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二十三章

    赵大姐道:“可不是嘛,平常人家,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只怕是早就倾家产了,当今圣上这个主意确实是一举多得啊,既能让老百姓感恩戴德,又毫不费力的为自己除掉了一个大贪官。”

    康熙道:“可是别忘了我们这些京城难民的粮食还是他发的呢。”

    周大姐道:“也是啊,估计他们那些人都以为安抚好了这京城百姓就能蒙过皇帝的眼睛,拿其他地方的百姓不当回事,乘机发国难财,不然哪有大批难民来这北京城,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赵大姐道:“唉,他对我们京城百姓还是不错的,怎么就是这样一个大贪官呢,算来那索大人还是先皇后的叔父呢,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啊。”

    周大姐道:“是啊,我还担心呢,要是真将粮食全部发完了,我们可怎么办呢,这才冬月,还有大半年,要怎么熬过去哦?”

    那边饭菜已经上桌,康熙也帮忙着拿饭碗拿筷子,道:“放心吧,若是饿,就是全北京城一起饿,再说,皇帝既然决定开仓,就肯定会从江南或者蜀中调运粮食过来的,他不担心百姓吃不饱也要担心自己饿着了。”

    赵大姐道:“可是这南面战事还没有结束,军队肯定更需要粮食,何况能不能运过来还是个问题呢?”

    周大姐道:“唉,你说这吴三桂好好的藩王不当,偏偏喜欢当卖国贼,卖了大明王朝又准备卖大清,他安的什么心啊!”

    赵大姐接道:“这仗都打了好几年了,也没见个尽头,这下好了,吴三桂死了,若是这次能将叛军一网打尽才好呢,天下太平大家才有田种,有饭吃。”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滔滔不绝的谈论天下大事,完全不亚于朝堂之上的那帮大臣。

    康熙不要想了,这真的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时代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遭受文字狱之害?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被流放边疆?

    看看厨房,康熙发现没什么可以帮忙的,他们也快准备吃饭了,就准备转出门,两位大姐非要留康熙吃饭,康熙推托了好一阵才才得以出来。

    往东面走了几步路就到了‘同仁堂’。

    大清早,药店才开门,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看来还没有病人上门。

    傅山正在店里面抓药,左手拎着称,右手在在秤杆上抹过去抹过来的,不知是药材斤两不对还是秤砣有问题,看到康熙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高兴的跟康熙打招呼,“西儿来啦。”他一面说一面用手招康熙过去,“正好,快过来,让老头子给你看看脚,我正在给你配药呢,你又不来看我,我还想让太冲给你带过去的。”

    太冲是黄宗羲老先生的字。

    康熙笑道:“我这不是来了嘛。”

    老头子瘪了瘪嘴,一把花白的山羊胡子跟着上下摆动,“依我看,你来呀,多半也不是为了我。”

    康熙看老头子看的那么透彻,这句话里面还有几分醋意,不由得心里高兴:“那一小半是为了你还不行吗?”

    老头子笑了,指着康熙的鼻子道:“就知道你嘴巴甜,会哄老头子开心。”

    说着领着康熙来到内堂,笑着对正在下棋的两人道:“宁人,太冲,有人来给你们当裁判来咯。”

    两位老先生头都没有抬一下,认真的盯着棋盘。

    康熙从昨天起就习惯两位老人家斗棋时目中无人的样子,看着黄顾两位老先生下棋时专注的模样,心生羡慕,问傅先生:“两位老先生莫不是从昨天过来就一直这样,没分出个高下?”

    傅先生道:“可不是,昨天医馆里病人多,我没时间理会他二人,一起来的几个后辈又完全劝不住,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傅山走到堂屋里,拿了一个药箱出来,招呼正在看黄顾二人下棋的康熙到屋里去,“来,把鞋袜脱了,让我看看脚。”

    康熙听话的把右边脚上的鞋袜乖乖的脱了下来,只见右脚脚背上一个大大的疤痕几乎盖住整个脚背,脚掌心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况。

    傅老头打开药箱,拿出一坨海绵,蘸了一种黄色的药水,将脚心脚背涂了个遍。又用中指和食指按在脚心脚背上捏了一捏。

    康熙看傅老头一个劲的观察她的脚但又一句话不说,心里有些不确定,问道:“怎么啦?”

    傅老头并不理她,又将一种红色药水涂在上面,道:“干了再穿鞋袜。”

    说完就自顾收拾药箱去了。

    康熙将一只脚晾在那里,是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老头不说话就代表他心里有气。康熙正想说点什么,傅老头却已经收拾好药箱,在康熙旁边坐了下来,道:“叫你经常来看我,你不来,你不来,拖了那么久,现在可好。”

    康熙听出了话里的责备和怜惜,不道:“我脚不是好好的吗?而且也没有疼啊。”

    傅老头道:“是不是偶尔感觉右脚站不稳?”

    康熙溜须拍马道:“神医就是神医,就这样看一下就知道最近的症状。”

    傅老头却是笑不出来:“现在知道奉承我,早些时候怎么不来,这就是不听老人言的后果。”叹了一口气,又道:“我给你开个方子,自己好好调养调养,能不能养好就看你自己的了。”

    康熙道:“怎么会这样,不是那时就好了吗?”

    傅山道:“那时是初步愈合,当时给你取木棍的时候就跟你说过,好了过后站立的时间不要过长,你偏偏不信,瘟疫那段时间你还一个劲的抢着干活儿,记住,对别人好也犯不着这样牺牲自己。”

    康熙委屈道:“我不是看脚好了能动嘛。”

    傅山道:“还狡辩,不是跟你说过只是外面好了吗?里面还在长呢。”傅山有些生气,站起来指着康熙的鼻子,骂也不是,打也不是,“你呀你……让老头子我说你什么好。”

    康熙自己到觉得没什么,反正她现在脚也不疼,还能走能跳,只是害傅老头这么担心她,她自己就很过意不去,只能低着头不说话,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默默地穿鞋袜。

    而正在这时,外面想起了黄顾两位老人家的声音:

    “哈哈哈,一胜一负,平了。”

    “不算不算,这怎么能算平了呢?两盘都是我执黑棋后走,明明就是你输我赢。”

    “嘿,你这就不讲理了,下棋下棋总要有先走后走,难不成还能一起走吗?这两盘就是打平了。”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