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哑女

    ()    书房,密室?可是,开启密室的机关在哪里?黑暗中,莫名叹了口气,从腰间的荷包中取出一粒樱桃大小的夜明珠!

    柔和的光晕散开,视线逐渐清晰,看着手中的夜明珠,莫名唇角含笑!

    按照一般规律,开启密室的机关,都是些挪不动的花瓶古董,或者是书籍字画,好!开始行动!

    一番折腾之后,莫名泄气的坐到椅子上,竟然没有!那么,应该是一些不起眼的凹凸点,再找找!

    可恶!书到用时方恨少,她现在算是深有体会了!早知今,当初,就不应该在先生教授课业时偷懒打瞌睡了!

    记得,当时先生是有教授过那些所谓的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只是她嫌麻烦,又觉得没有多大用处,所以不曾上心,这,算不算现世报?

    正在感叹之时,一声异响,只见眼前书案移开,露出一个约摸只有一人进出的洞口,地道吗?拿着夜明珠近前,只见层层阶梯,不知通往何处?

    方才,她有找到开关吗?好象没有吧!那么,这个地道又是如何开启的?

    环视四周,莫名心下有了定论,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之后,举步入内!

    黑暗中,一道人影闪过,浩尘现,却是满脸无奈!

    真不知道,中朝怎么会有这么笨的细!如果不是他实在看不下去,替她打开了密室,真不知她还要转到什么时候!

    很显然,从一开始,他们主子就是知道的,只是按兵不动而已,摇摇头,浩尘随后入了密室!

    通道不是很长,莫名嘴角勾起一抹欢快的笑容,走的异常轻松,只是,细看之下,那笑容,却是分外诡异!

    后,浩尘叫苦不迭,真不知道这女人是做什么吃的,什么都不懂也敢乱闯,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如果不是他,真不知道那女人已经死了多少回了!每次,自己都要先行一步,赶在她触碰机关之前,关掉那些暗器陷阱!

    真不知道他的师父当初是怎么想的,没事弄这些机关陷阱做什么,简直就是给他找麻烦!

    看到莫名过了最后一道关卡,浩尘终于长舒了口气,扬手,一粒石子打中角落里的机关,本已无路可走的莫名眼前豁然开朗!

    四面石壁,干净清爽,这个,是羁押重犯的密室吗?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请君入瓮,如果是,她也认了,反正,现在的她,毫无反抗能力,只能任人宰割,只是,七哥呢?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一声质问,吓了莫名一跳,回过神,按住心中的喜悦,莫名循声而往!

    就是这里,可是,面前的石壁要怎么弄开?难不成要她用手推吗?泄气的倚着石壁,不想,那石壁竟然毫无预兆的倾斜,差点儿让莫名摔了一跤!

    站定之后,莫名细细打量这间石室,一袭卧榻,一方桌椅,一张案几,此时,那一白衫的男子自斟自饮,虽然只是背影,却令莫名心下安定!

    她的七哥,即使被囚石室,依旧无损半丝风华,温文儒雅,如降世谪仙,纤尘不染!

    察觉到后的异常,司徒冰凌眉宇微皱,转,却是一副陌生的容颜,心下不由冷笑!

    “他又想做什么?怎么,这回自己倒躲了起来!”语气中,不无嘲讽!

    “唉!”放下心中负担,莫名故作叹息,看到自家兄长愕然的神,玩心大起!

    “这才离府没多长时间,王爷便将名儿忘得一干二净,让妾何以堪呐!”

    “名儿?”语气中,依旧不可置信,之后,释然一笑,“果真是名儿!”这种语气,除了名儿,他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可不就是我吗?”近前落坐,取过茶杯,折腾了大半天,还真是有些累了!

    “真是胡闹!”一瞬间,司徒冰凌冷下面容,“谁让你来的?”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好歹我也是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远道而来,干嘛一见面就开始凶我!”

    “你还敢说?我走的时候是怎么叮嘱你的?”

    “还说我呢?本来还以为你多么受苦受难,原来竟在这儿享清福,还乐不思蜀,你知不知道七嫂有多担心?”

    “不许转移话题!你说,走时我是怎么叮嘱你的?”

    “那个……那个……”莫名心虚,视线左移右晃,就是不肯看司徒冰凌!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司徒冰凌无可奈何,见此,莫名近前,挽住司徒冰凌的臂膀!

    “人家这还不是担心七哥吗?七哥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敢放你一个人大老远的跑过来,真是岂有此理!就知道他的话不可信!”

    “那个……四哥他……”

    “不许替他说!”

    见此,莫名识趣的闭嘴,那个,四哥和七哥之间的事,她还是少插手为妙!

    “那些补品药膳你有没有按时服用?”稍微冷静下来,司徒冰凌放软声音,关切询问!

    “有!”莫名连连点头,“荷香可以作证,每次都是看着我喝完,她才肯离开的!”

    “你若是肯乖乖听话,又何必要荷香监视!”叹了口气,司徒冰凌满是无奈!

    “御医怎么说的?”

    “还不就是那些!什么体虚气弱,抑郁在心,反正就是变着法儿的给我弄药吃!”

    “你现在不比往前,子骨不好,该好好调养才是,不要老是让别人为你担心!”

    “知道了!”闷闷地应答,随手拿起桌上的茶点,却被司徒冰凌拦下!

    “大半夜的,别吃这些发腻的甜食,喝杯清茶便好!”执壶,为莫名续上茶!

    打量着手中的茶点,莫名心下了然,放回原处,之后,端起茶盏,浅抿一口!

    “你是怎么来的?”

    “七哥才想起来啊!还以为七哥不会问呢?”

    “别耍贫嘴,照实回答!”

    “走来的喽!我又不会飞天遁地!”

    “名儿!”司徒冰凌沉声,“别闹了,正经点儿!”

    “好了!”放下茶盏,莫名神色不改,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半晚上睡不着觉,出来随便走走,然后看到书房里有人,便跟了过来,无意中发现密道,好奇心重,下来探个究竟!”

    “秘道中的机关……”

    “运气好,没遇上!”

    运气好吗?司徒冰凌苦笑,那人,怕是已经知道了!

    “既然我运气这么好,要不七哥和我一起出去,咱们再试试运气?”

    “以名儿的聪慧,岂会不知这其中端疑?”

    “七哥还真会打击人!”泄气的趴在石桌上,她,只是有心逃避而已!

    “好了!石桌寒凉,对你子不好,快起来!”之后,扶莫名起,不经意间,瞥到莫名食指上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伤痕!

    “这是怎么回事?”抓住莫名的右手,司徒冰凌满是心疼!

    “这个……不小心被琴弦划伤的,不过已经没事了!”狐疑的望了莫名一眼,司徒冰凌心下叹气!

    “有没有按时上药?”

    “当然了!荷香说,再过几天,这些痕迹也会完全消失的,七哥不用担心!”

    “你呀!”司徒冰凌满是无奈,“没有人在你边照应,记得好好保护自己!”

    “七哥还是担心自己更为实际一点!”

    “其实……”司徒冰怡略略犹豫,还是决定据实相告,“他并没有为难我!”

    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继而放下杯盏,神色如常,唇角勾起俏皮的笑颜,伸手,覆上司徒冰凌的额际!

    “没有发啊!怎么会反常的胳膊肘向外拐呢?莫不是七哥喝多了?”

    “名儿,也许……你误会了,他……”

    “反正饮酒伤,七哥还是少喝一点,时间不早了,我下次再来看你!”莫名起,打断司徒冰凌的话语!

    “还有啊,大男人家,吃什么零食,别让人笑话了去!醉仙楼的烤鸡不错,下次有空,我再给七哥带点儿!”这些所谓的茶点,绝对有问题!

    “名儿!”一声轻唤,令莫名顿住脚步,“七哥希望你能考虑清楚,无论如何,七哥都支持你的决定!”

    “名儿的决定,七哥不是早已知晓吗?”莫名并未回头,“若不是因为七哥,终此一生,我绝不会踏进北国半步!”

    “七哥只是不想你后追悔!”

    “名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七哥放心好了!还请七哥多多保重,雪儿和七嫂,还在家里等着七哥平安而归呢!”说完,莫名不再多做逗留,决然离去!

    沉默片刻,司徒冰凌一声长叹,饮尽杯中酒,突兀出声!

    “你都听到了!”石室静寂,无人应答,“好好保护她,名儿的子已经大不如前,经不得任何折腾,希望你好自为之!”

    “若有分毫差池,我决不轻饶!”之后,司徒冰凌放下手中酒杯,径自就寝!

    折梅小榭,烛火摇曳,一人,一桌,一壶酒,陆廷昱自斟自饮!

    一阵微风带过,再看时,浩尘已立在小榭之中,“主子……”抬手,制止浩尘的劝阻!

    “她,睡了吗?”浩尘点头,心下不由忖度,明知那人别有用意,主子仍旧放任不管,这,不是主子的行事风格!

    那人进了密室,自己便被主子摒退,也不知那人和宁王说了什么,现在的主子,他还真是万分担心啊!

    一阵寒风带过,回过神,小榭中,只余他一人,压下心中忧虑,吹熄烛火,浩尘摇头轻叹,之后悄然离去!

    晓阁偏院,房门开合无声,淡淡的月光洒落,那素衣男子轻步入内!

    犹豫片刻,陆廷昱还是伸手,拢起垂落的帏,看着那被褥下缩成一团的影,心中,满是柔软!

    在榻边落坐,伸手,在她鬓边耳际一阵摩挲,之后,稍稍用力,那张精巧到足以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便被他轻易取下!

    “水凝!”抚上那熟悉的面容,陆廷昱心中百感交集,她真的好狠心,怎么可以说出那般绝绝义的话语,难道,在她心中,当真半丝留恋也没有吗?

    可是,他舍不得啊!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她离开,他们注定是要纠缠一生的,此生,她,只能是他的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