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离开

    ()    中朝益州,梦红楼,西院客房,一位黄衫女子倚窗独坐,望着窗外碧空如洗,满目澄澈,不由心生感慨!

    原来,先前那家梦红楼早已被人付之一炬了,如今这梦红楼,虽然与之前的格局布置完全相同,菜色佳肴也是分毫不差,甚至还是在同一处重新修建,但她还是不免忧心!

    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盟友之上,但愿能找出回家之路,最不济,做个朋友也不错,反正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相互扶持,畅言欢笑总是可以的吧!

    可惜,直至今,这梦红楼真正的幕后之人却未曾现,据说有事外出去了,追问归期,小二言辞闪烁,掌柜期期艾艾,她还能怎么办?只有耐着子等了!

    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好像又饿了!无奈的叹口气,泉水凝起,好吧!民以食为天,该去找吃的了!

    其实,最后那次出府,她趁着浅草带人回王府领取银钱的间隙,找了家不太好的客栈,换了男装,便去早已打探好的镖行假意托镖!

    选定护送之人,提出相应条件,约定最终时间,之后匆忙离去,再次换回衣着,去了事先说好的当铺等人!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当,趁着混乱,她逃出了那荣王府那黄金做的鸟笼,然后换了男装,在城门守候!

    黎明时分,那人依约驾车而来,上了马车,不需多言,少时,城门开启,他们便如此堂而皇之的出了历城!

    只因那时在城门口连夜等候,一时不慎,染了风寒,拖了数仍不见好转,所以前去药堂求医问诊,却是不曾料想,竟然意外得知,自己怀六甲,已逾三月!

    初时,她茫然无措,本来已经彻底做了了断,却不想多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原想狠下心肠,甚至连堕胎之药都曾放在眼前,却在最后一刻,定下决心!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有个孩子,想来也是不错的,起码自己不在孤漂泊,无所归依,应该是件很奇妙的事

    刚刚转过后院,便被一阵压低的争吵责问声所吸引,唇角扬起,泉水凝不动声色,立在原地,静待下文!

    “你……今儿是月末,该是你登台献艺的子,你怎能说走就走?”这人她认得,掌柜孙胜,平里,这梦红楼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说了算,难得今也会慌张急躁!

    “那是你自己的事,我只是来打声招呼而已?”对面那蓝衣女子满不在意,举止妖娆,言行轻浮!

    “不行,说什么也得过了今天!”“凭什么?”“就凭今天主子要过来!”孙胜气急败坏,那女子闻言,倒是一愣,继而轻笑!

    “关我什么事,那是你主子,又不是我主子!”说话间,伸手扶正了发间微微倾斜的金钗!

    “你……”“好了,不说了,严公子还在外面等着呢?我走了!回见!”说完一扬手绢,风姿绰约的转离去!

    “呸!”那孙胜愤恨的吐了一口唾沫星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若不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顶替,我早就让你卷铺盖走人了!”之后又苦下脸!

    这回可怎么办?这献艺之事可是主子亲自定下的规矩,丝毫不能怠慢的!

    泉水凝眨眨眼,笑意更浓,貌似,她的机会来了,总算不枉她这么多天的耐心等候啊!

    心念一动,泉水凝从拐角处走出,“谁?”孙胜警觉,看见泉水凝,这才松了心神,“原来是莫姑娘!”一连住了七,还时时打探他们主子消息的人,作为掌柜的,他怎么可能不认得?

    “我只是路经此地,无意间碰巧而已?”言语之间,全是被别人当场抓住的羞涩,让那孙胜也不好再追究!

    “无事,姑娘不必放在心上!”“那就谢谢掌柜了!”泉水凝微微欠,天真烂漫的笑颜晃得孙胜花了眼!

    “听说今是梦红楼一月两次登台献艺的子,小女子平生最喜音律,如今可要好好请教领悟了!”

    “姑娘精通音律?”孙胜欣喜,难道是天意帮他?“只是略知一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下欢喜,鱼儿已经上钩了!

    孙胜喜不自,近前,深深一礼,“求莫姑娘救救小人!”“掌柜的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泉水凝连连躲过,佯装受惊!

    “姑娘若不答应,小人……小人真是没法活了!”“我……我……您别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泉水凝满面惊慌,不知所措!

    “姑娘想必也知我梦红楼献艺之事?”泉水凝点头,眸中满是不解,“小人想请姑娘代为登台献艺!”“这……不行,这怎么行?”如受了惊吓般,泉水凝连连推脱!

    “姑娘不必担忧,只要姑娘答应,我梦红楼决不亏待姑娘!”

    “这,不行的,我,真的不行!”

    “姑娘尽管放心,献艺之人会轻纱覆面,前厅亦有屏风相隔,不会损及姑娘闺誉的!”

    “我……我怕……掌柜的,您还是另找他人吧!”

    “姑娘请看看天色,如今近黄昏,就是出去找人也是赶不及了,还请姑娘勉为其难,救小人一救,姑娘大恩大德,小人定当永世不忘!”说完下跪行礼!

    “你,你起来,我答应就是!”泉水凝手足无措,之后懦懦低语,“可是……万一……”“多谢姑娘!”孙胜不给泉水凝反悔余地,叩首一拜,自行起

    “姑娘请先回房休息,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到了时间,我让人再唤姑娘下来!”“那……多谢了!”仍是一副小女子唯唯诺诺的样子,只是转之后,却在孙胜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

    黄昏时分,梦红楼二楼,最隐蔽的雅间,一位玄衣男子面若寒霜,神色之间隐隐可见悲痛,相对而坐的那红衣女子满目担忧,眉含轻愁!

    “绍大哥……”红衣女子言又止,眸光略略暗淡,自从这梦红楼重新修建之后,不管他多么忙碌,都会抽时间来小住一些时,可是,明明每次他都不开心的,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呢?

    举杯饮尽,绍随难掩愤恨,当,他被瑶宫之主,当世怪才天玄老人所救,又被其胁迫,拜为师尊,习就高深武学,可是,那有什么意义?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已然离世!

    后来,得知当那山洞中的杀手,系北国荣王所为,所以,他答应接掌瑶宫,那个传闻中亦正亦邪,最为神秘的江湖第一门派,其后,一心部署,只为报仇!

    可是,红缨的冲动,却让他功亏一篑!

    红缨乃是天玄老人昔好友之孙,父母早逝,那友人临终托孤,所以,自小,她便在瑶宫长大!

    碍着天玄颜面,瑶宫之人难免纵容三分,是以养成了红缨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霸道子!

    知道她任离开,潜伏北国,他不能坐视不理,毕竟当初天玄老人慎之又慎,不厌其烦的叮嘱,让他照顾红缨!

    茶肆之中,无意间听人提及,北国的那个庶民王妃,起先,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那夜,荣王府失火,他趁机潜入,却听到那个万分熟悉的名字,“水凝!”是的,荣王是如此呼唤的!虽然人声混杂,但他还是听的明白!

    水凝,是公主的另一个名字,泉水凝!可是,公主人呢?失神的望着那起火的院子,他难以置信!

    分心之下,暴露了行踪,不得已,只好先行离开,也幸得荣王府已然大乱,否则,还真没把握能够全而退!

    随即,连夜命人去察访讯息,可是,还没等他详加确认,便传来了荣王妃殒定河之事!他不信!没有见到尸,他绝不相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绝对不会!

    琴音响起,似曾相识的曲调让他心神恍惚,这首曲子,他记得!

    当,宁王被囚,公主探望之时,便以紫玉寒笛吹奏此曲,难道……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纵离去!

    曲终,一片赞叹之声,泉水凝心下黯然,微微失神,双手依然置于古筝之上,轻纱之下,满是苦涩!

    这曲本该琴箫合奏的《笑傲江湖》,应是众人皆知的,可是那幕后之人却依旧无动于衷,是她猜错了吗?

    看来,还得去中朝略京一探究竟啊!起,大略收拾心,扯下蒙面轻纱,伸个懒腰,舒展筋骨,该回房休息了,好累!明天,一定的好好敲那掌柜的一笔才行,要不然她多亏啊!

    “姑娘留步!”刚刚转过回廊,泉水凝便被人唤住,回,却是一位不曾谋面的女子,看其形貌装扮,似乎是大户人家的丫鬟!

    “果然是你!”那女子有些欣喜,“原来你没事,害我白担心一场!”“你是……”她们认识吗?似乎,是有些眼熟!

    “你不认识我了,你救过我的,还记得吗?”泉水凝摇头,怎么可能?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你忘了,那夜在荣王府,是你帮我瞒过那些人的!”“是你?”那个女刺客?难怪!

    “就是我,上次蒙你援手相救,一直都没报答你,后来又听说你出了事,不过幸好!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丫鬟心询问!

    “我……”泉水凝正思索该如何应对,却见那女子收了神色,敛衽行礼,“见过君上!”泉水凝诧异转

    丈许之外,一名玄衣男子昂然直立,灯火重重,虽然难辨形貌,但却觉得无比的熟悉和从未有过的安心?他,是什么人?

    下意识的捂住口,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痛的感觉?难道,他们真的认识?还是,这体前任主人残留的感

    “公主……”声音中满是难以言语的激动欣喜,那人一步步近前,这人,真的好眼熟,可是,真的只是眼熟这般简单吗?

    长舒一口气,按耐住心底的狂喜,绍随再次开口,“公主,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那般聪慧过人,足智多谋的公主,怎么可能会出事呢?是他多想了!

    好半晌,泉水凝才从震撼中回神,却在下一瞬皱起了眉头,他刚才说什么?公主?还有,为什么心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竟然会从心底生出浓浓的委屈心酸,到底怎么回事?

    直直的盯着绍随许久,看到他眼底渐渐凝成的疑惑不解,深吸口气,泉水凝方才再次开口!

    “你……认识我?”不是询问,而是肯定!“公主?”一时,绍随怔在原地,不知所措,“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绍随啊!”眼中急切显而易见,想要近前,却碍于男女主仆之别,生生忍下!

    “你,是我什么人?”他们必定万分熟识,这心痛的感觉做不了假的!“我……”绍随眸光暗淡,强压心底苦涩!

    “我是……是……”终是别过面容,“是公主的暗卫!”暗卫?无意识的皱紧眉头,“或许,我该问的是……我到底是谁?”她的世,真的只是那般简单吗?或许,她该好好打探一番才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