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二十一章

    沈宛双手搁在桌子上,子坐的很直,脑袋微微偏左,瞪着眼睛看康熙,希望她能讲出些说这话的道理来,康熙也看着沈宛,希望她能给个满意的回答。

    这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

    沈宛看着康熙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意思,反而对自己一脸期待,她又把问题抛了回去:“为什么这么问?”

    康熙狡黠道:“古语有云‘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你这次回家可是这个原因?”

    沈宛道:“西儿这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功夫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呢?”

    康熙叹气道:“本来我是打算三十岁时谈婚论嫁的。”这个理念在这里依然可以实现,只不过因为要背负来自社会的压力而困难了一点点。

    康熙自然是这样想的,二十一世纪的孩子啊,你好罪恶。

    沈宛忍不住笑道:“出阁稍微早一点点的女孩子到那时都可以抱孙子了。”

    康熙争辩道:“这叫人各有志,这个社会虽然倡导早婚早育,可是这不代表晚婚晚育是不可以的。”

    沈宛用左手撑着脑袋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人要你。”

    康熙撅嘴:“没人要最好,本姑娘这辈子还就不嫁了。”这里的男子满脑子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和一妻多妾的陈腐观念,康熙目前没找到一个能和她自己谈得来的男子。当然这是因为找到一个好男子需要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条件。

    沈宛用右手指了指东面:“静心庵在那边,要我带你去吗?”

    康熙装作狠狠的要打沈宛的样子,一手拍下去,拍在了沈宛手背上,却是声音比力道大得多。沈宛也没喊疼。

    康熙凑向沈宛,双眼带着些危险道:“宛儿……”

    沈宛笑道:“好了,说正经的,是哪家公子让西儿将这漫漫人生看淡了?”

    康熙道:“我们今天晚上讨论的话题是你,不要强扯到我上。”

    沈宛犹豫了一瞬,沉吟道:“那……西儿,你觉得女孩子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一辈子依靠男人过活吗?”

    康熙有些讶异,这个问题从男权社会产生后就存在,一直到了二十一世纪仍然没有解决,而那是一个个号召妇女解放男女平等的时代,虽然在实际上它还是一个男权社会。都说当局者迷,然而沈宛的这种疑惑却是实实在在的是在反思当下。

    康熙道:“宛儿,班昭乃是一代才女,你觉得《女诫》如何?”

    沈宛道:“史家之言,女子的行为规范准则,自那之后,女子德行好坏都以《女诫》为准。”

    康熙又问道:“《女诫》固然是好,规定女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是这世间只闻才女班昭写《女诫》,却从未有某个才子写出《男诫》之说。”

    沈宛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但这个事实又是多么的讽刺,以至于沈宛无言以对,只得对康熙道:“西儿,那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康熙答道:“当然是跟孩子们在一起了。”

    沈宛道:“孩子们也是要长大,也是要成家的呀!”

    康熙看着窗外,此时已是深夜,寒冬的夜晚没有一点月光,只是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清,康熙的思绪却已经飘出了好远,飘过桃木雕花的窗棱,飘出这座四合院,飘过北京城,飘过寒冬,随着呼呼的北风,飘到了西南边,飘回到了现代。那里有她一生宏伟浪漫的打算,那里是她所有梦想的起点,也是她人生梦想的舞台。可是她还有机会回去吗?康熙叹气:“我……还没有想到那么远。”

    沈宛也是不说,坐在那儿想着些什么。

    康熙看她也陷入沉思,提醒道:“宛儿,夜深了,厨房的灶上还温着水,洗洗睡吧。”

    沈宛听着这话也随即起。康熙看着沈宛的背影,又转过头来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书和笔,准备上睡觉。

    刚走到边,就看见诺诺转把被子撩开了,康熙摇了摇头,轻轻的走过去把被子给她盖好,又掖了掖被角,才转去自己的上,此时沈宛已经洗漱完毕,回到了屋子里,康熙吹熄了煤油灯,缩进被窝,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想着刚才的那番对话,康熙心里一阵茫然,如果她的一生都要在这里度过,她真的不敢想象。

    翻过去,却发现沈宛也是一双大眼静静的看着上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沈宛看着康熙翻过来,转头发现她也没睡意。

    康熙开口道:“还会回来吗?”

    沈宛道:“会的。”

    康熙追问:“什么时候?”

    沈宛答道:“多则四五个月,少则一两个月。如果顺利,还能赶回来过年。”

    康熙突然就觉得很开心,仿佛乌云散去,天空放晴,笑道:“那好,我明天就跟孩子们一起去推磨,到时候包好汤圆等你回来,对了,你要吃芝麻馅儿还是花生馅儿?”

    沈宛心里一股暖流,答道:“都好。”

    康熙继续道:“冬酿酒也会给你留一些,到时候回来就着汤圆边吃边喝。”顿了顿又道,“可是这些你家人也会弄给你吃吧,算了,还是不要给你留了。”

    沈宛看康熙一脸憧憬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酸甜苦辣,道:“留着吧,我想尝尝西儿亲手做的冬酿酒。”

    康熙一脸高兴的样子,道:“那可说好了,你要是回来晚了,那冬酿坏了你也得喝下去。”

    沈宛点头。

    康熙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跟你学苏帮菜,这次我一定认真的跟你学习,不然你回来之后我就天天给你做麻婆豆腐。”

    沈宛还是点头。

    康熙想了想,又道:“还有啊……”……

    说着说着康熙和沈宛两人都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房子里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昭示着鲜活旺盛的生命力。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