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十五章

    吃过饭后

    康熙就和孩子们进厨房收拾去了。

    沈宛陪着大家说话。

    两个老人家准备继续刚才未完成的斗嘴斗棋大战,一帮人拉都拉不住,最后沈宛不得不提议让他们去山羊胡子老头那里,两人才就此住手了。

    山羊胡子老头就是傅山傅青主,也是康熙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当然那个救康熙的朦胧声音的主人康熙没见看见过),是那个给她包扎伤口的山羊胡子老头,是那个叫她和傅眉一起去废墟堆里找药材的山羊胡子老头,也是傅眉大夫的父亲大人,也是沈宛的师傅,医学兼武学界泰斗。梁羽生《七剑下天山》中七剑之首,具体武功如何康熙不得而知,但是医术好是没得话说的,地震以来,康熙是看着他从阎王爷手中拉回了那么多的人,瘟疫弥漫时,直接和大家住在被隔离的大院子了,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当真是不容易。

    康熙从厨房里收拾好东西出来就看见一帮人朝外面走去,黄老先生嘴里还念着可要找青主好好来评评理的话,康熙笑了笑,看着大家伙儿都出去了,就决定留下来看孩子们。

    沈宛站在院子门口回头道:“西儿,我跟老先生他们去一下师傅那里看看。”

    康熙点了点头:“你去吧,大伙儿要回来吃晚饭就早点,我好准备着。”

    满清入关后,在饮食上还是保留了原来的一两餐的风俗习惯,既是早上吃一顿,下午吃一顿,晚上就不吃晚饭,这是由于早期女真人靠打猎维生时留下来的,通俗的说就叫保持民族文化特色,但也许是出于内心的抵触,也许时是饥饿本能的需要,京城汉人却并未因此就将晚饭省去(当然不只京城,全国上下的汉人恐怕都是改不掉这个习惯的)还是一三餐亘古不变,起先诺诺也不吃晚饭,奈何小孩子正在长体,不论干活还是玩,孩子们晚上也都饿,也随了大流。

    沈宛回了康熙一个微笑,嗯了一声就跟着出门去了。

    康熙刚走一步,却看见万斯同先生从自己的屋子里出来。

    “西儿,我也陪师傅去一趟,你照看一下孩子们。”

    康熙答道:“好的,先生。”

    说完,万先生就大步流星追着两位老人家去了。

    本来孩子们吃过午饭后稍做休息,就要准备上课了,孩子们平时这个时候都是在万先生的教导下学孔孟之道,习修齐家治国平天下之法,正好下午万先生也跟着黄顾两位先生去傅老头那里了,孩子们就闲了下来,她也就不打算出去卖书,却也不想教孩子们念书,想了想,还是老一——留在屋子里给孩子们讲起故事。

    于是走到孩子们念书的大厅双手响亮的拍了两个巴掌,原先乱成一团的孩子们立即安静了下来。

    “孩子们,准备上课了。”

    “西姐姐,先生刚刚走了,今天是你给我们上课吗?”哈因兴奋道。

    康熙点了点头,笑道:“是啊,万先生陪老先生出去了,今天我给你们上课,好不好?”

    “好啊,好啊,又有故事听了。”哈伊也高兴的拍手。

    “西姐姐今天要讲什么好听的故事呢?”

    康熙偏头作思考状。

    几秒之后,仿佛是灵光乍现,康熙双手一拍,有了。

    “今天我给大家讲《狼来了》的故事。”

    “从前,有个放羊娃,每天都去山上放羊。

    一天,他觉得十分无聊,就想了个捉弄大家寻开心的主意。他向着山下正在种田的农夫们大声喊:“狼来了!狼来了!救命啊!”农夫们听到喊声急忙拿着锄头和镰刀往山上跑,他们边跑边喊:“不要怕,孩子,我们来帮你打恶狼!”

    农夫们气喘吁吁地赶到山上一看,连狼的影子也没有!放羊娃哈哈大笑:“真有意思,你们上当了!”农夫们生气地走了。

    第二天,放羊娃故伎重演,善良的农夫们又冲上来帮他打狼,可还是没有见到狼的影子。

    放羊娃笑得直不起腰:“哈哈!你们又上当了!哈哈!”

    大伙儿对放羊娃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谎十分生气,从此再也不相信他的话了。

    过了几天,狼真的来了,一下子闯进了羊群。放羊娃害怕极了,拼命地向农夫们喊:“狼来了!狼来了!快救命呀!狼真的来了!”

    农夫们听到他的喊声,以为他又在说谎,大家都不理睬他,没有人去帮他,结果放羊娃的许多羊都被狼咬死了。”

    这个在二十一世纪被每个家长奉为诚实教育必备的故事对每个现代的小朋友来说简直就是倒背如流,滚瓜烂熟,所以康熙讲的也很是流利。

    康熙讲到这里时,夸张的做了一个饿狼扑食的动作,吓得孩子们直打哆嗦。于是趁打铁:“下面进入讨论阶段,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我知道我知道,”哈伊抢道,“就是不能说谎,说谎没有好下场。”

    康熙笑道:“可是放羊娃第一次第二次说慌都得到了大伙儿的帮忙了啊,这是不好的下场吗?”

    “如果说谎能换来人们的帮助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可是第三次的谎话确实是害了放羊的孩子,如果没有前面两次的谎话,他第三次就可能被大伙儿救,不是吗?正是因为前两次说了,第三次才没有人信,这样就是他前面的谎话害了他。”

    诺诺道:“一个经常说谎的人即使他说了真话也没人再信他了,所以人与人交往要诚实以待,这才能结交真朋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养羊是很有风险的,要是他养的是饿狼不喜欢吃的东西不就好了吗?”

    “放羊娃平时都没有朋友吗?他一个人一定很寂寞才跟大家开玩笑的,他希望大家能陪他玩,可是他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

    “在人多的地方放羊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一定要在没人的地方放羊?”

    “他父母都不管他吗?他也是孤儿了吗?”

    “羊群是他的吗?若是他为别人放羊,那被狼吃掉后他该怎么办呢?”

    康熙看着孩子们讨论得很是起兴,打从心里为他们开心。

    孩子们还没有被陈朱理学侵蚀,八股取士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他们是纯真的,是自由的,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怎么想就怎么说,一旦有心朝着科举及第升官发财的方向走,便再无般欢声笑语可言。

    如果可以,康熙真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长成自由的鸟儿,拥有任自己翱翔的天空,不受人间半点束缚,康熙也不希望孩子们都以居庙堂之高为人生的最高理想,想到这里心里又多了些愁绪。

    倒不是说学这些就不好,平时万先生在的时候,康熙偶尔也听到他们上课传来的声音。从《四书》《五经》到《论语》《庄子》,她闲暇时也听听,自觉是大有裨益。二十一世纪是有哪个老师上课会仔仔细细的给学生讲整本的《大学》《中庸》的?能把课本上的节选讲好就不错了,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孩子悲哀所在了,难怪孩子们崇洋媚外,喜欢西方文化,过圣诞节,因为有人会跟他们讲圣诞老爷爷会驾着驯鹿马车载着礼物悄悄跑进屋子将礼物放在袜子里,可是除了大话话以外,谁会跟我们细心讲屈原自投汨罗江的来龙去脉,龙舟粽子的来历?我们可以将希腊神话人物关系说得一清二楚,却不一定说的出三皇五帝的名字,孩子们可以倒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却从不看《诗三百》。

    所以康熙每次听都觉得是灵魂在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洗礼,每次都受益匪浅。

    但是轮到自己给孩子们上课却又有所不同,一来自己在古文上还是个半吊子,讲不好不贻笑大方是小,误人子弟的事可还是别干的好,二来,孩子们成天都学这些也不免会觉得枯燥乏味,康熙讲些有趣的既当是解闷,又可以激发孩子的好奇心,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从一开始,康熙就主打故事,孩子们呢,从最开始的漠然相向到渐渐的被引入话题开始思考,最后就成了踊跃发言,反正在这里都是开放式讨论,孩子们也就百无忌,说对说错没有万先生那样的责罚,康熙又不断的鼓励他们,久而久之,大家都上了这个讲故事的西姐姐了。

    沈宛还曾经笑康熙是‘故事大王’。康熙当时笑得很心虚,多亏她看了那么多伊索寓言,所以国际化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能让她在孩子间混得开。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