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十七章

    可是康熙为什么独独对纳兰反应这样大呢?

    按理说她之前见过的名人一个也不比纳兰差,从学术上来讲,黄宗羲顾炎武两位老先生可以说比纳兰的历史形象高出一大截,山羊胡子老头傅山,还有傅眉万斯同万斯大几位先生也是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才上,沈宛和纳兰也是有得一拼。为何偏偏是纳兰?

    这其中又有怎样的渊源?

    这一切的一切还要从康熙小时候说起。

    话说康熙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深受她妈妈的荼毒,每天都是左一句康熙皇帝右一句康熙皇帝,从早到晚,从小到大,耳朵长了厚厚的茧子,以至于后来看到电视里播放关于康熙皇帝的电视剧,电影和讲座,康熙都会心烦躁(当然,有可能是另一个原因,且当我胡乱的猜测吧,就是当你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跟你名字相同,还是同月同生,尽管年代不一样,可是那人却比你牛千百倍不止,你心里会好受吗?何况就是因为这样自己的妈妈喜欢他多过自己,天天在你面前唠叨他是怎么怎么的好,正常人能受得了吗?)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的催眠曲都是灰姑娘仙都瑞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还有凄美的美人鱼,她可好,天天晚上听康熙,到最后她不得不装睡着,等她老妈一走,就小心翼翼的从底翻出格林童话来啃,有几次沈妈妈看见屋里有光,开门查看,幸好康熙手够麻利将手电筒迅速藏在被子里,才侥幸逃过。

    康熙稍微长大了一点之后,偶然间在一部年代久远的电视连续剧中听得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愿。’其中怨怼感对于康熙这个没经历过悲欢离合的孩子来说有些难以理解,可是那时的她正沉浸在小说里面不可自拔,这词中的意思多少也能明白一点,比如,康熙虽然不懂林妹妹为何要百般刁难心仪的宝哥哥,但最后生离死别时,也不抹了一把眼泪。加上电视剧节的帮助,女主角悲凉的腔调,康熙心里那个感动呀,当时就对这作者好奇起来,有偶然在一本书上看见清初著名此人纳兰容若的生平介绍,心里不悲戚,如果说王勃是意外亡,纳兰就真是天妒英才了。

    康熙回家第一次主动向老妈问起清史,沈妈妈大喜过望,但草草回答康熙的问题后又开始了她每天的‘正说康熙七十年’,康熙觉得老妈真是中毒不浅,什么都能朝她的话题上拉,根本就没解决自己的问题。不再理会她,自己跑到书房翻起厚厚的历史书来,沈母看了看康熙,又看了看太阳,心想它到底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呢?几天后康熙特意买了几本关于纳兰容若的书,从头到尾仔细研究了一遍,正史看完了就看野史,当然还有各种版本的小说故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康熙甚是为纳兰不平,当即回家找沈母理论,说都是康熙皇帝把纳兰得郁郁而终的,这么好个帅哥,这么好个忧郁王子,这么好个能写诗填词的人,这么好个国家级保护对象,这对中国文坛是多大的损失啊。沈母可不同意这种说法了,纳兰跟康熙帝玄烨是有很多瓜葛,可是这样的大罪名却是有些不着边际的,小说上写的都是为了戏剧效果,哪能当真啊。康熙不依不饶,大有要为纳兰讨个说法的架势,沈母也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服的主儿,从此康家屋里两个女人各执一词,不,准确的说,是各执一个男人,是公说公有理来,婆说婆有理,每天都要上演唇枪舌战(要说起来,这事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康熙其实心里多少都带有一点对早年遭受老妈荼毒的报复心里,正好这事能将康熙皇帝和老妈都说个遍,借题发挥那是很自然的事,谁叫这孩子在叛逆期呢?沈母呢,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教育很是失败,讲了那么多关于康熙帝的故事全白讲了,怒气上来了,决心就下去了,不说服这孩子自己还要怎么跟她当妈?!这娘俩吖~)中间的康爸爸就理所当然的成了裁判兼调解员,每天看着自己生命力最重要的的两个女人为了两个早已作古的男人争得面红耳赤,他这个活生生的男人真是好不心甘啊,最后实在是没辙了,无奈之下只得长叹一声,出门找邻居下棋去。

    两人争执了几年,直到后来康熙因为学业紧了,远离父母,开始长期的住校生活,两人才算消停了,再后来康熙上了大学,离父母远了,每次回家亲昵都来不及,哪顾得上吵架,每次回家都是好酒好菜的招待,沈母也似乎有意避开那些争议的话题,康熙看母亲这样为自己着想,心里最开始很是开心,渐渐的,就觉得难过起来,干嘛像防贼一样防着这个话题,估计是没人吵嘴不习惯,又想逗母亲开心,于是有一天在饭桌上主动跟老妈说她最近在看一本书,写的是康熙与纳兰的故事,沈母觉得这孩子估计是想通了,特意跟她说这个话题,心下高兴,好奇地问是什么书,康熙扑哧一笑,是**文,书上说纳兰诗中那位九重宫阙内的红颜知己是康熙皇帝,所以他愁,他苦,他写诗,他抒;康熙皇帝也没有办法,只能把他弄到边当御前侍卫,每天见面聊以慰藉。

    沈母立即沉下脸来,放下筷子,看着康熙,也不说话,康熙看着母亲沉的脸,心里暗叫,噢噢,闯祸了,且不说母亲是个康熙的正派的历史学家,普通家长一时间也怕是接受不了孩子在看这种东西的,不由得低下头去,像个知错的孩子,事实上,康熙也知道错了,知道绝对不能在母亲大人面前说这些太过前卫的话题。这年头,哪个孩子不看**啊,《断背山》还那么火呢,可是又有哪个孩子敢跟父母说呢?哎,这下麻烦大了。

    是夜,康熙躺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晚饭是在极度的沉默中渡过,爸爸还不知道,晚上妈妈肯定会跟他说,暴风雨就要来了,爸妈到底要怎样惩罚她,算了,懒得想,不要是上次的背棋谱就好了,睡吧,反正都要面对。就这样康熙捂着头在上滚过来滚过去,周而复始,天亮时才朦胧睡去。

    第二天,果然晴天霹雳,康父要女儿回老家都江堰帮他做什么历史研究,顺便面壁思过。不出康熙所料,这真是比背棋谱还惨,亏他两人想的出来。康熙本想回学校就一了百了,可沈母说她已经跟学校申请休学半年,康熙气不过诘问她为何以权谋私,沈母则不以为然,女儿现在存在严重的思想作风问题,回到学校就是祸害人间,不如留在家里教育。康熙开始赖在家里不走,后来烦了母亲每天的‘教育’,所幸跑去都江堰一个人住。而在都江堰老家,等待康熙的是一屋子泛黄的历史书籍,所谓的研究,就是要她将这些书看得滚瓜烂熟之后,写十几万字的读后感,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回家,康熙的青叛逆期似乎特别长,一直喜欢跟父母对着干,小时候,沈母要她看历史书,她偏跑去学二胡,康父要她跟着学棋,她就跑去报了个舞蹈班,现在也还是这样,康熙在都江堰什么都干,就是不看那些书,这一呆就是好几个月,不久后,因为地震,就来到了三百多年前。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