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她就是籁音

    ()    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现场玩起了找名媛的游戏。

    更不知道是谁认出了她。

    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时间到。看看我们今天晚上找到了几名名媛呢?请刚才被点名的的女士们都上台来吧!”

    一脸疑惑的李琳琳拉了拉童佳佳,童佳佳也回以疑惑的眼神。

    虽然疑惑,但是在这种况下,她是不得不去的。

    点的是宇佳集团,如果她失礼了,影响的是宇佳的名誉。

    童佳佳递给李琳琳一个安慰的眼神,便径自向台上走去。

    经过吧台时,她不自觉地看向端木彻,端木彻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回应她的目光。

    她走上台,坐在指定的椅子上,摆出应酬时最优雅的姿态。

    她环视台下,看见了端木柏担忧的眼神,看见了金尚期待的笑容,还看见了籁音看不清表的侧脸。

    “今天是陈导的生,咱们的游戏可得围绕着陈大导演展开对吧?大家都知道哈,陈导最近要拍的片子是初恋题材的哟。那么,我们今天的话题就定为初恋吧!”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下面开始了鼎沸的欢呼声。

    S市的名媛的确不少,但是能被陈导演邀请而来的都是著名企业家或者高级官员的千金,她们的感生活的确是个让人兴奋地话题。

    童佳佳看向旁边坐着的另外两位名媛,都是年近三十的已婚人士,她们肯定会直接讲自己的初恋就是她们的人。

    可是她呢?至今没有对象。

    但是,如果直接说没有,的确难以让人信服。

    童佳佳突然有种感觉,她是不是掉进了谁精心安排的陷阱。

    目的就是让她出丑?

    她看向端木彻,端木彻依然低着头没有表示。

    会是他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是因为今天她失约了吗?

    “童小姐,这里就你还是单哦,我想台下的男士对你的感世界都很关心哦。”果然,主持人一打开话题,就找上了她。

    童佳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台下不知道是谁爆出了一句话:“听说,童小姐的初恋在三年前去世了。”

    下面一阵唏嘘,开始纷纷猜测是谁。

    其实,太容易猜了,谁都知道宇佳集团的原创始人一家三口在三年前遇到山体滑坡,葬于灵山的盘山公路。而跟他们关系一直很好的童家千金除了与宇佳集团的苏宇澈相恋之外,还能有谁。

    主持人也跟着接腔,“啊,童小姐真是抱歉。”

    “没关系。”童佳佳手紧紧握在一起。

    “那应该不算是初恋吧,听说苏宇澈喜欢的是别人。”台下另一个声音响起。

    童佳佳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犀利地目光扫向全场,搜寻着每个人,到底是谁?是谁有意掀起以前的往事?

    “那不是初恋,那是暗恋。”童佳佳严肃而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想知道我的初恋,可以问我,请不要扰乱已经去世的人。”

    台下一片宁静,纷纷被童佳佳的气势所镇住。

    她不许任何人胡乱猜疑苏宇澈。

    她没有看见台下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的端木彻,也没有看见籁音有些颤抖的拳头。

    “童小姐的初恋就是我。如果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来问我。我不介意告诉大家。”此时,一个温润的声音沉稳地陈述着毫不真实的话语。

    话音刚落,闪光灯开始啪啦啪啦作响。

    童佳佳惊讶地看着端木柏。

    他知道不知道,这个时候说这样子的话,不是帮她,而是害她?

    端木柏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台,走到童佳佳边,无比自然地揽上童佳佳的腰,有礼地对主持人道:“不好意思。我们的旅行还没有结束,请帮我们给陈导带去祝福。”

    言毕,端木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陈导尚未到场的况下,径自拥着童佳佳下台,从侧门出去,结束了这次宴会之旅。

    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相拥离去的李琳琳,心十分复杂。

    端木柏真的这么喜欢童佳佳吗?为了她竟然撒这样得谎?

    “小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天籁般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李琳琳的耳朵,打断了她的感伤。

    李琳琳看向眼前气度非凡的大明星,连忙道:“籁音老师好!呵呵,我们应该没见过。”

    “哦,”籁音扬长声音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你是端木集团的员工?”

    李琳琳恭敬地道:“不是,我是跟朋友一起来的,不过我有投简历给端木集团哦。”

    “是这样,”籁音若有所思地道:“你是什么专业的?”

    “我是S**律系的。”

    “法律系很不错。”籁音微笑地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李琳琳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伸出右手轻轻回握。

    籁音转看向旁边的经纪人,经纪人会意地拿出名片,递给李琳琳。

    籁音道:“这是我经纪人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

    李琳琳感激地点点头。

    籁音回以微笑,便带着经纪人往内厅走去。

    李琳琳看着手中的名片,心里的霾总算除去了一些。

    不知道,这次与明星的对话会不会给她带来好运呢?

    看来这次旅游并不是没有收获的。

    她迈开脚步朝着童佳佳离开的侧门走去。

    此时宴会大厅已经开始了闹的庆生晚会,相比之下,侧门显得十分冷清。

    就在此时,侧门东边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叼着烟、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影,他的声音有些冰冷:“走吧,戏都演完了。”

    跟在他后的年轻男子恭敬地到:“老大,咱们还没给陈导打上照面,现在走,合适不合适?”

    高大男人丢掉香烟,嗤笑一声,“重要的不是照面,重要的时候贺礼。”

    年轻人略有些明白地点点头,跟着前面的高大男子往门外走去。

    两人刚走出侧门,就听见一个女人的怒吼声,“你是被谁指使的?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这女人正是童佳佳。

    端木柏帮她找到了刚才在台下连连爆料的男人。

    黑衣男子看着童佳佳强势地扣住地上男人的双手,恶狠狠地审问,忍不住一笑,暗想:这个女人很有意思。

    现在的她,丝毫不同于半小时前站在台上的风格。

    哪一个才是真的她呢?

    这样的她,让他有些期待下一次的相逢。

    黑衣人撩起一抹带着深意的笑容,迈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很快,两个黑色的影便隐没在黑色的夜里。

    这头的端木柏看着凶悍的童佳佳着实有些吃惊,却又感觉她的样子十分可,几次想笑出来都生生压了下去。

    而旁边的金尚早已笑得张狂,“没想到,童小姐还会擒拿手。”

    刚出门的李琳琳看着这一幕,皱起眉头赶了过来,“佳佳,你怎么在这就动起手来了?”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童佳佳,要是被人看见,她们宇佳集团的名誉就毁了。

    童佳佳立马放开地上的男人,整理了一下仪容,改为口头威胁:“不想死的就说实话。”

    “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他只教我说这两句话,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坐在地上的男人苦恼地道。

    “那人什么模样?”童佳佳继续问。

    “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大厅太暗,我也没有看清楚。”

    “你。”童佳佳大眼睛一瞪,火气又往上窜。

    端木柏看这架势,赶忙出来阻拦:“好了,佳佳,他可能真不知道。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吧。”

    童佳佳泄气地放开他。

    那人立刻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得不见人影。

    端木柏看着一脸怆然若失的童佳佳,忍不住问道:“你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是苏宇澈吗?”

    童佳佳一愣,疑惑地回头看他。

    “就是你几次在我小区门口拼命追赶的人。”端木柏继续补充道。

    童佳佳低下头,自嘲道:“他去世了,怎么可能再追赶到。”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