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媚姬女儿国 神魔殿 196 害羞女变为玉女

    小紫见到邪君竟然这么受到龙王的关注,同时又见到邪君是一条紫龙后,跟邪君的关系就变得更加的密切起来,更加的是粘着邪君不放了!毕竟她这种浅紫色的龙和紫色的龙是最接近的,在没有同类的况下,邪君这个最接近的对象就成了她最亲的依靠,她似乎是把邪君真的当成了哥哥对待……

    ……

    接下来,邪君就开始计划着要对付六幻媚姬了,这可是他的心头刺,不把六幻媚姬彻底征服,他可是连出城都不敢啊!

    以前他或许不敢去招惹六幻媚姬,但如今,他有了龙族这个大靠山,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仗势欺人一下!

    ……

    天轩城。

    六幻媚姬的灵府。

    六幻媚姬站在小楼二层的窗前,看着院子里的小池,有些咬牙切齿。

    此时在小池里,两个人头并排着露在水面上,水面上水波漾,她看不清水面之下的况,只看到一片片晃动的色和水面折的白光!

    小池的边上,有一堆衣物,那是一堆白色的衣物,最上面的是一件白色的小裤,和一件白色的抹……

    “前辈,你不要那么用力捏啊,好疼的!”水池中那名女子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吧,秋月,你的体真是太美了,前辈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所以才一时手重了!”邪君无比漾的声音。

    “无耻!”六幻媚姬心里忍不住就骂了一句,她的心里很是有些气愤,邪君这些天和月秋月两个妙月宫的女子打得火,就连本来十分害羞的秋月,都已经被邪君弄得无比的风了!

    本来这事跟她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只不过,月和秋月这么做都是她安排的,她可是要为这件事,每天支付一千灵玉!

    看着邪君那么得意,那么银,再想到这事,她就忍不住地有些抓狂!

    虽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邪君确实已经无心修炼了,不过,看到邪君那得意猖獗的样子,她还是受不了,她恨不得邪君立即去死,她不想看到邪君这样快活逍遥……

    水面上,两人打骂俏的声音一字不差地不断传入六幻媚姬的耳朵里……

    “前辈,你可以不要弄了吗?秋月都已经被你弄得有些心痒难耐了!”

    “不行,这么大,这么好摸,前辈我一只手都抓不住,好爽呢!”

    “前辈的也很大呢,秋月好想要了!”

    “那不如,你就给了前辈我吧,不做妙月宫的女修又有什么关系,那样的破宗门,呆在里面也是受苦!”

    “不行,宗门虽破,但也养育了我近二百年,我对它的感很深的,放不下……”

    秋月正说着,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师,在府里吗?”

    听到这声音,邪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有些不舍地在水里最后捏了一把柔软的饱满,然后说道:“秋月,你进房间暂避一下,我有朋友来了!”

    “可不可以不去啊?秋月好喜欢前辈这样抱着,离开前辈会感到空虚的!”秋月有些失望地噘起了嘴!

    “去嘛,在榻上乖乖地等着前辈,前辈办完事就会回来陪秋月的!”邪君放开了秋月,又说道:“对了,不准穿上衣物哦!”

    “坏前辈,不理你了!”秋月微嗔地瞪了一眼邪君,然后游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抱起衣物,人就飘了起来……

    一副雪白修长的躯完全显现在邪君的眼前,然后就飘向了小楼……

    邪君抬手向着院门一指,一道灵力了过去,本来只是随便扣着的院门就开启了:“进来吧,小彦!”

    一个圆脸俏丽的女修飘了进来,此女子穿一袭粉色薄纱般的裙子,清楚地可以看到里面那粉色的抹和小裤,无比的人。

    她正是天轩城公主,城主千金容彦!

    “大师,你说了要指点我炼器的,怎么这么多天也没来找我呢?”容彦飘到小池边上,有些微恼地看着水里的邪君。

    “哦,这些天,大师我忙于修炼,本来想明天就去城主府找你的,没想到今天你却自己来了!”邪君有些歉意的表,又说道:“时间还早,不如你先陪我泡一泡这清凉池水?”

    “说起谎来竟然一点都不会脸红!”六幻媚姬站在窗户后面,又是一阵的恨得牙痒,邪君这些天的行动她可是清楚的很,她可是每天还要为之付出一千灵玉!

    “不了!”容彦当然清楚和邪君一起泡在这小池里的后果有多严重,她连忙摇头!她现在只想惑邪君,却不想再让邪君占便宜了!

    “那么我现在跟你走?”邪君问道,却是并没有从水里出来。

    “走嘛!”容彦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又说道:“对了,告诉你一件事,今天天轩城传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一个修士在城西数千里外的一个深渊里,找到了一株十万年份的七虚灵参,听说如果配上其它一些常见的灵草,一起炼制成丹丸的话,炼化后可以让七阶以下的修士迅速地提升一阶的修为呢!”

    “哦,这名修士运气这么好,那可是发大了,这样的极品灵草,少说也能卖个上亿灵玉吧?”邪君的表有些震惊,似乎极为羡慕的样子!

    “那名修士正好是六阶炼虚期初期的修为,他怎么可能会卖掉,早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我估计他很可能正在地火哪个炼丹室里的!等他再出现的时候,可能就已经提升了一阶的修为了!”容彦摇头道。

    “也不知道那片深渊里是不是还有十万年份的七虚灵参?要是我也能弄到一株就好了!”邪君一脸羡慕地说道。

    “很有可能哦,那个深渊非常的狭长,足足有数十万里,能找到一株,或许也能找到第二株,甚至第三株……!”容彦点头道。

    “那你怎么不去试一下运气?”邪君问道。

    “我啊,早让我父亲亲自带着所有能派出去的手下过去了,哪里还要我自己去找啊?”容彦有些自傲地说道。

    “你父亲要是真的找到这七虚灵参,难道他自己不需要?还会让给你?”邪君有些惊讶地问道。

    父女之间有着很深的感这不奇怪,但是真正愿意为女儿付出自己切的利益的修士父亲却并不多,特别是这种能直接提升修士修为的极品灵草,那就更不用说了,要知道修士最重要的目标就是不断提升修为啊!

    “看来,你根本不了解我父亲,他现在已经是八阶大乘期的修为了,即使服用这七虚灵参也是没有多大的效果的!”容彦象是看怪胎一样看着邪君,在她想来,她的父亲,堂堂的天轩城城主,那在天轩城应该是妇孺皆知的事,可这名炼器大师竟然不知道!

    邪君有些震惊,没想到天轩城的城主竟然已经是八阶的修为,还真是让人诧异啊,不过,立即他就又有些疑惑了,如果城主是八阶的修为的话,那他的女儿怎么可能才五阶的修为?这应该是不太可能啊,这中间可是差了最少数千年的时间!

    要知道,修士可是很难生育的,特别是进入了修者境界以后,就更加的难上加难了,概率几乎为零!

    难道说容彦并不是城主的亲生女儿?

    也只有这样才能说得过去,不过,如果不是城主的亲生女儿的话,那城主还能这么宠溺着容彦?

    另外,邪君还有一件事感到疑惑,不是说,这恒威星的修士一进入七阶,都会选择离开这个妖族横行的星球吗?怎么这个天轩城的城主到了八阶竟然还留在天轩城呢?

    不过想想,邪君也就释然了,天轩城的城主和各个妖族的关系那么好,自然是不用担心妖族九支会对他产生什么威胁,最重要的是,这个城主占着天轩城这块宝地,他还真的可能不舍得放弃离开的!

    “你父亲还真的很不错哦,哎,我怎么就没有这样一位好父亲呢?”邪君很假慢慢地羡慕道。

    “只能怪你投错胎了,咯咯!”容彦笑着,然后却是问道:“对了,你不打算去碰碰运气?”

    “哎,本来是想去的,可是,城主府出动了那么多人,又哪里还会有我的机会啊?而且我才是五阶,得到了七虚灵参还要放上不知道多少年,要等到突破到六阶使用才更值得!

    要知道上一直放着这么珍贵的重宝可不一定是好事,弄不好什么时候就被人杀人夺宝了,与其这样纠结,我还是放弃算了!”邪君叹了一口气说道,事实上,他真正不去的原因,或许还并非这些,要知道,他一出城的话,就要面临着六幻媚姬的威胁,六幻媚姬可是说了,要他付出三条命的代价,他可没有这么多条命去给六幻媚姬玩!

    “你还真的是很纠结呢,不过,不贪心确实也是一件好事!”容彦似乎有些鄙视的表,但随后却又是有些赞同,她看向水里的邪君,却见邪君仍是不动,不由得疑惑地又问道:“你怎么还不出来,不是说要指导我炼器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邪魔媚姬女儿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