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小住

    ()    “冰儿!”御花园中,皇帝与荷妃、良妃赏兰品茗,却见司徒冰怡兴高采烈的近前!

    “父皇!”毫不客气的落座,“荷妃娘娘,良妃娘娘!”“这可巧了,刚刚皇上还记挂公主呢!没成想公主这么快就到了!”荷妃笑着打趣!

    “是吗?”“公主可是有些子没进宫了!”良妃含笑抱怨,“这一回去,怕是早将我们都忘了!”“哪儿会!我还惦记良妃娘娘做的杏蕊酥呢!”这宫里,不管是谁,都轻易得罪不得!

    “公主喜欢就好!改天我再做些,让人专程给公主送去!”“那我这里先谢谢良妃娘娘了!”转,“当然,如果配上荷妃娘娘特制的花茶就更好了!”“难的公主喜欢,回头我便让人给公主送去!”“多些荷妃娘娘!”司徒冰怡喜笑颜开!

    “冰儿!”皇帝不满轻唤,“冰儿就惦记吃的?”“哪有,我这不是来看父皇了嘛!”“哼!”皇帝作势生气,“是吗?”“好了!父皇!”司徒冰怡抱着皇帝的手臂撒

    “不许生气!不然冰儿也生气了!”“你这丫头!”皇帝失笑,“这么大了还撒,也不怕人笑话!”“有父皇在,谁敢笑话!”几人失笑,一时,园中满是温馨和睦!

    “冰儿!”许久,皇帝才正了颜色,“听说你大前天住你七哥那儿了!”“父皇的消息还真灵通!”“出了什么事?”“没事!”提起一块糕点,御膳房的手艺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好吃没商量!

    “父皇,冰儿的事,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什么?”皇帝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什么?”司徒冰怡惊跳起来,“父皇不是忘了吧?”只见皇帝但笑不语!

    “不会真的忘了吧?父皇怎么可以忘记呢?”司徒冰怡气的跺脚!

    “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答应的!”“公主,皇上国事繁忙,难免有所疏漏,不如公主给我们说说,看我和良妃妹妹可帮得上忙!”“荷妃娘娘不必替父皇解释,父皇根本就没把冰儿的事放在心上!”“好了好了!”看够了女儿的小子,皇帝这才开口解释!

    “谁的事都可以忘记,唯独冰儿的事父皇不敢忘,放心,冰儿的事父皇都交给你七哥了!估计已经差不多了!”“父皇就会逗我!”司徒冰怡不满嗔怪,再次捏起一块糕点!

    “这是不是御膳房新做的糕点,怎么以前没见过!”还有淡淡的梨花香味呢?

    这古人太有才了,什么植物都能做成食物!刚要入口,那知眼前一晃,再看时,那精致可口的糕点早已到了皇帝手中,“冰儿这样就想吃吗?”“那还要怎样?”怎么感觉好像老顽童,专门以整她为乐!

    “嗯……”沉思些许时刻,“人人都说朕的冰儿才华横溢,满腹诗书,不如冰儿即景作诗可好?”“作诗?”还可好?老天!

    “听说公主那晚宴会之上力压北国使者,可惜我和荷妃姐姐不曾得见,近正好一睹公主文风!”“那个……”可不可以不要,“不可以!”皇帝果断拒绝,惹来司徒冰怡的恨恨瞪视!

    “好吧!”歹命的她!“先让我想想!”搜索一下,该找那首应景呢?现在是天,天?万紫千红总是?不行,已经末了!有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御苑百花始盛开,长恨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白居易的!改几个字就行!

    抢过糕点,司徒冰怡吃的津津有味!“果真好诗!”荷妃赞叹,“空灵秀气,余味深长,皇上,臣妾真是开了眼界了!”“荷妃姐姐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如今连她都说好,那定是不错的!就连我这不甚了解的听了都觉得舒服呢?”“两位娘娘谬赞了!冰儿那当得起,侥幸!”做人还是谦虚的好!

    “冰儿不必谦虚,若是冰儿为男子就好了!”“怎么?父皇是在嫌弃冰儿吗?”司徒冰怡故作蛮横!

    “哪有!父皇疼冰儿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父皇只是……算了!”“父皇就会故弄玄虚吓冰儿,不理你了!我找七哥去!”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却没留心后皇帝深思的目光!

    “太……太夸张了吧!”咽咽口水,司徒冰怡艰难地开口!朱门高立,气势磅礴!“那个……七哥,你确定这是父皇给我的园子?”好大的迷宫啊!

    “我就说呢,父皇怎么就突然吩咐我修整别院,原来是你要的!你这丫头!要什么直接和七哥说不就得了!干嘛还惊动父皇!”“那个……秘密!秘密!”她才不想让别人知道只是她的地盘呢!

    “好了!看看还少什么,七哥让人给你补上!”“别!”一脚跨进大厅,司徒冰怡连忙阻止,“太浪费了!”又不是开展览会,那个翡翠放这里做什么,还有那边,那个玉雕,天呐!她不想招贼啊!

    “这、这、还有这里、那边、那边、还有那个,都收了!”“冰儿不喜欢吗?”“七哥,财不露白,简单一点,简单就好,就和寻常百姓家一样就行!还有,大门太吓人了,弄小点!”“好,冰儿说怎样就怎样!”后,残夜已然领会,转下去吩咐!

    “冰儿,你要这别院做什么?”“住啊!”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了,我的地盘我做主,谁的脸色都不用看!“对了,七哥,你可一定要保密!不许和别人说!知不知道!”“冰儿……”“你要敢多说一句,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父皇也是这样被威胁的吗?司徒冰凌有些无奈!

    “那冰儿能告诉七哥是为什么吗?”“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就知道了!”“你这鬼丫头!”“对了!”司徒冰怡转,甜甜一笑,让司徒冰凌不由戒备起来!

    “七哥……”“好了,你要做什么七哥都答应你!别这样!”“七哥,我这还缺一块匾额呢?”“好!交给七哥!”司徒冰凌连忙答应,“不过,冰儿有没有想好写什么?”“让我想想!”司徒冰怡凝神静思!

    沉吟许久,直到司徒冰凌不忍心让她费神,正准备打断时,却见司徒冰怡惊叫,“有了!桃源!”“桃园?”“对啊!这里就是我的世外桃源!桃花自随流水转,别有洞天非人间!”太有才了,自己原来也能想出这么好的句子,看来古典文学没白学!

    “好,就依冰儿!”“谢谢七哥!”司徒冰怡喜笑颜开!挽住司徒冰凌的手臂,出了前厅,“七哥,在中朝,谁的学问最好?”真的不能玩了!提高文化课修养迫在眉睫,文盲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况且,也该为后做打算了!

    “当然是冰儿了!”“七哥怎么也和外人一样取笑我!”“哪有!不信冰儿可以去外面问问,看看七哥说的是不是真的?”“那还有呢?”“宋无冕!”“宋无冕?谁啊?在哪儿?”很厉害的人么?

    “城外玉址山,不过他从不过问外事,子也是古怪的厉害,更是立誓绝不涉足官场!就连名字都改成无冕了!”“七哥怎么这么清楚?”“都是以前的事了,不提也罢!”司徒冰凌淡然一笑!

    “七哥找过他?”司徒冰凌点头,何止是他?“冰儿问这个做什么?”“没什么,随便问问!”看来还是个有骨气的人,文人的傲气也是十成十,不好应付啊!

    “冰儿在想什么?”“想……”狡黠一笑,“想着天色不早了,有人等七哥该等的着急了!”这个七嫂人还不错,温和,正好配七哥!而她,当然要做穿针引线的红娘了!为了七哥,做什么都行!谁让七哥这么宠她呢!

    大街上,繁华依旧,夕阳西下,人们议论纷纷,哪有人大晴天的撑着纸伞?而那青衣女子依旧言笑无忌,毫不在乎!一旁,锦衣男子唇角含笑,宠溺的望着侧之人!

    “好了,冰儿别闹了,快把伞收起来!”“不要!”她还没玩够呢!话说以前她就可喜欢中国传统纸伞了,只是那纸伞都成了艺术品,轻易接触不到的!

    如今有机会了,她怎么能错过!看看她手中的,粉色伞面,上画柳丝,随风轻摆,更有燕子走还留!精致而又细腻,难怪白娘子和许仙是雨伞做红媒呢!

    突然出现的侍卫吓了司徒冰怡一跳,忙躲到司徒冰凌后,只伸出自己的小脑袋观察况!怎么?打劫吗?“奴才见过七爷!”那侍卫行礼,咦?认识?司徒冰怡站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兄长!

    “没事,放心!”司徒冰凌安慰她!之后对那侍卫语带指责,淡淡询问,“有事?”“四爷命奴才请七爷和十五小姐楼上一聚!”看了眼侧的酒楼!

    “走了这么远?冰儿饿吗?”“有点?”司徒冰怡不以为然,“七哥是不是要请我吃东西?”这就是文盲的悲哀,连人家招牌都不认识!“那就走吧!”方才那侍卫侧一旁,“七爷这边请!”之后便在前面带路,司徒冰怡收了纸伞,随司徒冰凌离去!

    一进雅间,司徒冰怡便有逃跑的冲动,怎么沈子衡也在!为什么刚才没人告诉她?“十五妹怎么还站着?”司徒冰玄笑着招呼,而沈子衡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司徒冰怡左右看看,还好,桌子大的!没有人挨人的危险,这才坐在紧临司徒冰凌的位子!

    “四哥今天请客吗?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有事自己商量,不用管我!”“十五妹这是什么话!”之后转向司徒冰凌,“都是七弟把你宠坏了!”“七哥不宠我谁宠我!”接过司徒冰凌递过茶,司徒冰怡这才回话!

    “只要冰儿开心就好!”“七弟,宠她也得有个分寸!”“四哥的意思……”言尽于此!“听说十五妹最近一直住在七弟那里!”“确实!”为司徒冰怡细心布菜之余,仍不忘叮嘱,“慢点!小心噎着!”司徒冰怡抬头笑笑,示意兄长放心,复又埋头奋斗!

    “十五妹打算一直赖在七弟那里吗?”司徒冰玄别有深意的扫过沈子衡!“可不!”司徒冰怡答得理所当然,“谁让他是我七哥呢?不赖他赖谁!”要不是皇帝老拿她开心,她还想赖着皇帝呢?

    “十五妹不打算回去吗?”“回哪儿?”“十五妹莫不是忘记了,你已为人妇,自当是随夫婿回家了!”回……回家?司徒冰怡停下筷子,看了眼沈子衡,艰难的咽了口唾液!

    “那个……四哥,我吃饱了!你们先聊!”之后不管不顾快速离开,“七哥,记得我的纸伞!”话音远远的飘来,司徒冰凌扫了眼旁的残夜,残夜会意,转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