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不忍睹的惨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锦竹 书名:大神之宠
    周佑川在养和医院可谓是如雷贯耳,老辈们是看着周佑川长大的,觉得这孩子是块当医生的料。他是院长的长孙,父母都在国外,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养和医院就是他的家。小时候,他便跑到儿科看护士姐姐给其他小朋友打针。别的小娃在哇哇的哭,他却可以一脸淡定地用双手支撑着脑袋一副天然呆地看着他们,有时还含笑着说惊悚地话,“痛吗?痛就对了,不痛就死了。”长辈们都觉得周佑川有当医生的心里素质,多冷血多淡定!

    他读高中之时,已然在医院里出了名,那张柔和的俊脸下是万年不变的冰霜,可即使每天一张扑克脸,也迷煞了养和医院的女医生和小护士们,因为样貌实在太出众了。他可以让凡是女的生物,为之动容成婆孙、母、姐弟恋、包养小白脸更甚至少儿不宜的、幻、想对象!

    无聊的护士们常常讨论的便是:谁能拿下周佑川?谁能破周佑川的处?

    眼看着当年粉嫩粉嫩的冰山少年渐成熟,他边愣是没个女勇士把他拿下,养和医院的女生物心痒难耐,想出击又没这个胆。那座冰山,不是每个人都能抗得了冻!

    且说那天打完篮球救完人,周佑川是直接回家洗澡的。他刚一进家门,迎来一阵扑鼻香。

    他皱了皱眉头。

    “哥!”沙发上的一名着黑色简易T恤的男子随的打了声招呼。他叫周佑奇,周佑川亲弟弟,比他小两岁。他十三岁之前在国外长大,格与周佑川完全相反,他像是火,遍地撒火!哦,顺便遍地撒种!回国不过三年,恋次数手指加上脚趾都数不完,周爷爷这保守派气得直跺脚。

    还好,在他十六岁那年,没出什么乱子之前,遇见了他嘴上说的所谓真,杨娜拉。从此花花肠子收敛,专心疼他的真。娜拉格很张扬,与周佑奇同岁,疯闹,十六岁便没读书了,所幸是个富家女,不靠读书出路。

    保守派周爷爷自然不喜欢这女孩,小小年纪不读书已然印象减分,加上杨娜拉一头五彩的鸡窝头,配上耳洞数十个,鼻翼上镶个钻,肚脐上也打了洞,整个夏天就穿吊带小衫露肚脐,超级短裤露大腿,喝酒蹦迪,男女关系超级乱!

    “佑川哥好。”坐在周佑奇旁边的杨娜拉,子靠在周佑奇怀里,脸却朝他灿烂一笑。

    周佑川冷淡的点了点头,不再搭理他们,直径去浴室洗澡。

    满屋刺鼻的香水味,他十分不喜欢。

    “佑奇,你医学院考得怎么样了?当医生的男人很有气质哦。”杨娜拉盯着周佑川的背影,调笑地说。

    周佑奇不以为然,“爷爷的衣钵由我哥继承就好了,我呢……”他一脸不正经地看着杨娜拉,□的笑道:“就想要你。”

    杨娜拉兴趣黯然地用手撇开他靠近的脸,“没劲!”她站起来,理好衣裳,从裤兜里掏出一枚口香糖,拆开,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不屑地说:“你要是有你哥哥一半德行,我准嫁给你。”

    “切,你少来。”周佑奇一脸不屑。

    “走了。”杨娜拉也懒得和他多说废话,提着包准备走人。

    周佑奇囔了句,“为什么每次我哥一回家,你就要走?”

    杨娜拉嗤笑,“再呆在这儿,我怕我移别恋。”

    洒脱的女人,不留一个回头,离开了。周佑奇当然觉得她在开玩笑,也不追,自个回房间玩游戏去了。他和杨娜拉是觉得尊重彼此的私人时间。虽然杨娜拉在外的名声很不好,尤其是男女关系,但周佑奇还是无条件相信杨娜拉,至于为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周佑川洗澡出来后,屋内还回着那刺鼻的香水味。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打开窗户通风,一开窗户,便见杨娜拉正仰着脖子朝他这边看。

    她朝他得意地笑了笑,然后双手做了个心型手势,最后,挥手再见。

    原来,她是故意喷浓香水……她知道他一定不喜欢,一定会去开窗。

    周佑川又皱了皱眉。

    ***

    米兔第二天一大早去收衣服的时候,发现1号球衣不在衣架上了。她起初以为是被米蜀那糊涂老鼠给收走了。拖着拖鞋蹭蹭跑到米蜀的房间门口连续敲门,“出来,出来。”

    米蜀光着子,穿着一条小内裤,施施然开门,他便揉着睡眼惺忪的眼,边打哈欠,“兔兔,怎么了?”

    米兔也见惯不惯他这副“衣不遮体”的模样,白了他一眼,“没事了。”是她的错,她怎么会想到像米蜀这样的大懒虫早上绝对不会早起,怎么可能去收衣服?

    她便想去楼下找找了。刚下楼梯,就听见楼下一住户在念叨:“昨晚风也忒大了,我晒了衣服袜子全不见了,找都找不到。”

    原来是风偷走了。

    米兔纠结了好一阵,去楼下寻了半天,也找不到。

    她想,不是她不去还衣服,是衣服自己不见的,无关她的人品!如此自我安慰,她便顺道去菜市场买菜去了,当然,顺便给大懒虫米蜀买早餐!

    今天米兔想去买九节虾做椒盐虾。自家楼下的菜市场太小,她便想去市南的大菜市场。去市南菜市场要转两趟公交车。她刚下公交车,在中转站台等下一辆公交车。

    因为是早晨,来往人极少。

    米兔的注意力一下子被马路对面的一对侣给吸引住了。主要是那女生的装扮极为另类。五彩鸡窝头、白吊带衫,超短裤!米兔由衷感慨,这种衣服,她打死也不敢穿。

    这对小侣似乎在吵架,两人发生了争执,男生打了那女生一巴掌,女生还给他一把,然后直径朝米兔这个方向过马路。

    在那瞬间,一辆卡车笨重而又有速地从那女生的同一条直线驰过,一声急刹车以及金属遭到撞击的沉闷声响。

    米兔愣愣地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最近她是怎么了?连续两天撞见交通事故?不过这次……米兔看着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那女生躺在卡车下面,血泊浸湿了她的衣裳,一片触目惊心地红。

    那男生跪在地上,傻愣愣的,好像抽去了灵魂。

    本来就不多人的四周,零星聚过去几个,手持电话,看样子像是打电话。

    米兔是完全吓傻了。因为车轮下的那位女生脸是朝着她的。她早已血模糊,可那双眼睛却瞪得很大,好像是死不瞑目。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是公立医院的救护车。看着医生和护士搬动那女生,米兔的胃忍不住翻江倒海,她再注视那滩血的那刻,人很不争气的居然晕了……

    她一直没有晕血症的。也便是这次,她落下了晕血症这后遗症。至于怎么治好的,都是后话了。

    米兔醒来之时,便看到米蜀眼睛红彤彤地盯着她看,一丝不苟。米兔愣了愣,问道:“哥?”

    “兔兔,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米兔眨巴眼。

    “那就好。你怎么去市南?”米蜀给她削了个苹果,递给她。

    米兔老实交代,“去买九节虾,打算中午做椒盐虾。”

    米蜀特别感动,“都是为了我。”米蜀最吃椒盐虾了。但这纯属巧合,米兔是真真切切的自己想吃而已,但某人不这么认为。米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安抚米兔,“兔兔,哥决定了,以后哥一定帮你干家务。”

    米兔一脸笑眯眯,“这是你说的哦。”

    “嗯嗯。”米蜀抿着嘴,水汪汪的大眼满眼认真的看着米兔。

    此时,两名警察走了进来,直径走到米兔的位,其中一位警察问:“你好,我是B市交警大队的队长。我想问一下,今天早上的交通事故,你可否有在目击现场?”

    “有。”

    “当时的景是?”

    米兔便把自己看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了交警。交警做好笔录,向她道谢,便离开了。

    听了整个过程的米蜀忍不住说道:“那女的死得也真够惨的。”

    “她死了?”米兔愣了愣。

    “当场就死了。她闯红灯,走的也不是斑马线。卡车又没超速,大部分过失在那女的上。”

    米兔便不说话了。她亲眼目睹了一场生离死别,惊心动魄。以后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将会面对更多的生与死,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得了。

    忽然,她有些后悔选择从事医学。她考医学院,不过是为了争口气,并未考虑那么多。

    米兔当天就出院了。出了医院门口,天朗气清,阳光明媚,是个多么好的一天啊。米兔深吸一口气,很偶然听见路过的护士在交谈。

    “那男孩刺激过度了,居然说是自己推那女的到车轮下,叫警察把他枪毙了。幸亏有目击证人,要不然……啧啧。”一名护士直摇头。

    “亲眼看着女朋友死在面前,确实太残忍了。现在那男孩去精神科了,可怜啊,好好一小帅哥。”

    米兔听后是颇为吃惊的,真没想到啊,那个男生居然说自己是杀手,谋杀自己的女朋友?天啊,实在太疯狂了。她两只眼睛清清楚楚看到,是那女生扇完他一巴掌,自己横穿马路的,那男生的手动都没动一下。

    这男生,真该去看精神科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神之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