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谁是小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三十二章

    早时节,桃李争发,柳枝初绿,水暖鸭先知,天空中五颜六色的风筝像南来的大雁,远处农民伯伯已经开始犁田翻土,准备耕,近处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嬉戏追逐,河堤上,有人赏花,有人写意,草地间,有人蹴鞠,有人吟诗。

    寒意像茧,众生是蛹,争扎过后,破茧成蝶。

    天真的来了。

    康熙带着一群孩子去踏青。一边走,一边唱: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之天,啊,北国之已来临,城里不知季节变化,不知季节已变化,妈妈从家乡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故乡啊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嫩芽初上落叶松,北国的天,啊,北国之已来临…………

    康熙的声音不算天籁,不过孩子们还是觉得很好听。

    一曲歌毕,康熙就发话了:“好了,我们到了,接下来呢,大家两个两个结伴而行,用自己肩上的小背篓去采杏花,不能走得太远,还有不管采得多少,一个时辰后在这里集合,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姐姐,你刚才唱的那首歌到底是想表达喜欢天呢,还是喜欢故乡?”

    康熙已经习惯了孩子们的跳跃思维方式,笑道:“这个嘛,等你们回来,我就把这首歌的典故讲给大家,好不好?”

    “姐姐,采了杏花,杏树就不结果了。”

    呃,还真是环保小卫士。

    “那就不要把花儿整朵摘下来,只要花瓣,而且你们看,杏花是白色的,说明已经授过粉了哦,这样还是会结果的。”

    一会儿孩子们就朝四面八方散去。

    康熙怕孩子们有事来找她,不敢走多远,就就近采摘起杏花来。鼻腔里还哼着那首《北国之》。

    “你在哼什么呢?”

    冷不防的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康熙回头,看见是云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啊?每次见你都是魂飞魄散,徐大爷,我可没九条命等着你来取。”

    “胆子这么小,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愧对你,行了吧?”

    “我又招惹你了吗?语气这么不友善?”

    “哪能啊,你是人见人的云郎。”

    “沈西,你又是哪根筋不对啦?”

    康熙停下手中的动作,环顾四周,道:“陈先生今天没来吗?”

    “来了,在那边。”徐紫云指了指。

    “那你舍得过来见我?”

    “哟,这杏儿是结果了吧,看你酸的。”

    “切~”康熙不理他。

    “唉,‘三月三新天地,长安水边多丽人’啊~”

    “云郎,这世界上有比你更自恋的人吗?”

    “你不觉得这话说的是你吗?”云郎笑对康熙。

    康熙警惕的看了云郎一眼:“你在耍什么花招?”

    云郎凑过来在悄悄的跟康熙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背上长了一根刺?”

    康熙马上反手摸背:“你到底想说什么?”

    云郎放低声音:“我发现一直有人在看你。”

    康熙白了云郎一眼,神神秘秘就为了说这个,太浪费人家表了吧。

    “不用问,那个人就是你。”

    “你认真听我说好不好?”

    “不好,不好,你还是去找陈先生他们吧,我招架不了你。”

    “算了,反正你自己注意就是,不过看你那没心没肺的样子,我真是吃多了才来跟你说。”

    “那你就多去走走,消化消化。”

    不一会儿,脚步声又来了,康熙以为是去而复返的徐紫云,正想开口发作,没想到过来的却是纳兰。

    “打扰到你了吗,西姑娘?”

    被纳兰这一说,康熙微有怒意的脸不由自主的变红了,道:“没有,没有,我以为……我以为……”说着说着自己就扑哧一下笑了。

    纳兰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康熙踮脚,伸手将纳兰肩上的一朵杏花拿了下来:“都说鲜花配美人,此话果然不假。”

    “是不是鲜花也知道我面前站着一位美人?”纳兰被康熙的绪感染。

    康熙很少看到这样的轻松纳兰,全然不似以前,阳光下的他一白衣似雪,眉目温和,脸上的笑容若有似无,康熙暗自退了一步,收回心神,指着边的树说:“你是说这棵树是美人桃?”

    “杏花含苞时纯红,花开后逐渐变淡,花落时变成纯白色,初开时两者容易混淆,后来就很好区分了。”

    “好吧,当你是夸我。”康熙看后面没人,道:“对了,他们呢,你怎么丢下他们走开了?”

    “我们也是来游山玩水的,哪有风景就往哪儿走,一群人在一起到会意见不一。”

    “哦,是这样。”康熙看到纳兰时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结巴道:“你……你……”

    “西姑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你有跟宛儿联系吗?”康熙闭上眼睛,一口气迅速说完。

    她知道这样打探人家的私事不好,不止不好,简直是可恶,可是她又不能去万先生那儿要沈宛的通信地址,这样出此下策实在非她所愿,可想而知,从此她在纳兰心中就成了窥探他人**的小人,可是比起宛儿来,康熙又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好歹在宛儿嫁给他之前不是只属于他,她不过是弱弱的想要一个通讯地址而已,等将来嫁过去了,康熙想见宛儿还要向纳兰府上通报,等有批准才可以。她的这点点愧疚之意在自我安慰中消失无形。

    “你知道了?”康熙当然知道他话中所指。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

    “是宛儿跟你说的吗?”纳兰问她。

    康熙还是默不作声,纳兰不知道她没与沈宛联系上,那她要怎么开口问宛儿的地址呢。

    “你是怎么想的呢?”如果感觉没有出错,康熙觉得这句话就像做了坏事的小孩被逮个正着时问家长该怎么处罚他。

    康熙只能老实回答:“我就是想问宛儿她过得好不好?”

    这次轮到纳兰惊讶:“这么说你跟沈宛从去年年冬就没联系过吗?那……”

    康熙说:“嗯,宛儿年前没有回来,来信也没有具体说回来的时间,我很担心她,但是我不能找万先生问,所以就想问问你。”

    “她说她在那边很好,江南柳絮飘摇飞,烟雨濛濛如画,我感觉她在那边很快乐,所以没有追问她的归期。”

    “嗯,她好就好。”

    康熙感激纳兰没有问她是如何得知他们之间的事,也没打算问他宛儿信中是否提及过自己,如她所说,她好就好。

    她为她学着用桂花酿冬酿酒,做芝麻馅儿的包心汤圆,包荠菜饺子,糊元宵花灯。这一切的一切都淹没在这句话里。

    不知怎的,康熙想起了初二早上的景,那天,康熙和往常一样大清早起来在厨房里忙。

    “姐姐,你跟这面团有仇啊?”诺诺走进厨房看见康熙精神有些涣散。

    “啊,哦。”康熙看了看被她反复蹂躏的面团,拿来擀面棒,准备动工。

    “诺诺,你想宛儿姐姐吗?”

    “想啊,怎么啦?”

    “那她不回来过年你会不会很失望?”

    “嗯,有一点,她不会来就没有好吃的蜜汁火防”。

    “除了这个呢?”

    “还有很多菜都没得吃。”

    “那我给你做宫爆鸡丁。”

    “好啊,诺诺拍手,姐姐的宫爆鸡丁也很好吃。”

    康熙笑着答应:“一言为定。”

    康熙看着面团,笑自己这么大了还喜欢黏人。

    不知道宛儿有没有想念自己做的宫爆鸡丁呢?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