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彻底的释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金亮 书名:人格的魅力
    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不止任振林和季雨晴在,三叔任振宏一家子和小姑任晓雯都在家里闹地谈论着什么。看到任晨风回来,大家都开心地站起来,季雨晴更是快步走到门边,接过任晨风手中的行李,关心地说道:“总算回来了,外面很吧?瞧你一都被汗水湿透了,快去换件衣服。”

    任晨风笑着跟众人打着招呼。任振宏这时拍了拍任晨风的肩膀,说道:“好小子,听说这学期你在学校里干得有声有色啊,不仅当上了系学生会副主席,还被当作交流生被送去第一学府的q大,不错不错!哈哈哈,我们任家的下一代就靠你啦!这不,一听说你今天要回来,我们全家就赶来为你庆祝了。”

    任晨风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说道:“哪有三叔您说得那么夸张?我也就运气好给碰上了。”

    任振宏显然不相信任晨风的推托之词,依旧高兴地说道:“就算是运气那也是停留在实力的基础上的,我就说,你这小子将来一定不简单。哈哈……”任晨风取得这样的成绩,任振宏显得比任晨风的爸爸任振林还要兴奋,这倒不奇怪,作为官场上的人,对于自己家里有成就的人那是更外看重的,因为说不定这就是以后自己派系的人了。

    任晓雯这时不满地说道:“我说三哥,你就不能让晨风先去把衣服换了再说吗?一会儿感冒了你负责啊?”

    任振宏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道:“对对对!瞧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快去换衣服吧,今晚三叔做东,为你接风。”

    任晨风感激地看了小姑一眼,回到了自己房中,想着刚刚三叔对自己的态度,心里不仅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毕竟自己的表现能得到家人的肯定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儿。

    饭桌上,任振宏依旧很兴奋很,他对任振林说道:“大哥,晨风这孩子现在出息了,大一就能进系学生会,还是副主席,而且还能当交流生,就这一点现在在大学里那绝对是不得了的成就啊,接下来的三年晨风在学校里那就是顺风顺水啦!”说完又转头对任晨风说道,“晨风啊,虽说你现在大一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但是可不能骄傲自满哦,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争取在大二的时候就进到学校的学生会里去,大三就把校学生会主席的位置拿下来,大四就借着份找一个好的实习单位,接下来就是前途不可限量啦!”

    听着三叔将自己的大学四年都安排好了,任晨风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却又不能出口反驳,毕竟这也是长辈对自己的期望。可是一旁的任晓雯可就不这么想了,她没好气地说道:“三哥,到底是你上大学还是晨风上大学啊?你这样一股脑的将自己的思想强加给晨风,那他这个大学上起来还有什么意思?”说完对任晨风讲到,“晨风,别听你三叔的,剩下的三年照着自己的思想去上学,想怎么上就怎么上,没事儿还可以谈谈恋。”

    听着两位长辈的斗嘴,任晨风聪明地选择了闭嘴,他将求助的目光悄悄递向了边的老爸,这个时候只有他才能停止三叔和小姑的战争,这是家里这么多年不变的规律。

    果然,任振林一开口,任振宏和任晓雯都闭口不说话了,任振林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做家长的不能给他们太多压力,当然,少许的点拨还是要有的,免得走弯路。”一番话下来,既照顾了任振宏的绪也附和了任晓雯的观点,可谓一石二鸟。任晨风暗自对着自己的老爸伸出了大拇指。

    一顿晚饭下来,任晨风在桌上接受政治教育的同时,还被任振宏拉扯着灌了很多酒下去,按照任振宏的话说,酒在我们国家是最好的通行证,所以一定要锻炼出来。

    晃晃悠悠地回到家里,季雨晴就忙着去给任晨风调醒酒汤去了,边调还边埋怨道:“三哥也真是的,晨风还是个孩子,干嘛要拉着他喝这么酒?”

    任晨风听到这句话不满地说道:“老妈,我19岁了,都有被选举权了!”

    季雨晴不屑地看了任晨风一眼,说道:“被选举成国家主席在老妈眼里也是个孩子!”

    任晨风听到后和任振林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重。

    季雨晴将醒酒汤放在任晨风跟前就小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任晨风一头雾水看着任振林,任振林苦笑道:“最近你老妈迷上了宫廷穿越剧,每天晚上都要守着看两集。”

    任晨风也是一笑,喝了一口醒酒汤,头脑也清晰了不少,坐直了子,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任振林哪能看不出任晨风有心事,开口说道:“在学校一切还顺利吧?”

    任晨风点点头说道:“还算顺利,不过有点太锋芒毕露了,飞得太快容易摔下来。”

    “只要能够把握好大方向,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任振林抿了一口茶说道。

    任晨风点点头,不再说话。

    “谈恋了吧?”任振林这时突然问道。

    任晨风原本想给任振林说的也是这件事,但是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时任振林既然问了出来,任晨风也就没有包袱了,开口说道:“算是谈了一个,但是却很短暂。”

    任振林没有说话,他知道任晨风还有话没有说完,他聪明地选择了安静地聆听。

    任晨风又喝了一口醒酒汤,说道:“其实我们之间也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谈恋,因为她从来没有承认过是我女朋友,但是我知道,她是喜欢我的,而且非常喜欢。而且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开心,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任晨风这时停口没有继续讲下去,而是突然问道:“老爸,您说现在都21世纪了,为什么还有门户观念的家庭存在?”

    听到这里,任振林已经猜出了事的始末,他说道:“门户观念在任何时代都会存在的,特别是那种背景很大的家庭,是否存在门户观念已经不由他们自己决定了,而是在大背景下必须要遵守的不成文规矩。我相信她的家庭也是不由己的。”

    任晨风似乎没听到任振林的话,依然接着说道:“她去了英国,独自一个人,就仅仅是为了让我能够继续在学校安心读书,也许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一个女生,为了我,背井离乡,独自生活在异国,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纵使我在学校多么风光,但我依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人,因为我连自己心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任振林看着任晨风,离家短短一年,他才发现自己的儿子真的成长了不少,对于他来说,一个男人的成长并不是要经历过什么枪林弹雨的洗礼,也不需要历经风霜雨打的考验,而是知道去心疼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开口说道:“孩子,一个人一辈子就像是坐上一趟以生命尽头为终点的列车,而在这趟列车各个站点上,会上上下下很多旅客,有的也许陪你走过一站,也有的可能会陪你一直走到终点,我们不能去要求那些只能陪我们走过一站的旅客陪我们走到终点,也不能要求陪我们走到终点的旅客中途就下车,因为他们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地。”

    任晨风此时双手抱头,接着酒精的冲击,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绪,哽咽道:“我知道,有些事是我强求不来的,但是我舍不得她啊,我真的舍不得她!”最后两句话任晨风几乎是哭喊出来的,这一刻他是彻底地释放开来大哭,即使在q大的时候他也只能蒙在被窝里哭,只有在自己的家里他才能这样没有任何顾忌地大哭。

    听到任晨风哭声的季雨晴从房间里冲出来,却在任振林的眼神示意下退回了房间。看着嚎啕大哭的儿子,任振林无声地守候在旁边,释放也许是目前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

    任晨风这一哭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停止下来,他擦干眼泪对任振林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谢谢你老爸!哭出来我舒服多了!”

    “两父子,不说这些!”任振林摸着任晨风的头笑道。

    任振林回到房间的时候季雨晴早已经关掉了电视,从任晨风哭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坐在上等待着任振林,任振林一走进房间,季雨晴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了?”

    看着季雨晴询问的眼神,任振林叹了一口气说道:“孩子真的成熟了!”

    “为了女孩子?”二十几年的夫妻生活让季雨晴第一时间就读懂了任振林话里的意思。

    任振林点点头,将整件事的始末告诉给了季雨晴,季雨晴听了后难得严肃地说道:“放弃彼此是他们最好的结局,那个女孩子是真心喜欢晨风的。”

    “现在的大学生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成熟许多,晨风的四年大学生活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任振林点头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人格的魅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