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忘记过去

    ()    虽然,童佳佳迂回着、折腾着从童家最终还是自己打车回到了端木大厦,但是童佳佳的心总体而言是好的。

    至少,她知道苏宇澈对她并不是毫无感觉。就像他说的,是以前的苏宇澈还是现在的苏宇澈,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告诉自己,有这些就够了,即便现在她的一切是混乱的,是被遏制的,但是她相信未来一定会是美好的。

    她轻轻扣动门把手,打开了厚重的木门。

    端木彻的屋子里一片漆黑,看样子没人在家。

    童佳佳叹了口气,任命地往房间走去。

    可是,刚走到房门口,就听见了隔壁房间传来了谈话声。

    那是那个女人的房间。

    显然,那个女人房里的,除了端木彻,不会有别人。

    她的心沉了沉,却实在不想理会。

    她快速走回房间,用力地甩上门。

    她告诉自己,她不想知道他们在房间里交谈些什么,更不想管他们在房间里做些什么。

    她将挎包丢在沙发上,不算优雅地跌坐尾。

    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这个柯儿,真的是他的佳音吗?

    “啊——”突然,一声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屋子。

    是柯儿的喊叫声。

    正当童佳佳想走出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时,又传来了一声声**的呻吟声。

    童佳佳顿住了脚步,心里泛起了一阵恶心。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S-M,变态的痛,变态的快乐?

    端木彻!

    童佳佳咬牙切齿的想象着这个男人任意玩弄女人的样子。

    此刻的他一定是一脸的冷笑,极度的享受。

    这个变态,这个禽兽。

    童佳佳再一次泛起了冲过去的冲动。

    可是,她依然压住了自己的脚步。

    她算什么呢?她凭什么一次次去阻拦他的逍遥?

    他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干嘛要在意他跟谁,又做些什么?

    “彻,快一点,不要停,好你的这个。”

    一个放浪的声音再次传来。

    童佳佳再也无法忍受地冲了出去。

    好他的什么?

    他到底用他的东西动了多少女人,他还能保持干净吗?

    她告诉自己,她是不在意他在跟谁,在做些什么,但是她在意他会不会用他肮脏的体再来动她?

    不行,她想到就恶心,她要跟他说清楚,一刻也不能等。

    轰隆一声,门被她一脚踹开。

    房间里十分昏暗,但是她还是看清楚了里面的一切。

    端木彻手扬长鞭,坐靠在头,衣服整齐,只是眼神有些看不清楚。

    而柯儿则全**,俯趴在上,圆润的部高高翘起,迎接着即将下落的长鞭。

    童佳佳愣在当地,一恶寒。

    “谁让你进来的?”端木彻依旧冷清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童佳佳深吸口气,既然进来了,她就不能跌了气势,她抬头道:“你们吵到我了。”

    端木彻倒没想到她会回答这样的一句话,有些不知道如何应答。

    倒是柯儿甩了甩头发,坐起来,“怎么,还想被我调教吗?”

    童佳佳不怒反笑,道:“你就是这样调教的吗?被男人这样虐待,还叫的那么**?真是给女人丢脸。”

    柯儿脸色变了变,随手卷起一件薄衣,站了起来。

    她拿起茶几上的另一根鞭子,笑道:“我看妹妹你是没尝过鞭子的味道,说不定你会比我更喜欢它。”

    话音刚落,一鞭子便甩了出去。

    童佳佳正想躲闪,却发现一条更快的鞭子向她袭来。

    啪地一声,童佳佳的右手臂一阵火辣。

    再啪地一声,两条鞭子撞在了一起。

    童佳佳抬眼恶狠狠地看着收回鞭子的端木彻。

    他竟然打她?

    童佳佳火气上窜,她童佳佳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牵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忍让。

    他今天竟然打她?

    他以为她童佳佳是好欺负的吗?

    童佳佳一个转,就拿起旁的玻璃水壶丢向端木彻:

    “混蛋!你去死。”

    她的力道之大让站在她与端木彻之间的柯儿都有些惊慌,因为她知道那里面是煮沸不久的开水。

    如果端木彻闪躲不及,后果不堪设想。

    一声闷哼,端木彻用右手背精准地挡下了玻璃水壶。

    但是,水壶依然爆裂,碎片、水洒了一

    如果水壶里没有滚烫的开水,或许水壶不会裂开;如果水壶里没有滚烫的开水,那么端木彻的手背也不会红肿一片、鲜血一片。

    童佳佳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掷出水壶时,才发现里面有水,而且是水,但是那时候再发现,已经晚了。

    童佳佳尚未从惊恐中醒过神,就被柯儿死死地捏住了左臂:

    “你这个女人,竟然敢。”

    “放开她。”端木彻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柯儿的责难。

    “彻?”柯儿难以理解的看向他。

    端木彻抬起头,眼睛里全是怒火,这是他第一次在旁人面前展现出这样明显的怒气。

    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感觉到了他周的寒气:“这个女人,我自己调教。”

    柯儿嘴角一扬,甩开童佳佳的手。

    她仿佛看见了童佳佳在端木彻的手下惊恐的死去。

    她是知道端木彻的,他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伤害过他的人。

    “彻,我先帮你包扎一下吧。”柯儿转向端木彻,担忧地道。

    端木彻立起,根本不理会她,只是狠狠地盯着童佳佳,迈步向她走去。

    他走到童佳佳前,突然捏住童佳佳流血的手臂。

    “啊——”,童佳佳痛呼出声。

    “痛吗?”端木彻冷声道。

    童佳佳狠狠瞪向端木彻,咬紧牙关,无论端木彻手上的力道如何加重,她也不再吭哼一声。

    端木彻看着童佳佳汩汩鲜血顺着他的手掌染透了他的手臂,眉头一皱,反手一扯,拉着童佳佳往门外走去。

    童佳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端木彻却始终没有放手,继续拉着她的手臂往外扯,硬生生地将她拖出了房间:“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嘴硬。”

    柯儿看着消失在房门口的两人,再看看地上的鲜血,心里的滋味有些奇怪。

    端木彻虽然够凶残,但是很少亲自对女人下手。

    这一次,是真的气坏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