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是种马吗?

    ()    “你懂我的意思。”端木彻一派悠闲地道。

    童佳佳看着这个可恶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

    不怕牛的君子,就怕耍赖的小人。

    童佳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对于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也没有必要对他循规蹈矩。

    他说到他厌倦为止,她可不能正面答应,只要她父亲的公司没事了,她也没有必要同他纠缠。

    尽管他出言威胁,但是她相信她爸的公司只要过了这一关,绝不可能轻易被一个外行的花花公子摆布。

    童佳佳的心渐渐平静后,问道:“我有附加条件!”

    端木彻抬头看向她,示意可以听听她的条件。

    “跟我在一起,就不准碰别的女人,我嫌脏。”童佳佳昂首道。

    她不相信一个种马会乖多久。

    端木彻深深地揪着她,随后讽刺道,“童佳佳,你不会是上我了吧?”

    童佳佳心一震,脑海里第一反应却不是否定,而是反省自己的行为。

    的确,自从认识他,他就对她有着莫名的吸引力,而且她多次不由自主的打断他与其他女人的暧昧。

    而此刻,她又提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没有,又何必在意对方有几个伴呢?

    而反观端木彻,竟然能无地将她丢给其他的男人,童佳佳心里的失落和不平衡愈发明显。

    童佳佳轻笑一声,“端木彻,那你要这么辛苦地把我捆在边,又是怎么回事呢?”童佳佳走近端木彻,学着他平常的动作,用手指轻轻抬起他的下颚,轻启唇瓣,缓声道:“难道你对我没有感觉吗?”

    端木彻讽刺地扬起嘴角,她当然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她捆在边,他怎么会让她在跌入地狱时知道真相。

    端木彻轻咬她放在他下颌的手指,用舌尖轻轻环绕她的指尖,“到底是谁对谁比较有感觉呢?”

    童佳佳猛然抽回手指,手指上残留着酥麻的感觉,她狠狠道:“端木彻,你有没有胆量,看看我们是谁先离不开谁呢?”童佳佳顿了顿,缓缓俯轻触他的唇瓣,轻轻咬住,呢喃道:“谁先上谁?”

    童佳佳知道这是一个愚蠢的赌局,谁先上,谁就会万劫不复。

    可是她不想看到端木彻得意的样子,更不想自己真的上他。

    她说过,她不会再上任何人。

    她要以此为戒,不能输了自尊,更不能输了感。

    此刻的端木彻却是自信地笑了。

    他绝不认为自己会上这个毁了他一切的女人。

    她此刻提出来的赌局,正和他意,他也不用再寻找其他理由将她捆在边,就可以随时掌控她的行踪、她的思绪。

    端木彻反客为主,用力吸她在他唇上游离的唇瓣。

    端木彻长腿一撩,膝盖突然袭击童佳佳的部,童佳佳一时不稳,整个人趴在了端木彻的上。

    童佳佳正挣扎起,手掌却不小心触碰到已经起立的硬物。

    端木彻抬起上,轻童佳佳失去防备的口:“要一个种马上你,是不是先要满足种马的**?”

    童佳佳最先想要逃,可是转念一想,却笑了起来。

    让一个男人快速恋上另一个女人的办法,就是让他看得见,却摸不着,闻得到香味,却永远吃不到那口

    让他端木彻为她童佳佳服服帖帖,也算她为社会除了一害。

    而已,她相信自己可以。

    彼时的童佳佳,还依然有些少女的稚嫩和天不怕地不怕的青萌动。

    几年后,她再回想起今天,只有悲凉的无奈和无尽的伤痛,她之于他,还太幼稚。

    童佳佳利索地一把将他推倒,轻柔地吻上他前的凸起,吸挑拨,嘴里还说着嫉恨地话语:“刚才这里被人吻过吧?”

    她这句话,本属于她挑逗的一部分,却没想到说出来是这么的酸涩,她懊恼、报复地轻咬他的凸起。

    他闷哼一声,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咬他,可是这种感觉却让他亢奋。

    她一路吻到他的肚脐,笨拙地解着他的皮带。

    端木彻感觉到她温软的小手在他腰间忙碌的忙着,时不时不小心轻触他早已觉醒的下,他既想催促她快点,又想多享受享受这种期待的感觉。

    期待不停滞后,亢奋也不断累积。

    终于在童佳佳成功解开皮带时,端木彻的**积累到至高点。

    童佳佳感觉到端木彻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满意地扬起嘴角。

    她心一狠,隔着一层布握上那个胀满的**,坏坏地笑道:“想要吗?”

    端木彻感觉到她手心的温软,将他紧紧包裹,他舒服又懊恼地微叹了口气,这个女人,为什么能这么轻易地挑动他的绪。

    “你动动它,看它想要吗?”端木彻故意道。

    童佳佳却俏皮一笑,恶意地动了动小可怜,俯下,轻声道:“端木少爷,你说种马发了,又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会怎样?”

    端木彻一惊,这女人不会是想逃走吧。

    童佳佳就是想逃走。

    她童佳佳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拿下的。

    依然躺在房间里动弹不得的三个男人就是铁证。

    她一个翻,站了起来,还不忘用手机拍下他发的样子。

    只见他俊眉微皱,结实感的上因激动的呼吸而微微浮动,本来就红润的薄唇在她的轻咬下,更是殷虹人,一双原本深邃不见底的眼睛因**蒙上了阵阵涟漪。

    童佳佳咽了咽口水,这样俊美的男人,这样魅惑的样子,她暗暗下定决心,待会出去一定要把门锁好,并挂上勿扰的标示。

    童佳佳将他的手机收进口袋里,得意地朝端木彻一笑,正准备拍拍手走人,却在转之际,被端木彻狠狠抓住了腰际。

    童佳佳几乎无法意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端木彻的动作为什么能这么快?

    其实,端木彻早已解开了绑在手上的领带。

    “点了火,想逃,有那么容易吗?”端木彻低头咬住童佳佳的耳垂,蛊惑道。

    童佳佳的心沉了沉,这男人真会装,而且他动作这么快,肯定手也不会差。

    她不能来硬的,必须智取。

    童佳佳亲昵地道:“端木,今天我真的不行,我亲戚来了。”

    端木彻先是一愣,随后不以为然地道:“没事,不方便有不方便的解决方案。”端木彻一双大手绕过她的腰滑上她雪白的山峰,轻轻揉捏起来。

    童佳佳愕然,这个无耻的男人。

    她尽量挤出一个笑容,转过,双手乖巧地环上他的肩,吻上他的唇,一只手游离到他的下,划过已解开的皮带,拉开拉链,敷上他的敏感地带。

    她轻轻抚弄着,缓缓压低子。

    端木彻看她突然这么、配合,不起了疑心,但是随着下传来的快感和看着她头顶逐渐滑向那里的刺激感,他思绪有些纷乱。

    就在他不自觉的将手按压在她头顶的时候,童佳佳使足全力,一个过肩摔,将端木彻翻到在地,随后以闪电的速度,夺门而出。

    童佳佳一边抚着口的衣领,一边往外跑,嘴角是得意的笑容。

    她几乎能想象到端木彻摔倒在地的狼狈和气氛至极的表

    她飞速冲出X-Club,闪过了所有拦截的服务员,上了一辆出租车。

    她坐在后座,突然看见后视里自己灿烂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体。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真心、放松地笑过了?

    应该是从那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吧。

    吱吱——。

    一阵震动从裤子口袋传来,童佳佳拿出手机,是端木彻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她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口袋,却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她的钱包丢在了那个可恶的房间。

    她拿什么付车费?

    看来要打求助电话啦。

    可是,她是个对数字超级不敏感的人,她只记得老爸老妈和家里的电话,连李琳琳的电话,她都不记得。

    不用想,她这个样子肯定不能给家里打电话。

    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端木柏。

    他是端木彻的堂兄,又是公司里的精英,端木彻的手机里肯定有他的号码。

    童佳佳忽略短信,直接找到通讯录。

    打开通讯录,第一个出现在她眼里的是一个让她十分在意的名字:佳音。

    佳音?

    一个让她心痛的名字,一个和那人到死都纠缠在一起的女人。

    连一同奔赴黄泉,她都输给了那个女人。

    童佳佳再次看着这个位列第一位的名字,不是首字母在前,不是比划在前,而是设定为第一位。

    这个佳音会是谁呢?让对女人毫不在意的端木彻如此在意?

    这时,手机又是一阵震动,这次不是短信,而是电话。

    来电的人,正是佳音。

    她看着不断闪动的名字,心里是无尽的失落。

    她自嘲一笑,她这一生是不是跟所有叫佳音的人都结下了仇呢?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