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寿宴

    ()    但是偏偏有人不识好歹,存心挑衅!“还望公主不吝赐教!”那月嫔千百媚倚在皇帝边,却不见皇帝已经沉了脸色!

    “况且,这也是为皇上助兴,想必公主定不会推辞吧!”司徒冰怡翻脸,却被沈子衡拉住!

    “公主前偶感风寒,大夫叮嘱要好好休息,怕是让娘娘失望了!”即时,所有目光投向沈子衡,天下奇闻!素来最是厌恶怡安公主的沈驸马竟然出言解围!

    “也难怪十五皇妹连筷子都拿不稳了!”五公主心云不失时机的嘲讽!心下却是极度的愤恨!而其余众人见皇帝变了脸色,俱是屏息以待!

    “五皇姐说错了!”司徒冰怡冷冷反驳,“这筷子不是拿不稳,而是故意摔的!”“哦!”月嫔笑得灿烂,无不幸灾乐祸!

    “今乃是皇上寿辰,公主这当众摔筷子所为何故!”司徒冰怡甩开沈子衡的手,起,行至皇帝座前。

    慢慢俯下,一手撑着桌子,死死地盯住月嫔!“你说呢?”之后,出其不意的抓住月嫔手臂往外使力一拉,那月嫔毫无防备,竟被扔到地上!

    “你……”坐在皇帝旁,司徒冰怡斟酒饮尽,之后一摔杯子,满场寂静,一时间,众人俱是傻了眼,不知该如何反应才是!只有杯子碎裂的清脆之音!

    “丫的!本姑娘不发威,都当本姑娘好欺负了?和本姑娘斗,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被人当棋子使了还沾沾自喜以为占了大便宜,见过笨的,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亏你到现在还能活的好好的,真是奇迹中的奇迹啊!”拿起一根香蕉,剥皮,自顾吃着!

    “皇上……”月嫔哭着寻求皇帝的庇护,泣含泪,好一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摸样!在座的好多人心中不由抱怨怡安公主行事太过霸道,欺人太甚!

    “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做你个大头鬼!”连剩下的半根香蕉和着香蕉皮一起扔向月嫔,刚好落在月嫔的上,滑落裙摆!

    “就你这狐媚样子还想勾引我老爹,好歹我老爹也是后宫佳丽三千,阅美无数,别侮辱他的眼光好不好!”“冰儿,不许闹了!”皇帝语气平静,维护之意再明显不过!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即使方才还有仗义救美的打算,现在也收起了心思,眼观鼻,鼻观心,静待下文!

    “谁闹了!”司徒冰怡将案几上的东西推落在地,右脚踏上去,子微微前倾,左胳膊放在右腿上,一副居高临下藐视众生的样子,随手抄起案几上仅存的酒壶!

    “妈的!都什么玩意!以为姑好欺负是不?我呸!就你们这些白痴,姑还不放在眼里,有种放马过来!”

    “冰儿!”见司徒冰怡实在不像话,皇帝不得不制止,“你堂堂皇室公主,现在像什么样子,成何体统!”昏昏沉沉,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体统?”被人扶着坐下,“什么体统不体统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讲这个,好搞笑!你……”醉眼迷蒙,努力地看着皇帝,“你这人好奇怪,居然穿这种衣服!”歪过脑袋,又看了一圈在座众人!

    “哦!我知道了!你们在……呃!”打了个酒嗝,之后挥挥手,“好了好了,你们继续!别管我!借你们地方歇会儿!不许吵我!”之后趴在案几上睡觉!

    “父皇!”太子起,“十五皇妹想是贪杯喝多了,还请父皇勿怪!”只见皇帝点头,满目疼惜的望着司徒冰怡,暗自责怪沈子衡不知劝阻,竟让宝贝女儿醉成如此摸样!

    “送公主去永清宫休息!”后一众宫婢应声,近前搀扶,没走两步,却惊醒了司徒冰怡,“你们什么人啊?干嘛?放开!放开了!”之后便使力挣扎!

    “父皇!”司徒冰凌起,“还是由儿臣来送冰儿吧!”皇帝应,司徒冰凌近前,从宫婢那里接过司徒冰怡,“冰儿,别闹了!你喝醉了!七哥送你回去!”温和的声音立时安抚了烦躁的司徒冰怡!

    “七哥?”半倚着司徒冰凌,眯着眼睛,“我哪来的七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之后伸出一根手指,“我只有……一个弟弟!我是老大!对!老大!”之后呵呵傻笑!

    “告诉你哦!其实……我也想要个哥哥!有哥哥多好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推开司徒冰凌的搀扶,脚下踉跄站稳,“回家!回家咯!”一步都没走出去,却因撞到人而跌入那人怀抱,重新站好!

    “让开!麻烦借过!”抬起昏昏沉沉的脑袋!“怎么……有点眼熟?喂!你谁啊?喂!别动!别晃啊!”“皇上!公主喝多了!请容臣先行告退!”不管周遭震惊的目光,沈子衡依然故我!

    “去吧!”语气中满是欣慰!“谢皇上!微臣告退!”之后便扶司徒冰怡离开,“喂!你带我去哪!喂!放开我!我要回家了!喂!你听到没有!”不耐烦司徒冰怡的挣扎,沈子衡一把抱起她,快步离开!

    “喂!干嘛啊!救命啊!杀人了!绑架了!有没有人啊!救命!救命啊!”司徒冰怡扯着嗓子喊得激烈,“快报警啊!救命啊!杀人了!”嘶喊声渐远渐无,只留下心思各异满是不解的众人!

    红烛孤燃,华帐中,司徒冰怡酣睡好眠,不经意间,翻侧卧,踢乱了上的锦被!外室门扉开和声响,不多时,沈子衡入内,在边坐下,下意识的为司徒冰怡掖好被子!

    直到做完之后,方才惊醒!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双手!怎么会?他到底是怎么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竟也对她有了丝丝关心,会为她的处境担忧,会为她的无视动怒,会为她顺从欣喜,会为她的胡闹失笑!

    他从来都是喜怒不显的人,何时,竟变得连自己都陌生了!再次望向司徒冰怡安静的睡颜!

    接近她,对她好,本就是为试探她而已?只是,何时,自己竟开始在乎起来了!即使不再厌恶,但也不该在乎!这不是好现象!必须制止!他不应该如此的!

    “衡哥哥!”一声轻呼打断了沈子衡的思绪,一瞬间的惊慌迅速收敛,沈子衡起

    “雨燕,你怎么来了?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我不放心!”望向司徒冰怡,“听说公主喝醉了?”而且还是他抱回来的,所以她很不放心!

    方才他的眼神更是令她心惊不已,怜惜,不舍,关切,还有丝丝柔,单单没有之前的深恶痛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了!

    “衡哥哥!”秋雨燕颤抖的倚进沈子衡的怀抱,“怎么了?”“我怕!”眼角望向上的司徒冰怡,这个人不该出现的!衡哥哥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不怕,没人可以伤害你的!”目光望向依旧安静的司徒冰怡,她已经完全变了,不会再对他纠缠不休了!亦不会因他而难为雨燕了!

    他该高兴的,不是吗?只是!他却丝毫欢喜不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见过驸马爷!”琉璃入内行礼,继而淡淡招呼,“秋夫人!锦儿好像有急事找你!”况且,被公主发现秋夫人竟然进了自己的内室,她们不被公主抽筋扒皮才怪!

    “衡哥哥!”秋雨燕言又止,看的琉璃心头火起,好歹这是公主的水溶轩,好歹公主还在他们眼前熟睡着,好歹公主才是驸马的妻子,这秋夫人也未免太不把公主放在眼里了!

    “秋夫人请!”仗着驸马爷宠她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想欺压到公主的头上,做梦!

    “我送你回去!”不忍秋雨燕惧怕,沈子衡温言劝慰,之后深深望了司徒冰怡一眼!

    收回目光,“仔细侍候着!”“驸马不陪公主吗?公主醉成这样,怕是夜里会不舒服的!”感觉怀里僵硬的子,沈子衡将心中留下的小小**掐断,该是了断了!不然,后果怕是他无法承受的!

    “不用,你多留心就是了!”淡淡的吩咐,便与秋雨燕毫不留恋的离去!气的琉璃跳脚!

    怎么可以这样?驸马近来明明对公主好了许多,怎么秋夫人一来就全变了!一定是秋夫人说了什么?早知道就不该放秋夫人进来的!

    都怪自己,想着公主和驸马的关系不比之前,不好也不能因秋夫人闹僵,再者,也让秋夫人看看驸马对公主的关心在乎!

    谁知却成了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和公主交代才好!她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现在可怎么办啊!

    雨安阁,直至天将拂晓,才渐渐安静下来!“好了!大夫说没事的!只是受了凉而已!吃两帖药就好!不用担心!”“可是……”“臻儿没事的!放心!”“嗯!”秋雨燕这才勉强的点点头,仍然倚在沈子衡怀中!

    “去休息吧!”沈子衡劝慰,“臻儿这里有我守着呢?不碍的!”“衡哥哥,我……”“别累坏了自己!”“那……你可不可以……别走!我怕!”梨花带雨,怯弱堪怜!

    “你……好久都没来看我和臻儿了!”沈子衡一震,他真的许久没来了么?“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再不会离开了!”可是,心中却不由自己的浮现出司徒冰怡毫不在乎的模样!

    她!怕是巴不得他走得越远越好吧!断了吧!断了对谁都好!终于,不必在试探了!而且,自己也没有能力试探了!顺其自然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