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钦犯

    ()    华灯初燃,永清宫,一明黄威严尽敛的皇帝独立窗前,竟是那般的落寞萧索,清越,朕把冰儿弄丢了,朕把咱们的女儿冰儿弄丢了!

    当初,朕没有保护好你,如今,就连咱们的女儿朕也没保护好,朕是不是很没用,所以你才不来见朕,这么多年了,你都不曾给朕托过梦,你是怨朕的,对不对!清越!

    “清越……”低低的呢喃,瞬间飘散不见!“皇上!”门外,内侍总管瑞安压低的呼唤声,拉回了皇帝的思绪,“什么事?”“回皇上,怡安公主找到了!”“什么?”皇帝快步出门!

    “冰儿找到了?在哪?冰儿她还好吗?有没有受委屈?”“回皇上,小公主一切安好,请皇上放心!是宁王爷找到的,现在就在宁王府,不过……”“不过什么?”“刚才宁王爷让人传了御医过府!”“冰儿受伤了?”“皇上,您别担心,许是替公主看看而已……”“快,摆驾宁王府!”不等瑞安说完,皇上急急打断,匆忙离开!

    宁王府,御医诊过脉象,侍立一旁,司徒冰凌面若寒霜,而内室华帐内,司徒冰怡早已因无聊之极,昏昏睡去!

    “公主怎样了?”“回王爷,公主凤体无恙,只是有些体虚,想是大病初愈之故,待微臣开个方子,稍稍调理即可!”御医院首席御医严铮回话,言语间尽是小心!

    “可看仔细了?”司徒冰凌面色沉沉!“这……”严铮踌躇,终是一咬牙,“公主上次伤寒之后,便患了失忆之症,前事尽忘!”“失忆?”司徒冰凌不可置信,难怪冰儿不认得他了!

    “是,当时是微臣替公主诊的脉,微臣记得十分清楚!”“失忆吗?”冰儿,沈子衡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皇上驾到!”一声通传,惊得所有人瞬间呆愣,继而慌忙下跪!恍惚间,只见明黄影入内!

    “冰儿,朕的冰儿呢?”“儿臣参见父皇!”“冰儿呢?冰儿在哪?”“父皇请随儿臣入内!”之后引皇帝进了内室!

    亲自掀起帷帐系好,“冰儿!”此时司徒冰怡早已装扮一新,但皇帝仍是止不住心酸,看着女儿略显苍白的面容,“冰儿,你终于回来了!别再吓父皇了,好不好?”“父皇放心,冰儿没事的!”“御医怎么说?”一瞬间,又恢复了那不可侵犯的帝王威严!

    “只是有些体虚,不碍的!还有……”“还有什么?快说!”“冰儿她……患了失忆之症!”“失忆之症?”语气中尽是毫不掩饰的震惊,“怎么回事?”“据说是冰儿上次因风寒大病,之后便忘却前事,儿臣方才正要细问的!”皇帝不语,宁王放下帷帐,随皇帝转出去!

    外室,一众御医战战兢兢跪了一地,宁王侍立一旁,面沉如水,心思难测,而端坐高位的王者却是怒气彰显,不加掩饰!

    “好!好!朕的冰儿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一个个居然都瞒着朕!好!”“微臣该死!请皇上恕罪!”所有御医连忙叩头求饶!

    “若是朕的冰儿有任何差池,你们就算死一万次都不够!”“皇上饶命!”严铮再次叩头,“并非微臣有意欺瞒,实是见公主病难全消,凤体康健!又恐皇上忧心,这才未曾上报!皇上开恩呐!”若不是自己之前欠了镇国候府天大的人,又有辰王爷再三叮嘱,他又岂敢知不报!

    要知道,这怡安公主可是皇上放在心尖上的啊!

    “凤体康健?落水,风寒,甚至是冰儿都忘尽前事,不记得朕这个父皇了,你们居然还说凤体康健?是不是朕的冰儿真的出了事你们才甘心!”想到女儿曾经命悬一线,想到女儿如今竟不记得自己,皇帝心里的火烧的更旺了!

    “来人!将他们押下去!改再论罪处置!”现在他可没时间管这些闲事,最重要的是他的冰儿能安然无恙!

    一夜好眠,好舒服啊!好久没睡的这么香甜了!还是有钱人好啊,环境优雅,高软枕,哪像穷人家,轩儿家虽然被她做了部分改变,但破草屋的本质还是没法改变啊!

    “公主醒了!”本来大大的伸个懒腰立时僵住了动作,侧头看时,吓了一跳,为什么房内会多出七八个丫鬟,“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回公主,奴婢是奉皇上之命前来侍候公主的!”侍候?怕是监视吧!

    “好了,不用你们了,都下去吧!”“公主!”所有人即时跪下,让司徒冰怡吃惊不已,真是训练有素啊!这么整齐!“好了,都跪什么跪!起来!”伤人伤己啊!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可不太好,不要动不动就考验吧!

    “怎么?还不起来?”看来她这体的主人也不是令行止啊!“谢公主!”众人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随即起

    “你叫什么名字?”无聊的询问那看似领头之人,心中暗自忖度,怎么感觉不像是昨天去的那个王府,“回公主!”那人欠行礼,“奴婢翡翠!”起,随即有人前来搀扶,被司徒冰怡裆下,她可没那么脆弱!

    “你们昨天那个什么王爷呢?”有必要和他好好谈谈!既然他对司徒冰怡那般在乎,应该不会对她的事置之不理吧!“公主问的可是宁王爷!”点头,貌似昨天那些人就是这样称呼的!

    “王爷自是在宁王府了!”“什么意思!”敏锐的感觉到事不对,而且,这间屋子未免华丽的过分吧!“这是哪里!”“回公主,这是永清宫!”“永清宫?我进宫了?”司徒冰怡无法自制的尖叫出声,“我怎么会进宫的?是谁干的?是不是那个什么宁王?”被司徒冰怡的失态惊吓,屋子里跪了一地人!

    还是翡翠强抑害怕,“回公主,是皇上昨夜带您回宫的!公主快些漱洗吧,一回皇上还要过来看望公主呢?”“什么?”又是高八度的尖叫,“谁让他来的,我不见,都给我出去,出去!”“公主……”“出去,听到没有,都聋了!”一边喊着,一遍推着翡翠,所有人面面相觑,最终悄然退下!

    “参见皇上!”永清宫外,刚退却的小宫女行礼,“冰儿呢?不进去伺候,都在外面做什么?”皇帝面色不善,吓的一众宫女连忙跪下!

    “回皇上!”还是翡翠回话,“公主不知为了何事生气?将奴婢等都赶了出来!所以……”言又止!皇帝懒得计较,只要不是有人存心怠慢了他的宝贝女儿便好!当下也不理会众人,制止了小太监的通报,挥手退却众人,径自入内!

    “冰儿?”看着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的人影,皇帝止不住的心疼,坐在边,柔声询问:“冰儿,你怎么了?”“你认错人了!”被子里传出闷闷的声音,“我不是什么冰儿?也不是什么公主?”“谁说不是?冰儿,快将被子拿开,别闷坏了!”说着伸手掀被子!

    不想司徒冰怡紧紧抓住不放,“我不,你快走,我不认识你?”“冰儿,别闹了!快拿开!”之后自己使劲,将那锦被拿开并扔到地上,却见司徒冰怡迅速侧蜷成一团,没看见,没看见,什么都看不见!

    “冰儿,你怎么了?还认得父皇吗?”皇帝扶她坐起,怜的抚着她的发丝,却感觉到她的体在不停颤抖,“冰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是不是生病了?”正要喊御医,却见司徒冰怡抬头,哭丧着一张脸,满是小心!

    “皇上,我们不认识的,是不是?”“胡说什么?你是朕的女儿,中朝的怡安公主,怎么可能不认识?”“可是我不是你那不孝的女儿啊?”为什么要她代替那个司徒冰怡受罪,犯错的根本就不是她好不好?她好冤呐!这通缉犯撞到皇上手中,她还有活路吗?她不想死!

    “冰儿?不要怕!父皇知道你受了委屈,所以才会尽忘前事,不认得父皇了!不过你放心,父皇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你就在宫中安心静养,好不好?”好一个慈的父亲,她可以相信么?

    “好了,梳洗一下,一会儿来乾宁宫陪父皇用膳好不好?你这丫头,一觉都睡到上三竿了,真懒!”“你……我真的不会有事吗?”“是,父皇保证!冰儿什么事都没有!”“这可是你说的,拉钩!”之后伸出右手小指,惹得皇帝失笑,冰儿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好!拉钩,这回冰儿可放心了!”“马马虎虎吧!”“你这丫头,父皇还有事处理,一会梳洗完可要过来找父皇,知道吗?”“知道了!”见司徒冰怡笑着应答,皇帝这才放心离开!

    直到皇帝的影消失不见,司徒冰怡这才隐了笑容,这个皇帝,应该可以相信吧?至少暂时似乎对她没有什么不利的想法!还是要小心呐!好累啊!

    乾宁宫,皇帝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去永清宫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冰儿还没过来!”“是!”还没等内侍退出,就有小太监通报!

    “启禀皇上,怡安公主外侯见!”“废物!”皇帝一脚踹过去,“冰儿过来还用通报吗?不懂规矩的东西,还不请冰儿进来!”“是……是……”小太监诚惶诚恐的退去,不多时,便见司徒冰怡一脸苦恼的入内!

    “怎么了?谁欺负朕的冰儿了吗?”“我……”司徒冰怡泄气,提起裙角,“儿臣参见父皇……”“做什么,快起来!”不等司徒冰怡跪下,皇帝忙扶起!

    “冰儿什么时候和父皇这般生疏了!不用行礼!”“真的可以吗?”她也不想行礼,但是保命要紧不是!“真的!冰儿想怎么做都可以!”他的冰儿,何时这般小心翼翼,胆战心惊过!

    “那……其他人呢?”这宫里,可不止皇帝一人需要行礼的!“都不用,冰儿,你记好,你是朕的公主,是中朝最为尊贵的女子,不用惧怕任何人,一切都有朕为你担着!知道吗?”“嗯!”强抑眼中的泪意,一个帝王,能做到这种份上,除了震撼感动,她真的无话可说!

    “那……”抬起头,笑容灿烂,“那,谢谢父皇,还有,先说好了,冰儿做什么,父皇都不可以阻拦!”“好,这才是朕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冰儿!”皇帝亦放心的笑了!

    只见司徒冰怡狡黠一笑,随即拔下头上的金凤雕花簪子,退下手上的缠丝翡翠镯子,拿下脖颈上沉重的南海珍珠项链,脱掉繁杂臃肿的外,长舒一口气,这样可轻松多了!

    “冰儿这是做什么?”“没什么,就是我不喜欢,所以不要了,父皇刚刚可是说过了,冰儿做什么都可以,不许反悔哦!”如果不是那些宫女死缠烂打,她才不会戴这些东西,好看是好看,关键是重的要命!她可不要自找罪受!

    “好,随你,只要冰儿开心就好,早膳没用,饿了吧?”“是啊,都快饿死了!”亲昵的挽着皇帝的手臂,既然已经穿越,成为事实的东西,抗拒也没用,不如顺其自然好了!况且,这个皇帝对女儿真是好的没话说!

    “不许胡说!”皇帝慈的斥责,之后吩咐,“瑞安,传膳!”“是!”从惊讶中回神,瑞安匆忙退去,“对了!”司徒冰怡和皇上在软榻上坐定,方才忆起还有一事!

    “那个,以后我不想见的人可以拒绝吗?”略微沉吟,“不想见的人,冰儿不想见什么人?”“你的妃子了!好烦呐!”司徒冰怡不由感慨!

    刚刚她来之前,这个妃探望,那个妃问候,吓得她差点躲回上捂被子,“既然冰儿嫌烦,不理她们就是了!”“谢谢父皇!”这个皇帝,真的很不错!

    看着眼前丰盛到吓人的膳食,司徒冰怡困难的咽咽口水,早在电视小说中对皇帝膳食的排场已经有所了解,但仍比不上亲眼见到的震撼,好长的桌子,好多的数量,好精致的菜肴,好稀有的山珍!

    皇帝吃得了这么多么?估计,一盘菜都吃不完吧!好浪费!“冰儿不是饿了吗?”皇帝拉她坐下,为她布菜,“尝尝!”“这……不会是砍头前的最后一餐晚饭吧!”差点忘了,她可是钦犯,貌似这个皇帝也忘了!

    “胡说什么?”皇帝嗔怪,“放心,没有人能伤害冰儿!”朕不许!“哦!”司徒冰怡也不客气,依着皇帝的态度,八成可能是她误会了,可是为什么呢?

    皇帝满是疼惜的望着大快朵颐的女儿,冰儿,沈子衡究竟是怎么带你的?为什么你会受这些委屈?

    “皇上!”小太监入内,“宁王爷外求见!”“宣!”收回绪,皇帝放下筷子,帝王威仪浑然天成!“儿臣参见父皇!”叩拜行礼!“起来吧!”皇帝语气淡然!

    “谢父皇!”起,“听说冰儿醒了,儿臣不放心,特来看看!”“有心了!”之后望着吃的毫无形象的司徒冰怡,“冰儿?”司徒冰凌吓了一跳,随即怒从心起,沈子衡,你究竟是怎么对冰儿的!他的妹妹,岂能容得别人欺凌!

    “是你啊!”浑然不觉他人心思的司徒冰怡抬头,“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这御厨的手艺还真不错!”司徒冰凌笑着摇头,不是谁都可以和父皇一起用膳的!

    “冰儿慢点,小心噎着!”“放心,美食桌上死,做鬼也贪吃!”这回连头都不用抬,活了二十多年,第一会遇上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还不用她掏钱,不多吃点怎么对得起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似水流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