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赤色虚影

    “你,……”刘小邪手指姬柔,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啦!”姬柔穿好衣裙,回头看了一眼刘小邪,突然惊喜地说道:“小邪,你的手能动了,快看看能不能自己起!”

    姬柔每天要照顾刘小邪其实也烦的,特别是大便的时候,麻烦得要死,这下见他自己能动,当然就十分的开心了!

    刘小邪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被姬柔这样一折腾,竟然手就可以动起来了。

    刘小邪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对于姬柔不负责任的事则是被抛之脑后,他立即尝试活动其它的手脚,刘小邪开心地发现自己的四肢竟然全部可以做一些轻微的活动了,不过想要站起来却是仍旧办不到。

    “还不能起,不过相信要不了几天就可以的!”刘小邪兴奋地说道。

    “嗯,你能好起来我也就放心了!”姬柔又坐到了边,在刘小邪的脸上轻捏了一下,心里也是十分的开心,总算不用照顾他太长的时间了……

    接下来的几天,姬柔仍是如前些天一样照顾着刘小邪,但是却再没有去侵犯刘小邪,即使是帮刘小邪把尿,那也是非常的自然,不像以前那样占刘小邪的便宜,男女之间的事她都已经尝试过了,也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了,对她来说,修炼成为强者才是最重要的事

    当然了,在那种况下,刘小邪自己却是有些不老实,虽然姬柔感觉到手中的变化,但却也没有介意。

    手能动后的第五天,刘小邪下了体基本上已经恢复,只不过还有些虚弱。

    看着姬柔光着体在蒲团上修炼,刘小邪没有去打搅她,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取出自己的长枪,他就在院子里轻微地活动了起来!

    大约活动了十来分钟,刘小邪感觉自己的状况愈加的好了,这时,他使用了少量的战力,顿时,长枪就如银蛇般地舞动,正是破空的招式!

    刘小邪演练得有些缓慢,毕竟现在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当长枪刺出,刘小邪惊异地发出,长枪的右侧竟然有一条赤色的虚幻枪影紧紧跟随。

    刘小邪呆住了,怎么回事,怎么在上躺了半个月,就出现了这种变化?

    会不会是枪出了问题?刘小邪收起长枪,折了根树枝,舞动起来,当他再次使出战力的时候,树枝的旁边再次出现赤色虚影,而这次它的形态却是树枝。

    刘小邪彻底地懵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刘小邪断定这是一件好事,多出一条虚影,肯定会增加自己攻击力,不过具体会增加多少,刘小邪却是不知道!

    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刘小邪也就懒得去浪费脑细胞,取出长枪继续活动了起来。

    不久之后,刘小邪感觉上微微出汗,他就停下了动作,现在还不宜做太大量的活动!

    刘小邪走向院门,打算去外面散散步,这半个月以来,他都快要被憋死了。

    刚走到门口,他却是被人拦住了,这是一个成熟丰满的女子,一袭赤色长裙恰到好处地把她婀娜的段包裹在其内。

    刘小邪感觉这人的修为应该很高,因为在她的面前,刘小邪没来由的感觉到一种压迫感,如果她要对自己动手的话,刘小邪根本就无力反抗!

    “你叫刘小邪吧?我是圣亘城西城城卫军的统领凤霞,同时也负责保护姬柔小姐,我想跟你谈谈,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走一趟?”凤霞脸上露出一丝善意的微笑。

    “哦,那好吧,去哪谈?”刘小邪点点头,他也知道姬柔是西城城主的女儿,看在姬柔的份上,这个城卫军的统领应该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刘小邪心里想着。

    “你跟我来!”凤霞率先向小院旁边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去。

    只是片刻时间,刘小邪跟着凤霞来到了另一座小院,这座小院和姬柔的小院很近,只隔了两个院子的距离。

    两人刚坐下,一个侍女递上了两杯清茶,然后就退了出去。

    “你知道,在我们西城是不欢迎武修的,而你却不但住在我们西城,还跟我们小姐住在一起!”凤霞的脸色突然有些冰冷起来。

    “您误会了,不是我要和她住在一起的,是她主动邀请我去她那住的!”刘小邪这才觉得这个凤霞找自己不是什么好事,他心里很是郁闷,自己还真是倒霉啊,刚被东城的人差点挂掉,现在又被西城的这个城卫军统领盘查。

    “不管怎么说,你是一个武修,呆在我们西城,这让我们很难相信你,我们不得不怀疑你是东城的细!”凤霞依然冰冷地说道。

    “我不是细,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圣亘城的!”刘小邪站起,满头的冷汗,大声说道。

    “我说了,我只是怀疑,难道你还能拿出证据证明你不是细?”凤霞看了一眼刘小邪头上的汗水,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我差点就被东城的人杀死了,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吗?”想到那天在森林之中的事,刘小邪立即说道。

    “你自己也说是差点,你一个武师境界的菜鸟,竟然能从一个武王手中逃出一命,这很值得深思啊,我很怀疑这是你们故意弄出的苦计!”凤霞双眼犀利地看着刘小邪。

    “这……,事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没有证据,不能冤枉我是细?”刘小邪现在觉得这事有些严重,弄不好又会向上次那样被人虐杀!

    对于那天自己没死的事,刘小邪自己也解释不清,他觉得是小云帮的忙,可小云也没有说过,而且,这种事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啊?

    最重要的是,小云现在伤势未愈,刘小邪也不能连累小云犯险!

    怎么会这样呢,自己刚来到这圣亘城,就弄得两边不是人了!刘小邪无比的苦恼。

    “我们的策略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凤霞端起茶杯,感的红唇在杯里轻抿了一下,她的眼神似乎根本就没有去看刘小邪。

重要声明:小说《邪魔媚姬女儿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