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回府

    ()    四月初,北国使者来朝,中朝皇帝设宴接待,是夜,御花园中,满朝文武陪宴!丝竹不断,歌舞翩翩!

    此时,御花园另一处,一位宫女低头匆匆前行,不经意间与人相撞,子后倾之际被人抓住胳膊,一使力,那宫女便撞进一个陌生的怀抱,稳住形,宫女忙退开!

    脸上红晕未退,“对不起,谢谢!”“你到底是要说对不起还是谢谢!”一个稍带戏虐的声音近在耳旁,“都是,撞了你,对不起,你救了我,谢谢!”“是吗?”声音带了几分笑意,司徒冰怡抬头,一时竟怔住了!

    话说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帅哥见了不少,但眼前这人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惊叹!这古代什么风水,净出帅哥!眸光深邃明亮,嘴角含笑,天呐!这分明是祸水,专门迷惑女人的祸水!不过,他是谁?为什么以前没见过?

    “不知姑娘看够了没有?在下可还入得了姑娘的法眼?”“啊?”司徒冰怡回神,低头,暗叹一声失败,随即敛衽行礼,“奴婢还有事,告辞!”之后匆匆离去!

    却不见后之人笑意加深,好个有趣的丫头,在他刻意为之的况下还能这么快回神,难得!不过,这个宴会也太无聊了!无聊的他都坐不住,自己出来找乐子,该回了,要不会被人发现的!暗自叹了口气,那人提步离开!

    忽然,台上垂下一层纱幕,乐声渐起,却是他们从没听过的曲调,“迎接另一个晨曦,带来全新空气,气息改变谊不变茶香飘满谊!”看到这一幕,躲在大树之后的人绽开了放心的笑颜!效果不错,不枉她辛苦一场!验收合格!

    隔着纱幕,不见其形,声音交错,形变幻!沏茶的、抚琴的、舞剑的、打拳的、剪纸的,挥毫作画的、静坐冥思的……间或变幻,男女皆有,各人几句,曲终静寂,灯火明灭间,纱幕撤开,台上已是空无一物!继而如常,又有舞姬上前献舞!

    长舒口气,功德圆满!虽然她帮不了多少,但能帮一点是一点,七哥对她这么好,不为七哥做些什么,她怎么会安心!将《北京欢迎你》稍稍修改,即成《中朝欢迎你》,当时七哥还笑她胡闹,这回看这些人的反应,七哥应该没话说了吧!

    许久,“久闻中朝人才济济,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北国正史齐宣称赞,“区区微末小技,那里当得起!”“陛下过谦了!”齐宣一顿!笑颜不变!

    “久闻贵朝文风盛行,方才见识了几位皇子的文采,下官甚是佩服!正巧前我国荣王爷得一绝对,还望不吝赐教!”“贵史过谦了!请!”“多谢陛下!”齐宣先施一礼,继而开口!

    “上联就是,奈何桥,其奈我何,过奈何,不过奈何?”之后落座,满意的看到众人一片沉思,嘴角不由扬起一丝笑意!“什么人?”一声呵斥,众人皆惊,但见不远处侍卫围成一圈,不多时,人便被带了上来!

    “跪下!”一名侍卫使力一推,那人不由的一个踉跄,却是一个宫女,“我警告你,不许推我!”此言一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嚣张的宫女!

    “冰儿?”皇帝略带疑惑,回,司徒冰怡赔笑,“父皇!”“你这丫头,不是不许你过来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还不是怪父皇!害的七哥也不敢带我过来!所以我只好偷偷跑来了!”司徒冰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惹得皇帝失笑!

    “好了,既然来了就算了,下不为例!”“是!谢父皇!”“过来,坐朕边来!”“哦!”早有伶俐的宫人在皇帝边添了坐榻!

    “这位是……”眼中精光闪过,齐宣询问,“这是朕的小女儿,平调皮惯了,贵史莫要介怀!”“原来是公主下,失敬!”“好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她只是来看闹的!

    齐宣一礼,继而追询,“不知方才的对子可有答案了么?”又是一片寂静!“如此……”“麻烦再说一遍,我方才听得不是很清楚!”不是不应该嚣张,而是不应该嚣张的太过明显,惹了父皇和七哥生气着急,她怎么能坐视不理!

    其实,她真的不想惹事!况且,如果刚才她没听错,那对子她曾听过,据说是绝对,她可是耗时半月之久,花了大把的心血研究呢,苦思冥想到几乎走火入魔,这才对了出来!往事不堪回首啊!

    “奈何桥,其奈我何?过奈何?不过奈何!请公主下赐教!”“不敢!”放下糕点,叹口气,还真是!“断崖,若断汝,苦断,何苦断?”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继而满堂喝彩!

    “公主下高才,下官佩服!”“哪里!”必要的谦虚是应该的,“只是这下联太过儿女长了!不如换一个,虚心竹,即虚尔心,立虚心,难立虚心?”所以,一定不可以嚣张到令人生厌哦!

    “好一个立虚心,难立虚心!”齐宣下首一人应声喝彩!司徒冰怡闻声望去,竟然是他!那个她方才撞到的人,难怪之前没见过,竟是北国使者!

    “公主下才思敏捷,下官佩服!谨以此薄酒,敬公主下一杯!请!”让他虚心么?可惜,他从不知虚心为何物!之后一饮而尽!“多谢!”司徒冰怡接过宫女递过的酒水,饮尽!

    “久闻贵朝枫酿乃酒中珍品,果然名不虚传!”那人把玩酒杯,“如此佳酿,若无好诗相配,岂不遗憾!下官斗胆,请公主下为这枫酿题诗一首,也让我等开开眼界!”司徒冰怡接过皇帝递来的花茶,饮下,缓解喉咙因方才喝酒引起的不适!

    “承蒙贵使另眼相待,方才实属侥幸,至于作诗……我看就免了吧!”“公主何必自谦,还是说,公主不愿!”虽是笑颜未变,但是话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冰儿!”皇帝出声解围,“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陛下如此,莫非是看轻我北国?”齐宣淡淡开口,隐含质问!

    “此言差矣!”司徒冰凌接言,“冰儿一介女流,自是不比各位,先行歇下也是理之中!”“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吧!公主,你说呢?”还是齐宣下首那人,“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在座文武百官,不是嘲讽便是幸灾乐祸,要不就是隔岸观火,她若丢了人,他们很高兴么?

    司徒冰怡傲然起,“我只说一遍,听好了!”越想看她出丑,她便越不让他们如愿!大不了抄一篇就是了!

    “冰儿……”“父皇不必担心,冰儿自有分寸!”回头,不经意对上沈莫沉思的眼神,还有沈子衡讽刺的笑意!太子的玩味,司徒冰玄的审视,再一一掠过其他人!心底冷笑!

    “君不见,运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邀文武,会重臣,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御苑今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不惜万贯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添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掷地有声的话语落地,再次扫视众人,莫不是一副震惊万分的样子!风头出得太过了,早走为妙!“父皇!冰儿有些累了,”“好了,歇着去吧!”皇帝万分感慨!目送司徒冰怡离去!

    八角凉亭中,司徒冰怡懊恼万分,刚才不管不顾,出尽风头!果真冲动是魔鬼啊!这回估计她别想安生了!人怕出名猪怕壮,自己倒好,没事找事,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古就是枪打出头鸟啊!怎么办啊!

    “好烦呐!”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可是……还是害怕啊!“公主,可找到你了!”小宫女上前,气喘吁吁!

    “公主,皇上请公主过去!”“知道是什么事吗?”“奴婢不知!”“那好,你去回话,说我已经歇下了,就不过去了!”开玩笑,她才刚逃出来,那可能跑去又当箭靶子!

    “可是……”“下去!”“公主……”“再多话,小心我打你!”做势扬起手,吓的小宫女连忙跪下!“公主饶命!”“责罚宫婢,公主下只需吩咐一声即可!又何必亲自动手!”话音刚落,便见花从后面转过一个人影!

    “是你?”“下官路廷,见过公主!”“你在这里做什么?”“在下迷路了!”“迷路?”骗鬼去吧!这里可是皇家内院,离设宴的地方可不是一点点的远!

    “方才,公主可是要抗旨?”“什么?”该死,居然给她扣这么一顶大帽子!

    “方才听说陛下有旨,怡安公主宴前见驾!”“那又如何?”“正好下官也要回去,可否劳烦公主带路!”“我还有事,你找其他人!”“下官可以等!”敢是和她耗上了?

    “不必!”说完,司徒冰怡匆匆走开!今天不该出来的!后,路廷勾唇一笑,这个公主,很有意思!不是么?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