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什么都压抑着,人生还有什么快乐?

    “对了,我感觉你们这妙月酒有些古怪,似乎是哪里有些问题,它的品质本不应该是那么差的!”邪君突然说道。 78

    “前辈还真的是很有眼光!”chūn月的眼里有些惊诧,她看着邪君的脸,点点头又说道:“据宗门的典籍记载,妙月酒其实是一种品质非常优秀的灵酒,在灵界所有的灵酒中是榜上有名的上品,不过,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的品质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样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导致了我们妙月宫rì渐衰败,以至到现在都有些难以为继了!”

    “哦,这倒是很奇怪的事!”邪君眉头略皱,似乎有些疑惑……

    一路上,chūn月很耐心地给邪君讲起了妙月宫的一些事,邪君倒也是听得津津有味……

    ……

    灵轩庄。

    天轩城最有名气的几家酒楼之一,处在天轩城最为闹的坊市之中,有着得天独厚的客流优势,每天都是人满为患!

    酒楼虽然有不少的雅间,但一般的人却是再有灵玉也很难订得到,这些雅间几乎都是两三天前就会被订光了!

    所以,大多数的食客只能在大厅里凑合着吃了!

    一层大厅,三名体形健壮的人正在杯来盏往地大吃特吃着,不过,看上去他们似乎兴致很高,但脸上却都是有些愁眉不展,他们每个人都不一言不发,似乎是在喝着闷酒!

    事实上,他们并不是没有说话,只不过,他们都是在灵魂交流,他们不想让大厅里这么多人听到他们谈论到的内容!

    “哎,我们龙族虽然在恒威星是最强的种族,但是象我们这些五阶的龙族却是难有几名实力出众的,这实在是给我们龙族丢脸啊!”一名穿白袍体格彪悍的男子十分苦闷地传音道。

    原来这一桌三人并不是人类,而都是化形的龙族。

    “是啊,马上就要到恒威星百年一度的妖族九支新秀大比拼时候了,看来我们龙族又要丢脸了!”

    “哎,这次族长为了激励龙族新秀,已经放出话来了,要是谁能拿下这次新秀大比拼的第一名的话,那就将成为龙族的少族长,还真是很让人心动啊!”白袍男子又传音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向往!

    “心动有什么用,别说我们三人了,就是全龙族的五阶龙都没有一条龙可以进入前三甲,更不要说第一了!”

    “还真它妈的憋屈啊,要不是老子刚刚进入五阶,飞升过来没多久,老子绝对要把这第一给拿下来!”白袍男子的表有些激昂,它传音完后,不经意地往大厅里扫了一眼,然后又看向了他的两位同伴。

    但是片刻之后,他却是脸sè一变,猛然回头,看向了一张桌子……

    ……

    “这里的美酒佳肴还真的是很不错,食材也都是灵气浓郁的上佳之选,你们这妙月酒在这里倒是成了最差的,我估计要不是它的口感绝佳的话,是很难被这家酒庄选上的!”

    邪君和chūn月在大厅里的一个窄小拥挤角落里,品尝着菜肴美酒,而他的左手却是放在了桌子下面chūn月的修长长腿上,并且已经钻进了chūn月的白裙裙摆里面。

    chūn月此时满脸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灵酒的原因,还是被邪君那放肆的大手给弄出来的!

    “哎……,那是当然,我们的妙月酒如果品质稍好一点的话,那就必定会成为这里上品,这样的话,我们妙月宫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chūn月叹息着说道,突然间,她的体一颤,脸上变得通红了起来,然后则是有些语无伦次地传音说道:“前……辈,你的手……,不要……弄那里,chūn月受不了……”

    “怎么,是不是很快乐?其实你不要这么拘谨啊,做人嘛,就是要及时行乐,什么事都压抑着,那人生还有什么快乐可言?”邪君的脸上邪意十足!

    chūn月其实也确实是被邪君弄得很舒服,她并不是不想要这种舒服的感觉,只不过她实在是有些担心,她怕自己如果不克制的话,终究会控制不住,最后被邪君冲破了她最后的防线,那样的话,她就不再是妙月宫的一员了!

    “前辈,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由你怎么弄好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能把我……,因为那样的话,我会自动被逐出师门的,……”chūn月心里清楚,有些事如果不说清楚的话,等事到临头,再想要控制就没那么容易,于是她就把妙月宫这让她有些难以启齿的怪异事给邪君解释了一下!

    “哦,你们妙月宫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神秘啊,古怪的事竟然这么多,竟然失贞还会被自动逐出师门,那加入这妙月宫还有什么意思啊?”邪君一脸怪异,眉头皱了起来!

    “前辈能答应chūn月吗?”chūn月有些可怜兮兮地盯着邪君。

    邪君苦着脸,但却是点点头说道:“哎,好吧,谁让我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呢!”……

    “哈哈,你要是好人的话,那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不过,我喜欢!”一个大嗓门在邪君的耳边响了起来!

    邪君脸上不好看了,这完全是污蔑他嘛,是哪个家伙竟然敢这样没有礼貌?

    抬起头,邪君看到一张粗犷的浓眉大脸,他的表当场就凝固了……

    “老弟,还真是巧啊,我们竟然在灵界还能相见,对了,那个叫余湄的女修是不是被你弄残了?”来人继续暴毁着邪君的形象!他看了一眼chūn月,又说道:“不错啊,到了灵界竟然还这么风流!你这女人长得倒是很俊俏,不过就是修为低了点,不经折腾啊!”

    来人正是那个穿白袍的龙族,他是谁呢?又怎么会认识邪君的呢!

    邪君伸手阻止了正要继续毁坏他的形象的没有礼貌的家伙,然后却是对chūn月说道:“chūn月,你先回去吧,我和朋友聊一下!”

    邪君的脸上很有些郁闷,再让这家伙说下去的话,那他还要在chūn月面前做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邪魔媚姬女儿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