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顶着日本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锦竹 书名:大神之宠
    米兔散步喜欢在心里默念诗词。虽然脑袋里没几首诗,但她不介意反复背诵。从夕阳西下到弯月西升,米兔转了起码有二十圈了吧。

    她背诵很专心,完全脱离了自己的世界,沉浸在自己的诗海里。直到听到一声巨响,才回到原来的世界。她尚且还在思考到底发生什么事呢,便看到场上零星的几个人齐体朝西侧大门跑去,伴随着他们的议论,“发生交通意外,有人撞车啦。”

    米兔受惊,蓦然睁大眼睛,正想迈开步伐跟着他们去围观,从她背后忽然有个人朝她撞了一下,平衡感本来就不好的米兔,直接摔到在地。

    撞她的那人,也停了下来,回头看她。

    米兔吃痛地摸着摔疼的股,忽然感觉自己手上有些黏稠的感觉,摊手放在眼前一看,登时尖叫,“血!”她一见自己流血了,泪水立即在眼眶中打转,饱含怨念地看着站在眼前的罪魁祸首。

    眼前这位男生很高的个子,穿一黑色篮球服,巴掌大的脸,样貌极其英俊。额前的碎刘海无风自动,隐约在刘海后面的浓眉飞扫两鬓,墨黑的眸子透彻着蓝,其眼神极其冰冷傲慢还有嫌弃!

    等等……他在嫌弃她?难道下一秒就会发生传说中的“恶人先告状”?米兔还来不及思量,眼神瞄到他前的数字,1号。记忆倒带,刚刚在篮球上叱诧整个球场的黑色球衣男子不就是1号吗?

    打球好,人长得英俊,就能这么嚣张吗?米兔极其不满,摊着一掌的血,怒瞪他,“你说,怎么办?”

    傲慢男生挑了挑眉,“关我什么事?”

    “你撞到我了,我股流血了,能不关你的事吗?”米兔有些愤怒了。

    傲慢男生冷笑,看白痴一样的看她,“如果你流血关我什么事,到时候我搞的你不流血了,是不是不管我什么事了?”

    “当然,我不流血了,就没你的事。”米兔懵懵懂懂地回他一句。

    傲慢男生哼了一声,“你每个月不流血了,确定没我的事?”

    米兔先是听不懂,后来仿佛茅塞顿开,一下子全懂了。她的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一半是不好意思,一半是被他气的。

    “部顶着本地图在场上游十几圈,你想表达什么是你的事,别把责任推给我。”傲慢男生就像看一坨屎一样的看了米兔最后一眼,然后绝尘而去。

    “你……”她剩下的不好意思却被怒气冲淡,此刻满脸通红,全属愤怒。

    米兔眼眶的泪水很不争气地全数落了下来,她觉得她十分丢脸,就像被游街一样。摸着股想赶紧回家换裤子。还好家离这里不远。

    她到东侧门,便见一群人围着入口,水泄不通。一定是刚才的交通事故。

    “你们别围着,挡着空气。”一声带着命令又不耐烦的声音从围观人群内响起。

    她认得!那个傲慢的男生。

    “帮个忙,帮我扶住他。”傲慢男生说。

    “我们不专业,不好碰吧。要是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这里有没有医生或者护士?或者在校学生?”一个中年男子朝四周喊了喊。

    没一个人上前帮他。

    米兔想,做为一个未来的医者,无论怎样,都要抱有一颗慈悲为怀的救死扶伤之心,帮助有需要之人。她给自己暗暗打了气,不顾自己股上的本地图,冲进人群,帮那个傲慢男生了。受伤者是一位姑娘,年龄不详,大约和米兔差不多大。米兔看了一眼,是个漂亮的姑娘。

    傲慢男生抬眼一看,居然是她?有些惊愕。

    “看什么看,我是护士。”米兔察觉他在看她,又瞪了他一眼。

    “赶紧给她止血。”

    “那个……怎么止血?”

    “你不是护士吗?”

    “我是刚考上护理专业的高中毕业生。”她觉得理亏,声音弱了几分。

    傲慢男生直接翻个白眼给她,二话不说,直接扯她头发。米兔尖叫一声,心想这是作为欺骗他的惩罚吗?没想到,他只是要她扎马尾的头绳。

    伤员手臂大出血,傲慢男生用头绳绑住她手臂动脉,及时止住血。把她的头微仰望,凝听她的呼吸。他顿了一顿,“要人工呼吸。”他的表告诉所有人,他有点不想给她人工呼吸。

    “这个我会,我来。”米兔一脸笑眯眯,大力一挥,把傲慢男生撇开了,自己凑到伤者面前,开始做人工呼吸。傲慢男生深深看了她一眼,做得还算标准。

    不过与此同时,他更有些自责,作为医者,顾虑不能这么多,是他的失职。

    帮伤者做完人工呼吸的米兔,起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让她平躺,等救护车。”傲慢男生刚把伤者体摆正,那受伤女子幽幽睁开眼,囔着说痛。

    “醒了,醒了。”围观人群开心的叫道。

    与此同时,救护车赶到。医护人员把那受伤女子抬上救护车,随行的医生看了眼傲慢男生,赞许地说:“佑川,干的不错。”

    救护车走后,人群渐渐散去。米兔一直坐在地上等人走光。她可不想被其他人看见她股上的本地图。周佑川当然知道她干嘛一直坐在地上,见她披头散发极其狼狈的样子,可脸上却认真又专注,原本漠不关心的眼眸中多了些闪烁。他朝她走去。

    米兔见傲慢男生朝她走来,以为他又要说什么刻薄的话,刚做好心里准备,便见到傲慢男生朝她……脱……衣服!

    “喂,天还没黑呢!”米兔一缩,胆战心惊地看他。

    周佑川觉得无语,但看她这样,又觉得好玩,于是逗逗她,“没黑也没关系,我们照样可以做。”

    米兔紧紧捂住衣服,“我喊了,别以为周围没什么人。”确实,现在这个时候,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米兔自我意一番以后,眼眶又有泪水在打转了。

    然后,他的黑色球衣劈头盖脸地朝她砸来,周佑川说道:“围在腰上,顶着本地图到处晃,别人以为你本呢。”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朝她家的反方向走。

    米兔拿着带有洗衣粉香气和汗味混着的球衣,愣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知道要有礼貌说声谢谢,发现他已经走远了。

    她以后该怎么还他衣服?她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记得那个救护车的医生叫他,佑川……

    她狼狈的回到家,刚一开门,就见到米蜀正在翻箱倒柜找东西。

    “哥,你找什么啊?”

    “我在找……”米蜀一回头看米兔,见她这副披头散发遭人打劫的样子,出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他慌张地跑到米兔的旁边,上下打量她,发现她腰间系着不属于她的东西,扯开一看,居然是男人的衣服,再见她股后面的本地图,他终于失声尖叫,差点嚎啕大哭。

    “哥,你怎么了?”米兔相当迷茫地看着失控的米蜀。

    “兔兔哇!”米蜀像是叫丧一样,声音高亢,哇哇叫,“你让我怎么像老爸老妈交代啊,好好一姑娘,怎么就发生这种意外!都是我的错,我干嘛不跟着你去,我干嘛装肚子痛,我该守着你。要不然就不会出现这种意外了。”米蜀吸吸鼻子,绪一下子镇定许多,“兔兔,虽然女孩子的名节很重要,但是我们还是要报案,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也不要让更多无辜的少女遭到残害!走,我们去警察局。”

    米蜀拽着米兔要出门,米兔死钉在原地,扯着米蜀,一脸无奈地说:“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例假,所以裤子上才有血。刚好有个心男生把衣服借给我,让我躲羞。”

    米蜀驻足,眼角的泪水还挂在那儿,十分可怜地说:“真的?”

    米兔肯定地点头。

    米蜀破涕为笑,跟变脸似的,一脸欢乐地说:“哥哥给你拿大型创口贴去~”便见着米蜀摇摆他婀娜的多姿,去洗手间拿大型创口贴了。

    “……”懒得要死的米蜀,这会儿拿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积极?

    晚上,米兔把衣服全洗了。其中包括了周佑川的球衣。米兔盯着衣架上迎风飘扬差不多与黑夜混成一体的黑色球衣,叹了口气。

    她不喜欢欠别人的。白拿人家的球衣,不还给他,她心里难受。可是,她到哪里去找他?脑子灵光一现。对了,养和医院!他不是给养和医院打篮球赛吗?

    明天,她就去一趟养和医院吧。

    如此,心安理得的米兔便毫无负担的回屋去玩游戏了。她后迎风飘扬的黑色球衣越飘越高了……

    风,真大!

重要声明:小说《大神之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