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北国之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四十二章月夜

    暮色像一张网,悄悄地从天空撒落下来,罩住了整个大地。

    秋天傍晚的大地被夕阳的余晖晕染成金黄色,袅袅炊烟从远处村落里飘出,不是传来鸡鸣犬吠。远山的树林里叶子婆娑,像一只美妙的歌曲,天空的彩霞幻化出不同的形状和绚丽的色彩,嫣红如熊熊燃烧的火焰。斜阳之下的山冈变成了朦胧的紫,阳光与黑暗交界的地方像一件金黄色的轻纱薄衫,优美地罩在山冈之上。

    晚风送来淡淡的桂花香,幽幽的弥漫在空气里。

    红彤彤的夕阳像个在地平线上游泳的孩子,在海平面上欢乐地嬉耍,天地交界之处打出层层殷红如波浪的云彩,变换着姿态像两边散开去。终于在筋疲力尽之后,收起玩心,乖乖载着欢乐沉沉的归去了。

    池鱼归渊,倦鸟归林。

    黑夜来临,灯火星稀。

    哒哒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五匹马并排着在微风中奔跑,雄姿英发,四蹄生风,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五人骑马出山海关时已是深夜,伸手不见五指,幸好不久后就看见前方路边隐约有灯光,走进一看是家客栈,于是五人决定就此下马歇息,第二天再上路。

    五人走进客栈,里面大堂内有一个大大的灯笼,照得屋子明亮整洁,沈西从没有如此长时间骑马的经验,累得她想一下马就倒地而睡,不过大家都在等着吃饭后安排住宿,她也只能勉强打起精神,跟着大伙一起吃晚饭。

    纳兰一人先去柜台安排大伙儿伙食和住宿,沈西顾贞观曹荔轩三公子随后进去,四人进去后找到一张空桌,桌子是四四方方的八仙桌,上面有一个装筷子竹筒,每一面都配有两把椅子,可供八人就餐。就算很累,沈西也不敢一股就坐了下去,她观望着其他三人,顾贞观站着不动,三公子不坐离自己最近的位子,反而走到对面朝东而坐,荔轩在请三公子坐下后自己坐在了南面,还有两个位子,顾贞观选择坐在三公子对面,这样一来,沈西就只有坐在三公子旁边,和曹荔轩对面而坐。这样一来四个方向上都坐了人,当纳兰来到桌边就感到犯难了,每一面都有一个座位可供他选择,最终他选择和中午一样,挨着曹荔轩坐下。

    估计是赶了一天的路,饿到大半夜才吃晚饭,美味佳肴虽然带来一定的安慰,但不能完全掩盖住大家在桌子上流露出的疲倦之色。饭后小二哥带着大伙儿上楼,他们五人一人一间房,沈西和顾贞观在走廊东面,三公子纳兰和曹荔轩的房间在走廊西边,三间屋子呈一字排开,三公子住中间,曹荔轩纳兰分别住在两边。

    沈西进门后就将门闩栓上,放下包袱,一头倒在上。

    体疲惫至极但脑袋还很清醒,沈西想着这几天生活里惊人的巨变,全然没有睡意。先是想念已久的宛儿回来了,以一个见不得光的份,然后自己死里逃生,被传教士救起,本以为接下来的生活能回归正常,却在回去的第一天离开北京,跟着一群似敌非友的人远走北国。此行会不会也充满波折呢?希望能一帆风顺早归去。在上翻来覆去无数遍还是没能进入梦乡,沈西干脆坐了起来,淡淡的月光透过窗纸照到屋子里,洒下一层白玉般温润通透的光泽。沈西走到窗边,轻轻推开窗子,微风里送来淡淡的桂花香沁人心脾,窗外一轮圆月悬挂空中,静静皎皎。

    不知嫦娥是不是也站在月亮上遥遥的看着世间众生?千万年后,世间再无后羿。

    沈西站在窗边,心里有些惆怅,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是八月十四了。

    “沈…兄弟,你还没睡吗?”窗边传来纳兰的声音。

    沈西朝右面看去,两间屋子的窗子相隔不过三尺,纳兰也还没有睡下。

    “睡不着,起来坐坐,你呢?”沈西浅笑道。

    “赏月。”

    短暂的沉默后,纳兰又开口道:“不知容若是否由此荣幸,能邀请沈兄弟小酌一杯?”

    沈西嗤笑出声:“可是桂花酒?”

    “自然。”

    “我怎样才能拿到酒杯和酒?”

    话未说完,那边长剑一挥,盛满桂花酒的酒杯就稳稳的出现在沈西窗前,她从剑上端过酒杯,仰头一口饮尽,再把酒杯放回剑上。

    “此酒闻上去清香突出,入口醇厚柔和,酸甜可口,余味绵绵,可谓佳酿。”沈西喝了嘴上尽是溢美之词,“这其中不仅仅有桂花,应该还有桂圆和红枣。”

    “沈兄弟好品味,不过你还是猜漏了一样,这酒是桂花加上桂圆白参红枣拌入白糖酿制窖藏两年而成。”

    “桂花味辛,白参微苦,桂圆红枣都是味甘温之果,加之则有补益心脾,养胃益胃之效。桂花为百药之长,传说中桂花酒能‘饮之寿千岁’,看来此话不假。”

    “沈兄弟也是懂酒之人,只是这效果未免被古人太过夸大,若能饮之寿千岁,每年中秋家家皆饮桂花酒,世上岂不是都是长生不老之人?”

    沈西高兴地辩解道:“或者可以这样理解:桂花酒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又是中秋节庆的饮品,天伦之乐加上美酒佳酿,院中赏月之时小酌一口,赛过千年活神仙。”

    纳兰接话:“所以人虽百岁,却能经百事,吴刚长生不老但一辈子只能与桂树相伴,可见长生也未必就是好事。”

    沈西驳道:“那也不一定,传说古时候两英山下,住着一个卖山葡萄酒的寡妇,她为人豪爽善良,酿出的酒,味醇甘美,人们尊敬她,称她仙酒娘子。一年冬天,天寒地冻。清晨,仙酒娘子刚开大门,忽见门外躺着一个骨瘦如柴、衣不遮体的汉子,看样子是个乞丐。酒仙娘子摸摸那人的鼻口,还有点气息,就把他背回家里,先灌汤,又喂了半杯酒,那汉子慢慢苏醒过来,激动地说,"谢谢娘子救命之恩。我是个瘫痪人,出去不是冻死,也得饿死,你行行好,再收留我几天吧。”仙酒嫂子为难了,常言说,"寡妇门而是非多”,像这样的汉子住在家里,别人会说闲话的。可是再想想,总不能看着他活活冻死,饿死啊!终于点头答应,留他暂住。

    果不出所料,关干仙酒娘子的闲话很快传开,大家对她疏远了,到酒店来买酒的一天比一天少了。但仙酒娘子忍着痛苦,尽心尽力照顾那汉子。后来,人家都不来买酒,她实在无法维持,那汉子也就不辞而别不知所往。仙酒娘子放心不下,到处去找,在山坡遇一白发老人,挑着一担干柴,吃力地走着。仙酒娘子正想去帮忙,那老人突然跌倒,干柴散落满地,老人闭着双,嘴唇颤动,微弱地喊着:“水、水、……”荒山坡上那来水呢?仙酒娘子咬破中指,顿时,鲜血直流,她把手指伸到老人嘴边,老人忽然不见了。一阵清风,天上飞来一个黄布袋,袋中贮满许许多多小黄纸包,另有一张黄纸条,上面写着:月宫赐桂子,奖赏善人家。福高桂树碧,寿高满树花。采花酿桂酒,先送爹和妈。吴刚助善者,降灾诈滑。仙酒娘子这才明白,原这瘫汉子和担柴老人,都是吴刚变的。

    这事一传开,远近都来索桂子。善良的人把桂子种下,很快长出桂树,开出桂花,满院香甜,无限荣光。心术不正的人,种下的桂子就是不生根发芽,便他感到难堪,从此洗心向善。大家都很感激仙酒娘子,是她的善行,感动了月宫里管理桂树的吴刚大仙,才把桂子酒向人间,从此人间才有了桂花与桂花酒。

    若是没有吴刚这位长生不老的神仙,世界就没有桂花树,也没有桂花酒,也就没有我们今晚饮酒赏月之乐,可见长生也有好处,至少能造福众生。”

    “沈兄弟博才,容若佩服,但容若以为是先有桂花树,再有吴刚伐桂的传说。先秦《山海经》第一卷〈南山经〉首篇〈鹊山招摇山〉中说:‘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而吴刚伐桂最早见于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咫》,书中写到‘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两者相差一千余年。”

    “你这样认真考究,可就没一点浪漫传说的感觉了。”沈西被纳兰的博学折服,但嘴上还是不愿服输。

    “不过我倒是愿意相信你的故事,而且我也想回去种棵桂花树,这样福祸生死皆能由此而知。”纳兰调侃道。

    沈西笑道:“若要桂花满树,找花匠精心栽培即可。但多福多寿又如何,到时候边至亲至之人都离开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天人永隔的痛苦永远折磨着活着的人,岂不闻‘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好一句‘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只是沈兄弟年纪尚轻就有这样沧桑的心境,生活会少了很多乐趣。”

    沈西想到自己与父母分离今生难见的事实才说出刚才的话,此时却不想让纳兰窥出自己心里的苦涩:“有感而发之辞,公子莫要见笑。”

    纳兰没有说话,沈西正纳闷是不是纳兰喝醉了,等了好一阵听不见声音,沈西轻声喊道:“公子?”

    那边声音里透着喜悦:“好了,沈兄弟,即兴之作,以酬知己,希望沈兄弟喜欢。”

    沈西拿过来,月光下宣纸上的字遒劲疏狂:

    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消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

    天为谁

    浆向蓝桥易乞

    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

    相对忘贫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