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小兰山 10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鳌怪知道对方是在说自己,可他也不否定,自己心里也确实这么想。如果能轻松地办好事,更何况是这些费力的事,投机取巧,那可是是百利而无一害,何乐不为呢。轻咳了一声,说道:“他们上有你那破鳞片,咒语的气息太强烈,我也不习惯接触。而他们此刻又人多,猛然出手,没计算好,只怕会适得其反。到时候,你再想去找他们,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龙仕杰知道不管什么原因,这话却也是实话,万一打草惊蛇,且不说被蛇咬,就是惊走了,要想再寻找回来,就不是什么容易事了。也不再理鳌怪,专心看着下面的况。

    顾藤怪此刻幻成了人形,动作比较灵活了;可是也失去了那树藤天生巨大体的盾牌般的优势。而唐少、郁标、克鲁三人已成“品”字形将她围在中间。

    古藤婆的藤臂在地上慢慢扭着,在她脚边的一块平整的石头上,放着猪妖的头骨,底下,用几片翠绿的树叶铺着。只见她深沉地看了眼,说道:“猪哥哥,我今天就用他的血来祭拜你。”从她这口吻,似乎已经接受了猪妖死去的事实。

    而那郁标则叫道:“将军,你先出手啊。杀了这老妖婆。”

    “哼。”克鲁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要我先出手,你呆那做什么?看闹?”

    郁标自己当然也想动手,可是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难以抵抗,只好叫他出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只是我实在打不过她。我在边上只有看准机会在下手去了。”

    “知道就好,想活的就滚远点。”古藤怪瞪着郁标,喝道。随即藤臂一挥,向郁标抽去。她已经看的清楚,这三个就他是个软柿子,尽量地先除去一个,少分些心也好。而从这一出手,也看的出古藤怪也似乎恢复了点心智。

    郁标眼看对手的袭来,连忙侧避过。但是,没有克鲁的命令,他也不感逃避。岂料,古藤怪的藤臂可不是人手,有着骨头,直来直去,只见伸长的藤臂居然又快速回转,完全象条灵敏的蛇,缠住了郁标,然后,又是凌空一甩,将他摔倒在地。一连串动作,几乎就是二秒钟的时间。

    “哈哈。”古藤婆大笑,说道:“一个废物,空有了那几片龙鳞,还不如给我。”说着,就向郁标扑去。她这一动子,完全没看到脚动,就象个被风吹起的风筝。

    而一边的克鲁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要趁着对方不防备自己,才好下手。这次,他不是运水与掌,而是直接运水袭击。只见他手往边上溪流中一抄,一道水流应势而起,在他意念的催动下,居然也象个软体动物,快速地向古藤怪飞去。

    古藤怪一心只想着立刻就能击退郁标,或者将他击伤,倒是没料到克鲁会再次偷袭,也没多在意。而郁标看到古藤怪飞扑来,长臂挥起,当头击来,只听‘呼、呼’风响,已经害怕,再次慌忙向边上纵开。跳地很高,或许也是因为龙磷的作用,也跳出了三米远。看他脸色平缓,似乎刚才被古藤怪一摔,倒没怎么受伤。

    而古藤怪的后,克鲁摇晃着手背,做着各式细小的动作。那被他催起的水流,也随着他的手式,宛如一只透明的长生物,快速地向古藤怪后背扑去,并且,将她击了个正着。

    这水流,看着没克鲁凝聚手心的水柱击发凶猛,动作轻缓。可是,在它一接触古藤婆的后背时,却突然似从万丈高崖上坠落,溅起无数的水花,四周飞散。而古藤婆的体,也在这刻似乎突然承受不住水流的压力,居然被硬生生地打压了下来。

    看到这景,顾梅叫了声:“不好!她要死了。”

    龙仕杰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克鲁这手虽然厉害,却是对古藤怪不足以致命。”

    鳌怪却是愣了愣,道:“这……他这斗水之法倒是进步地厉害啊。居然能完全掌控水势,曲展自如……才几天没见,今天倒成劲敌了。”

    龙仕杰看了他一眼,心道:劲敌?不管这些,只要自己能取到龙鳞,有了体里龙珠引导力量,对付他应该绰绰有余。凭着以往的记忆,他分析着当前的局势:只要古藤怪伤了他们其中一个,没人能在顷刻间对付顾梅令自己分心,即使鳌怪不出手,自己也能应付过来。

    下面,匍匐摔在地上的古藤怪再次站了起来,由于龙鳞的保护,她似乎并未受伤,只是晃了晃。眼睛一瞪克鲁,双臂挥起,缠起两块石头向他砸了过去。

    克鲁此刻不避反进,腾跃起,居然从两块石头中间穿了过去。而他手上带起的水流却并未放弃,随手撒出,象一阵珍珠泼向古藤怪。

    古藤怪此刻虽然记起了以前的点滴记忆,可毕竟头脑不是那么清晰,反应也没那么迅速,怎么也料不到克鲁会有这招。想着躲闪,已经来不急,只闻一阵奇异的声响,好象子弹入木头;那些水珠居然全部入古藤怪的体。只听地几声“哼”,她再次被击倒在地。

    龙仕杰心里吃了一惊,他估计了古藤怪的力量,也估计了唐少与郁标的能力,却没料透克鲁这月余来所增长的能力。眼看着她刚倒地,唐少一个纵,就到了她的边,举着西瓜刀就架上她的脖子。而郁标眼看古藤怪落在了劣势,也是急赶了过去。

    然而,古藤怪中了水珠的重击,却并未失去行动力。手上并不慢,抬手一下,两只藤臂急卷而起,右臂缠住了边的唐少,将他举了起来;而左臂,更象一只长枪,枝尖一下扎入跑来郁标的小腿,将他拽倒在地,硬是痛地他杀猪般地叫。

    克鲁打完自己手中的水,落在地,根本就还来不急发二次袭击,没料到自己的两个同伴会落到古藤怪手中。对于郁标,他是没多少在意的心思,可是唐少,他还指望着对方能给自己建立支拥有火器的军队,大有用处,所以也没敢立刻去攻击,怕误伤了他。

    古藤怪此刻也似想到了自己的本才更有用处,体不爬起来,而是就地转化成了藤。一时间,只见藤蔓疯长,又成了个几米高、能动的巨大植物,就象棵老榕树,挂满了触须。唐少与郁标也均被她高高提起,玩弄在枝端。

    唐少虽然被擒,慌而不乱,举起手中的西瓜刀,在上的藤臂上连砍两刀,砍断了树枝,摔了下来,迅速地跑到了克鲁的边。而郁标却有点惨,被枝条穿过小腿,倒挂着,是痛地“哇哇”大叫:“将军,救我……救命呐。”

    可古藤怪让唐少跑了,那还可能让他们来救郁标;而克鲁本就对郁标的懦弱感到厌烦,也有心让他吃苦头,不想及时出手。古藤怪甩起藤臂,将郁标重重地摔在一块石头上;这时的郁标虽然有龙鳞护,可毕竟是凡胎;那地起这古藤怪千年道行地一摔,只听一声闷哼,立刻昏了过去。

    “好!”龙仕杰看到郁标遭此痛击,心头也是一阵痛快,狠狠地叫了声。而现在,他只要等下面三个分出胜负,就可以出手,收其渔人之利。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