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十二章

    康熙看着沈宛包扎一半的手,布条已经完全被浸染成鲜红色,估计是握拳用力过度导致的,于是把她的手轻轻的拉过来看,小心翼翼的把她手上鲜血淋淋的布条解下来,不得不又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再给她包扎。

    两个人各怀心事,也都没有说话,康熙全神贯注的包扎,沈宛也任由康熙翻来覆去的倒弄她的手。

    诺诺在旁边给李大伯他们说着话,看他们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动起手来收拾包裹。

    门外那青衣男子和那青蓝衣衫的男子却并没有走,而是在外面犹豫了一会儿,也跟着走进了庙里。

    只见庙里到处是横七竖八倒着的人,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干枯如柴,满脸尘垢,毫无血色,头发乱蓬蓬的,衣衫破烂,宛如地狱里面的饿死鬼一般,饶是两个见过大世面的男子也不由得心惊,屋子的角落里有很多稻草秸秆,屋中间还有一堆灰烬,想必这大冬天是他们燃烧取暖所用,可却没有一被子棉絮,两位公子当真是吃了一惊,本以为在街上看见的那些人已经是惨不忍睹了,现下只觉此此景哪是人间惨象能形容得了的。

    康熙正好给沈宛包扎完毕,诺诺也收拾得差不多了,看见他二人进来,也不觉得奇怪,他两人既是有心跟着李大伯来,自然不会轻易掉头回走。

    沈宛却讥讽道:“两位看够了吗?可是够鲜活?”

    青蓝衣衫男子厉声道:“这位姑娘,我们好心好意的来,你何必这样出言不逊?”

    沈宛起道:“哼,好心好意,你所谓的好心好意就是站在这里看好戏吗?”

    青蓝衣衫的男子一时语塞,语不成句的道:“你……你……”

    说着手按在剑上的力气不由得加重,似有拔剑之势。

    沈宛又道:“说不过就想打吗?”

    康熙急忙过去拉住沈宛,低声喊了一声宛儿,语气里有不要她在这里争执的意思。

    那青衣公子也是同时止住了青蓝衣衫公子的手,用眼神朝他示意了一下,青蓝衣衫的公子立即愤愤的将右手从剑柄上甩开。

    四人就这样面对面僵持着,谁也不开口说话,也没挪动步子的意思。

    好一会儿,那青衣男子才道:“荔轩,用你那荷包里面的银子给他们买点被褥和吃的来吧。”

    那青蓝衣衫的男子立即回答是。

    话刚落音,沈宛又捏拳笑道:“这京师难民不计其数,公子爷就算是买尽城里所有的店铺,只怕也是不够的,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

    青蓝衣衫的男子怒道:“你不要不知好歹。”

    青衣男子道:“好了,都别吵,荔轩,你快去吧。”

    那位荔轩公子看了沈宛一眼,怒气冲天的转出门了。

    青衣公子却是走到李大伯旁捡了个空地就坐了下来,向李大伯问道:“京师地震的灾民不是有安置所,你们怎会沦落至此?听口音,这位先生不像是京师的人,不知先生是从哪里来的?”

    李大伯道:“我们都是从山西、河南、直隶一带来的,地震过后,老百姓房子没了,地里的庄稼收成都没了,官府所发救济粮也有限,养不活那么多无家可归的人,后来又是瘟疫,更没人管事了,灾粮也断了,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老百姓没吃没喝,生病也没大夫可看,自然是心中不平,那康熙皇帝难道真的闭目塞听,不理天下苍生,至平民百姓于不顾吗?于是大家就抱着希望来这天子脚下讨个说法。

    可是路上死的死,伤的伤,到了京师也没人理我们,丐帮自顾不暇,官府这几还在不断的驱逐进京的难民,城外不知还有多少跟我们一样水深火的人。现在想想当时往南逃去未必不是活路,就算吴三桂吴世璠是叛国贼,也比现在饿死在天子脚下强。”

    青衣男子眉头皱了皱,道:“官府所发的救济粮不够吗?那从鱼米江南天府成都调来那么多粮食也不够?那你们可有房子住,有被子盖?”

    李大伯道:“官府每天只发放一顿稀粥,后来稀粥直接成了米汤,也不发放棉被给我们,更别提什么房子了。”

    青衣男子道:“岂有此理,这帮官员真是无法无天了。”

    沈宛冷哼一声,转过去。

    康熙也急忙起,叫上诺诺道:“诺诺,走,我们去再弄点干草来吧。”

    诺诺也跟着大步走出门。

    康熙问道:“宛儿,你为何……?”

    沈宛道:“那帮纨绔子弟,只知坐享其成,哪懂人间疾苦,把他们声色犬马的生活建立在老百姓无家可归,饥寒交迫的痛苦之上,难道还该对他们好言相向吗?”

    康熙觉得事实也是如此,也没多说什么。

    可是刚才李大伯的那番话却是让她揪心了,可是转念想想那青衣男子自然不是小气之人,何况现在这况说这话却也在是理之中。

    回来的时候,康熙诺诺各自手抱一捆干草,沈宛则是背了一捆干柴。

    门口平白里多了两匹黑马,看来是那位荔轩公子回来了。

    进门一看果不其然,屋子里多了七八个铺盖卷,十几干净的麻布衣裳,和一大袋白馒头。

    康熙和诺诺将干草捆放到屋子角落里,又将草捆打开,将干草一一铺开,这样他们睡觉也可以暖和一点。

    沈宛将柴捆立在门口,进门道:“两匹马就伏了这点东西来,可没闪住马儿的腰?”

    荔轩公子气急,脸色都变了,原本蹲在地上的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有完没完?有本事你去弄弄看啊,我看你除了去弄捆柴也没什么别的本事,还挑剔起我来了,真是不知所谓。”

    沈宛正待发作,张老伯却是抢了先:“沈姑娘,我们都知道你是为我们不平,可是这些东西真的是我们所需要的,这位荔轩公子能为我们买棉被买馒头,我们实在是感激不尽,你就不要再计较多少了,你这样,让我们很是愧疚。”

    康熙也拉了拉沈宛的袖子。

    饥饿的时候,有饭吃就是好事,山珍海味于粗茶淡饭没有区别,寒冷的时候,有棉衣穿就是好事,管它绫罗绸缎还是粗布麻衣,无家可归的时候,有避难所就是好事,哪还挑剔碧瓦朱檐或是碎瓦颓垣。就如张大伯,现在他们都是他感激的人,可是他们因为他而吵架,他心里自然觉得无地自容。

    青衣公子却道:“老人家放心,困难总是会过去的,大清朝绝不会置自己的子民于不顾,就算这其中有官员贪污**,事最终是会水落石出。”

    荔轩公子道:“当今皇上康熙帝明察秋毫,绝对会对天下百姓一个说法的。”

    康熙看着沈宛一脸嘲笑,有些担心,又看了看外面,道:“宛儿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孩子们估计都饿了。”又转过去对诺诺道:“诺诺,拿上包裹,回去了。”

    诺诺嗯了一声,就跑过去拿包裹。

    康熙沈宛诺诺三人对李大伯他们道了声再见,就出门去了。

    那青衣男子道:“荔轩,我们也该走了。”

    张老伯道:“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饮水思源,将来也好报答公子大恩。”

    青衣男子道:“叫我三公子好了。”

    康熙一行早在门外,此时听得她一声三公子,不由得停了一步,但立即又赶上诺诺和沈宛。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