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好多血

    ()    看到已经清醒过来的张楚楚,艾菲猛然的仆人她的怀里,体不断的抽搐;“你这个臭丫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就会这样的死去了。”

    张楚楚看着艾菲抽搐的体,知道她是多么的胆心自己,手放在她的肩头,轻轻的拍打着说道;“我着不是没有事吗?在说了,我不会这么容易死去的。”

    艾菲抬起头;“我就知道你这个臭丫头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捐躯了。“说完还扬起小手去打张楚楚的脑袋,却被她灵巧的给闪躲过去了。

    “不要打我的脑袋,会变笨的。”张楚楚接着小嘴一脸不满的说道。

    看到她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艾菲也就放下心来。

    美国纽约

    华灯初上的夜晚,纽约东区的一家地下摇滚酒吧门外排起了长龙,高壮的黑人门卫正在盘查客人手中的份证,只有顺眼的顾客才会被请进去。

    一群青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青少年,一旦被许进入,就会像脱了缰的野马,叫嚣着冲进乌烟瘴气的酒吧。

    里面灯光闪烁,光线极其灰暗,镭『』激光刺得人眼睛几乎都睁不开,t型台上,妖娆的舞娘,赤『』着上,只着丁字裤,踩着12寸的超高白『色』皮靴,扭腰摆『』,随着狂猛的摇滚音乐,甩着长发,舞动『』感笔直的长腿。

    台下挤满了人,拥挤着舞成一团,刺青、爆炸头、不时可看到吃了『迷』幻丸后疯狂甩头的人,简直就是一副群魔『乱』舞,人间失道的阿修罗地狱。

    酒吧的角落,一道影隐藏在黑暗中,他全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他的世界与别人格格不入,他的冰冷筑成了一层厚厚的墙壁,拒绝着别人的接近。倏的,一道光闪过他的脸庞,他微微眯起深邃狭长的眼眸,邪佞骄肆的英俊面孔让人眼前一亮。

    周围有几个早已虎视眈眈、穿着暴『露』的女人,摇摆着曲线毕『露』的『』感躯,想要向他靠近。却被不知道哪里突然冒出来的高大黑衣保镖拦住,她们只能咬咬嘴唇,不甘心地退离。

    男人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总是有女人尝试着靠近,又被人拦下,甚至有胆大妄为的,想要突破保镖的阻拦,转眼间就被保镖击中了后脑勺,不知道被摆布到什么地方。

    男人像个暗夜的帝王,修长的手指捏着长烟,任烟头在黑暗中明灭。

    正在他耐心似乎用尽的时候,一个黑衣属下匆匆走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冷凝,属下不敢多言,说完便立刻拘谨地立刻后退。

    司徒莲从黑暗中站起。"确认是她?"

    "是的。"属下立刻恭敬回答。

    没想到老天还会让他找到她,当来人说在美国看到她时,他还不相信,所以才跑到这里来确认一下是真是假。

    整个酒吧顺时灯光大亮,原先的昏暗颓靡被耀眼的光撕裂,那些纸醉金『迷』的人们,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眼无神,茫然地互相看着彼此。

    …………

    张楚楚歪着小脑袋,看着一脸认真消苹果的艾菲,手法很是熟练,很快一个完整的苹果皮就脱离了下来。

    张楚楚接过艾菲手里的苹果,小嘴轻轻的咬了一口,酸甜爽口的果汁溢满口腔。

    “就我是人是司徒总裁?”张楚楚好似无心的问道。

    “臭丫头,我看你是得了老年痴呆了。”艾菲一脸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可转念一想,自己来时早已经不见司徒总裁的影,而这个臭丫头还在昏迷,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吧!

    “那他人呢?”张楚楚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怎么你这个臭丫头是不是喜欢上他了。”艾菲一脸的坏笑看着张楚楚。张楚楚因为艾菲的话一不小心被苹果卡到喉咙,剧烈咳嗽了起来。

    “我才没有你这么花痴。”边咳嗽边说,小脸憋得有一些微红。

    “我只是想当面感谢他而以。”

    “的确这也是应该的,我来时听说他好像有什么事,已经飞去美国了。”听到艾菲的话,张楚楚微底下头,若有所思。

    看到张楚楚一副如有所思的样子,艾菲以为她的体不适便担心的问道;“怎么这么消沉了?”

    “我才没有,只是”她看了一眼窗外,夜色和海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一点生机都没有。

    “你这个臭丫头有话就直说了。”艾菲一副要发火的样子看着她,张楚楚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在昏迷时,好像看到司徒莲结婚时候的景。”

    “我看你是掉进海里,出现了幻觉了。”司徒莲五年前结婚的事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这个臭丫头脑袋进水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的。

    “是幻觉,可是我感觉当时我就在场。”艾菲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小手放在张楚楚的额头上面;“没有发烧呀!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见艾菲不相信自己所说的,她也没有在继续说;丫头?这个名字为什么会如此的熟悉。

    司徒莲看着眼前较小的小人儿,她和五年前没什么两样,头发高高的盘起,材有一些较小。

    眼前的人好像在审视自己,司徒莲薄唇微张;“怎么两年不见,你不认识我了吗?”

    她看着眼前的人,皱了皱眉头;“这位先生,对不起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司徒莲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的脸我终难忘。”

    司徒莲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走到她的面前,手放在她尖尖的下巴上面,强迫她抬头看自己。

    她的脸有一些扭曲;“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

    他冷哼一声;“陈莹莹”他一字一顿。

    “是的!”她眼神坚定的回答道。

    司徒莲大手一甩,将她给甩到地上;“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带她回去。”

    司徒莲大手一挥,她的面前便出现了两个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总裁猎爱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