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后果自负

    ()    端木彻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转着手里的手机,嘴角撩起一个弧度。

    刚才童佳佳给他打来了电话,但是他没有接。

    管家冲了一杯茶,送过来放在茶几上,恭敬地站在一旁,低声说:

    “为什么不干脆让李胜撤了单子?”

    端木彻没有抬头,只是冷然道:“时机还不成熟,即便是现在李胜撤了单子,他童向生也不会一下子死绝。”他顿了顿,“而且,端木娱乐这边的事不解决,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全力诋毁宇佳。”

    管家点点头,“少爷说的是。”

    “端木柏那边怎么样?”端木彻继续问。

    “一切如少爷所想,端木柏没有任何问题,他一直都是忙碌工作,并没有其他动作。倒是他父亲经常出没于赌场、搞一些暗地里的交易。”

    “好,你继续派人跟着吧。翻盘的机会很快就会来临。”端木彻笑道。

    管家低头鞠躬,安静离开。

    端木彻不是一般的人,三年前他突然找到他,只告诉他一句话:他和童向生有仇。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找到他,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了解他,但是他还是决定跟随他,因为他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度。

    果然,他没有看错。

    三年来,端木彻从毫无实权的花花公子,摇一变成为端木娱乐具有决策权的管理者,其中历经的艰辛,他一清二楚。

    端木彻应用的手段,让他这个历经沧桑的老者都叹为观止。

    他先是利用平时吃吃喝喝的关系网,针对地利或制造把柄威胁端木集团董事会中重要的人物。

    借助他们的力量上位后,他又开始转变强势的风格,行事谨慎起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同时开始使用怀柔政策,尽力缓解他与股东之间的关系,也笼络了不少集团骨干。

    他笼络人心的手段千奇百怪,虽然不一定正义,但是却十分有效。

    他相信,只要等到一个契机,童家很快就会完蛋。

    *********************************

    童佳佳站在端木大厦门前,有些犹豫。

    李胜的单子丢了,就等于两亿投来的项目基本垮了。

    她渐渐有种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一个圈,自从她老爸投资了这个项目,就没有平息过。

    她为了这个项目将自己卖给了他,却原来这个项目的命脉也掌握在他的手里。

    她拿出手机,打算继续拨打端木彻的电话,如果她还不接,那她就上他的公寓等。

    就在此时,她看见一个熟悉的影从端木的停车场快步走出,她刚想上前确认,那人却拐弯消失不见。

    赵管家?真的是赵管家吗?

    三年前的事故发生之后,赵管家不是回了老家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想可能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背影像的人实在太多。

    她深吸口气,一边往地下车库走,一边拨着端木彻的电话。

    端木彻依然没有接电话。

    她狠狠地挂掉电话,心里对端木彻的怨气急速升温。

    端木彻坐在沙发上看着不听闪烁的来电,却丝毫没有接听的打算。

    不一会,房间里传来门铃声,一阵一阵,可见按门铃的人有多么不客气。

    端木彻久久,才缓慢挪着步子前去开门。

    他不急。

    门刚开,童佳佳就冲了进来:

    “端木彻,你什么意思?”

    端木彻没打算理他,只是转坐回沙发上。

    童佳佳尾随其后,尽量平息自己的怒气,平静地跟他讲道理:“这个项目也有你的两亿,难道你愿意让钱白白浪费吗?”

    端木彻倒上一杯红酒,淡淡地道:“我无所谓。”

    童佳佳气结,她咬牙道:“难道,你做这些只是为了出气吗?就因为我没有接你电话,没有守约?”

    端木彻侧脸看向她,冷冷道:“你也知道自己没有守约吗?”

    童佳佳躲开他犀利的目光,“是你不守约在先。”

    端木彻转过头,不想跟他争辩太多,他喝下一口酒,淡淡地吐着一个字:“脱。”

    童佳佳闻言,全一颤,“休想。”

    “你没有选择。”端木彻轻笑。

    “你到底想干嘛?”童佳佳忍无可忍地道。

    端木彻放下手里的酒杯,“你不会想知道。”

    “难道,你接近我,不是偶然?”童佳佳终于说出了自己大胆的猜测。

    端木彻一愣,又恢复了平玩世不恭的样子。

    他站起,一把拽过童佳佳,将她压在沙发上,暧昧地抚摸着她的脸庞:

    “你觉得我为了什么接近你?”

    童佳佳看着他满含兴趣的眼神,开始怀疑她自己的猜测。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大声道:“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我都不想跟你玩儿了。”

    端木彻啧啧两声,“童小姐,你还真可,你以为游戏的开始和结束,是你决定的吗?”

    童佳佳心里一颤,的确从她靠近他的那天起,她就掉进了没法脱的泥沼。

    “我想你应该清楚。想要宇佳没事,想要你们家人没事,你就乖乖听话。”端木彻拍拍童佳佳的脸,恶意地道。

    童佳佳有些心凉,“你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我说过,我厌倦了,自然会放过你。”端木彻看着她有些哀伤的表,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忍,他拉开一些与她的距离,继续道:“当然,你也有自救的办法,那就是让我上你,你有本事就让我心甘愿的放开你。记住,我最痛恨不守约定的人。”

    最后这句话,他说的冷酷而认真,足以表现他的痛恨。

    让他上她,怎么可能?

    端木彻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勾起她的下巴,讽刺道:“怎么,你之前不是很有信心吗?对于惑男人,你不是很有一吗?”

    童佳佳恶狠狠地看向端木彻深邃不见底的眼睛。

    “想救你老爸的宇佳吗?”端木彻终于道出了重点。

    童佳佳防备地看向他。

    “乖乖搬到这里服侍我,并且不准再见端木柏。”

    童佳佳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却没有回答。

    “她看起来,很欠调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童佳佳猛地转头,看见一个女人从客厅西边的一个房间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和端木彻在洗漱间纠缠的女人。

    不是说,端木彻从来不跟同一个女人上两次吗?为什么她处处都能看见这个女人?

    看来这个女人对于端木彻而言,是特别的。

    难道,她就是那个佳音?

    端木彻侧脸看向她,“怎么?你想教她?”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