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飞来横福

    ( )    “少主,我们现在怎么办?”南宫菊看了一眼地上三个,道。

    “不管她们了,我们先走,很可能过会还有人来这里,兰竹梅三人已经接到了我的讯息,但因为相距有些远,可能要过些时间才能和我们会合,我们先找个地方等她们再说,只要我们五人会合了,那这里面就再没有什么人是我们的对手了!”南宫萱儿说完带着南宫菊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yīn暗之中。

    也不知道南宫萱儿是有什么秘法,竟然能把她的四个护卫召唤到自己的边来,不过显然这秘法也不是那么容易弄的,要不然的话,岂不是南宫家族的人全部都可以聚集到一起了?

    南宫萱儿离开后一个时辰内,又有几拨人来到这棵大树之下,其中有东方家族的三个人一起过来,但在一无所获之后,她们全都离开了!

    ……

    这里是一个悬崖,悬崖下是一片浓雾,而悬崖上面十米之外则是一片密林!

    突然间,几只黑sè的鸟儿从悬崖下飞上高空,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扰,而没过多久之后,悬崖上突然冒出来个头来,那是一个脸上有些苍白始终挂着幽怨表的女子,但此时她的脸上却是挂着一丝喜s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施冰!

    施冰一登上悬崖,脸sè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她神凝重地看着不远处的密林,她的右手手中已经紧紧地握住了一柄长剑,而她的左手上似乎也抓着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一男一女两个青年出现在了施冰的眼前。

    “你们想干什么?”施冰丰满的躯慢慢向后退去。

    “阿姨,不用紧张,我们北侯家族从来不杀人的,我只想看看你的戒指!”那女子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妖媚的表

    施冰心中一凛,北侯家族的人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却听说过不少她们家族的事,北侯家族确实不怎么杀人!

    不过,因为家族衰落,北侯家族竟然专门配制了一种极其下流的药物,分发给家族里每一个男女!

    任何人,只要中了这种药物,那唯一的解毒方法,那就是经过男女合欢把毒xìng释放出来。

    施冰看向女子边的那名男子,施冰的心里有些明白,这男子一定是被这女子通过这种手段控制了的。

    “把戒指交出来吧,我们只要看看就行!”那男子毫无表地说道。

    后面已经是悬崖,施冰退无可退,但她绝不想交出戒指,因为那戒指里面有一颗她刚刚获得的武仙果,对于她来说,武仙果就是她的生命!

    她已经将近四十岁了,有了这颗武仙果,她很有可能踏入武王的境界,而如果失去了这颗武仙果,那她就可能再也无法触及武王的境界,所以,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她也不会把这武仙果交给任何人!

    不再迟疑,施冰雄浑的战气瞬间涌入长剑,与此同时,她的左手向对面男女用力掷出,接下来,她的右手长剑也向对面劈斩而去!

    长剑劈出,施冰毫不迟疑地向悬崖之下跳去,但就在这时,施冰发现,那女子也向她掷过来一枚小球。

    “砰!”

    “砰!”

    悬崖之上,传来一道强烈的爆炸之声,而紧接着,施冰的边却是也有东西爆裂开来,但声音却是很小,似乎杀伤力并不大,但一股粉红sè的烟雾瞬间在施冰的周围弥漫开来。

    施冰顿时就心里一沉,她明白,自己已经中了那女子的招。

    但此时施冰也顾不了这些了,她清楚,自己那两招根本伤不了两人,她必须迅速逃离。

    施冰的体不断地下坠,她看向下面,穿过云雾之后,施冰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森林。

    施冰左右扫视了一眼,突然,她发现,侧下方的悬崖上竟然有一个石洞,施冰心中一喜,双脚在悬崖壁上边蹬几下,快速地向那石洞靠近过去!

    当石洞就在眼前的时候,施冰双手伸出,紧紧地攀住洞口上的岩石,体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腾,她人就滚入了石洞之中……

    就在施冰的影刚刚消失的时候,悬崖上又有两人跳了下来。

    “这臭女人,我一定要杀了她,差点就被她给暗算了!”这是那名男子的声音!

    “放心吧,她中了我的药弹,没有男人帮她解毒,她很快就会爆体而亡的!”那妖媚的女子的声音。

    此时两人上的衣服一片狼藉,上还有殷殷血迹,虽然都受了伤,不过却也并无大碍。

    两人的影迅速地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施冰真的会爆体而亡吗?

    不知道应该说她是幸运呢,还是应该说她不幸,施冰一进入山洞,表就呆滞了,这山洞之中竟然有人!

    在她的眼前,竟然有一个男人,这男人正坐在地上,他的右手食指上正不停地滴着鲜血,而那鲜血最终却是滴在了一柄黑sè长枪之上!

    很明显,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小邪!

    ……

    刘小邪很郁闷,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自认为没有人能发现的石洞给长枪喂血,却没想到,进入石洞还没到一个时辰,就有人闯了进来。

    不过还好,这人刘小邪认识,他自信这进来的施冰不可能对他构得成威胁。

    “随便坐吧!”刘小邪对施冰淡淡一笑。

    施冰十分jǐng惕地看着刘小邪,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滴血到长枪之上,但也没有多想,她本想离开,但很明显,那一男一女正在悬崖之底的密林中寻找她,此时出去,那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施冰尽可能地和刘小邪拉开距离,手握长剑蹲了下来,一边jǐng惕着洞口,一边jǐng惕着刘小邪!

    但是没过多久,施冰突然脸sè一变,那粉红烟雾的药xìng终于在她的体内产生了作用,施冰的脸sè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她清楚这种事只有通过男人才能解除!

    虽然在她的眼前就有一个男人,但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发生那种关系,在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人可以碰她,那就是林雁天!

    只不过林雁天却是始终也没有碰过她,这也正是施冰的痛苦所在!

    施冰感觉小腹之中一团火焰在燃烧,一种yù望在心里产生,而且越来越强烈,施冰有些绝望,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那团火焰了!

    难道真的要便宜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吗?

    施冰很不甘心,她只一个人,她的体只愿意给她所的人……

    片刻之后,施冰的意识有些混乱了,她已经无法理智地控制自己了!

    “咣当”一声,施冰手中的长剑掉落到地上,此时她的脸上已经变得通红,而且火辣辣的,在她的眼中,一抹粉红的火苗正在窜动。

    施冰不受控制地向刘小邪慢慢靠近,同时,施冰还用力地撕扯着自己的衣物。

    刘小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他已经有些明白,施冰是怎么一回事了,很明显是中了某种下流的药物!

    在东城城主府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刘小邪也有些明白,施冰和林雁天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施冰那次没来由地找他的麻烦之后,刘小邪在林雁天后来找他麻烦的时候,心里就有了些猜想!

    林雁天的女人,刘小邪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邪念……

    本来,刘小邪并不打算对施冰怎么样的,毕竟一马归一马,林雁天的事,他不会牵扯到施冰的头上,但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来了,刘小邪就不会客气了……

    施冰上已经无片缕,她全的肌肤如血一样殷红,前那对庞大,正怒视着刘小邪,纤细的小蛮腰下,是一双丰腴的大腿,施冰整个人显示出一种无比成熟的魅力,就仿佛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

    刘小邪收起长枪,任凭施冰火体缠绕在自己上,任凭她有些野蛮地解除自己上的战铠,然后撕扯他的衣服,刘小邪唯一做的事就是在地上铺了一张兽皮,然后任由施冰把他扑倒在兽皮之上……

    ……

    当施冰终于恢复了理智的时候,天sè已经黑了下来,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刘小邪的怀里,而她的体里似乎还有着刘小邪的东西。

    施冰猛然清醒,她的心中一阵的绝望,在她的心中,她的体始终等待着一个人来采撷,她等了将近二十年,而此时,她却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这怎么能不让她绝望!

    施冰觉得,她以后再也没脸去见林雁天了!

    此时,山洞的洞口已经被封死了,在两人的头顶之上,一颗小小的夜明珠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只把两人周围数米的范围照亮,那光线异常的柔和,而且带着一丝暧昧的气息!

    刘小邪十分的诧异,他怎么也没想到,施冰都已经到了花谢的时候了,林雁天竟然还没有把她采了!

    哎,又是一个和钱才同类的人,刘小邪感叹之余,也有些畅快!

    “放开我!”施冰有些羞恼地说道!

    “好象一直都是你在欺负我哦!”刘小邪脸上露出了一丝邪意,并没有放开施冰,甚至体还动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邪魔媚姬女儿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