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探访

    ()    烈炎炎,霁雪轩中,阵阵压抑的低泣传出,让人于心不忍!莫名入内,见到的便是司徒雪融趴在软榻之上,小小的子一颤一颤!

    “小姐!”一众人等连忙行礼,那母薛氏近前,“小姐,小郡主不知因何伤心哭泣,奴婢等劝止不住,所以……”今,王爷一早便有事外出,王妃按例去庙里进香祈福,若非如此,她们又岂敢惊动盈水阁这位!

    抬手,挥退一众侍婢、丫头,只余荷香侍立一旁!莫名近前。伸手,便要扶起司徒雪融,却被小人儿一把推开!

    “雪儿怎么了?”莫名柔声询问,却见司徒雪融狠狠瞪了莫名一眼,之后,负气的别过脑袋!

    “雪儿……”莫名再次近前,却见小人儿跳下软榻,指着莫名叫骂,“你这个坏女人,不许碰我,你走!”声音犹带哭腔,好不可怜!

    “你这个狐狸精,不许你抢走爹爹,你走,你走!”话音未落,却见小小的子便要将莫名推向门外!

    “小姐!”荷香近前,扶住莫名,“小心子!”莫名点头示意无恙,起,拉住小人儿的手,却被小人儿甩开!

    “雪儿这是怎么了,我是雪儿的姑姑啊。雪儿不认得我了!”莫名耐心劝慰,却引来了小人儿激烈的反驳!

    “不是,你不是,你是狐狸精!你是要抢走我爹爹的狐狸精!”小人儿远远的躲开!

    “姑姑怎么会骗人呢?”莫名柔声劝说,“我真的是雪儿的姑姑,雪儿要是不信,等你爹娘回来,你可以去问他们!”看到小人儿动摇的神色,莫名继续劝说!

    “雪儿应该知道,雪儿还有一位姑姑,只是雪儿从未见过而已!好了!别哭了,如果雪儿真想知道,可以去问雪儿的娘亲啊,雪儿就算不信姑姑,也该相信自己的娘亲,对不对!”

    与其让雪儿一知半解的伤心难过,倒不如和盘托出,该来的,总归要来,避无可避,倒不如坦然面对!

    而且,雪儿虽然年幼,却也明事晓理,相信,只要多加叮嘱,应是不妨事的!

    从霁雪轩出来时,已过晌午,夏的的太阳,似乎有些出人意料的灼,小桥上,莫名忍住阵阵袭来的晕眩!

    “小姐!”荷香忙近前扶住,“小姐可是方才伤了子,我这便让人去请大夫!”“荷香……”未及劝止,荷香已吩咐远远随侍的小丫鬟传话,之后又扶了莫名进了最近的凉亭歇脚!

    “姐姐?”一声讶异至极的呼唤,带着三分欢欣喜悦,三分不可置信,还有四分激动感恩!

    只见一素衣影飞入亭,荷香见此,忙挡在莫名前,警惕的看着眼前之人!

    “姐姐,真的是姐姐?”神色间的欣喜激动不容置疑,话语更是有些微微的颤抖!

    “你……”很熟悉的感觉,莫名示意荷香让开,细细打量眼前少年,眉目间犹显稚嫩,也就十三四的年岁,还是孩子啊!

    “姐姐!我就知道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那么聪明,怎么会出事?姐姐就知道自己在外面玩,也不管别人会不会担心,姐姐真不仗义!”貌似抱怨的话却满是关切担忧!

    “我……不记得之前的事了,所以……”好像,自从离开那里之后,她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眸中的喜悦尽数化为惊诧,只是瞬间,复又笑意盈盈,“没关系!”原来,姐姐并非不要他们了!这就好!

    “我是明轩,是姐姐四年前认下的弟弟!”不但如此,姐姐还请来了先生,教习他们礼乐书术,以及为人处事的道理!

    “小姐!”荷香劝阻,“小姐子不便,外间又是酷难耐,小姐不若先回盈水阁,再与这位公子细细叙旧,可好?”明轩略略平复心绪,这才注意到莫名已怀六甲!

    “姐姐如今不比从前,可要小心才好!”明轩的细心劝解,令莫名心头滑过一丝温暖,原来,她并非孤独无依,至少,还有这些关怀备至的亲人,她,该知足了!

    原来,之前的她,虽然识文,却不断字,她的课业。都是“仙音圣手”宋无冕所教授,包括她的古筝,竹笛!

    听课时,她会心不在焉,神游物外,逃学时,她去下水摸鱼,观花赏草,背诵功课,她百般抵赖,诸多借口……原来,曾经的她,也可以那般的没心没肺,逍遥自在!

    其实,那般的生活,更为惬意,只可惜,一切,终成过往,无可挽回!甚至,连同那些美好的回忆,也不曾留下半分啊!

    三之后,朝堂之上,皇帝司徒冰凌命人宣旨:三皇子司徒谨诺,迁往宁王府,着宁王悉心教养!

    一时间,朝中掀起轩然大波,众位朝臣猜测纷纷,宁王与皇上不合,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当今皇上子嗣单薄,仅有二子一女,所以,这皇子的教养,便显得尤为重要,即使那皇子出低微,但也不容小视!

    只是,不管外界如何,宁王府中,仍旧一片平和,宁王闻讯,面色不改,神漠然,不做表态!

    宁王妃有条不紊,命人清扫流云居,并调配丫鬟、小厮,以供三皇子差遣驱使!

    次,三皇子司徒谨诺及其贴嬷姆,随同皇帝司徒冰玄新近调配的侍卫五名,入住宁王府,此后数,更是大出众人意料,一切风平浪静,无波无澜!

    七月初三,雨后天晴,阳光明媚,桃源别苑,一辆马车安静的停驻门前,一侍卫躬领命,近前敲门!

    掀起车帘,莫名打量眼前的府邸,雅致而不显奢华,精细别致,颇有几分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风韵气息,屋舍檐宇之间,更是透着难以言喻的亲切!

    侍从打起车帘,荷香先行下车,之后,小心的搀扶着莫名,“姐姐!”刚刚站定,便听到一声惊喜呼唤,未等她作出反应,便已被人团团围住!

    “姐姐可算回来了!”抱她左胳膊的流御满是抱怨,“姐姐要是再不回来,我们便要找姐姐去了!”拉她右胳膊的武紧随其后!

    “见到姐姐无事,习书便放心了!”“姐姐当然不会有事了,我就说是你们瞎想了!”霆远不甘落后!立在他们侧的修文只是温和的微笑,只是目光中的关切,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绪!

    “小姐!”门口,一位粉衣少妇语泪先流,“回来便好!”淡淡的安慰,却让莫名倍感温暖!

    “先生,还是让姐姐先进屋吧!姐姐也该累了!”明轩出言提醒,众人这才收拾心绪,流御和武更是一左一右,扶着莫名入内!

    后,被众人忽略的小人儿黯然失神,一时间,万千滋味,涌上心头,却只能强装无事,默默地随着众人入内!

    厅中,众人落座,即时,便见一鹅黄色的小影入内,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莫名边的案几上,抬头,却是双眼含泪!

    “姐姐……”一句哽咽,便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弄得莫名手足无措,倒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水凝许是忘记了!”突如其来的劝慰让莫名愕然抬首,他是唤她做水凝?看到莫名眼中的讶异,宋无冕出言开解!

    “当,水凝曾亲口对先生直言,无论后的你还有何等的份地位,在先生面前,你,永远只是水凝!”温和的浅笑让莫名放下心防!

    “今,先生要水凝记得,无论水凝还有何等份地位,先生,永远都是水凝所熟悉的先生!”

    “先生……”竟已相交至此了吗?“还有我们,姐姐,永远都是武的姐姐!”“我们也是!”其余几个孩子连忙应答,惟恐落于人后!

    “先生!现在的我,只是莫名,但是,先生,永远都是莫名的先生!”“先生知道了!”宋无冕了然应答!

    “姐姐好偏心!”霆远似真似假的抱怨,“就只顾着先生,把我们都忘脑后了!”莫名侧首,眸中满是询问!

    “他是霆远,和明轩同岁,明轩你见过了!他们两个,没事就闹得不可开胶,真让人头疼!”宋无冕的解释即刻遭到了霆远、明轩的反驳!

    “我们哪儿有?先生莫要冤枉我们了,我们只是相互切磋而已!”“有先生在,我们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更何况我们连那个心思都没有!”宋无冕只是淡笑,不予理会!

    “习书,修文,流御,武!习书和修文倒还好些,就是流御和武,一个子憨直,一个莽撞冲动,让人烦心不已!”幸好她回来了,以后,自己应该可以略略轻松些了!

    “先生,我那叫打抱不平,怎么会冲动?”“对啊,我只是助人为乐而已,先生怎能这般诋毁我!”武、流御连忙为自己鸣不平!

    “打抱不平?”霆远似笑非笑,“上回是谁明知是偷儿还要出手相救,结果被人顺手牵羊偷了银两而不自知,幸好当时我反应的快,不然,后果怕是不堪设想喽!”漫不经心的语气让武气的抓狂!

    “都说了多少次了,那只是意外,意外你懂不懂!”“是吗?”明轩故作惊讶,“那上上次人家哥哥教训不成器的弟弟,是谁不问由,上前就将人家哥哥暴打一顿!”“那是……那是……”武诺诺而言!

    “怎样?”霆远紧不舍,“我……我……”“好了!”修文连忙劝止,“姐姐还在这里呢?”宋无冕则摇头轻叹,显然已是司空见惯了!

    之后又望着守在莫名畔的小女孩,“那是颖儿!虽然年幼,却分外的乖巧!”说话间,只见先前那粉衣少妇模样的女子手捧茶盘入内!

    “这是小姐平喜欢的茶点,好长时间没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疏,小姐快尝尝!”望着那期盼的眼神。莫名无法拒绝,抬手,提起一块梅花状的糕点!

    “这是巧玉,现在是……”宋无冕话语一顿,却被流御抢了先,“现在是先生的妻子,我们的师母!”莫名诧异抬头,却见巧玉虽然力持镇静,但脸颊上的丝丝红晕却是无可抑制的蔓延!

    “那,恭喜先生了!倒是我今来的匆忙了!”“小姐!”巧玉羞怯的制止!

    “折腾了大半,名儿也该累了!还是先行回房休息为好!其他事,以后再慢慢细说!”总算,雨过天晴了!如此,便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