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点了火,还想逃?

    ()    童佳佳看着没了信号的手机,自嘲一笑。

    端木彻果然对她防得厉害,几分钟的时间,他就直接将手机报停了。

    还好,她刚才给端木柏打过了电话。

    童佳佳看着窗外迷人的夜景,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可是S市却依然灯火通明。出租车驶在开往端木柏住宿小区的路上。

    端木柏的确是个低调而敬业的人,他没有住在郊外的豪华别墅,而是住在离公司最近的普通小区。

    这个地方她曾经来过一次。

    那天,她也是坐出租车路过此地,却无意中看见了一个长相酷视苏宇澈的男人。她连忙下车,追赶过去,却早已找不到那个人的影,她就呆呆地站在那里,有些恍惚,是真的有人长得像苏宇澈吗?恐怕只是她的一种幻觉。

    童佳佳远远就看见端木柏站在路边等着她。

    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细心、体贴、宽容,而且做事认真负责。

    出租车停在他的面前,童佳佳却没有下车,她只是要开玻璃窗,紧握口,尽量自然地笑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端木柏看向隐在暗处,不愿下车的童佳佳,心里虽然疑惑重重,但是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笑容:“没事,下次千万要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给我打电话。”

    虽然,他很想问,为什么刚才她打来电话用的是端木彻的号码。

    可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她想说,他根本不用问。

    “嗯!”童佳佳温和地笑道。

    “佳佳,我送你回去吧!”端木柏认真道,“这么晚了,你丢了钱包,手机也坏了,我不太放心。”

    童佳佳看着端木柏担忧的眼神,心里有些感动。对比今天的遭遇,这一刻是如此的温暖。

    可是,她看向后视镜中的自己,是这么的狼狈。

    忽然,童佳佳在后视镜中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一闪而过,她猛地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佳佳!”端木柏正想追出去,司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诶,你们到底想不想给钱啊?”

    端木柏丢了一张百元大钞,便直追佳佳而去。

    当他看到童佳佳时,那景再次浮上心头。

    他就是在这里与她初遇的,她那天就是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让人心疼的悲伤。

    而,此刻她的样子,比之上次更加让他心疼不已。

    她的上衣凌乱,几乎快要无法蔽体,脸上红肿未消,可见当时打她的人有多用力,一双失落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仿佛随时都会一涌而出。

    端木柏第一次不顾一切地走上前,一把将她拥入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心里是对童佳佳万分的怜惜和对端木彻的万分不满。

    童佳佳感觉着他温暖的怀抱,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有多久,她不曾这样放肆的哭泣。

    童佳佳哭了许久才停止。

    端木柏第一次没有在意旁人的目光,一直拥着她久久没有松开。

    端木柏一句也没有问,但是他知道,他在得到她的路途中,有两个不容忽视的路障,一个是端木彻,一个是让她两次不顾一切追寻的背影。

    端木柏没有直接送她回家,而是先带她去了二十四小时的商场。

    当童佳佳坐在车上接过端木柏递过来的衣服,又看着端木柏细心地为她拉下车帘,关上玻璃窗,站在车外等候时,她的眼泪几乎又要夺眶而出。

    这个男人太温暖,让她忍不住依赖。

    当童佳佳回到宿舍时,已经是凌晨时分。

    可是,她毫无睡意,她看着睡得香甜,一脸幸福状的李琳琳,心里舒服了一些。或许,在的路上,她是失败的,但是,她希望她边的人会是幸福的。

    她轻手轻脚地坐到上,伸手拿起放在头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登陆聊天账号。

    她习惯地拉到自定义组别,组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苏宇澈。

    苏宇澈的头像随着他的离开,再也没有亮过。

    他走得倒是轻松,可是却让活着的人痛苦了三年,而且,还不知道要继续痛苦多少年。

    她轻轻地敲下几个字:那人是你吗?

    她已经习惯了,对着这个灰色的对话框打着只有她自己听得懂的话。

    如果,她早知道,那一次争吵是最后的阔别,她死也不会用那样的方式道别。

    如果,她早知道,他与赵佳音早已互相慕,她怎么会无限放任自己的感?

    如果,她早知道,他第二天一早就出国实习,她怎么会不送他去机场?

    怎么会错过永远陪在他边的机会?

    她与他的过去,她与他的回忆,那些深深印入心里的记忆再次浮现在她脑海。

    他们的父亲是多年的合作伙伴,更是多年的好友。

    两家关系十分友好,她和苏宇澈住在一个别院,上着同样的学校。

    苏宇澈比她大四岁,从小到大一直很照顾她。

    无论是哪个小朋友欺负她,还是她想欺负哪个小朋友,苏宇澈都是不论对错的帮助她。

    双方父母总是笑嘻嘻地叫她宇澈媳妇。

    她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直到结婚,生子。

    可是,她错了。

    直到那天晚上,她才知道,原来,他一直喜欢的是赵佳音,赵管家的女儿。

    那一天是她和赵佳音高考结束的子,苏宇澈为了帮她们庆祝,包下了S市最豪华的KTV——Song,请来了她们所有的好友和同学。

    狂欢中,她看见赵佳音与苏宇澈几乎形影不离,直到最后两人一起提前离开。

    当时的她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却没有多想。

    可是无意中却让她听到赵佳音给苏宇澈的酒下了料,要将“处”作为高考结束的礼物送给他。

    童佳佳听到这里,冲出了KTV。

    一路跑到苏宇澈的家,不顾管家的阻挠,直接冲往楼上苏宇澈的房间。

    她猛地敲门,却没人理睬。

    苏宇澈的家她太熟悉了,她直接从门口的地毯里掏出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如果她当时能冷静一点,她不会让自己开门,也不会让自己看见那样让她心痛的一幕。

    她看见苏宇澈光着上俯趴在赵佳音上,两人都未着一丝半缕。

    震惊中的她,听到赵佳音惊呼一声。

    紧着是苏宇澈的怒斥:“出去!”

    童佳佳难以置信地道:“宇澈哥哥,你以后不是要娶佳佳的吗?你怎么能和她做这种事?”

    苏宇澈饱含**的眼神里满是不耐:“谁说我要娶你?”

    童佳佳的泪水终于绝了堤。

    苏宇澈看着眼前几乎失控的场面,满心烦躁,他只想尽快解除这样的状况,他坚决地道:“童佳佳,你出去。”

    童佳佳心里一直回着一句话:他根本没有想过娶她。

    对,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喜欢她之类的话。

    这都是她一厢愿,都是她老爸老妈的一厢愿。

    童佳佳听见了心的破碎声。

    她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将里面一切的一切隔绝起来,她一路狂奔回家。

    那天,天空下起了大雨,可是她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当她趴在妈妈怀里诉说着一切的时候,她的父亲已经抽掉了一盒香烟。

    他们一直以为苏家会遵守当初的约定,让苏宇澈娶童佳佳,让他们共同的血脉来继承他们共同奋斗的产业。

    原来,苏家并不是这么想的。

    可是,这一切又能怪谁呢?

    童佳佳擦去眼泪,再次看向电脑屏幕上灰色的头像。

    ,没有对错,也没有应该不应该。

    了,就难自已。

    有些人,走了却无法忘记,有些伤痛,久了却无法愈合。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