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聚首

    ()    也许是这份亲切太过久违,令她留恋不舍,所以,本来答应宁王夫妇的小住,却是一拖再拖,如今,已是一个多月了!

    当年,她出事之后,这里,便一直是七哥在暗中照拂,甚至,为这些孩子延请了不少高手,教习武艺,默默地为她守护这一方宁静!只是,如此心意,她该如何回报?

    此时,园中树荫之下,一张厚实的毯子细细铺就,莫名侧坐其上,含笑的看着不远处的凉亭中,那闹作一团的几个孩子!

    看来,这个跳棋还是很受欢迎的,至于秋千架和鸡毛毽子,看看赖在这里不肯离开的雪儿,便知道有多受女孩子喜了!

    只是,看着湖边柳丝下,大青石上捧书细读的司徒谨诺,莫名暗自叹息!

    当,她只是一时心软,本想助他逃过兄姊的报复妒恨,谁知,却因皇帝一纸诏书,将他送出宫廷,寄居宁王府!

    事是她惹下的,她自是应该担起责任,因此,也便将这孩子带在边,却是从未多加上心!

    这些时的相处,竟发现这孩子分外的坚强隐忍,乖巧懂事,让她心下怜惜,也许,是在他上,她也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吧!

    心下一声长叹,莫名平复心绪,扬声呼唤,“谨诺!”合上书,司徒谨诺回头,“姑姑!”之后起近前!

    “姑姑找我?”“过来!”拉司徒谨诺在边坐下,莫名这才开口,“谨诺又在看书?”这般年纪,原该嬉戏玩闹的!

    “是!方才我已经将先生留下的功课都背熟了,我这便背给姑姑听!”以为莫名要抽查他的功课,司徒谨诺连忙解释!

    “不用!”莫名制止,这些古文可不是一般的拗口,她头晕!“谨诺怎么不和大家一同戏耍?”小孩的童年,本就应该是丰富多彩的!

    “谨诺不能玩物丧志!”莫名紧皱眉头,“是先生说的?”应该不会啊!“是太傅教导的!”上次,二皇姐因病告假,却被太傅无意中撞见她与小宫女追逐打闹!

    为此,太傅狠狠的斥责了二皇姐,并向父皇告发,听说,父皇为此大发雷霆,并将二皇姐足寝宫,以示惩戒!

    “那,太傅和先生,谨诺喜欢谁的课业?”莫名耐下子,循循善,他始终是皇子,教养之事不能延误!

    即已来到桃源,她自当落得清闲,所以,只好非常不负责任的将司徒谨诺交付先生教养,反正,先生学识渊博,品行高洁,些许小事,自是不在话下!

    “自然是先生了!”先生的课业浅显易懂,隐喻极广,让他受益匪浅!如果,先生能做他的太傅,那该有多好!

    “你看他们!”莫名指向一旁闹得起劲的明轩等人,“他们都是先生的弟子,近些时,他们如此嬉闹,先生可有责怪?”司徒谨诺摇头,眸中满是不解!

    “所谓劳逸结合,学习虽然重要,但适当的休息玩闹也是同样的不可或缺,所以,谨诺不必担心!”看到司徒谨诺眼中隐含期盼,迷茫退却,莫名心下释然!

    “轩儿,过来!”莫名扬声召唤,却见明轩一声答应,即时扔下玩的闹的众人,“姐姐,怎么了?”目光中,满是淡淡的忧虑!

    “你们这帮皮小子,只顾着自己玩,尊老幼懂不懂?”“懂!当然懂!”心下了然会意,明轩忧虑尽散,满目笑意!

    “谨诺是幼,我们这些做哥哥的,自当多多关照护才是,至于姐姐嘛……”故意拉长语调,之后拉起司徒谨诺退开!

    “姐姐为老,我们更是该尊之敬之,姐姐放心好了!”说完,连忙带司徒谨诺转跑开!后,是莫名气急败坏的怒斥!

    “你这个死小子,你什么意思,居然敢说我老!我有那么老吗?皮痒了是不是?”“姐姐莫气!”霆远放下棋子,嬉笑劝解!

    “姐姐怎么会老呢?只是,先生教诲,长者为尊,姐姐又恰好比我们大了那么一点点,称为长姊亦不为过,而通常呢,‘长’‘老’又是通意,不分彼此,所以,明轩似乎也没有说错啊!”

    “岂有此理!”莫名抓起旁的一块糕点扔过去,恰好被武手疾眼快的接过,“姐姐真好,知道武肚子饿了!待我吃完了姐姐的糕点,再与他们大战三百回合!”说完便大口的咬下糕点!

    “敢你们是合起来气我是不是?当真以为我没办法收拾你们了是不是?”“姐姐息怒!”修文温言劝解!

    “他们只是和姐姐闹着玩罢了,姐姐莫要气坏了子!”他们的姐姐,本该是逍遥自在,畅言抒怀的!而不是像如今这般,背过他们,独自伤神,抑郁愁烦!

    姐姐不愿他们忧心,他们便装作一无所知好了,每的嬉闹斗气,也只是希望姐姐能一展笑颜,放开心怀而已,如若不然,勃然大怒,生气懊恼也是可以的,总比郁结在心,积忧成疾要好的多了!

    “你们……真是被你们气死了!”认命的一声怒骂,莫名不再理会!反正这种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完全没有在意的必要,而且,他们并无恶意,这才是最关键的!

    “你呀,小小年纪,闹什么标新立异独树一帜,是不是想让我们被姐姐骂?”“我……我……”司徒谨诺有口难言,语不成句!

    “明轩,不许欺负人!”莫名出声警告,“是,姐姐!就知道姐姐偏心!”明轩不满的嘀咕!

    “好了好了,以后不许了!好哥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下次我们被姐姐责骂或者被先生训斥的时候,你要而出,知道吗?”明轩继续糊弄人!

    “臭小子,你还在欺负谨诺!”“冤枉啊姐姐,我没有,真的,不信你问谨诺!”只是这小子平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可,还是心急慌乱,手足无措的样子更讨人喜欢!

    “信你才怪!”“那我也没办法了!”明轩故作无奈,之后转向司徒谨诺,“好了,咱们去玩吧!”话落,也不管他人反映,径自拉了司徒谨诺走进亭中,口中却是絮叨不停!

    “呐,别以为你年纪小,我们便会让着你,丑话我可说在前头,胜负由天,各凭本事,不要输了跑姐姐那里告状!知道吗?”“嗯!”司徒谨诺压住心中的紧张急切,重重应答!

    姑姑待他的好,他知道,所以,他不会给姑姑添麻烦,而且,这里的人,也不会真的欺负他,只是开玩笑罢了,他能感觉出来,所以,他不会介意的!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盈水阁中,莫名打着哈欠,一副似醒未醒的迷糊模样,惹得荷香暗自失笑,小姐最近可是越来越贪睡了,尤其是前被宁王妃接回王府后,更是变本加厉了,这不,如今,已经将近午膳了!

    “见过小姐!”有小丫鬟入内行礼,莫名随意挥手,示意起,之后有气无力的询问,“什么事?”不就是中秋节吗?干嘛非要将她从桃源拉回来!真是的?

    “三皇子院外求见!”“让他进来!”抬手,再次掩嘴打个哈欠,小丫头安静退下,不多时,便见司徒谨诺携其母入内!

    “谨诺见过姑姑!”恭谨的行礼之后,司徒谨诺方才起,“今,宫中传旨,命谨诺回宫赴宴,所以,谨诺特来向姑姑辞行!扰了姑姑休息,还请姑姑恕罪!”“无妨!”坐直子,莫名淡淡应答!

    招手,示意司徒谨诺近前,之后吩咐,“都退下吧!荷香,去门外守着!”“是!”一声答应,众人纷纷离去!

    “姑姑可是有事要吩咐谨诺?”莫名点头,怜的抚着司徒谨诺的发顶,果真是聪颖的孩子!难怪可以在那吃人的宫廷之中,仅凭自己的微薄之力,存活至今!

    “姑姑……”司徒谨诺言又止,“怎么了?”莫名温言询问,“我……”期盼的眸光暗淡,“没事!”司徒谨诺垂首,不再多言!

    “谨诺!”将司徒谨诺揽在怀中,莫名满是怜惜,“在姑姑面前,有话直说,不碍事的!”“姑姑!”一声带着鼻音的呼唤,司徒谨诺伸手抱住莫名!

    “谨诺没事的!”他只是想让姑姑抱抱自己而已,自小,他便没有了娘亲,姑姑对他很好,真的!好想姑姑做自己的娘亲!

    “谨诺,姑姑下面说的话,你要千万记住!”“是!”放开莫名,司徒谨诺躬站好!

    “明中秋之宴,切记不可锋芒太露,必要时,装傻做痴亦无不可!”

    三皇子交与宁王教养,已让朝中争执不断,后宫之中,更是有人妒恨难消!虽然被人一力压下,但终是面服心难服!

    “若遇刁难,大可不必理会,避无可避之时,哭泣示弱亦不失为脱之策!”不受宠的三皇子,纵使得宁王教养又如何?无依无靠,只能任由别人欺辱!

    “姑姑……”纵使如何聪颖,却始终只是涉世不深的孩童,自是难解其中深意,只能满目疑惑的望着眼前之人!

    “好听一点,当成大人不计小人过也罢,难听一些,则是胆小怯懦,愚不可及,实质上,却是避其锋芒,保全命!”莫名神色淡淡,眸中,却满是严肃!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谨诺,你要时刻谨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是,姑姑!”司徒谨诺垂首,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知道,姑姑是为了他好!

    “若是你父皇考究课业,亦不必太过认真,平淡无奇即可,甚至文不对题也成,切忌攀比炫耀,争强好胜!”此事可大可小,若是答得不妥,便会牵连七哥,毕竟,三皇子是交于宁王教养!她不能让七哥受累!

    “姑姑放心,谨诺记下了!”“谨诺,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之气,退一步,便是海阔天空!”等他稍稍年长一些,便可知这其中厉害!

    这,便是帝王之家的无奈!右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莫名展颜淡笑,所以,她不会让孩子知道生之父是谁,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喜乐,一生无忧,如此,足矣!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