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曲的哭泣

    ()    心好,好像一切都变的很美好了,天空是如此的蓝,清晨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花儿好像正在和我微笑着打招呼。

    “上车。”我刚下楼便看到司徒莲那银白色的跑车来了一个急刹车停在我的面前。

    “去哪?”

    “上车去了就知道。”司徒莲冷冷的说道,我有一些不愿的坐上他的车子。

    45楼,一幢复合式公寓。

    装潢风格走典雅风格,柔软的地毯,米色的沙发,漂亮的水晶吊灯,复古的家具,处处都透出一股典雅,却又难掩温馨,这温馨和他整个人的气质很不搭配。

    我左看右看,也不见司徒莲有什么地方和温馨能稍微沾边的。

    冷冽,沉默,冷硬,暴躁,脾气古怪这就是一个十足的大恶魔。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一挑浴巾出现在我的手里,我看着那条浴巾;“着是什么意思?”

    “把自己收拾干净!”司徒莲一字一顿,甚是冷酷。

    让我洗就洗呗,看样子又有什么重大的场合需要我,虽然心里还是不愿,可体还是往浴室走去。

    我着脾气,那叫一个怒,自己是上辈子是不是跟他有仇,这辈子要让这个大恶魔来折磨我。

    真是搞不清司徒莲这个大恶魔喉咙里买的什么药。

    将衣服一件件的脱去,我整个人站在那宽大的浴缸里,水慢慢的淹没体,好舒服,水暖暖,让我整个体都处在放松状态……

    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水澡的,穿着司徒莲提前准备好的一条淡紫色的连衣裙,一边擦着那湿答答的头发,一边往客厅走去,我靠,眼前的一幕让我整个人看的呆呆的。

    司徒莲解了领带,松了上衣三颗扣子,露出健美的膛,袖子微挽,整个人看起来一种野的不羁,也散着一股危险。

    老天真是不公平,给他最华丽的外貌,又给他最尊贵的出,气质,魅力都给就算了,连材也给得真完美,老天真不长眼,你让天下男人何以堪啊。

    “我说你要做什么了……”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我撅起小嘴有些不满的说道。

    “当我女人!”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莲给打断,他斩钉截铁,强势霸气,目光灼灼。

    他说什么?当他女人,幻听,幻听,着绝对是幻听,看样子一大早就出现了幻觉,我安慰自己,可再看,司徒莲依然目光灼灼,这个家伙是不是哪根筋搭错地方了?还是脑袋被砸了?

    “我只接受你说好,其余的答案自动吞下。”司徒莲看着我,语气更霸道了,“你必须上我。”

    双眸冒出火光了,我最烦人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地说话,叶非墨全犯了,且他也太过霸道了,凭什么?

    “我靠!你以为你是神呀!凭什么我必须上你,还要当你女人?”我怒极反笑,笑容还很甜美,可那语气的讥诮却毫不含糊。

    说完这些话便开始有一种此地不宜久留的感觉。

    而且这个可恶的家伙长时间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刚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心中哀嚎,这男人太可怕了。

    想要在这个家伙眼皮底下溜走可真是一件难事,正在我要抬脚往门外走去时,司徒莲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他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的目光去对上他的目光,我靠这个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我一对上他的眼神,便感觉全被电击中了一般酥麻酥麻的。

    “就凭我的魅力。”

    不得不承认他的魅力真的算的上万人迷。我怎么会被这个自恋狂给迷住呢!

    司徒莲又开口说,“至于人民币,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还有什么问题?”

    “我才不稀罕你的臭钱。”也许这一招对别的女人会管用,点对我视钱财如粪土的丫头而言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司徒莲波澜不惊,长臂一沟“啊!”我整个人已落在他的怀抱中,想要推开他力气却没有他大。

    “你想做什么?”我大声的吼叫道。

    灼的吻以强势的姿态攻城掠地,卷过我唇内每一寸肌肤,我一时没有防备,可恶的司徒莲又强吻我,这次本小姐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我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会有一的苦头吃。

    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吸食者,我便抓住这个机会,很很的咬了下去。

    他一把将我推开;“可恶!”他捂着嘴低声的咒骂着。

    “哼!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看着他那张扭曲的脸,我心里高兴得不得了。

    “你……”因为舌头被咬,他说话有一些不利索。

    司徒莲的手犹如魔爪,往我这边伸了过来,我缩着子躲着他,他粗暴地扣住了我的腰,漆黑深邃的目光直落在我那慌乱惨白的脸上,我极力的反抗着。“不要!”他的手再往下,可恶的恶魔我有一些震惊,抓起旁边的烟灰缸朝司徒莲头上砸去。

    司徒莲一把抓住我的手,疼得大汗淋漓,烟灰缸落在地毯上。

    他含火的眸子,冷冷地凝着我。

    天呢!这次完蛋了,心里开始涌上一丝的绝望。

    “你放开我,混蛋!”

    他冷冷地看着我,看架势是想吃了我才会罢休。

    我气得红了眼睛,他扣住我手腕的手突然一松,俯下子来,吻着她的唇,温柔缠绵,她更觉得战栗,温暖从未遇见过如他此般变态又强势,又如此晴不定的男人。

    绝望,心里面充满了绝望,自己就要在这里被这个恶魔给吃掉了吗?不要,我扭曲着子继续反抗着。

    “莲!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这时夏晨推门有些不耐烦的抱怨道,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整张脸有一些涨红;“那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呵呵……”

    “砰!”门被关了起来。

    他有一些恋恋不舍离开我的唇;“快收拾一下跟我来。”

    “要做什么?”

    “你只要记住你的份就可以了。”

    “我的份?”我反问道

    “我的未婚妻,我的女人。”丢下着句话,他便离开了房间。

    我一个人呆着空的房间里不敢出去,怕怕一出去就会这个家伙给卖掉。

    关上房间的门,望着那有一些黑的走廊,司徒莲就在门口等着自己。

    司徒莲冷冷的望着我,淡紫色的短裙,柔顺的长发有一种很飘逸的感觉。

    她不算是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子,上透出一股邻家女孩的温暖和清新,此刻正安静地站在他面前。

    看着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有一些忐忑不安地站在他面前,手心一片汗湿。

    长长的沉默。

    他不说话,让我感觉到好像空气都停止了流动一般。

    “走吧!”说完他转往走廊的那点光亮走去,我也只好尾随其后了。

    离那扇虚掩着的门还剩一步之遥,他不然停下脚步;“腕上我的胳膊。”

    我有一些气愤,我干嘛什么都要听他的,我偏不要。

    他有一些恼怒;用命令的口吻又说了一遍;“腕上我的胳膊。”我看着他抬起的胳膊,如果在这里和这个大恶魔对抗,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我只好乖乖听话的将手挽住他的胳膊。

    推开那扇门,相机的闪光灯让我的眼睛很是不舒服,跟着司徒莲往中间那长长的桌子边走去。

    “一会你乖乖的听话,少说话。”他展开迷人的笑容说道。

    我如找了磨般点点头。

    这样的场面还是自己第一次见到,无数的记者,他们手里的照相机闪得我的眼睛都有一些疼痛。

    “司徒莲先生和丫头小姐的婚前记者会现在开始。”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子说道,而我如晴天霹雳吧呆在了哪里,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容易出现幻听,摇摇头告诉自己自己只是听错了而以。

    “司徒先生为什么会突然决定结婚呢?”一个爽朗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看着眼前一副精明能干的记者。

    司徒莲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我她!想要和他天天在一起,好好的呵护她。”

    好好的呵护自己?我有一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向我投来温柔如水的笑容,我被迷的晕头转向的。现在的他就犹如一个脱离了凡尘的天使,让我不受控制的想要靠近他。

    “请问司徒先生,大家都很想知道,您结婚后的财产……”那名男记者还没有说完便被司徒莲给打断了;“我将会除了公司股份除外的钱,房产都会转移到我的妻子的名下。”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我也惊呆了。

    “各位记者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主持人看着下面的记者完全出在难以置信的状态当中,像这样的记者招待会快点结束比较好,不知道等会这些八卦记者会问出什么样子的问题。

    看下面的记者没有一个回应的,司徒莲满意的点点头;“亲的!我们走吧!”他那修长的手伸向我,我也将我的小手放到他的掌心,他的大手好温暖,让我的脸开始有一些发烫。

    他很满意的冲我笑了笑,走出去的他手仍然牵着我的手,我看着我们紧紧相握的手,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那是高兴的哭泣。

重要声明:小说《霸道总裁猎爱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