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让姐姐看看有什么关系

    刘小邪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摆平了这件事,但想到此时自己的事,他就又是无比的郁闷。连忙说道:“姬柔,我现在要小便,你能不能先帮我一下?”

    “哦,好的!”姬柔走到刘小邪边,把他上仅有的内裤给褪了下去,然后从下取出一个夜壶,另一只手抓住那家伙,就凑向了夜壶。

    被姬柔抓住了把柄,刘小邪有些尿不出来,许久之后,他才终于解决了这一大泡尿,刘小邪如释重负,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姬柔皱了皱眉,把夜壶放回了下,然后帮刘小邪拉上了内裤。

    “姬柔,你说我会不会永远都起不了啊?”刘小邪不无担心地问道,他可不想自己将来只能躺在上。

    这些天里幸亏有姬柔照顾,要不然刘小邪就要屎尿一了,而且可能也已经差不多饿死了。

    姬柔还真的是个很独特的女子,面对刘小邪的体,她竟然完全不避讳,即使如刚才那样帮刘小邪把尿,她也没有一点点不自然,更别说脸红了!

    仿佛在她的眼里,人就是人,没有别之分!

    姬柔之所以这么照顾刘小邪,一来她要刘小邪帮忙驯服雪鹿。二来,这次刘小邪出事完全是受自己连累,照顾他当然是应该的。

    “应该不会吧,你现在不是越来越好吗?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起不了,那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姬柔收伏了雪鹿心里高兴,很是爽快地说道。

    “那谢谢你了!”刘小邪无语,哪有这么说话的话,这不是打击人吗?

    其实刘小邪之所以还不能起,那是因为,在和仙虹之心的五天苦战中,灵魂黑龙也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即使最终吞噬了仙虹之心,但它自己也趴在丹田里奄奄一息了!

    灵魂黑龙动不了,刘小邪本当然也就动不了!

    “我觉得你这个人和我很对胃口,不如我们结拜为姐妹吧?”姬柔突然心中一动说道。

    “有没有搞错,我是男人!”刘小邪郁闷至极,这姬柔不是故意戏弄自己吧!

    “哦,我忘记你是男人了,那就结为姐弟吧,我修为比你高,年龄也比你大,当你姐姐你应该没意见吧!”姬柔在刘小邪的脸上捏了一把说道。

    “无所谓,不过我现在动不了,没法结拜!”刘小邪现在根本没心思去想这种无聊的事,他现在最希望自己能够早恢复行动能力,只要不是结为夫妻,姬柔想怎么折腾就随她去吧。

    刘小邪觉得自己这样躺在上不能动,随时都有可能被人随便宰割的可能。

    “没关系,只要你同意就行了,仪式以后再补,从现在起你要叫我小柔姐,要听我的话,明白吗?”姬柔在刘小邪的边躺了下来,侧看着刘小邪。

    “那好吧!”刘小邪隐隐有种上当的感觉,怎么听上去好象是卖的感觉啊!

    但现在寄人篱下,而且需要姬柔来照顾自己,他也不敢不答应。

    “那你休息吧,我去修炼了!”姬柔说完从上站了起来脱起了衣服!

    刘小邪很无语,修炼就修炼吧,干嘛非要脱光衣服啊!

    刘小邪眼角的余光看着姬柔脱衣,看着她如白鱼一般丰满修长的体有自己面前逐渐显现,刘小邪的心里顿时就漾起来!

    不过刘小邪也只是看到了一会,他的头不能动,姬柔在蒲团上盘坐下来时,他就再也看不到了。

    虽然看不到,但刘小邪的脑海中却是很清晰地刻画着姬柔此时的样子!

    十天的时间,刘小邪上的痛苦已经减轻了七八成,而且此时脑海中歪歪不已,他已经几乎没什么痛苦了。

    这些天一直在痛苦煎熬之中,没睡上一次好觉,这下痛苦感觉减轻转移之后,刘小邪在不知不觉中,眼皮就开始打架,而脑海中姬柔的影渐渐淡化……

    这一觉,刘小邪睡得很香,睡梦之中他竟然梦见自己和姬柔睡在一起,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刘小邪感觉有些奇怪,怎么这个梦这么真实,似乎真的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在自己的上,刘小邪终于十分诧异地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又把我的裤子脱了?”刘小邪无比的郁闷,这姬柔怎么这么喜欢欺负伤员啊!

    此时姬柔正趴在刘小邪的上,双手还十分放肆地在刘小邪的上抚摸着!

    虽然刘小邪看不到姬柔的体,但他却能感觉到那份柔软,她应该是修炼完了之后直接在自己边躺下来的。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姐妹,哦,不对,是姐弟,让姐姐看看有什么关系!”姬柔笑着说道!

    本来姬柔是想趁刘小邪睡着了,偷偷完成最后一项体验的,却没想到刚趴在刘小邪的上还没开始行动,刘小邪竟然就醒过来了!

    “男女有别,这样不好的!”刘小邪无奈地说道。

    “好了,别那么小气了,你昨天还答应听姐姐话的,是吧?”姬柔在刘小邪的上扭动了一下,也不管刘小邪还是个伤员!

    “好吧,我不说了,你别乱动,那样我很痛的!”刘小邪皱眉说道。

    虽然姬柔趴在上,感觉很温软,很舒服,但同样加剧了刘小邪上的痛苦!

    “我现在想让你帮我个忙,你不会拒绝吧?”姬柔终于停止了扭动,小声地说道。

    “你说吧,我一个伤员还能帮你什么忙啊?”刘小邪很郁闷,他都不能动,姬柔竟然还想让让他干活,要是以后能动了,那他还不被姬柔剥削死!

    “你先答应!”姬柔眼珠转了转,却是卖起关子来。

    “那好吧,我答应了,你现在说吧!”想到这些天来一直是姬柔照顾自己,吃喝拉撒全都是她包了,刘小邪觉得帮她一点忙也是应该的!

    “我想体验一下那种事,就一次,可不可以?”姬柔脸上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事?”刘小邪有些疑惑。

    “哎,你真是笨,就是夫妻之间的那种事啊!”似乎是担心刘小邪还不明白,姬柔伸手在下面抓了一把。

    “啊!这怎么可以,我有妻子的!”刘小邪瞪大了眼睛,她竟然是想让自己帮她成为女人,这怎么能行,小云可就在他边的珠子里呢,要是让她知道那可就麻烦大了!

    “你已经答应了,现在由不得你了!”姬柔有些恼火地看着刘小邪,似乎在说,这么不听姐姐的话,姐姐只好自己动手了!

    这种事,姬柔虽然没有做过,但也是知道该怎么做的,她也不看刘小邪惊愕的表,一只小手伸到了下面,扶住那家伙,然后就慢慢地往下沉去……

    刘小邪感觉到那股湿的包裹,整个人都呆住了,表面上看,刘小邪一脸的苦恼,但在内心,他却很是享受!

    看着在自己上摇晃的姬柔,刘小邪很无奈,就知道自己长时间不能动弹会有麻烦,现在果然被人宰割了,不过这种宰割他还是喜欢的!

    不过,刘小邪有些担心,小云是个小气的人,也不知道她现在知不知道现在的事,如果被她知道,不会出来和姬柔拼命吧?

    刘小邪很希望小云正在睡觉,他可不希望姬柔遭到小云的毒手!当然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因为他现在很舒服,在这种快乐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了,他还想多享受一下呢!

    另外,刘小邪还有些郁闷,体不能动,他只能被动享受,而不能主动攻击,这让快乐的感觉大打折扣,而且,姬柔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她脸上的表不时地会出现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在研究什么一样。

    姬柔这种态度让刘小邪实在是有些无语,这种事难道还能研究出什么科学成果出来?

    姬柔初为女人,不过她是个修士,所以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痛苦。

    刘小邪想让姬柔动作加快一点,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现在是被迫的,即使小云知道了他也有个说法,小云也没有理由对他采取暴力手段!

    但如果自己开口了,那质就不一样了,这个风险就太大了!

    刘小邪很无奈很郁闷地享受着姬柔的摧残,但紧接着让他更加郁闷的事发生了。

    姬柔竟然从他的上站了起来,嘴里还说道:“感觉确实很舒服,但也没有书中所说的那么过分,那些书根本就是乱写,完全不负责任!”

    刘小邪沮丧到了极点,本以为可以好好享受一翻,没想到最终弓已上弦,却不能发,这不是难受人吗?

    对于姬柔的话,刘小邪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回了一句:要是我能动的话,你一定不会那么想了!

    “就这样够了?”刘小邪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总共还没有享受到五分钟,这不是要人命吗?

    “嗯,男女之间的事,我已经全部都体验了一遍,其中的感觉我也都清楚了,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姬柔说着就穿起了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邪魔媚姬女儿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