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谁给谁下药?

    ()    童佳佳醒来时,全酸痛,仿佛谁把她拆过一遍,又重组了一遍。

    童佳佳睁开眼,看着漆黑的房间里,不远处的酒吧上有烟蒂的火光。

    一道拔的影靠在吧台上,充满了魅惑与忧郁。

    童佳佳想到昨夜的疯狂,心里有羞辱、也有失落。

    她的计划彻底失败,连本来要来接应她的李琳琳也始终没有出现。

    端木彻,并不是传闻中的那般简单,迷乱、玩、凶残不足以形容他的全部。

    端木彻转过,在黑暗中迎上她的目光。

    他缓缓走到边,俯抬起她的下颚,戏谑道:“滋味不错!下次不服药,也要这么。”

    童佳佳愣愣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此刻的表,丝毫不同于刚才酒吧前的犹豫和孤傲。

    他为什么可以如此自由地变换表

    哪一个是真实的他?

    还是说,他本就是个格古怪而多变的男人?

    “下次?”童佳佳警惕问道。

    端木彻拿出支票,递给童佳佳,“这里是一亿,天亮后会有人送去入股合约。项目启动不是还有半个月吗?”

    他若无其事地道,“这半个月就由你做我的伴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童佳佳急了。

    “说好什么?”端木彻靠近她的唇,轻声说:“我只说了两亿入股,并没有答应其他。”

    童佳佳又气又恨,却无言以对。

    因为,他当时的确只说了四个字,两亿、入股。

    “你这个不守信用的流氓。”童佳佳一把推开他,想要起,谁知全乏力,嘭地一声倒卧在,未着寸缕的躯一览无遗。

    端木彻趁机压上去,扯开围在腰间的浴巾,“一夜,还未完呢。”

    一夜未完。

    童佳佳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影。

    她挣扎着起,看着自己全发紫的吻痕,感受着下体微微发疼的火辣,心里一阵苦笑。

    这是怎么回事?

    端木彻说的对,她真是自作聪明。

    她叹了口气,好在端木彻没有无赖到连两亿都赖掉,否则,她今天真的是白白送上门了。

    她穿上衣服,找到手机。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机。

    她打开手机,里面堆满了来电提醒。

    有李琳琳的、钱乐的、还有家里打来的。

    她一个都不想回,索再次关了机。

    刚走出房间,竟然与端木柏在走廊相遇。

    端木柏皱着眉头忧伤地看着她。

    童佳佳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端木柏对她这么在意,她不记得自己招惹过他。

    难道是可怜她?可怜又一个女人栽在了端木彻手中?

    童佳佳客气地朝他点点头,便与他插肩而过。

    出了酒店,她漫无目的地四处游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时分。

    她早已预料到家里会有人等着对她三堂会审。

    果然,一进门她老爸、老妈还有钱乐的目光便齐刷刷地扫来。

    “昨天夜里去哪了,宝贝?”董秀云迎上前担忧地道。

    “在李琳琳那住了一晚。”这是事先就与李琳琳对好的口供。

    董秀云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女儿不会干糊涂事。

    “那这个是怎么回事?”童向生一把将手中的文件丢到茶几上。

    童佳佳不用想,就知道那是端木彻按照约定送到她爸公司的入股合约。

    “端木先生对IT行业比较感兴趣,想入股。就是这么简单。”童佳佳不咸不淡地回应。

    “端木彻这种游戏人间的公子哥,他会对IT行业感兴趣?就算他对IT行业有兴趣,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童向生气愤地道。

    童佳佳火气也上来了,“你干嘛这么生气?你都能把我卖给钱家,我自愿卖给端木彻又怎么了?”

    “你……!”童向生气极,“你还有没有羞耻心,说出这样的话!”

    “不都是卖吗?只是形式不同……”童佳佳不以为然的声音被一记耳光打断。

    啪——。

    童向生颤抖着双手,自己也难以置信会出手打了童佳佳。

    童佳佳抚着脸,平静地看着他。

    童向生心如刀绞,不愿再看她的眼睛,他转道:“你,你给我滚,我童家没有你这么丢人的女儿。”

    “向生!”董秀云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怒道:“你乱动什么手啊,佳佳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的吗?她是气话,你也听不出来吗?”

    可是,此时,童佳佳已经甩门而出。

    “佳佳!”钱乐连忙追了出去。

    “佳佳!”董秀云追到门口,又看了看一脸气愤的童向生,不觉火气也上来了,“你是怎么当爸爸的?”

    童向生叹了口气,坐了下来:“你看不出来吗?她还在怨我。”

    三年前,他没能让她见到苏宇澈的最后一面,她一直怨恨至今。

    尽管他知道,她其实是个孝顺的孩子,只是她从来不会对他说一句好听的话。

    童佳佳刚走出屋子,便被钱乐一把拉住:“佳佳!”

    童佳佳回平静地看向他。

    钱乐正想说些什么劝劝她,却无意间看见了童佳佳锁骨上深深的吻痕。

    他惊讶地放开手,难以置信地看向童佳佳。

    童佳佳依然毫不避讳地看向他。

    钱乐猛地抓住童佳佳的肩头:“是不是那家伙干的?”

    童佳佳挣脱他的桎梏,“钱乐,你不明白吗?我们两个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钱乐继续追问。

    “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童佳佳直言不讳地道。

    “我知道你对我没有感觉,可是我对你有感觉。”钱乐难得认真地道,“我不相信你是顽石。只要我们结了婚,你不会对我没感觉的。”

    “我压根就不想跟你结婚。”童佳佳无地道,“你还不懂吗?我宁愿把自己卖给别的男人,也不愿意跟你结婚。”

    钱乐终于忍不住,“童佳佳,你不要太过分。”

    “钱乐,我童佳佳没什么好的,那么多女人围着你转,你随便选一个也比我好。”童佳佳看着他受伤的样子,虽有不忍,但是该说的话她必须说清楚。

    钱乐苦笑:“如果我能这么理智,那就不叫真心喜欢。”

    童佳佳心里一阵柔软,是啊,如果一个人能冷静理智,那就不叫了。

    “钱乐,对不起。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可能。”童佳佳真诚地看着钱乐。

    钱乐迎上她的目光,心里百转千回,久久说道:“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他知道什么?这是什么回答?

    童佳佳疑惑地看向他。

    钱乐却恢复了平静,“你准备去哪?”

    童佳佳想了想,“回学校住一段时间吧。”

    “我送你。”钱乐走到院子里,将悍马掉了个头,开了过来。

    童佳佳想了想,上了车。

    钱乐一路上没有讲话,这很不符合他的风格。

    学校不算太远,十分钟后,童佳佳就下了车。

    钱乐摇下玻璃,无比认真地道:“不管可能不可能,我都不想现在放弃。我知道,这次强迫你跟我结婚,的确有点没品。但是,从现在起,我不会靠任何人,我会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真心。”

    钱乐说完,摇上玻璃离开。

    童佳佳有些汗颜地站在原地。

    原来,他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问题根本不是他强迫与不强迫的问题。

    童佳佳无奈地走回寝室,刚走进寝室,李琳琳就冲了上来,紧紧抱住她:“你昨天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在酒店找了半天,都没看见你的影子。”

    童佳佳轻轻拍了拍她,疲惫的倒在上,淡淡道:“没出什么事,就是破了处呗。”

    “什么——?”李琳琳赶忙跑过来,“端木彻干的?”

    童佳佳狠狠瞪向她,“那你以为是谁干的?”

    李琳琳惊讶地顿了顿。

    随后勉强扯出一个花痴的表,故作戏谑地道:“其实,端木彻材不错啊,而且那么有经验,上功夫一定很好,不吃亏哈……。”

    “李琳琳,你这是正常反应吗?”童佳佳骂道。

    李琳琳猛地搂过童佳佳,轻声安慰道:“不就破个处嘛,现在什么年代呀,根本不算什么。”

    童佳佳蹭了蹭李琳琳,她知道她刚才是故意说那些,想借此淡化她的在意和伤感。

    其实,想透了,也真的没啥,不就是层膜吗?

    能卖两个亿,解决了她爸公司的事,这还不算值吗?

    她深吸一口气,一把拉过李琳琳,“是,等着你破处啊。”

    李琳琳一愣,大笑道:“哈哈,我的处一定要留给我的柏柏呀,他肯定比端木彻强。”

    “噗——”,童佳佳终于忍不住笑了。

    “诶,老实交代,”李琳琳爬上童佳佳的,转移话题,掐着童佳佳的脖子,道:“喂,你认识柏柏啊?而且好像熟悉的啊?你怎么没跟我说过啊?”

    “我也是前几天无意中认识的,这不是没来得及向你引荐吗?”童佳佳推开她的手,解释道。

    “不管,明天,明天你就约他出来,我要认识他,我要认识他,我要——献处。”

    童佳佳再一次受不了李琳琳的疯狂,“我跟他也没熟悉到随便约他的地步啊。”

    “我不管,我不管,你找个理由。”李琳琳开始耍无赖,“否则,我不帮你点名。”

    “这是什么人啊——”童佳佳无语问天。

    话虽如此,但是童佳佳还是想了一个理由,实现了李琳琳约见端木柏的梦想。

重要声明:小说《诱爱:变身总裁难下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