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心定

    ()    御花园一角,八宝亭内,司徒冰怡无趣的打个哈欠,好无聊啊!远处,那两个女子定时吵了起来,本来想说她们无聊的,不过现在却成了自己唯一的乐趣!

    难怪后宫女子有事没事便喜欢找茬,敢都是闷出来的毛病,这皇宫,真不是一般人呆的地方,回宫半个月,虽然没人扰她清静,不过那些妃子三五不时的送这送那,也搞得她头疼不已,只好每天早早出来避祸了!

    这都怪太子司徒冰堑,若非他带头,谁会想到送东西给她,那天确实狼狈了些,但他未免也太会臆测了吧?竟以为她短缺珠饰,开玩笑!要知道,皇帝给她的那些东西,都快堆成山了,她会短缺,她只是不想虐待自己而已!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司徒冰怡闻声回头,“七哥,你来了!”这个七哥,处处为她着想,确实对她不错!

    “前些天你不是闹着要吃冰糖葫芦吗?七哥今天专程给你送来!管你吃个够!”从后小太监手里接过食盒,打开,满满一盒冰糖葫芦!司徒冰怡满是感动!

    “七哥,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没关系,留着慢慢吃!我让人问过了,这东西可以放段时间的,不过如果冰儿不喜欢,七哥明天再送新的来,好不好?”“七哥,你会宠坏我的!”“七哥不宠你宠谁?放心,有七哥在,没人可以欺负冰儿的!”沉默些许,司徒冰凌方才开口!

    “沈子衡……冰儿放心,七哥会为你讨回公道的!”“与我无关啦!七哥不用心烦!”反正他们也不熟!“冰儿,你长大了!”“人总是会长大的嘛!”咬下一口冰糖葫芦,司徒冰怡舒服的眯上眼!

    “冰儿之前绝不会说这样的话,你呀,总是对他百般维护,哪怕他对你不屑一顾,不断的以各种理由伤害你,现在……不过也好!”“别说了,我知道以前的事有多丢人!以后都不会了!”也不知道这司徒冰怡以前怎么想的!

    真不知道她究竟看上了那沈子衡哪一点,还为他要死要活的,真是不值啊!不想了,反正不关她的事!“七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宫啊!”好闷的!

    “出宫?你要回去!”“只是去外面走走!七哥,明轩怎么样了?那天吓坏他了吧!”“你对那孩子很上心?他是什么人?”“普通人了!七哥别多想了,他现在在哪里!”“在我那里。冰儿放心!不过他倒是常向人打听你的下落!也算是有心了!”“这我就放心了!”随即,司徒冰怡满面笑容,声音甜腻撒

    “七哥!”“又有什么鬼主意!”“七哥,你带我出宫好不好?”“不行,你子还没养好,该好好静养才是!”“不要,好闷的!七哥,你就答应我吧!出宫!出宫好不好嘛!就看看,很快回来的!好不好嘛!”放下吃了一半的冰糖葫芦,司徒冰怡拉着兄长的袖子撒恳求!

    “冰儿……”“好不好嘛?七哥,你最好了!”“父皇会担心的!”“怕什么,咱们偷偷出去不就得了!答应吧!答应吧!”“好了!怕你了!答应就是了!这撒耍赖的功夫你倒是一点都没忘!”

    “那也要七哥才是,换了别人,想都别想!”“去收拾一下吧!”“那七哥等等!我很快的!”之后匆匆跑开!司徒冰怡无奈的摇头,眸中满是深深的宠溺!

    “轩儿!”园子里,明轩正坐在青石上苦着脸,闻声抬头,却见一太监服饰的司徒冰怡笑意盈盈,惊异的张大眼,“少……少爷?”之后急忙跑过去!

    “少爷,不,小姐,你怎么这个样子?”“哪个样子?”“好了,冰儿别闹了!”司徒冰凌笑着劝止,“我又没做什么?”司徒冰怡小声嘀咕,不就是逗逗轩儿吗?人家都没说话呢?

    “好了,时间紧迫,走吧!”“去哪儿?”明轩一头雾水!“逛街了!”“不可,冰儿,外面龙蛇混杂,不安全,冰儿还是在七哥这儿坐会儿就好!”“不要,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才不要这么闷呢?七哥,你就答应啦!好不好!”

    “冰儿……”“我不管!”“好了!七哥怕你了!不过你可不许乱跑,更不许闯祸,不然……”“好了好了,七哥说什么是什么行了吧,快走吧!”之后一手拉着明轩,一手挽着司徒冰凌离开!

    酒楼雅间,外界的喧嚣声全被隔绝,司徒冰怡坐卧不宁,“七哥,我不要在这,我要……”“不许!”“七哥……”“出来也有些时候了!冰儿,你该回去了!”“不要!”司徒冰怡尖叫!

    开玩笑,她好不容易才出来,才不要这么快会鸟笼子里去!“七哥就会欺负我!”负气的扭过头,“不理七哥了!”“冰儿……”“听不见!”之后起,“冰儿,你去……”“人有三急,如厕!”随即出了雅间,全然不顾满脸通红的明轩和满是无奈的司徒冰凌!

    “冰儿……”见到司徒冰怡突然回来并神色失常,司徒冰凌刚要询问却被制止,“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告诉七哥!”“没事!”司徒冰怡坐会原位!

    “我遇到桃妖了!”“四皇兄?”“不是,是那个闹着要和离的驸马!还有他的夫人!”“秋雨燕?”“不知道!原来她叫秋雨燕啊!”“冰儿,你……不要紧吧?”“我很好啊!”“冰儿,委屈你了!”

    “哪有?不过七哥,我不要再呆在这了!”想到沈子衡和秋雨燕也在,忧心司徒冰怡触景伤,司徒冰凌点头!“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走!”之后率先离去!

    残阳西下,司徒冰凌和司徒冰怡满载而归,怀里抱着一堆吃的玩的,却在回宫途中被人拦住,只道是皇上有请!无奈之下,将东西递给宫人,并再三声明一定要送到永清宫,这才恋恋不舍的与司徒冰凌去见驾!

    书案前,皇帝埋首于奏章之中,“皇上,宁王爷和公主回来了!”“宣!”放下奏章,抿了口茶!就见到眼前多了两道影,其中一个竟是太监,不动声色的皱眉!

    “老七,你边的人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呃……”司徒冰怡愣住了,随即狡黠一笑,“那还不是你宠出来的?怨得了谁?”闻言,皇帝立时顿住动作!

    “冰儿?”“可不就是我么?不然父皇以为是谁?”“你怎么穿成这样?”“好玩嘛!”“胡闹!堂堂公主竟穿成这样?成何体统?”“父皇是在凶冰儿吗?”司徒冰怡立时垮下脸,好不委屈!

    “想不到冰儿竟连那什么破体统都比不上!好伤心!”“哪有?冰儿最宝贵了!”皇帝软了声音,连声哄劝,“父皇最疼冰儿了,冰儿出去都不告诉父皇,知不知道父皇很担心啊!”“那个……”司徒冰怡别开脸,满是心虚!

    “人家还不是怕父皇不答应!这不是不得已吗?”“好了,下次记着先和父皇说一声,知道吗?”“是!冰儿知道了!多谢父皇!”“好了,玩了一天,也该累了,回去休息吧!”“是,冰儿告退!”话落之后就欢快地离去,惹得皇帝连连摇头,只是眸中的宠溺不容错辨!

    “沈子衡已向朕认了错!”许久,皇帝方才幽幽开口,“但却只字不提接冰儿回府之事!朕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只是冰儿……”皇帝不由叹口气,他的女儿,当初,若非冰儿以命相胁,他又怎舍得让宝贝女儿早早嫁与他人!

    “沈子衡实在可恶!”想到酒楼中的景,司徒冰凌愤恨难平,他的妹妹出了这样的事,沈子衡居然还心的甚好的和他的侧室去酒楼小坐,岂有此理!

    “不过……冰儿她……”“冰儿怎么了?”“冰儿似乎没以前那般看重沈子衡了,而且还避之不及,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样也好,免得冰儿知道了伤心!朕的宝贝,岂容别人欺辱!”“父皇息怒,此事还需仔细斟酌!免得伤了冰儿!”

    “朕心里有数!”重新打开奏章,执笔,“一个月后北国使者来朝,此时由你全权负责!”“是,儿臣领旨!”司徒冰凌恭谨跪下,“好了,跪安吧!”“是!儿臣告退!”看着司徒冰凌离去的背影,皇帝不由叹口气!

    众多儿女中,也只有老七对冰儿是全心付出的,别人……哼!谁敢打冰儿的主意,朕绝对让会他生不如死!绝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