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情动

    ()    明媚的光也没能让她抑郁的心有任何好转!大街上,人潮涌动,司徒冰怡却是兴致缺缺,垂头丧气!

    想她何曾如此狼狈过?如今,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弄成这幅摸样!真不像她啊!摇摇头,甩开那些恼人的思绪!

    看到边小摊子上精美细致的绣品,司徒冰怡不由的停住脚步,近前,细细挑拣!

    后,一辆马车缓缓驶过,轻风拂开车窗帏帘,只是瞬间,那青色的影从眼前一闪而过!

    “停车!”一声喝止,不待马车停稳,车内之人一跃而下,回寻找,却只见小贩殷勤吆喝,“怎么可能?明明是她的!”他不会看错的,一定是她!

    “公子!”一个侍从模样的男子近前,“怎么了?”“没事!”方才的急切焦虑瞬间收敛,“走吧!”再次望了一眼那满是绣品的小摊,那人上车离去!

    看见马车离开,街角僻静处,司徒冰怡悬起的心方才落地,侧首,瞪了旁之人一眼,“你跟着我干嘛!”想起方才的一幕,仍是心有余悸!

    “公主……”“你早知道他来了是不是?”看见边之人仍旧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司徒冰怡心中更为气恼!

    “是!”绍随垂眸,语气全无半丝波澜!“为什么不告诉我!”在他心里,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存在!对他而言,自己不仅仅只是责任,对吗?他,也在关心自己吧!

    “属下知罪!”掩下心底的无声辩解,绍随跪地请罪!也让司徒冰怡的心再次沉入谷底!只见她收敛了绪,“绍护卫阻拦本宫与驸马重逢,用意何在?”既然他要划清界限,好!她成全!

    “属下只是为公主安危着想!”片刻的僵硬后,绍随压下心中的悲痛!语气平淡!“方才!绍护卫可是逾矩了!”咽回本出口的质问!扔下这句话,司徒冰怡径自离开!

    逾矩?是的!方才,他逾矩了!男女授受不亲,纵使再怎么心急,他也不该当众揽住她的腰,损她清誉!哪怕是为了带她离开!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主子!

    她不愿见沈子衡!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但是,只要她不愿的,那就绝对不能发生!任何人都不可以勉强她!他不许!

    片刻之后,相同的地方,一位蓝衫公子折扇轻摇,风度翩翩,眸光,却是紧紧的盯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扬起的唇角,满是浓浓的苦涩!

    是夜,益州府衙,后院厢房,孤灯摇曳!沈子衡独立窗前,神思飘远,一阵淡风掠过,再看时,房中已多了一条黑色影!

    “查得如何?”“益州太守倚恃妄为,欺压民众,霸占良田数百顷,证据确凿!另有去岁赈灾银两二百万被其私吞!只是……”之后跪下,“属下无能,未能找到证据,请公子降罪!”抬手示意那人起来!

    回,在桌前落座,“就他一人?”“益州大小官员皆有其份,唯有前任守备生耿直,不齿太守所为,辞官在家!”“哦?”沈子衡淡淡询问!

    “还有呢?”“半年前,那守备携其家眷探亲,为歹人所害,只余一女,现在梦红楼!”“梦红楼?”端起杯盏,轻轻地吹着茶沫子!“蓝素颜!”“是!”抿了口茶,沈子衡心下冷笑!怕是杀人灭口吧!

    “梦红楼可查清楚了?”“梦红楼于半年前在此地置业开张,除了每月中旬、月末两次献艺之外!并无其他特别之处!”“没有吗?”沈子衡若有所思!

    “梦红楼幕后是何人?”“这……”黑影再次跪下,“属下无能,梦红楼中有高手暗中守护,属下无法接近探查!”“是吗?”果然不出他所料!梦红楼?越来越有意思了!

    “继续盯着!”“是!”烛影摇动,再看时,房中仅有沈子衡一人!仿若方才一切只是幻像!

    清早,司徒冰怡仍在梦中与周公相会,却被一阵阵毫不停歇的敲门声惊醒!“谁啊!”语气中满是不耐烦!

    “小姐?”蓝素颜先是一愣,继而释然,怕是绍公子又惹小姐生气了!小姐昨天从外面回来后的脸色可是很不好啊!

    “小姐,出事了!”无可奈何的掀被起,随意的蹭上修鞋,司徒冰怡认命的走出内室!

    “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开门,司徒冰怡满是不耐,回,进了内室,甩了绣鞋,重新趴回上!蓝素颜掩了门,随后跟上!

    “小姐,不好了……”“你家小姐我很好!”被子中传来闷闷的声音,“真是的,连觉都不让人好好睡!”随即又孩子气的蹭蹭被子!

    “绍公子让我转告小姐,从现在起,小姐最好不要走出房门半步!”“凭什么?”司徒冰怡惊坐而起!足吗?他什么意思?

    “绍公子说客栈来了些不方便的人,怕小姐受到惊吓!”不方便?司徒冰怡皱眉!

    “最近有什么人住进来?”“今天一早衙门那边传话了,说是新来的钦差大人要住进来,这会儿正搬东西呢?”“钦差?”司徒冰怡再次紧锁眉头!

    “不会是……”没那么倒霉吧?“什么?”蓝素颜不由追问!“没事!”回过神,司徒冰怡嘱咐,“你替我将他喊过来!我有话要问他!”“小姐说的他是谁啊?”蓝素颜故作不解,含笑打趣!

    “你自己知道!”司徒冰怡赌气的背过去,“是,素颜知道了!”蓝素颜轻笑,“小姐,一会的早膳怎么办?”“送我房里来!”“好!”一声答应,之后便收了笑闹,正了神色!

    “小姐若无其他吩咐,素颜就先退下了!”见司徒冰怡点头,蓝素颜这才退去!

    梦红楼,上房,收拾妥当之后,那侍从模样的人立在一旁伺候,“公子,昭明有一事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是!公子,我们是奉了皇上之命前来办差的,住在府衙不是会更方便吗?”沈子衡并不做答,只是放下手中杯盏!

    “公子!”门外有人轻唤,那叫做昭明的侍从忙去开门,“公子,蓝姑娘到了!”话音落下,便见昭明带蓝素颜入内!“下去吧!”“是!公子!”昭明领命,关门离去!

    “蓝姑娘!”沈子衡的目光看似不经意的从她上掠过,“请坐!”“是!”敛了神色,蓝素颜小心落座,压抑住心底因为对方那锋芒毕现的眼神而涌起的丝丝惧怕不安!

    “姑娘可认识蓝峰?”沈子衡看似不经意的询问,却让蓝素颜浑僵硬,半晌,才呐呐开口,“不……不认识!”话语中苦涩浓厚!

    “说起来这蓝峰的女儿蓝吟秋倒是与姑娘年纪相仿,不过可惜啊!”不动声色的望了一眼蓝素颜衣袖下紧握的双手!

    “想那蓝峰素来为人正直,不料却遭无妄之灾,为歹人所害!甚至累及家人,实是殊堪怜悯!”“谁?”一个字,却不难觉察出那咬牙切齿的恨意!

    “什么?”沈子衡故作不解!“是谁害了他们!”抬起头,蓝素颜无所畏惧的与沈子衡对视!

    “与姑娘无关,方才是我失言了!姑娘勿怪!”看着蓝素颜被挑起的满腔恨意,沈子衡满意的抿了口茶!

    “明人不说暗话!”神色中再无一丝畏惧,“大人即已找来此处,想必早已查知素颜份,又何必拐外抹角?”“果然爽快!”沈子衡放下茶杯,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去岁益州大旱,朝廷拨下二百万两赈灾白银不翼而飞,前年修缮河堤,一百万两白银却只是用了不到半数,这其他的,可就不得而知了!”说完,别有深意的望了蓝素颜一眼!

    “我……”蓝素颜低头,咬唇沉吟,良久,声若蚊呐,“爹说官场黑暗,他已经寒了心,为什么他们还不放过?”几近哽咽,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半分果决!

    终究只是个小女子而已!沈子衡心内冷笑,不经意,却想起了深藏心底的那人,这世上,又有几人比得过她,那般狠心绝!让人又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听说令尊手中有一本账薄?”敛了心神,沈子衡端起茶盏,“我……我不知道!”看到蓝素颜慌乱之中那份深深的警戒,沈子衡放下茶盏,转了话题!

    “听说这梦红楼中还有另一位姑娘,之前的弹唱那曲子的人,怕不是姑娘吧?”“当然是我!”急切的反驳连自己都觉得是盖弥彰,定了定神,蓝素颜恢复如初!

    “大人说笑了,当然是小女子了,只不过那请了位姑娘合奏而已!”“是吗?”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不知这梦红楼的另一位姑娘可在?”“小姐不在!”蓝素颜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沈子衡嘴角挑起若有似无的笑意,蓝素颜心下暗叫不好,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大人若无其他吩咐,小女子先行告辞!”起,匆匆行礼,蓝素颜逃跑般离去!

    倚在窗前,司徒冰怡心下烦躁,早间已经说好了,明清晨,便让人送她离开,等这里尘埃落定,再接她回来,只是,那个陪她的人,为什么不是他?

    还有,为什么素颜整神思恍惚,眉锁清愁,甚至,隐约间可见眼底的那抹恨意,那人将素颜唤入房中,究竟说了什么?

    蓦然间,寂静的夜里,一声惨叫划破暗空,司徒冰怡心下一惊,起,开门,匆忙离去!

    刚出房门,便见几条暗影交手,感觉畔一阵风掠过,司徒冰怡回,是她边的暗卫!

    “小姐,此处危险,请小姐先行回房休息!”“出了什么事?”“有人闯入,不过不足为惧,小姐放心!”“可知是什么人?”“尚未查清,不过……”那人言又止!

    “什么?”“那些人似乎是为了蓝姑娘来的!”略微沉吟,司徒冰怡往蓝素颜的院落走去!

    “小姐……”“我自有分寸!”司徒冰怡头也不回的打断,那暗卫无法,只好跟上!

    刚进了院门,便见蓝素颜倒在院中,司徒冰怡疾步近前,有人向她攻去,都被刚刚赶来的那些暗卫一一拦截!

    扶起蓝素颜,司徒冰怡双手却是止不住的颤抖,“小……小姐……”蓝素颜气若游丝!

    “帐……账本……南山故居……松……下……”终是连最后一丝气息失却!手中的人渐渐冰冷,司徒冰怡的心也一点一点的下沉!

    “小姐!”护在边的暗卫眼见司徒冰怡神色不对,担心的轻唤,“传令!”却见司徒冰怡仿若失了魂般,语气竟是罕见的冷漠,让人心惊!

    “一个不留!杀无赦!”没有人回答,只是那些打斗中下手却越加狠辣!惊了他们的主子!这些人该死!

    暗夜中,一袭青衣已沾染了点点猩红,那样孤傲,那般清冷,那般的令人心疼!“小姐……”绍随心下一痛,便上前安抚!却见院中瞬间亮如白昼!一队队手持火把的卫兵涌入院落!

    “抓活的!”有人下令,一队队卫兵上前,只是,那些黑衣人已成了一具具冰冷的死尸!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冰儿?”伴随着一声极其讶异的呼唤,沈子衡近前,下一瞬,司徒冰怡便落入了陌生的怀抱!

    绍随垂下眼睑,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压抑心中的悲痛,终是,没能守护住她啊!

    “冰儿!”放开司徒冰怡,目光却落到她衣襟上的血迹,“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司徒冰怡却不言语,定定的望着安静的仿佛可以忽略不计的绍随,心中满是失望!

    “冰儿!”以为司徒冰怡受到了惊吓,沈子衡打横抱起她,向边之人吩咐完毕,径自离开!

    终于,司徒冰怡苦涩地闭上眼睛,由始至终,他竟是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啊!

    清晨,阳光洒落,美好而宁静,起,望着这全然陌生的房间,司徒冰怡心神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姑娘可醒了?”有婢女入内,“姑娘且先梳洗,我这便去告诉大人!”说完,婢女嬉笑离开!不多时,便有小丫鬟捧着盥洗之物入内!

    不想动,好累!司徒冰怡任由她们动作,脑中思绪渐渐清晰,有些地方也大略想的通透了!

    都以为她好欺负吗?敢动她的人?绝对不可饶恕!她不会放过那些幕后小人!

    似乎,很少见到她如此安静,安静的让他惊心,仿佛下一刻就随风消失一般!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冰儿!”一声轻唤,沈子衡入内,“怎么样?有没有好点?”“是谁?”“你刚刚醒来,一定饿坏了!还是先吃些东西吧!”沈子衡轻言抚慰!

    不理会司徒冰怡的清冷的问话,接过羹汤,执勺,轻轻吹凉,送到司徒冰怡嘴边,惊呆了一室婢女!原来,冷漠如钦差大人,也有如此细心体贴的温柔啊!

    “素颜……”不理会边人的殷勤关切,“账本在南山故居松下!”顿了一下,暗自深吸了口气,“这是她最后告诉我的!”素颜的死,定是和那些所谓的账本脱不了关系!

    放下羹汤,将司徒冰怡揽在怀中!“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为何?她总是那般坚强隐忍,让人忍不住的心疼怜惜!

    眼睛酸酸的,强压下心中的委屈,司徒冰怡挣脱他的怀抱!“你去忙吧!我没事!”心中满是失落,沈子衡强颜欢笑!

    “那些事不急,等你用了早膳再说!”“我……”低头,垂下眼睑,“我很好,有什么事,等你忙完了再说!”如果这般温言软语劝慰的人是他,那该多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