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枪声 ( 5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又是一个无辜的生命终结,对与顾梅***死,他心里有阵莫名的沉痛。虽然,他在这这么久,从没与她交流过,可是,每顿饭,他都能感觉到对方为自己付出的心。

    警察来过,只是做了简单的记录,收拾了下现场。多余的事,他们也不好解释,也无法调查,毕竟,这不是他们的能力范围只内的事。

    慢慢地,又过了一个星期。顾老经过丧妻之痛,人明显地看着有点委靡不振,时不时地跑去亡妻坟头看望。顾梅则变地有点沉默,看龙仕杰的眼神也有点怪怪的,有种生疏的感觉。不过,她与顾老也知道,龙仕杰是不能交出龙珠的,他们都能体谅。好在顾梅去过间,她也长用此来开导爷爷,安慰他,说只不过是去另个地方生活了。

    第八天早晨,迎了雀精灵。不过,况看似很糟,他没有象以前那样停在龙仕杰的肩头上。而是飞进屋,象块石头,直接掉在他们的桌子上。

    龙仕杰吃惊不小,他将雀精灵捧在手心,看着对方的嘴角、鼻孔里都流着丝丝殷红的血丝。“小雀子……”他叫了声,声音有丝颤抖,他不想多问,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叽……”雀精灵有气无力地叫了声,声音显地很是绵长,道:“那……古藤怪混合了……你的龙鳞,变地好厉害啊。”

    “都说了。叫你别打,只要找到地方就行了。”龙仕杰惜地看着雀精灵,说道。

    “叽……叽……”雀精灵道:“是我自己苯吗/老是以为她是以前那个古藤怪,看到了就去抢,没想到……居然栽他手里了。”

    “你别说话。”龙仕杰看着他那样子,只感觉到眼睛酸酸地难受。看到众人都开始围了过来,将雀精灵递了过去,说道:”看下,琢磨着怎么治下?“

    鳌怪看了眼雀精灵,愣了下,道:“他是被龙鳞的力量所伤,能不能治,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还治什么。”雀精灵似乎知道自己的况,说道:“我是治不好……好了的。中的好象是龙鳞上的‘死亡咒语’,谁又能救的了我。”

    龙仕杰摇了摇头,说道:“你别说了,怎么算来,应该都是我的错。”他现在想着顾梅***死,又见雀精灵这样,心悲痛地掉到了谷底。可是,他没有流泪,不会象普通人那样大哭,倾述心

    “这是天命。”雀精灵道:“我们没办法改变的。让我告诉你,古藤怪所住的小兰山,并不是你们以前查地图上上的小兰山,那地方,在洛阳方向,八百伏牛山里面……”

    “你先休息吧。”龙仕杰声音似乎有点哽咽,轻声道:“别说太多了。”

    “要的……要不然,就没机会了。”雀精灵努力地扭动着体坐了起来,说道:“古藤怪那老妖婆好象有点疯了,做事都不怎么靠谱,你们去的时候,要多加注意。”

    媚娘凑了过来,说道:“那你到是说下,那小兰山究竟怎么走啊?伏牛山方圆八百里,大山小沟不知其数,你让我们去哪找啊?”

    “别问他。”龙仕杰看了媚娘一眼,似乎有点责怪,道:“让他休息。”

    “别……”雀精灵道:“我要说出来,不然我就要白死了。”又看了眼媚娘道:“我死后,会有三天精魄不散,我会给你们带路的。只不过……”

    媚娘听他话里有事,急忙问道:“只不过什么?”

    雀精灵又把目光投象鳌怪,说道:“现在的古藤怪实在是太厉害了,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把龙鳞给抢回来。”

    “你别多心了。”龙仕杰道:“只要我隔他到了一定距离,我上的龙珠与龙津回自动发出能量,将龙鳞给吸过来的……这是我本应有的聚合力,谁也阻止不了。”

    “那……我就放心了。”雀精灵轻叹了一口气,头一歪,没了声息。

    龙仕杰心里颤动了一下,不过,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随便会哭的凡人。深深呼吸了一下,向外走去,落寞的影,象个受了重创的机器。

    顾梅喊道:“龙仕杰,你去哪?”

    龙仕杰头也不回,说道:“我去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他的声音似乎显地很平淡,好象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

    顾老看着龙仕杰,对边上的顾梅说道:“梅妹子,你跟去看下,他好象有点不对啊。”

    而鳌怪看了眼龙仕杰,则道:“别担心了,他现在已经不是个普通人,起码记忆中有着龙神的意志,不会出什么事的。所谓的生老病死,现在应该对他没什么太大的概念。”

    但顾梅轻应了声,还是跟了出去。其实,也正如鳌怪所说,龙仕杰出去也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只是找了棵大树,将雀精灵的尸体挖坑埋了,然后在边上坐了许久,才慢慢起向着来路走回。

    回到屋的龙仕杰没有多说话,只是到昨晚被蛇妖挤破的棚子里收拾了点备用东西。一直跟着他的顾梅眼看这景,问道:“怎么?你又准备要出去了?”

    龙仕杰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不多,我要赶快去杀了古藤怪,取回龙鳞。很多事,我已经拖不起了,也没时间再耗下去了。”

    顾梅与他在一起经过了那么多事,她很少听到他提这个杀字,眼见他说话平淡,心里只怕是早狂风暴雨了。说道:“去跟老神仙说下吧,让他帮你。“

    “不用。”龙仕杰道:“自己的事,还是要我自己去解决的。该怎么来,我就得怎么受。”

    媚娘此刻也来到这,听到这话,笑说道:“怎么样?要去,把我也带上,关键时刻,或许能起点作用。”

    “不必了。”龙仕杰道:“这是我自己惹出来的祸,我要自己解决。”

    “你解决不了的。”鳌怪也到了上面,说道:“我不管你现在是以什么份去做这事,可你要知道,在没得到龙鳞以前,你根本就办不成什么事。”

    “是啊。”顾媚道:“我们一起经过了那么多的事,相信你自己也应清楚,现在的你,更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很感谢你们。”龙仕杰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我不想以后还有谁再为这件事出任何的意外了。真地,我背不起这些东西了。”

    “这有什么。”鳌怪道:“这条路,本来就是这样,生死有什么好希奇的。难道你一个龙神还没看透这些?”

    “不是龙神没看透。”顾梅接过话道:“是龙仕杰没看透。他没想明白,通往大义的路上,是需要付出与牺牲的……”

    “而且……”顾老也走了上来,听到顾梅说的话,道:“更需要我们去舍弃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没必要记在心上。可你,最不愿舍弃的,就是感,不管是兄弟或者朋友。小伙子,这种事,拿起了是要好好珍惜,可时间到了,要流失的时候,我们也要懂地放手才好啊。”

    龙仕杰愣了下,仿佛心底隐藏的那点秘密被人看穿。道:“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反正这次,你们谁也别去,小雀子都已经说了,古藤怪现在变成了怪物,事很难预料,我也无法确切地控制。”顿了顿,又道:“我……不想再有人因为这事受到伤害了。”

    “没有帮助,受到伤害的就是你了。”鳌怪说道:“那晚就一条蛇妖,差点把你吞了。要是在碰到厉害的角色,你可有想过你自己。而一但你受了伤害,或是有什么意外,以后咒语解除的时候,谁又去抵挡异界的势力,保护现在这安宁的世界?”顿了顿,又道:“真有那么一天,你就是人类唯一的希望了。”

    “所以说……”顾老道:“你的命,比谁的都珍贵,更不容许有半点闪失。”

    龙仕杰没再说什么,他以前就一直希望自己有许多的伙伴,经历着冒险。可现在,他已经不敢奢求了,他感觉到,自己走的就象条死亡之路,一个不小心,就有人会被死亡的黑暗吞灭。从最开始的士兵、到陆光豪、到顾梅的、在到小雀子,他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心

    “我也去。”媚娘道:“帮不上忙,我就在后面看着,给你们帮忙弄点路上的东西也好。”

    “是啊。”顾梅也道:“我们就做后卫。有四个人去,我就不相信对付不了那疯婆子。”

    顾老笑了笑,说道:“也好,我去给你们准备点东西。至于什么时候出发,你们就自己看着办了。”说完,走下楼去。

    “老神仙,你说上次那蛇妖,你把他怎么了?”顾梅听到他刚提起那晚的蛇妖,想着对方又中了枪,不知道会怎么样了,好奇地问到。

    “那蛇妖?”鳌怪愣了下,道:“已经被我杀了,蛇胆的灵气也被我用了。怎么,有什么事么?”

    “杀了。”顾梅愣了下,又喃喃道:“我还以为你把他放了呢。”

    “放了。”鳌怪摇了摇头,说道:“一年后,我还要与冯夷那老鬼决斗,争夺黄河神位呢,那好东西怎么能浪费了,对我的修为可是大有好处的啊。”说着,眼睛看到顾梅眼中有许不忍之色,便转也向楼下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