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你希望我是谁?

    ()    童佳佳认真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几乎是肯定地道:“你认识苏宇澈?”

    端木彻瞥她一眼,不打算回答。

    但是,童佳佳已经基本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一定是认识苏宇澈的,而且也知道她。

    他说的那些话,难道是苏宇澈告诉他的?

    他到底跟苏宇澈有多熟,苏宇澈才会告诉他,她与他之间的事呢?

    端木彻转过头,看向一脸疑惑的童佳佳,突然心中有了想法,他淡淡道:“我和他是朋友。”

    话刚出口,端木彻又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要利用从前来掩盖自己的现在。

    童佳佳依然有疑惑:“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他有你这样的朋友?”

    端木彻一笑,“你又了解他多少?”

    童佳佳心一扯,是啊,她了解他多少呢?

    她永远都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明白他的做法。

    童佳佳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端木彻邪气一笑,靠近她,道:“没什么,好奇而已。”

    好奇?一句好奇就可以把她困在他边?

    端木彻捏住她的下巴,更靠近她,继续道:“不过,现在我正在认真地考虑,让你上我。”

    童佳佳心一动,猛然甩开他:“疯子。”

    端木彻一个反扑,将她压在下:“你想让隔壁的女人听见我们在这里**吗?”

    **?他们这是**吗?

    童佳佳愤恨地道:“我是无所谓,我看是你不想让她过来缠你吧?你今天做得戏,不就是为了逃离她的房间吗?”

    端木彻眼睛里闪过意思惊讶,笑道:“看来,你也不笨嘛!”

    “她不是你端木彻众多女人里特别的一个吗?怎么?你也厌倦了她?不对,你不是厌倦了她,你是害怕她。”童佳佳精准地分析道。

    如果,她只是一个端木彻厌倦的女人,只怕早被端木彻扫地出门,狠狠地甩掉。可是,看端木彻今天的表现,他还不想跟她正面闹翻,显然这个女人有端木彻所忌惮的东西。

    童佳佳没有看见端木彻的眸色渐渐暗淡。

    端木彻猛地起,冷冷道:“女人太聪明了,不是好事。”

    童佳佳看端木彻的死样子,心里乐开了花,看来她猜的没错。

    原来,端木彻也有忌惮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张狂的人,也如此忌惮呢?

    童佳佳一向好奇心旺盛,此刻,她特别想知道柯儿的背景和她手里握着的令箭。

    “我奉劝你少掺和我的事,更不要招惹那个女人,她的手段你领教过。”端木彻冰冷地声音适时地给童佳佳浇来一盆冷水。

    端木彻看着童佳佳撅起的小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再看了看她右手臂的纱布,淡淡道:“这几天,你就别来这里住了。你的词已经被端木柏推荐为籁音演唱会的压轴曲目,你好好准备。我也会经常去探班。”

    什么?她的曲目被推荐成了压轴曲目?

    童佳佳难以置信地看向端木彻。

    端木彻冷笑一声,“怎么?装出这么不可置信的样子?这难道不是你勾引端木柏的结果吗?”

    童佳佳白了他一眼,不想理会他的污蔑。

    端木彻见童佳佳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心里不有些冒火。

    他一把拖住童佳佳的脚,一个用力,便把她拉到他的下,“为了这个名额,有没有上他的?”

    童佳佳用力挣扎,依然不屑地道:“莫名其妙。”

    “有没有?”端木彻依旧冷冷地问道。

    “有又怎样?只许你跟别的女人玩S-M,就不许我跟男人玩玩滚单?”童佳佳本来心里就怨气未消,他这再一激,更让她满心是火。

    啪一声,一个重重的巴掌甩在了童佳佳的脸上。

    端木彻的眼睛泛起了愤怒的微红,“不知廉耻。”

    童佳佳震惊地抚着脸,他竟然打她?

    她一个冲起,猛力咬上他的手臂。

    她受够了这个变态的男人,即便今天她真的丢了一个手臂,她也绝不要做缩头乌龟。

    童佳佳发了疯似的向端木彻进攻,端木彻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反应这么大。

    “你疯了?”端木彻一一挡住她的进攻,有些微怒。

    “我就是疯了,端木彻,我告诉你,今天我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再受你的气。”童佳佳胡乱挣扎,进攻早已没有了章法。

    “够了。”端木彻趁机反剪童佳佳的双手。

    童佳佳一下子就动弹不得,但是心里仍然十分不甘,于是开始拼命磨蹭、扭动、挣扎。

    殊不知,贴在她后的端木彻被她柔软的腰和圆润的部细细的摩擦着敏感地带,再被迫闻着她上散发的独特清香,体瞬间起了反应。

    “该死!别动了。”端木彻不耐地道。

    童佳佳当然不知道他此刻的感受,依然不知死活地扭动。

    端木彻觉得他不给她一个警示,她是不会学乖的。

    端木彻一腰,撞上了童佳佳胡乱挣扎的圆

    瞬间,童佳佳停止了所有动作,不敢再动作。

    端木彻满意地拉下自己的领带,直接将她手臂绑在了后。

    一拉一送,将她整个人狠狠甩到了上。

    “你想干嘛?”童佳佳警惕地道。

    原本打算坐在沙发上平静一会的端木彻,一听这种防狼的语气,心里的怒火又烧了起来。

    他缓缓俯,双手支撑在童佳佳体的两侧,魅惑道:

    “你想我干嘛?”

    “滚开。”童佳佳厉声道,她可不想跟一个刚刚与别的女人玩S-M的男人上,想到他可能与那女人上了N次,她就觉得恶心。

    端木彻听见她厌恶的声音,原本想逗逗她的心思,完全被怒火掩盖,他用力抬起她的上半:“你叫我滚开?怎么?上过端木柏的,就觉得可以摆脱我了吗?””放开我。”童佳佳踢着双腿,挣扎起来。

    端木彻夹住童佳佳的双腿,继续道:“他是怎么上你的?前面还是后面?让你这么留恋?”

    “你这个疯子,嗯。”愤怒的童佳佳全动弹不得,唯一剩余的武器也被端木彻狠狠攫住。

    端木彻的唇、舌和牙齿仿佛都具有神秘的掠夺能力,将她的一切都席卷而空。她的唇被重重的咬着,她口中的每一处都被他灵巧地尝遍,她柔软的粉舌也被他无的翻转、啃咬,端木彻成功地让她感知到了重重的痛、微微的麻,还有他深深的愤怒。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疯狂的对她,从前几次他更多的是引,是抚,可是这一次是真正的掠夺。

    端木彻狠狠地撕开她上的所有束缚,冷厉地道:“休想摆脱我,死也别想摆脱。”

    “啊——痛——”

    没有任何前奏,端木彻就闯进了她的体。

    “端木柏有我好吗?跟我睡过,还能被他满足吗?还是说,我以前太顾及你,没有真正的满足你?”端木彻不顾童佳佳的哀求,疯狂的进出:“今天,我让你永远记住我。”

    无论童佳佳如何咒骂、如何求饶,端木彻也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一开始,童佳佳还是倔强地忍受着,拼命地挣扎着、疯狂地咒骂着。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成了哀嚎和低泣。

    可是,端木彻始终没有停下来,他不地变换姿势,就是不让自己释放,不让她解脱。

    “还敢上别人的吗?”端木彻重重地撞击着她的体。

    他自从成了端木彻,他就被迫与各种女人上,每一次,都让他觉得恶心,他嫌弃她们,嫌弃她们不洁的体。

    他以为童佳佳是干净的,原来她跟那些女人也一样,都让他恶心。

    “我没有,没有跟他上我发誓。”下的疼痛和仿佛永无止息的掠夺,已经让童佳佳有些迷糊,她只能呢喃着为自己辩驳。

    端木彻猛然停了下来。

    她没有撒谎,端木柏一直被赵叔监视着,如果真的有什么,他早就知道了。

    他怎么一下子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端木彻看着童佳佳紧闭的双眼,紧皱的眉头,一脸的汗水,轻轻抚上她的额头,可是子却猛然一动。

    “啊——”童佳佳惊呼出声。

    “记住,以后不准说谎,更不准跟别的男人暧昧,今天就是最好的教训。”

    童佳佳无力地点头,嘴里呢喃道:“放过我吧。”

    端木彻温和地擦掉她发迹的汗水,撩起嘴角:“不急,我要让你尝尝世上最痛快的滋味,让你以后再也上不了别人的,下不了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