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子非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三十六章刺客

    康熙十八年,杨启隆冒充朱三太子,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在西北陕西汉中,兴安一带蛊惑民心,煽动民众起兵对抗朝廷,然而此次起义并未成功,反而让杨启隆陷囹圄,命堪忧。自大清入关以来,朱三太子一直层出不穷,早成了反清复明的旗帜,朝廷为此大伤脑筋,后皆以冒充的名义斩首示众。这次也不列外,康熙十九年暮秋,康熙帝遂下旨将杨启隆押赴北京并于京西菜市口处决。

    秋高气爽,正是中秋前后的子,这一天,街道被围的水泄不通,康熙本想去傅老头那里,出门走了一小段路,过了帽子胡同就看见前街上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凑闹从来都是中国人的最,康熙往前拥挤着走了两步,就被人群挤得左冲右突,累得她直叹气,看来这要挤过去恐怕是不容易,她只得跟着人群走动,边走边在心里自嘲:这真就是随波逐流吧。

    康熙本来还纳闷这样空前的盛况到底所为何来,掐指算算今天也不是什么节,不过不一会旁边的人就替她解答了。

    “听说是从陕西那边抓回来的,关了好一阵呢。”

    “可不是吗?听说其他的都被就地给解决了,就这一个被押着一个到北京拷问呢。”

    “估计是个假的吧,哪有那么多朱家太子哦。”

    “你还别说,就是一个个都是真的,也都杀完了吧!”

    “听说这回这个是跟前年南面的吴三桂扯上关系啦,那年京城出事就是他一手纵的。”

    “是吗?当年杨启隆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来一个呀?”

    “这种事儿,谁知道呢,唉,我跟你说……”

    康熙还想听清楚那两人后面说了些什么,可惜挤着挤着就离那两人越来越远了,再加上街上人多,说话声音也多,远处还有马车压过石板路的轱辘声传来,各种声音充斥着康熙的耳朵,让她几乎有些耳鸣,不过心里对事的大概已经有了个把握,看来是跟吴三桂叛乱有关,听那两人说朱家太子,康熙又想起上次和徐紫云上次看到的告示,抬头一看,远处果然有一队的官兵整齐划一的走过来,为首的几位官员都骑着马,两边分别站着两队步行官兵,再后面就是马车的声音,后面拉着个囚车,想来囚车中人是杨启隆。

    话说此等场景古装剧里到处都是,康熙由经验得出:坏人呢往往要被人们扔鸡蛋扔青菜,好人嘛,就是肯定有人请愿有人追着囚车跑,当然如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劫囚,那犯人绝对是被冤枉了的。

    康熙一路挤挤攘攘的走,并没有看到有人拎菜篮,拎鸡蛋,话说这年后才刚刚好点的人们,哪有鸡蛋来砸电视剧吖,康熙同学遂感到无比的失望。

    不要怪康熙同学心不沉重,这是围观者的正常心里。

    转过街角,远远的就看见囚车中间坐着个蓬头垢面的囚犯,两只手被捆在枷锁里,囚衣上血迹斑斑,脸上也有青肿和血迹,发辫蓬散着,看上去像活鬼。

    走得近些,可以清楚的看见两边分别站着两排蓝衣红帽的官兵,外围的一排还要负责维持秩序,不时呵斥旁边推搡的百姓。另一排的人则是不时朝四周看,想是怕有人来劫囚。

    囚车一路向西,终点是西边的菜市口,这多少让在人山人海中揣不过气来的康熙安慰一点,至少不是逆向而行,傅老头也在西边,大方向没错,可以继续跟着人流走。

    几百年后,康熙依然记得大巴驶过南三环时,导游是说北京平均房价都在一万以上,最高在海淀,周围多学府,最低就在菜市口,周围多冤魂,没人愿意来这里买房子。

    其中曲折可见一斑。

    周围群众议论纷纷,康熙模糊的又听见旁边一人说道:“上前年才杀一个,今年又冒出一个来,造孽哟。”

    另一个人说道:“是呀,这真假难辨的,谁知道杀的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哟。”

    前面一个人对着那两人道:“谁知道呢,说不定明天又冒出来一个呢,朱家人完了杨家人顶上,哪里杀得完呢。”

    “@#$&*”

    旁边一个大汉似是用火星语说了两句,康熙虽然听不懂,但看见那人满脸嘲讽之意,笑得一脸不屑,她自然猜到不是什么好话。后来康熙才知道原来那是满语和蒙古语,难怪她一句也不懂,懂得的时候在没有这种轻松的心态。

    此话一出,那大汉旁边顿时多了两个黑衣男子,那两人分左右行于那大汉边,那大汉还未注意时,其中一人已经手起刀落,从他脖子上划过。呲的一声,那大汉应声而倒。

    体的反应总是比脑袋快,康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条件反似的叫出了口。

    “啊~”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周围的人一样,看到这骇人听闻的一幕不自的尖叫了出来,因为对无边的恐惧,人们吓得如老鼠般四处逃散,躲躲藏藏,街上的人一下子如潮水般散开来。康熙双手捂嘴,眼睛圆睁,双腿颤抖,犹如被灌了铅水一般沉重,半步都挪不开。

    旁边官兵大叫有刺客!

    一瞬间远处的官兵都朝这边围了过来。

    康熙一下子就被官兵挤到了外围,那两个人被官兵包围着,拿着刀剑立即就动起手来。外围官兵一拥而上,两人死命抵挡,不一会儿旁边楼上窗户打开箭如雨下,许多官兵应声而倒。康熙汗如雨下,恐慌和害怕被理智稍稍控制住,求生的本能驱赶她在慌乱中急忙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躲了起来,那边又有箭雨飞向楼上窗户,只听见楼上不断有人摔下来,凄惨的厮杀声不绝于耳。

    “不好了,有人劫囚!”那边一个声音大嚇道。

    听到这个声音,官兵们以为上当了,一下子又冲回到那边去。听着远去的声音,康熙松了一口气,可还是不敢出去,缩成一团兀自纳闷,不知道这些人用的是声东击西还是围魏救赵。康熙悄悄的探着子看外面,刚才哪两个被围困的黑衣人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可接着又从后面杀了过去,官兵哪想到两个受伤的人会不顾命再杀过来,两黑衣人一下子已经砍了好几个官兵的脑袋了。当官兵们发现时,那两人已经杀到囚车周围了,那边囚车周围还有两个黑衣人不断的阻止着靠近囚车的官兵,一面使劲尝试着用手中的兵器打开囚车。眼见官兵们腹背受敌,马背上一人大手一挥,长箭又秘密麻麻的飞了过去。

    康熙再不忍心看下去,那样血腥的场面,那样残酷的事实,她只能瑟缩成一团,闭上眼睛把一切都当成幻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混乱的声音都消失了,康熙又竖起耳朵认真的捕捉外面的动静,确定一切都平静下来,才小心翼翼的从角落里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往外走,刚转过弯,就撞上一个人,还没来得及惊叫,剑已经架在脖子上了,阵阵寒栗从冰冷的剑锋与脖子接触的地方传来,秋天的阳光照在剑锋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康熙吓得三魂没了七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捂着嘴拖走了好远。

    那人一手捂住康子嘴巴,一手缚着康熙的腰,半拖着康熙往前走,康熙死命掰住那只捂在自己嘴上的手,一心想把那只手掰开,一路上不知道转了几个弯,走了好远的路,她也没能把那手掰开,就在她认为自己要被拉到荒郊野外毁尸灭迹的时候,那人终于这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康熙长大着嘴巴深深的呼吸了一两口气,大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老巷子,没什么人家,是个杀人的好地方,她确定了自己对这个地方的陌生后,瞄了一下出路,抬头看着那个将她虏来的人,等待时机,准备着拔腿就跑。

    “不能回去,街上见人就杀。”黑衣人似乎看穿了康熙的心思,直接道出了她的想法。

    康熙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心里各种想法交织着,这个黑衣人为什么要提醒她?难道这个人掳她来不是要杀她的?

    似乎是又看穿了她的想法,那人靠在墙上缓缓道:“西儿,是我。”

    康熙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伸手去取下脸上的黑丝面纱,那人动作有些缓慢,她能看见那人嘴角还流着血,因为蒙面,黑纱上也被鲜血染成了深黑色。

    黑面纱还没完全摘下来,康熙已然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刚才太过惊慌,没敢认真打量眼前这个蒙面人,即使有些像,她也不敢往这方面乱猜。现在看来,从高,到体形,更别提说话的声音,都是她熟悉的那个人,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惊讶的叫道:“宛儿!”

    下一秒康熙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