼**地看着任晨风,一字一句地说道:“是双唇。这样才不会在茶叶上留下指甲的掐痕。”

    “哦!原来不是脚啊!”任晨风拍拍口心有余悸地想到,端起茶杯悠闲地喝了一口,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叫道:“你说什么?用双唇?”任晨风不仅联想到了东方雪伊那张鲜嫩滴的樱桃小嘴,端起茶杯狠狠地喝了一口,嘴里还啧啧道:“这茶真香啊!”

    看着任晨风一脸猥琐的笑容,东方雷旭一阵气结,天下男人千千万,你说这丫头怎么就会看上这么一个猥琐男呢?哎……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曲线择偶观?越差的越抢手?东方雷旭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估计任晨风要是知道了东方雷旭现在心中的想法,一定会一蹦三尺高,不过可惜他不知道,所以他没跳,还坐在那里喝着那杯不同寻常的茶,而且还有一种想连茶叶都吃掉的冲动。

    第二天任晨风照样无所事事地翘着二郎腿在保安室里看着报纸,宋茵俽进来的时候连门都没有敲,速度之快让任晨风连报纸都没来得及收起来,愣愣地看着她,好半天才说道:“我说宋学姐,进男人的房间应该先敲门,不然你一不小心就会看到令你鼻血喷张的一幕。”

    你才鼻血喷张呢,满脑子就没有想一点好的东西。宋茵俽也懒得跟他计较,说道:“昨天你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呢?”

    任晨风笑笑说道:“你们母女俩交流感,我一个外人在那里呆着成什么样子,让你们连闺房悄悄话都不能放心大胆地说。怎么样?昨晚跟你妈妈还聊得好吗?”

    说道这里宋茵俽感激地看了任晨风一眼,点点头说道:“总算是解开了两年来的心结,心里也顺畅了许多,谢谢你!”

    任晨风大度地挥挥手,说道:“小事儿一桩,以后跟你妈妈好好生活,昨天瞧你妈妈比她实际年龄似乎苍老了不少,估计是心里压抑造成了,现在你回家了,没事儿就陪陪妈妈,这样的她的心才会好转起来,人也会越来越年轻的。”

    宋茵俽点点头说道:“长假结束后我就会辞掉这里的工作,反正大学最后一年我没有多少课程,可以专心在家里陪陪妈妈,这两年来她受得苦太多了。”

    这丫头一夜之间似乎长大了,任晨风欣慰地点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相信你妈妈知道你这么为她着想,一定会瞬间年轻十岁的。”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对了,今天晚上我妈妈想请你回家吃饭,说是要好好谢谢你这位说客。”

    任晨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好吧,正愁今晚的晚饭没着落呢,现在不用担心了。”

    宋茵俽笑着说道:“好吧,那我先上去准备交接的一些东西,你呀,别老是坐在里面了,也不怕被人抓住。”说完转离去,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转,快步走到任晨风边,没等任晨风反应过来,就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得一吻,小声说道:“谢谢你!”而后红着脸转迅速离去。

    靠,占完便宜就跑!任晨风坐在椅子上,摸着被吻过的脸颊,哭笑不得。

    下午和宋茵俽来到约定好的餐厅,宋母早已在那里等候了,今天再见她,跟昨完全是天壤之别,一袭宫装般的旗袍,淡娥眉,丹凤眼,皮肤细腻,脸色晶莹,一点也不像是为人母的人,倒像是个三十来的花信少妇。任晨风暗暗吃惊,家和万事兴啊,也只有这样的美妇才能生出宋茵俽的绝色。

    任晨风和宋茵俽走过去,宋母还没开口,任晨风就开口问道:“宋学姐,你不是说阿姨叫我们吃饭吗?怎么不见人呢?”

    这人又在搞什么鬼?没看见这么大一个人站在面前吗?还睁着眼讲瞎话,宋茵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眼睛长背上去了吗?这不是我妈是谁啊?”

    任晨风瞪了宋茵俽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许开玩笑,想叫你姐姐来冒充你妈妈,你当我是这么好骗的吗?”说完满脸笑容地对宋母说道,“姐姐,你好,我是宋学姐的同学,我叫任晨风,很高兴认识你,姐姐你真漂亮,真不愧和宋学姐是姐妹花啊!”

    宋茵俽在一旁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啦!这人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这么无耻的话也能冠冕堂皇的讲出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任晨风,半晌说不出话来。倒是宋母被这记马拍得心大好,笑着说道:“小任啊,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开玩笑,怎么昨天晚上才见过我今天就忘了我吗?俽俽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公主,可没有什么姐姐。”

    任晨风这才露出惊讶惶恐的神色,连忙说道:“哎呀,对不起阿姨,我这一眼还真没认出来,我以为您是宋学姐的姐姐呢,刚刚冒犯了您,还希望阿姨不要介意。”不等宋母说话,任晨风有转移话题好奇地问道,“对了阿姨,我很好奇,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来来来,都别站着,坐下慢慢说。”宋母的心显然非常高兴。“对了,小任,你要问什么问题啊?”

    任晨风一本正经地问道:“阿姨,我想请问一下您用的什么保养品啊?回头我一定介绍我老妈也去用,以后走出去我就多一个姐姐了。”

    一旁的宋茵俽是彻底地无语了,这人的无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看自己妈妈那一脸开心的表,就知道任晨风的马拍得是多么到位。她好气又好笑,但见妈妈这么开心,自己心也是一阵大好,这人天生就是一张嘴,天下就没有他哄不住的人,也懒得理他,宋茵俽留着他们二人去聊天,自己拿起了菜谱。

    话说宋母此时已经被逗得哈哈合不拢嘴了,笑着说道:“小任啊,你这张嘴啊,可真甜,在学校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当然了,校花都差不多被他一个人泡光了。宋茵俽在一旁心里狠狠地想到,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里面还藏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埋怨。

    任晨风客气地说道:“阿姨您说笑了,我这人天生最大的缺点就是说实话,为这一点我可是吃了不少亏,哪还有什么小女生会喜欢我?”

    宋母瞟了一眼正在点菜的宋茵俽,心里想到,这可不一定吧,我看我女儿的魂就被你勾走了。她笑着说道:“要是这也是缺点的话,那我到希望人人都拥有你这个缺点。”

    任晨风这时站起来,从上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站起来递给宋母说道:“阿姨,您看昨天你们母女重逢,作为晚辈的我也没时间向您汇报思想,所以今天特意准备了一点小礼物,还望阿姨手下,原谅我昨天的不辞而别。”

    宋母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枚精致的玉佛吊坠,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宋母也不矫,拿在手上左看右看,乐得合不拢嘴,笑道:“你这孩子,这么贵重的礼物你还说小礼物。俽俽,我都这把年纪了,要不要玉佛保佑也是一样了,这时小任的一番心意,我就把它转赠给你吧,你可要好好收着了,莫要辜负了小任的一片心意。”

    汗啦!阿姨,虽然你是长辈,可是也不能乱点鸳鸯谱啊,被我家萧筱听见了我还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可是这当口他也不能开口反驳什么,只希望宋茵俽不要误会才好。

    宋茵俽听了妈妈话里的意思,半羞半嗔,不敢接腔,一声不吭地接过了玉佛,拿在手里,细细把玩了起来,却始终没有带到脖子上。

    要是这个时候任晨风还看不懂意思,那一年大学还真是白混了,他咬了咬牙,心里想到,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帮助嘛,我就帮帮她,当是行一善吧。安慰好自己,任晨风说道:“宋学姐,我来帮你带上吧!看看带上好看不?”

    宋茵俽此时已经面容红,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轻轻点点头,便把玉佛递给了任晨风,任晨风乘着帮她带玉佛吊坠的时候附到她耳边说道:“宋学姐,还真不容易见到你脸红呢!”说完迅速移开体,一本正经地说道,“好了,宋学姐,带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