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题 ( 3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三天的时间,说快也是非常快的。姬姬没事的时候也就在城墙边坐一下,看下四周的风景。到现在,她才明白,现在的水灵一族的训练,完全不是自己四千年前那样自己所见过的那种训练,都执行隔一天训一天,休息的时间,所有的水灵待在隐藏在水下的城市相互之间聊伤,用一些特殊的伤药就象修理工一样修复彼此的体。这还是她在这顶楼看到门口的侍卫那样做的。

    那是昨天,有个侍卫来地匆忙,带着自己的一支断臂,血模糊,在叫自己的一个同伴用一种药,似乎很粘稠,就象糨糊一样,将断臂与自己的体黏糊起来。看着好象很痛,那水妖几次都要咆哮出声。但是,好地也快,到了下午,姬姬就发现他的伤口居然就此愈合了,还能动起来了。

    过了快有四千年,这里面的很多事也叫她有点刮目相看。尤其是恶水灵君他们所研制的水器,多少也让她有点佩服。

    而这三天,恶水灵君却是没再来扰她,只是每天都派人来给她的房间添置鲜花,还有就是一些逗人的小宠物。可她却从没连正眼看过一回。每天最多的时间,她就是在想龙仕杰他们会到哪儿了,没什么意外吗?尤其她听到了恶水灵君要郁标与唐少一起出去寻找龙仕杰的尸骨,就老是怀疑龙仕杰已经被他们发现,或许是被他们抓住。不过,眼看三天过去了,还没见他们回来,心里就开始放心了,这说明他们现在已经安全了。

    这天早晨,朝阳刚出来,恶水灵君就到来了。这三天,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似乎脾气有点不好,脸色也很郁暗,刚上来,就直接赶走了所有的侍卫。看到姬姬,勉强地露了下笑容,似乎努力想自己轻松点,说道:“怎么样,三天没见我,有没有想我?”

    “想。”姬姬看到这张脸就有点憎恨,带着点麻木的表,说道:“每次想到,都是场恶梦。如果可能,真想把你的脸踩在脚底下。”

    “哦。”恶水灵君轻应了声,又道:“你看今天的早晨,朝阳如金,雾如银,而我洪荒平原的花也正艳,是个不错的早晨。”

    “景色不错,只是要来的人错了。”姬姬对他是看也不看,面无表地看着远方。

    “呃……”恶水灵君想不到自己一来就讨了个没趣,在他的心里,自己这段时间也算对她克制有加,想尽办法地哄着,可现在他只两句话就听出来了,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自己刚都还抱着幻想,可这个肥皂泡都还没见到太阳,都没来的及反出一丝虹光就被锉破了。“这话说的……”恶水灵君的声音有点颤抖,道:“也未免太绝了吧。不管怎么说,我……对你姬姬也算痴心一片,计算……不为你心动,起码也不至于让你讨厌啊。”

    “不讨厌?”姬姬说道:“才怪呢。你现在就用你所谓的痴心锢着我,没给我自由,也不管我的心在什么地方,你只是为了你自己高兴,为了自己的**,就要不择手段地去达到。对这样的人,难道我会不讨厌吗?”

    “你要自由?”恶水灵君道:“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与我成亲,洞房之后,我绝不拦你。不管是洪荒平原、间、阳间、圣雪山、还是多可隆那兽的羽山,随便你走。”

    “可能吗?”姬姬道:“与你成亲?你还想要我怎么来贬低你?……我早说过,我姬姬早四千年前就是金龙的人了,现在,就更不会变。”

    “怎么没可能?”恶水灵君道:“我对你的心,天可鉴。再说了,我们在一起,到时候地府冥军与我水灵之军和在一起,即使是在天的神也会惧怕三分。到时候,那里不是随你自由进出。”

    “我没兴趣,我父亲更不会有兴趣。”姬姬说道:“我劝你,也最好不要打这样的主意。免地到最后,偷鸡不成反施一把米,自己撞地头破血流。”

    恶水灵君愣了下,说道:“我会头破血流……我会头破血流?为什么?现在多可隆已经答应与我联手,而我的人也正在去圣雪山的路上,联系雪后。时间一到,我们就立刻冲出外面的世界,夺回我们应有的地方。”

    “哼。”姬姬道:“大家彼此应该在什么地方,远古大神盘古早定下界线,是你们自己非去想着人类的世界,硬要去掠夺。还说什么,是你们的世界。”

    恶水灵君道:“你凭什么说我会头破血流?”他对姬姬的话不去做任何辩答,而是继续问着自己的问题。

    姬姬道:“历史早就已经证明,难道还要我去找什么理由吗?”

    “证明?”恶水灵君道:“哼。你唯一的理由还不是那条臭龙。”顿了顿,又恶狠狠地道:“给他偷到了‘次草’又怎样,现在他的女人还不照样在我手里。”

    姬姬一愣,她想不到恶水灵君居然已经知道这事,照道理,他没法清楚这事?他会在哪得到这个消息的?难道……她后面的事突然不敢想了?

    “哼。”恶水灵君又道:“没想到你们刚进来就对那草下手了,也怪那几个太大意了.被拔了居然不知道,就知道急着领功。这几个混蛋……”

    听到这,姬姬也才知道对方也是这才知道这事,松了口气,心道他如果是早知道,只怕也不会放龙仕杰出去;即使让他出去,半路也给劫回来。

    “还有你。”恶水灵君似乎脾气有点暴躁,手指姬姬,说道:“你早就计谋好了,撇过湾地只问我要‘次**’,让我以为你忘了‘次草’,而实际上,草早就已经到了他手上了。”

    姬姬道:“现在你知道了。不过已经完了,我想现在这刻,他都已经与龙珠混为一体了。你杀了他那么多的朋友,就安安心心地呆在这等他来找你吧。”

    “哼。”恶水灵君说道:“有了龙珠又怎么样。他走的时候体却没一片龙鳞,根本就不足为惧。我怕什么?呵呵。”

    “你不怕吗?”姬姬突然转过头,看着恶水灵君,隐忧地眼色直对方,说道:“你真就不怕。得了龙珠的他,可是已经凝集了龙气,要取龙鳞,他又有何难。”

    恶水灵君看着姬姬的眼神,心头不一阵发毛,定了下心神,装着一副淡定的样子,说道:“哼。我今天已经派了人出去,只怕不等他取的龙鳞,命早已经被我取了。哈哈、哈哈,等他在过个一、二十年投胎重新做人,只怕就再也没机会了……”

    “哦。”姬姬道:“是这样啊。要不,我们俩打个赌,如果你输了……”

    “赌个。”恶水灵君道:“你这女人太会算计了,我不跟你打赌,我要跟你洞房。”

    “哼。”姬姬收回眼光,别过脸去,说道:“原来高高在上的洪荒平原之主也是个无能小人啊,就会趁人之危,以强欺弱。”

    “大吃小,强欺弱。这是自然规律,有什么好奇怪地。”说着,露出一丝的笑容,道:“怎么样,我的公主,是顺了我,还是要我强来。”

    “你敢!”姬姬凤眉倒立,突然又转过来,大喝了声。

    恶水灵君愣了下,又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敢?现在你是在洪荒平原,你以为是在你的地府么。我又什么不敢,大不了你叫救命,看谁会来救你。”说着,伸手就向姬姬抓去。

    姬姬本能地一躲,喝了声:“恶水灵君。你是想着找死吗,嫌弃你那‘次**’养了几千年的体,要我收了你。”

    “好啊。”恶水灵君向前走了步,依旧朝姬姬抓去,口里道:“好啊、好啊,快收了我。本君主都很久没人收了,你有本事就快点随我进房,到了上随便你怎么收拾我。”

    “啊!”姬姬尖叫了声,向一边跑去。

    恶水灵君看着姬姬那慌乱的子,脸上露出一丝鬼笑,喊道:”哎哟,我家的公主跑起来居然这么好看,我真是没想到。跑吧,你叫吧,你越跑越叫,我就越有兴趣。哈哈、哈哈”。

    姬姬听着这话,跑到了城墙边,怒目相视,咬牙道:“你……你真是想我出……绝招吗?”说着,从腰间解下了那把号角。

    “召魂号角!”恶水灵君愣了下,续而大笑,说道:“你……你吹吧,看能召唤出多少鬼魂。只怕……只怕……”恶水灵君笑道:“别忘了,你现在是凡人之,又怎么可能吹得响这神器。”

    姬姬也是一时急,看了眼手中的号角,又把他朝恶水灵君掷了过去。自然是被他轻松躲过。

    “哎哟。”恶水灵君道:“别发脾气吗?好歹这也是个圣物,你随便乱丢,我以后怎么跟我的岳父交代哦。”说着,左手一拂,凭意念将那号角挂到边上的墙壁上。脚下,却不停顿,慢慢朝姬姬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姬姬厉声喝着。

    若是以前,她这一声,足已吓退对方。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只是个凡人;会死的凡人。恶水灵君几乎连个顿都不停,口里说着:“别犯傻了,跟我在一起也不会那么委屈你的。如果真有天我一统天下,你难以想象戴在你头上的,将是什么样的光环。”

    “恶水灵君……你……你……”姬姬没理会他这所谓的|惑,大叫道:“你就是个小人,卑鄙、无耻、龌龊的可怜虫,得不到别人的心,就会使用强迫的肮脏虫。”

    “你说什么都行。”恶水灵军道:“嘿嘿,只要我今天得到了你的人,以后也会得到你的心。”

    姬姬有点慌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看了下下面,突然道:“你再过来,我……我就跳下去了。”

    “跳吧。”恶水灵君似乎毫不在乎,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我再也不会为你这些把戏受制。信你的话,我已经错放了个巨大的敌人,现在不把你得到手,你叫我再脸以后怎么在水灵一族中间出现。”

    “你……”姬姬愣了下,续而站在了墙头,咬牙看着恶水灵君,恨道:“好,那我们就在地府在见吧,到时候,你别后悔。”说完,终跃起。

    然而,她刚跃起的体,却突然停留在半空,倾斜着,她都能看到自己的双脚都已经凌空而起。但却没有如预期般地直坠下去。

    “哈哈。”恶水灵君走到了她的脚下,说道:“我就一直没打算对你用强的,可是,你却一直着我这样做。”说着,抬手轻轻地抚摩了下姬姬的小腿,又道:“你这是何必呢。”

    姬姬这下倒是大慌,没想到自己慢了半点,居然被恶水灵君已意念控制住。当对方的手触到自己的小腿时,她心里不一阵发麻,口里仍然叫着:“老妖怪,你快放开我。”一急之下,她也学着了龙仕杰的话,骂了起来。

    “老妖怪?”恶水灵君愣了下,他想不通对方从哪学的这话,要知道,只有人才会这样称呼自己。摇了下头,说道:“好吧,你就把我当妖怪吧。今天,老妖怪要跟你洞房,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事都得继续。你,注定要成为我的女人。”

    “哼。”姬姬道:“我早就是金龙的女人了。即使你今天强要了我,也只是拣他的破鞋。”挣扎无用,姬姬反而冷静了下来,鄙夷地看着他。

    “金龙?’恶水灵君愣了下,续而狂暴地嚷道:“破鞋就破鞋。他用自己的命换你处子之,也算亏大了。现在,你是我的了。对,你就是我的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都是我的女人。”说着,招了下手,停留在空中的姬姬不由己地跟着他飘去,象页无知无觉的纸人……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