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涌动

    ()    夕阳晚照,街巷无人,司徒冰怡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该回宫了!随即打开折扇,踱步而行!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她的不懈努力外加三寸不烂之舌,终于将宋无冕这尊大佛忽悠到桃源给她教书去了!

    不过他也尽责的,教起来一板一眼,还真像那么回事,这七天来,将那些自从熟悉了桃源后便无法无天的小鬼吓的收敛不少,上树的没了,掏蛐蛐的也少了,抓知了的也不敢动了,就怕他们的宋先生罚他们抄功课!

    上次他们被抓,可是抄了一晚上的书,还好自己溜得快!第二天那一个个满是墨迹的凄惨样子,啧啧!原来,这宋无冕也不是温和的小猫啊!

    一走七天,也不知道宫里发现了没有,不过她是不怕了,她可有再三叮嘱琉璃、翡翠,不管什么人问起,全部统一口径,公主去宁王府小住几,尚未归来!

    反正他们不能上七哥那儿查证不是?再说了,就算查证了她也不怕,那边不还有七哥顶着吗?要不然,她怎么能在桃源住的无忧无虑呢?

    这次借口出门访友,将一切托给宋无冕,不过这访友也有个期限,看来,要尽快为下次出宫找理由了,唉!累啊!

    思想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后一晃而过,回,却是什么也没有!见鬼了?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阿弥陀佛,勿怪勿怪!”反正宁可错信,连她都能来这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赶紧走吧!

    正要前行,却见面前十几个黑衣人斗成一团,干嘛!黑帮打架?火拼?正要细看,却被人从后面捂住口鼻,全无力,意识模糊,耳边似乎有人下令,“走!”随即感觉子腾空!

    彻底昏倒之前,司徒冰怡心中暗叹,迷药,真是到哪都流行?就这样被人劫持了去!真够丢脸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穿回去啊!

    再次醒来,很理所当然的失望了!好吧!既然没回去,那就好好想一想当下!如果她记忆无误,她应该是被劫持过来的!

    那么……打量一下所处的房间,华贵而不失雅致,事实证明,这个劫匪还不错!那么为什么呢?杀人劫财,绑票勒索?她可不会真这样认为!

    好歹她还顶着公主的名号呢,谁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那么,就是政治因素了!天呐!她万般讨厌的政治啊!疯了!真是疯了!不过还好,最起码小命暂时算是保住了!

    “小姐醒了!”冷不防响起一声,吓的司徒冰怡险些跳起!再看时,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丫鬟,“你是谁?”“奴婢青儿,奉主子之命前来侍候小姐,请小姐更衣梳洗!”司徒冰怡低头!

    仍是一男装,没错啊!“什么小姐,是公子,不要侮辱我的人格!”“小姐勿恼!”小丫鬟抿嘴掩笑,“小姐是如假包换的女儿!”“你……算了!”混不过就不混了!反正她就试试而已,也没抱多大希望!

    “小姐,水已经准备好了!请小姐先行沐浴更衣!稍后我家主人有请小姐凭栏赏景,把酒言欢!”“知道了!带路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现在她也没别的办法了!既来之则安之!

    残月当空,晚风习习,司徒冰怡随着挑灯引路的侍女沿着碎石小径前行!那个,她到底是遭人绑架还是重新穿越啊?哪有人质好吃好喝让人供着而且行动还丝毫不会受到限制!

    哪里来的声音,笛子?萧?反正她对乐器一窍不通,只知道笛子和箫的分别在于笛子是横着吹的,萧是竖着吹的,仅此而已,至于是对是错,抱歉,她完全不知道!

    转过月洞门,司徒冰怡不由顿住脚步,竹林婆娑,月影迷蒙,而那吹笛之人侧相对,衣袂被风带起,翩然若仙,“陶醉?”这不就和《花姑子》中的陶醉类似吗?

    直到现在,自己还很是心疼陶醉陶大公子呢!只见那人放下玉笛,转,司徒冰怡不由皱眉,怎么又成古天乐的杨过了,还半块面具遮面,搞什么神秘感!不过,他是不是也是穿过来的!先试上一试!

    “谁是陶醉?”恍神间,那人已近在眼前,“啊?”回过神,司徒冰怡别开目光,“那个,陶醉吗?是我的偶像!不过看你的样子,像杨过比较多一点!”没听过陶醉还能没听过杨过?

    “偶像?”却见那人语带疑惑,“杨过又是谁?”掩下心底的失望,“没什么了!”“你找他们?”“与你无关!”紧走几步,司徒冰怡掩饰糟糕的心,入亭坐定!

    望着满桌佳肴,貌似都是她喜欢吃的!“那个……你认识我?”问完之后暗骂自己白痴,都把人绑过来了,能不认识!真是多此一问!

    只见那人在对面落座,先是点头,再是摇头,“什么意思?”一边横扫美食,一边漫不经心的发问,“认识又不认识!”声音很好听,貌似在哪里听过!想不起来!

    “是你救了我?”“为什么这么问?”“随便问问!”“是我让人带你过来的!”“哦,知道了!”“就这样?”“那还要怎么样?”“你果真很有意思!”“很多人都这么说过!多谢夸奖!”却见那人唇角含笑,执杯自饮!

    “可以透漏一下吗?你……”司徒冰怡一顿,“到底是什么人?当然,我只是随便问问,不方便就算了!”知道越少就活得越久,她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当我没问好了!不用告诉我!”见那人开口,司徒冰怡再加一句,“我不想知道!”“我看你是忘了!”自己斟酒!

    “我要是想说,你是没有不想听的选择!”“那,我似乎有选择失忆的病症!”“太聪明了不好!”“笨蛋死的更快!更何况我并不聪明!”刚够自保而已!

    “冰儿若不聪明,这世上便再无聪明人了!”“喂喂喂!别说的我和你很熟似的!”“反正现在也熟了!”“熟?”暗中翻个白眼,熟个大头鬼!

    “别在那乱近乎!”“菜不熟怎么能吃呢?冰儿说是不是?”说着便为司徒冰怡夹菜!

    “冰儿慢慢吃,不急!”好吧!她不生气!她不生气!她一点都不生气!忍住掀桌子的冲动,司徒冰怡自我开解!却见对面之人笑得更欢!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

    好新鲜的空气!如果她不是大清早让人从被窝里挖出来的,她会更开心!抬手打了个哈欠,司徒冰怡向后的青儿不满的瞪去!回头,继续无精打采的向前走去!

    抬手,再次打个哈欠!她可不可以回房睡觉啊!忽然,司徒冰怡顿住脚步,好美啊!

    绕过回廊,司徒冰怡忙跑到那片牡丹花圃中,牡丹她见过!但这么大一片真没见过!姚黄,魏紫,莹白,艳红……好漂亮啊!

    开心的笑颜尽显脸上!在这朵跟前停留,在那株上方轻嗅,好一个花团锦簇!起,欢快的转了好几圈,俯,细细逗弄花瓣,再次直起,舒展双臂,清脆的笑声伴着隐约的歌声回花丛!

    “百花飘又散,似金光耀眼,纵使彩云美,都也盖不过无限,百花的盛放真惊叹,百花不受控,发出香味浓,醉了清风传送,仿佛也成梦,百花飘浮,融会在眼中!

    朦胧内心中不记得一切,辨不清东与西,停顿脑海里所有思维,全等你来为我开启,在一起努力去栽种,令香气散在这空中,似今天哭笑都与共,请细细地栽种!”

    醉心于其中的人并不知道,她已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乐极生悲,脚下踩到了裙摆,惊叫一声,眼看就要摔倒,却见花影摇曳,香气浮动,腰间被一只大手扶住,带着她原地转了几圈,卸去冲力,这才站定!

    一时,四目相对,定下心神,司徒冰怡不又皱眉,他的眼神未免太过关切担忧了吧!昨天才认识而已,而且,她还是被劫持来的人质!一见钟么?骗鬼去吧!又不是琼瑶的小说!

    “请问,可以放开吗?”司徒冰怡看着横在腰间的手不轻不重的询问,却听那人一声叹息!

    “为什么在这样的状况下你还可以这么冷静?”语气似乎有些探究,还有淡淡的无可奈何!之后放开手!退离几步!

    “小姐!”青儿近前,之后对那人行礼,“主人!”见那人挥手,青儿会意退去!

    “你很喜欢牡丹?”那人目光掠过牡丹花丛!“是又不是!”“愿闻其详!”“牡丹虽好,怎比群芳争艳?”只要是花,她都喜欢,她很博的!

    “如此,我便为冰儿建一座百花阁可好?”“不用!”说的好像对她有多好似的,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她怕自己付不起代价!

    “我又不是百花仙子,不用百花环绕!”随即又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来多久了?”“不久!”还好,司徒冰怡暗自松了口气!

    “就在冰儿跑进牡丹花圃的时候!”司徒冰怡满头黑线,这还叫没多久!

    “若非如此,怎能见到冰儿毫不设防的轻灵姿,清韵曲音呢?”语意十足的调侃,毫不掩饰的玩味,兴味十足的戏谑,顿时令司徒冰怡红透了耳际!

    “原来冰儿还会害羞啊?真不多见?”谁来拍死她!这回丢人丢大发了!她不要活了!转,司徒冰怡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平复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

    “你去哪?”“睡觉!”没好气的回答,“可是我让你过来不是让你睡觉的!”“你到底想怎样?”司徒冰怡回,不耐烦的询问,专程取笑她么?他很闲啊!

    “跟我来!”转便走!“不去!”“冰儿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头也不回扔下一句话,脚下不停!嘴角却勾起笃定的笑容!“你……”对着将要消失的人影,司徒冰愤懑不平!

    她知道自己是人质,而且比任何人都记得清楚!不必刻意提醒!谢谢!尽管心里万分埋怨,她还是无可奈何!为了自己宝贝万千的小命,去就去了!又不会少一块!再次叹口气,认命跟上!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