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抄袭

    ()    童佳佳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不明白,这首新歌,曲子可比她谱的词值钱多了,可是为什么偏偏只有她的词被泄露了出去?

    刚坐在电脑前,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李琳琳。

    “佳佳,你的词涉嫌抄袭?”李琳琳急切地声音问道。

    童佳佳心里一震,李琳琳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你听谁说的?”童佳佳尽量压制内心的汹涌,平稳地问道。

    “电脑上都传疯了。还有谁不知道啊?”李琳琳大声囔道。

    童佳佳猛地挂上电话,立即启动笔记本电脑。

    刚打开网页,就看见了巨大的黑体字:端木娱乐新歌涉嫌抄袭。

    为什么会这样?两个小时前,才刚刚压下了新歌彩排,怎么就被传到了网上?

    童佳佳脑子阵嗡嗡声。

    这是谁干的?这一切一定是有人早已算计好的。

    端木彻知道了吗?端木彻会怎么办呢?

    脑子里回着端木柏告诉她的信息:“要是没有办法证明我们是原创,那么端木娱乐的声誉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连端木彻都有可能被董事会请下台”

    童佳佳紧紧握着手中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端木彻的名字,却始终拨不下手。

    她现在打电话,会不会给他添乱?

    他看见她,估计更生气吧?

    虽然,这件事她也是受害者,可是,他会相信她吗?

    这么严重的事,他这次能处理好吗?

    心里无数个疑问,脑海里乱成一团,这样的况,她的确没法再坐在这里。

    她提起刚放下的手袋,出了门。

    不知不觉,还是来到了端木彻的公寓门前。

    来到这里,她才发现自己太过冲动,她见到他又能怎样?该说些什么呢?向他澄清自己?还是担心的问他有何打算?

    她晃了晃头,管她呢,都来了。就当她是来看看他现在的模样好了。

    他会在屋里呢,还是在办公楼里?

    童佳佳看向漆黑的通道尽头,推开那扇木门,便是端木大厦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童佳佳想了想,还是决定站在这里等等看。

    她不想去打扰他工作,更不想进屋去面对可能同样担心端木彻而来的柯儿。

    就在此时,咔噔一声,通道那头的门开了。

    正想走上前的童佳佳在听见隐约的说话声后,连忙退到了楼梯口。

    “你别担心我,没事的。”这个声音是端木彻,却又不像平的端木彻,因为,他的语气太柔和、太认真,“我已经安排了记者招待会,你只要在会上别清与此事的关系,相信不会对你有太多影响。”

    “彻,你没事就好,我没关系的。”一个有些沙哑的柔弱女声响起。

    童佳佳的心一震,这个声音是籁音。

    原来,他们也有关系,而且绝不是一般的关系。

    “佳音,”端木彻轻声叹息,“再等等我吧,最多两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童佳佳无法抑制地紧绷,原来,籁音就是端木彻的佳音?

    他们掩饰地真好,没有人知道他与她的关系,即便他们同在一个宴会上,端木彻边的女伴也只会是柯儿。

    “谁?”端木彻厉声喝道。

    童佳佳这才发现刚才自己因为惊讶不自觉地移动了步伐,以端木彻的耳力,听出来她的存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样也好,反正她也不想就这样偷偷地离开,偷偷摸摸的人又不是她。

    她迈开步伐大方地走了出来。

    只是,映入她眼帘的是扎眼的画面。

    端木彻此刻正紧紧地拥着籁音,那种保护的姿态让她愤恨。

    她很自然地想到了那天,当她被柯儿欺辱的时候,他的神,他的姿态。如果当时,他能表现出此刻千分之一的庇护,她绝不至于那般狼狈。

    原来,他不是不懂得保护女人,而是因为她不是他想保护的女人,甚至,她还是他有意折磨的女人。

    “是你?”端木彻看见是童佳佳的影,也有些惊讶。他将怀里的人拥得更紧,让她的脸深深埋入自己的膛,他深邃的眼睛冷冷地看向童佳佳,语气无比的厌恶:“你来这干什么?滚!”

    童佳佳心里隐隐作痛,这个男人,为什么唯独对她如此恶劣,如此厌恶,如此无

    对籁音,他能那样地温柔,即便是对不怀好意的柯儿,他也可以微笑相待。

    为什么,唯独对她如此轻蔑?

    呼来唤去?想如何侮辱,想如何玩弄,都可以游刃有余地做到?

    今天早上,还与她缠绵榻,离别时让她乖乖待在家里,晚上就抱着另一个女人狠狠囔着让她滚。

    “端木彻!”童佳佳点点头,缓步往后退,声音艰难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混蛋。”

    言毕,转奔向楼梯间。

    她是多么想破口大骂,可是,脑海里却找不出一个适合用来骂人的词语。

    她童佳佳这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耍弄,她发誓她童佳佳再也不会向端木彻退让一步,更不会屈服于他的威胁、他的强势。

    她真是疯了,才会傻地冒烟地跑来关心他的处境。

    从今天起,即便他在这个世上消失了,也不关她童佳佳的事。

    端木彻站在原地,强压着体追过去的冲动?

    他为什么会想追上去?

    他自嘲一笑,是多年形成的惯吗?

    可是,从三年前开始,那个女人的痛苦,不正是他的期待的结果吗?

    “这样好吗?”籁音轻微的声音响起。”别管她。”端木彻轻轻放开籁音,淡淡道。

    “那你的计划?”籁音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端木彻皱了皱眉,回道。

    籁音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见端木彻不想多说的神,便聪明地保持着沉默。

    她其实不算了解端木彻,她不明白端木彻为什么会对宇佳感兴趣,她更不明白端木彻为什么会恨童佳佳。

    不过,她知道,端木彻对她是真心的,而她也渐渐喜欢上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