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设宴

    ()    一进水溶轩,司徒冰怡就敏感的觉察到气氛不对劲,及至到了花厅,才算是完全明白了!一屋子人跪了一地,这是做什么?欢迎她吗?

    低头看看自己,还好,她已经将衣服换回来了啊!不过,现在这是什么况?还有那端坐正厅的沈子衡!

    怎么今天有时间坐这儿等她了!而且脸色还臭的要死,又没人让他等!不乐意大可走人啊!摆什么脸色!

    “公主总算是回来了!”语气满是嘲讽,司徒冰怡也不理他,危险物品,自动忽略!

    还是回房休息吧,今天可真是忙坏她了!“站住!”干嘛!司徒冰怡不乐意的转!她很累啊!

    “去哪了?”吃炸药了?火气这么大!“京城!”非常不愿地语气!“公主不想说吗?”“难道不是吗?”沈子衡也不理会!

    只见他放下茶杯,“来人!”清淡的语气却是不容抗拒,即时,院子里等候的家丁入内行礼!

    “水溶轩一众丫鬟仆妇小厮侍卫杖责三十,逐出京城!”司徒冰怡心惊,收起方才的漫不经心!

    “为什么罚他们?”“护主不力,疏于职守,难道不该罚吗?”“他们不知道,放了他们,不关他们的事!”没有再理会司徒冰怡!

    沈子衡淡淡扫视满地磕头求饶的人,又望了一眼立在一边不敢擅动的家丁,慌得一众家丁忙将人拉出去执行刑罚!

    “我去找七哥了!”我不杀伯仁,伯仁也不能因我而死,沈子衡,你狠!

    “还有呢?”“还有什么?”淡淡一眼,司徒冰怡忍着怒气,“我上街了!”“然后呢?”“然后?”司徒冰怡冷笑!

    “我倒不知道沈大公子对我是如此的在意,但是,请大公子记住,不要用审问犯人的态度对待本宫!不管怎么说,本宫也是父皇最宠的怡安公主,况且,本宫也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向其他人交代行踪!”

    “本宫?公主终于记起自己的份了!”依旧是冷冷的嘲讽!

    “贵为公主,不安于室,擅自出府,若是有个闪失,谁人承担!”

    “一人做事一人当!”

    “皇上会如此认为吗?公主说的可真是轻松!”

    “放心,不会连累到你沈家任何人的!本宫自会像父皇禀明一切!”都当她好欺负吗?

    “倒是大公子如此关心,不怕本宫误会吗?”“你!”沈子衡强抑怒气,望进司徒冰怡眼底深处的倔强不甘,嘲讽不屑,终是一拂袖!

    “既然公主在府中,沈某自当过问!今之事就此作罢!若有下次,决不轻饶!”语毕,转,愤然离去!

    然后,司徒冰怡悲哀的发现,她被光明正大的足了,而且,守在水溶轩的侍卫成倍增加!

    有必要吗?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啊!好吧!不能出去玩她认了!干嘛还弄一大堆针啊线啊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学刺绣?免了吧!

    “公主,这鸳鸯戏水……”“我乏了!”蛮横的打断!笑话!

    拿沈子衡她是没办法,但不代表下人也可以任意妄为,如果连像容嬷嬷这般的人都没办法,她干脆不要出来混了!

    “可是公主上午都是……”“现在过了午膳,我该歇午觉了,怎么,你有意见啊!”天真的询问语气,甚至还有丝丝调皮,但却没有人以为她是玩笑的!

    “奴婢不敢,可是少爷说……”“我最讨厌被人打扰午觉了!”假意打个哈欠,慌得那人连声告退!

    “公主!”小丫鬟入内,行礼,这才禀报,“秋夫人院外求见!”“不见,说我已经歇下了!”蛇蝎美人,少惹为妙!“公主!”又有小丫鬟入内,一样的行礼之后!

    “宁王妃前来探望公主!”“七嫂?”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忙追问,“七嫂在哪儿,还不请进来!”“是!”小丫头答应一声!慌忙退下!

    “七嫂怎么才来?”花厅里,不等宁王妃入内站定,司徒冰怡便近前挽住宁王妃的手臂!

    “想死我了!”“好了好了!我这不来了吗?这么大的人了,还撒,也不怕人笑话!”“谁敢笑话!再说了,那也因为是七嫂啊!”“你这丫头!就会说好话哄我!”她是越来越不懂了!

    这么天真烂漫,心无城府的人,会是那个阻止王爷善待自己的的怡安公主吗?是不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对了,七嫂,七哥呢!昨天我刚去七哥就走了!都没好好和七哥说话!还有,七嫂和七哥有没有……”“冰儿!”宁王妃红着脸打断,这丫头,说话也不看场合!

    “七嫂想哪去了!我是问啊,你和七哥的感有没有进展!”“还说!”连脖颈都是满布红晕,“越发胡闹了!”司徒冰怡暗自吐吐舌头,再说下去七嫂该生气了!挥手退下丫鬟!拉宁王妃进了自己的房间!

    四下打量,宁王妃在案几前落座,随手翻检,又拿起图样,笑言,“鸳鸯戏水,画的真好!冰儿是在刺绣吗?”“绣什么,我还怕扎到手呢?被的!”要不然何以悲催至此!

    “哦,那这是……”“有人见不得我外出散心,说我东游西,不安于室,所以给我没事找事做!”“不安于室?”宁王妃皱眉,这话说得未免太重了吧!

    “谁说的?”“七嫂,你这问题问的很没水平啊!”“是……驸马?”宁王妃问的小心!却见司徒冰怡不以为然的支着下巴!“不然还有谁!”什么怡,全是话!就是见不得她好!

    “冰儿,恭喜了!”思索良久,宁王妃笑着开口!“恭喜什么?”都无聊死了,连起码的人自由都没有!

    “当然是恭喜你苦尽甘来了!”“什么呀!”“驸马开始关心你呢!”“关心我?好大一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你自己想想,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想办法把你困在府中!”“这算什么关心?摆明了是非法监好不好!”司徒冰怡没好气的翻白眼,可惜,还没有法院让她上诉,也没有可的警察叔叔来拯救她!

    “非法监?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好了!不说了,对了,七嫂和七哥最近怎么样?还有那些妾室,七嫂有没有让七哥有没有送走她们?”

    “别胡说,我哪儿能让王爷送她们走?再说了,王爷会不高兴的!”“那七嫂就不在意吗?”语气不似先前

    宁王妃却全然不觉,低头,眼中划过一丝黯然!“一切自有王爷做主!”“是吗?”放下手,端过一边的茶,语气又冷了几分!

    “在你心中,七哥重要吗?”“冰儿怎么会这么问?”宁王妃答非所问,“王爷是我的夫君!”“只是如此吗?”垂首,盯着手里的茶杯,是她看错人了吗?

    “那如果七哥不再是王爷呢?”“冰儿!”终于觉察到司徒冰怡的不对劲,宁王妃诧异抬头!

    “你怎么了?”“回答我,如果七哥只是一介平民,你还愿意做他的妻子吗?同甘共苦,永不离弃!”神色是说不出的郑重!抬头,望着宁王妃的眼睛!

    “回答我!”“王爷是我的夫君,我自是要与王爷同甘共苦,永不离弃!”“那就好!”心底松了口气,司徒冰怡低下头1

    “冰儿,你怎么了?”“啊?”仿若刚回过神,司徒冰怡笑容灿烂!

    “没什么,和七嫂开个玩笑而已!”“是吗?”方才的冰儿,让人说不出的敬畏,是她感觉错了吗?

    “不然怎样,还有哦,七嫂,经过刚才的试验,我发现,七嫂是非常喜欢七哥的,甚至是比喜欢还喜欢!也就是……”狡黠看着宁王妃再次羞红了脸!

    司徒冰怡笑的开怀,“!”就算现在不是,说得多了,自然就会变成是,人的感就是这么奇妙!

    随即笑着宣布,“七嫂是七哥的!”“冰儿!”宁王妃忙捂住她的嘴,“你乱说什么?”“我有乱说吗?还是说,七嫂不……”再次被宁王妃捂住嘴,司徒冰怡挣扎!

    “我放开你,但你不能胡说!”司徒冰怡点头,宁王妃这才放开,顺了口气,“我知道,七嫂面皮薄,害臊了,冰儿不说就是!”“你还说!”宁王妃嗔怒!

    “再胡闹我不理你了!”“好好好!我的好七嫂,冰儿知错了!”司徒冰怡忙告饶!

    “不过七嫂,你没和七哥说,怎么知道七哥会不答应?要不,我帮你去和七哥讲!”“不要!”“为什么?”“我……我不能小心眼!”

    “这不叫小心眼,喜欢一个人,自认希望对方也只喜欢自己,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这很正常!”“我们女人家哪管得了男人们的事,冰儿,你不懂!”宁王妃神色黯然!

    “到底是谁不懂呢?为了个贤德的名声,将自己的夫婿让与他人,值得吗?若是我!宁肯不要这个名声!夫婿是我的,凭什么要与人共享,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只要自己的夫婿不在乎不就行了!”

    “真的……可以吗?”眼中满是全然的迷茫!

    “只要他是真的喜欢你!”抿一口茶,再下最后一剂猛药,“七嫂不妨试一试,顺便,也可以知道七哥心意不是!”果然,眼中迷茫褪尽,神色竟是无比的坚定!

    “不过,七嫂可要记得告诉我结果哦!”“你这丫头怎么尽扯到我上了,对了,都忘了正事了!明天我想去玉址山礼佛还愿,为王爷祈福,你去不去?”收敛神色,宁王妃再次笑问!

    “玉址山?”好熟悉的地方,“去,当然去!七嫂都开口了,我怎么能不去!七嫂这么漂亮,我当然要替七个看紧点了!”“冰儿!”嗔喝止,这丫头,真是让人头疼啊!

    当天晚上,司徒冰怡破天荒的首次出现在花厅,这让所有人都不得不小心应付,“公主子可好些了?”沈莫温言开口,边的姬妾停止布菜,退到一边!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看了眼为沈子衡布完菜,又小心翼翼为她布菜的秋雨燕,真是无聊啊!

    “公主和子衡是夫妻,夫妻之间难免磕磕碰碰,如果子衡有什么冲撞公主的地方,还请公主多担待些!”“您言重了!”只要他不找她麻烦,她就谢天谢地了!

    “啊!”一声惊呼,原来是秋雨燕被汤烫到了,只见沈子衡立即起上前,拉住秋雨燕缩回的手!

    “燕儿!你怎样了?”“哼!”沈莫不悦的提醒,“子衡,坐下!”“爹……是!”沈子衡掩下忧心坐回原位!

    只见秋雨燕忙跪下,“妾该死,请公主降罪!”“起来吧!”淡淡扫了眼沈子衡,司徒冰怡开口,她敢打赌,如果她动了秋雨燕,那她以后就别想有安稳子过了!况且,这些不相干的人,还不值得她费心思!

    “七嫂邀我明去上想礼佛,所以我过来和您一声!”话是向沈莫说的,只见沈莫笑的慈祥,“这样,明天就让子衡陪你一起去!”“不用了!”司徒冰怡忙否定!

    随后敛了急切,“我和七嫂有些女儿家自己的事,不方便!”“那,公主便多带些人,我们也好放心!”“知道了!”之后放下汤碗!

    “我用好了,这就先回去了,告辞!”在这种氛围下,吃的下去的是强人,她还没那么厉害,赶紧回房觅食先!

    见沈莫点头应,司徒冰怡这才起离开!直到司徒冰怡的影完全消失,沈莫才收回目光,深深地望了沈子衡一眼!

    “爹,孩儿知错了!”“子衡,你要记住,无论你心里怎么想,怡安公主,始终是你的妻子,这一点永远也无法改变!”

    “是,孩儿记下了!”沈子衡敛目垂首,沈莫不再多言,无声叹气,“今的怡安公主,已非昨可比,你要好自为之!”“是!”之后一片肃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