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二十八章

    人类是生物界最奇怪的生灵,他们擅长记忆,又擅长遗忘,美好和邪恶并存,又长期斗争,在经年累月的风霜里早已分不清那些残存在脑海里的,是好还是坏,还有那些被记忆过滤掉的,是真还是假。

    在同仁堂和老先生们真心交谈的子已经过去好久了,两位老先生还是没有过院子里来,康熙坚持每天去看他们,哪怕只是在后堂陪他们静静的坐一会儿,三位老人家倒是自在悠闲,除偶尔下棋以外,三人都是各司其职,捣药的捣药,作画的作画,拉琴的拉琴。唯一的改变就是每天黄顾两位老人家会轮流过来给孩子们讲课,讲得起劲时还会参杂着他们自己的一些怪诞的人生阅历,康熙有时在旁边也听得入迷会忘了时间,反应过来时会懊悔得拍脑门,然后一溜烟跑进厨房一阵乱忙,如果这时候你在门外,也能听见里面传来的一阵笑声。

    后来的时间里,因为康熙学过二胡,和顾老先生有话题聊,反而显得更加亲切。其实傅老头也善音律,不过老人家现在潜心于医学研究,只是在康熙和顾老先生讨论胡琴时,他老人家偶尔会挑下毛病。

    转眼到了冬至,俗语有云:冬至大如年,意思是冬至跟过年一样隆重,因为各地风俗习惯略有差异,康熙一点不敢怠慢,饺子,汤圆,狗,冬酿一样没少。从十几天前就开始,每天大清早就在厨房忙活,孩子们也没有闲着,揉面粉,擀面皮,包饺子,包汤圆,样样都来。

    二十一世纪,冬至哪有这么大的动静,回家过节就不错了。

    不仅如此,冬至这天,千佛寺有庙会,梨园(此梨园非彼梨园)还有京剧表演,康熙童心大发,想跟孩子们一起去看,毕竟现代社会的孩子福薄,没亲眼见过这些东西。

    所以当这天到来的时候,康熙从早上起来就特有干劲,巴不得早点吃了中午饭跟孩子们一起出去玩,在这里,康熙虽然在岁数上比孩子们大,但是古时候的孩子成熟的早,所以他们心理年龄都差不多,而且康熙的好奇心跟诺诺他们一样重。(穿越戏不都是这么写的吗,二十一世纪的大龄剩女穿越回去可以是豆蔻年华的美少女,也可以是十来岁的小不懂,还能是刚出生的婴儿,好吧,康熙也遵循这个规律。)

    有了粮食,同仁堂里看病的人少了很多,以前看病的多是穷苦的饭都没得吃的人家,傅老头又好悬壶济世,所以子过的苦,常常自己倒贴钱给病人抓药。现在来看病的也都能付点诊金药费,傅老头的子可谓是大大的改善了。

    康熙决定吃完午饭就顺道给傅老头带一点饺子汤圆过去,让几位老人家也闹。冬至一过,节就不远了,康熙想着,宛儿说过年前可能回得来,不知道江南天气如何,是不是也和这里一样阳光明媚,她现在是不是也在喝冬酿呢,喝冬酿时有没有想起她。康熙放佛看见青石板小路的尽头,宛儿笑着朝她走来,想到这里,康熙更加期待过年了。

    冬月的北京城,地震的影似乎早已远去,街头巷尾繁华依旧,或许是因为人口的关系,那个年代的的北京大街还没有现代这么挤,尽管人很多。今天万先生特意给男孩子们放了一天假,大家都想出去看闹,吃饭前孩子们就不停争论着是先去千佛寺看庙会还是去梨园看唱大戏。吃过午饭等康熙从厨房收拾好出来时,孩子们早就不见了踪影。

    大堂里只剩下万斯年和万斯同两位先生,万斯同看见康熙走出厨房找不到孩子们,道:“孩子们说先去寺里看庙会,西儿也想去吧?”

    “嗯。”康熙回答得十分干脆。

    “那就去吧,顺便看着孩子们。”

    “多谢先生。”康熙说完,自己也朝外面大步走去。

    (千佛寺建于明万历年间,后改名为拈花寺,在北京后海那边,宋庆龄故居旁,注:宋庆龄故居原来是纳兰德府邸。也就是说千佛寺是在纳兰家的旁边,解释完毕。)

    估计是过节的原因,街上的人好像都是往千佛寺的方向走,康熙也不甚在意,难得有机会出来见见世面,自然要分外珍惜。心好了,这寒冬的萧瑟在康熙眼里也变得明亮悦目。路边求签的,算卦的,卖香烛的,摊位前挤满了人。康熙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转个弯,没走几步,远远的就看见了千佛寺三个大字。

    康熙在寺门口晃了一圈,四下张望,没看见一个孩子的踪影,于是跟着人群走近寺中。

    咚!

    听得这洪钟的声音,康熙没来由的打了一个激灵,但愿是有好事要发生,康熙这样跟自己说。

    大内放着十二个蒲团,分成三排,每排四个,前后左右距离较宽,可供十二个人同时叩拜。

    佛祖坐莲台,莲台似有千朵盛开的莲花,莲花上又似有千佛旋绕,就这样层层叠叠,叠叠层层,变幻无穷。康熙看得有些头晕,连忙低下头去叩拜。这虔诚的匍匐让康熙心里十分堵得慌,本来她是马克思主义教育荼毒下标准的无神论者,可是自从她来到了这里,她的世界观就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无法解释自己的到来,无法找到回家的路,

    唯有寄托鬼神,求各路神仙佛祖的庇佑,这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悲哀,因为她宁愿相信鬼神也不愿相信自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姐姐?”

    康熙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方才起来,一抬头就看见诺诺站在自己旁。

    康熙扫看四周问到:“诺诺,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他们呢?”

    “他们去梨园看戏去了,我想求个平安符,所以落下了,不过正是这样才看见了姐姐。”诺诺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像发现了宝藏一样。

    “那我们去找他们吧。”

    “好的。”

    出了大,还没走到门口,诺诺看了看右边的人群,措不及防的就朝旁边挤了过去。康熙来不及制止,只得跟着挤过去看个究竟。等康熙从人群中挤出来时,早不见了诺诺的影。这下可康熙急了,这边是有什么能吸引孩子眼球的东西吗?诺诺是个有见解的孩子,不会就这样乱挤,她是看见了什么才跑过来的?康熙只能四处看看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这下她已在人群的外围,旁边有一条小路,看着人群里没有,她只能朝小路走去。

    只是越走越安静,好像刚才的人声鼎沸都只是脑中的幻觉。这时,远远的,听到有箫声响起,康熙听在耳中只是觉得熟悉,但又想不起名字。

    一个温和的声音随后二来: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捉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团栾骨,几家能彀?比似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这首《金缕衣》乃顾贞观为吴兆骞所作,可是,这声音分明不是那所见的梁汾公子,一时间,康熙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没看见人,声音又响起了: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

    杜陵穷瘦,曾不减夜郎孱愁。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急燔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后。言不尽,观顿首。”

    康熙听得这首词言真意切,特别是这句‘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以前拜读纳兰诗词时曾经看到过关于顾贞观联合纳兰救吴兆骞的千古佳话,当自己真的听到这首词时,内心已然被这声音深深的打动,其中深,溢于言表。

    不过转眼间,就看到一个亭子,亭中一人站立,抬首凝视亭中柱子上的雕刻,怔怔出神。

    旁边站着的,正是纳兰和顾贞观。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