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棐子 书名:初相识故人归
    ()    第十章

    第二天

    康熙一大早起来给孩子们把饭做好,再将屋子收拾干净,等那边传来孩子们的读书声时,她已经将屋子弄得整整齐齐了,沈宛将今早多煮的米饭全部打包装在包裹里,看到康熙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就说道:“师傅说你脚上的伤虽然好了,但是不宜受冻,你还是别去了吧。”

    康熙道:“傅先生他老人家总是要从大夫的角度来看问题,我自己的脚,我心里有数。”

    沈宛道:“你这子,算了,走吧。”

    诺诺跑过来抢包裹背:“我也去,我也去。”

    院子里上课的规矩是:男孩子每天必须要上万先生的课,女子们却不一定,这是万先生定下的规矩,当时瑶瑶上课也不说话,哈因说她额娘说过女子无才便是德,万先生是要教他们不道德的事,所以不学,后来万先生干脆随了他们,于是有的女孩子喜欢上课的就去上课,不喜欢的要么自己玩,要么跟康熙干活儿。康熙试图说服哈因那样的女孩儿,可是哈因每次都说额娘说的绝对没有错,康熙也不好诋毁人家故去的母亲,最后下结论:他们的价值观已经根深蒂固,不容改变。可是诺诺每次想干活儿时,康熙都要刁难她问他先生讲了什么,能不能背下,不行就乖乖回去上课。诺诺每次又都想粘着康熙,所以要花时提前背书才能过关。

    “今天老师要讲的是什么呢?”果不其然,康熙发问了。

    “是屈子的《离》”,也不等康熙问,自顾背着拿上包裹,边走边背:帝高阳之苗裔兮,郑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康熙对着沈宛笑了笑,一起跨门出去了。

    十一月京师的早上,阳光穿过光秃秃的树压枝,洒下一地,到处是金灿灿的,空气里全是小贩们贩卖东西的叫卖声,夹杂着买主们讨价还价的声音,混乱中透露着生机。

    冬天到了,天还会远吗?

    康熙觉得天的气息已经到了她的鼻尖了。

    诺诺一个人拿着包裹走在前面,康熙沈宛也都拿着一包东西,朝着西边走去。

    街上难民也渐渐出来了。

    康熙四处看了看,一脸忧心,“怎么会这样呢,连个安生的地方都没有。官府的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也不管的吗?”

    沈宛道:“有你这个忧国忧民的人在,他们不知道省了多少心。”

    康熙道:“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康熙皇帝不可能不知道的啊?他知道了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呢?”

    沈宛道:“他要是理了才怪呢!都这么多天了,你看见点动静了吗?昨天倒是听说城门口官兵从今天起准备把这些难民赶出去,不准他们留在这北京城里。”

    康熙道:“这帮人真是可恶,不拿出粮食不提供住处就算了,怎么还这样不讲人呢。”

    沈宛冷笑一声:“官府什么讲过人了?!”

    康熙看着沈宛,怔了一怔,想想也是,可是心里却是觉得康熙帝玄烨不该是这么昏庸无知的人,事怎么会是这样?

    到了难民所在的破庙时,诺诺已经跑得出汗了。庙里人少了很多,康熙估计他们是出去觅食了,可是这大冬天的,四周哪里有什么可吃的呢。

    庙里的人们听到有人来的声音,都把头伸出了出来,看到是康熙和沈宛来了,脸上都露出了希望的笑容。

    康熙把包裹一个个解开,没有饭碗,沈宛就一勺勺的跟他们舀在手里,估计是饿坏了,他们再也顾不上谦让,都争先恐后的围过来。

    “大家不要急,不要抢,每个人都有份。”

    “如果你们抢着不小心洒了,就没有多余的可吃了。”

    “慢慢吃,多嚼两下,囫囵吞枣肚子会受不了的。”

    康熙看他们吃的差不多了也没见个人回来,问道:“对了,张婶呢?她是出去找食物去了吗?”

    “你是说那个穿蓝布衣的张婶吗?走了,前几天走的,她家孩子后来伤心绝望也跟着走了。”一个老人家回答道。

    康熙心跳漏了一下:“怎么会呢,我们那天来看她还是好好的啊?”

    诺诺有些害怕,往康熙边靠了靠。

    “唉,上次两位姑娘将我们引到这里后,我们就一直留在这破庙里了,可是吃的总还是问题,于是我么就白天上街乞讨,可是街上的人越来越多,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施舍。我们就这样一天天的挨,后来张婶她儿子实在是挨不住就叫饿,张婶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那天晚上张婶就将自己腿上的割了下来乘着天黑说是去逮的野兔子,她家儿子也就就着血生吃了下去。可是这大冬天的哪儿来的野兔子,就算有,那时的张婶哪有力气去逮啊。”老人家叹了一口气,继续讲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大家就听见了张婶他儿子的哭声,原来张婶已经流血过多而死,他儿子也才发现他吃的是母亲的,痛哭过后,他儿子只说了一句‘我死后你们就将我吃了吧’,就以头枪地,当场死亡。”

    诺诺已经完全缩进康熙怀里,康熙也紧紧抱着诺诺。

    沈宛双手握成拳头,指甲都嵌进里了。

    老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痛苦的事,双肩忍不住颤抖,道:“后来我们没有力气将他们母子搬出去,掘墓埋葬,就……就……”

    老人家说道这里再也说不下去,只能用一双皮包骨的手去揩眼泪。

    沈宛双拳往地上狠狠的捶了一下,鲜血马上流了出来。

    康熙赶忙放开诺诺,抓过沈宛的手就开始检查。又利落的从自己衣角上扯下一段布条,看她拳头紧握根本没打算放开,只得先把血迹擦干净。

    沈宛只是恨得咬牙切齿的,完全没理会康熙在跟她包扎。

    这时只听见外面一个声音响起:“快走,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要怎样解释。”

    另一个声音说:“公子,我真么没有骗你,我们真的很需要钱,很需要食物,我们已经快十天没吃东西了,就在前面庙里。”

    第一个声音又说:“公子小心,此处可能有埋伏,这人说不定就是饵。”

    第三个声音响起:“我既然敢来,就不会怕什么埋伏。”

重要声明:小说《初相识故人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