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也是女人

    ()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端木彻坐起,深深地揪着她,突然一笑:“你的心。”

    童佳佳突然大笑起来,“我的心?端木彻,你是疯了吗?你端木彻玩腻了体,想玩玩感吗?”

    端木彻轻笑一声,靠向沙发,却没有做任何应答。

    童佳佳继续道:“你当我是什么?傻子吗?要玩找别人玩去。我童佳佳死了也不会上你。”

    童佳佳拿起自己的包,实在觉得端木彻的行为和思想很好笑:“端木彻,你真是疯了。没有一个女人傻到把心给你,给你这种不知道跟多少女人睡过的男人?给你这个冷血地看着自己被人羞辱的男人?给你这个除了威胁还是威胁的男人?”

    童佳佳越说越激动,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怨,有多恨。

    她怎么可能会上这样一个不堪的男人?

    端木彻轻描淡写地说着颇有深意的话:“谁能预测未来呢?”

    谁也不能预测未来,包括端木彻本人。

    端木彻站起,丢给她一张门卡,“你最好在天亮前搬到这个屋子里,否则,后果你清楚。”

    言毕,他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童佳佳看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衣物,再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自嘲一笑。

    她看向窗外昏暗的灯光,几个小时前写字楼前小女人的期待。

    宇澈哥,这样破烂不堪的我还能配得上你吗?

    童佳佳出门时,随手拿走了端木彻挂在门边衣帽架上的外,虽然夏天穿着男士外有些奇怪,但是总比衣不蔽体来得好。

    她一出停车场,便快速打车回了家。

    刚到房间,就接到了苏宇澈打来的电话。

    他从来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

    他今天似乎心不错,他告诉她,今天有一个大公司的老总给他打电话想挖他过去。

    虽然这件事是童佳佳主导的,但是她还是表示了惊喜和祝福。

    只要他高兴,她无所谓多辛苦。

    苏宇澈约她第二天晚上一起吃晚饭,说是还有一位老朋友。

    童佳佳知道,这个所谓的老朋友,十有**是古俊勇。

    如果是放在平常,她一定会想跟他多聊几句,可是今天,她的心一片混乱,竟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该面对的还是无法逃避。

    夜晚十一点多,童佳佳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站在了端木彻的门前。

    她对自己说,她童佳佳绝不会一直这样受他的牵制。

    他说的对,她唯一能自救的办法,就是他的

    谁先上,谁就先输。

    而她绝不会输,因为她心里只有一个人,一个能够真正得到她的心的人。

    她果断的打开门,沉步走进去。

    端木彻还没有睡,坐在沙发上无聊地更换着频道。

    如果童佳佳熟悉他的习惯,她肯定会知道他是在等她。

    可是,此刻的童佳佳早已没那闲

    两人四目相接,各怀心思。

    两人同为,却有着不一样的目的。

    一为毁,一为逃。

    谁先失心,结局都是痛。

    端木彻给她安排的房间,就在柯儿的隔壁。

    她觉得这是极大的侮辱,他是想表达她和柯儿一样,都是他圈养的人吗?

    可是,现在的她什么样的屈辱,不能忍呢?

    在她拖着行李走到房间门口时,端木彻说话了:“有句话要奉劝你。”

    童佳佳停下脚步,等待他的下文。

    端木彻关上电视,站起,淡淡道:“不要以为自己会点擒拿手,就整天有恃无恐。”

    童佳佳惊讶的回头,看着端木彻拔的背影朝主卧房间走去。

    这句话,有一个人曾经经常对她说。

    每次,她逞完英雄,他都会轻拍着她的头,责备道:“不要以为自己会点擒拿手,就整天有恃无恐。”

    可是,今天那个人已经不记得了吧?

    她轻笑一声,进了屋。

    她当然明白端木彻的意思,今天她的确低估了柯儿。

    现在她们同住一个屋檐下,难免撞上。她还是小心点为好。

    第二天,一早,她睡到自然醒。

    她突然发现她这个人做的颇为轻松,一整晚端木彻没拉她上,第二天一早也没有人打扰她的睡眠,而且他仿佛也不打算限制她的出行。

    然而,宇佳的危机却真的因为她入住了这里而立即解除。

    她真的不明白端木彻到底是在想什么。

    如果他真的如他所讲,只是要她的心,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他为什么要她的心?她的心对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道,他真的只是因为好玩吗?

    童佳佳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即便今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也不害怕。

    她不打算在没有任何蛛丝可抓的况下,胡乱猜测。

    早上一起,她就按照自己的原计划去了端木集团。

    她的词通过初审,需要办一个入选手续。

    据说籁音最近开的演唱会,还会提前曝光一首新歌,一方面作为演唱会的压轴创新,另一方面自然是为新专辑做宣传。

    当然,当选的新曲目必然是最好的。

    不知道,谁的词能荣幸当选呢?

    童佳佳刚出端木大厦,就收到了端木柏的来电。

    此刻,她的确是有些犹豫的。

    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端木彻不让她接近端木柏,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些顾虑,万一端木彻那个变态又找事,她现在还真没有办法。

    另一方面,上次的宴会上,端木柏当众说她的初恋人是他,还有那天对她突然的告白,这些都让她有些无法面对他。

    好在,那天的事,好像被端木柏压了下来,没有见报。

    但是,她心里清楚,在场的那些人难免不会传出去的。

    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端木柏,亦或是为了李琳琳,她都不想再跟他有工作之外的瓜葛。

    她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回口袋,任由它连续响铃。

    当然,她没有看到后不远处,端木大厦前,一个温润的俊逸男子,失望地放下手中的电话,表充满了忧伤。

    在感的拉锯中,谁在乎,谁就受伤。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