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题 ( 1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不。”恶水灵君摇了摇头,说道:“就在今年的一天,当月亮阻挡太阳的光芒,明亮的白昼变成黑夜,金星将以它微弱的圣光,刺破这诅咒,那时,我们就可以安全且无恙地自由出行了。”

    “月亮阻挡、太阳的光芒?”冰太郎愣了下,说道:“全食?”

    “全食?”火太郎也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什么,然后才说道:“根据天文学家的预测,今年会有一次全食,那段时间也是白天观察金星的最好时间。”顿了顿,又道:“按照预算,应该在四个月后吧。”

    恶水灵君点了点头,说道:“今年金星的亮度,完全会刺破月亮的影子,刺破这诅咒的力量。”

    “呵呵。”冰太郎笑了声,道:“那恭喜君主了,早出去,一统天下。”

    “一统天下,少不了你们的好处。”恶水灵君笑道:“现在,听说外面流行火器,我们不怕,因为我们也有水器,它们完全解决了我们士兵‘斗水**’级别不高的问题。不过,你们出去,也要帮我们收集象前段时间跑进来的那么的士兵的底细,让我们有着更多的准备。”

    “知道。”火太郎点了下头,说道:“君主放心,我们一定办到。”

    恶水灵君又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还有一件事,你们出去后,一定要想办法帮我确定那龙神是否真死了?如果可能,就把他的尸骨带来,我不亲眼见到,还是有点不放心。”

    冰太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君主不放心,今天又何必放他们走呢?完全可以让他死在这的吗?”

    恶水灵君脸露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地道:“这……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不过,等有一天你们知道这招的所换来的后果,就自然明白了。嘿嘿。”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外面,这时突然传来郁标与唐少的吼声,好象是与侍卫在争吵。

    克鲁走了过去,也不多说话,“啪”、“啪”两下就将他们打翻在地,瞪着眼睛,吼道:“你们吵什么?这是君主的宫,你以为是外面的训练场,可以随便进出的。”

    恶水灵君在里面道:“克鲁,让他们进来。这可是两条比较听话的狗,我有点喜欢。”

    克鲁恭应了声。又对倒在地上的两人叫道:“起来,君主叫你们两条狗进去。”

    郁标与唐少被克鲁一下完全打懵了,半天不敢说话。听到招呼,才慌忙起来,连滚带爬地进了宫。克鲁在后面看着他们,一脸的鄙夷,道:“真是两个废物,要不是君主喜欢,你们也只配做下锅的菜。”

    “君……君主……”郁标跑到恶水灵君的边,嬉笑着脸,说道:“小……小的来……”

    “来个。”恶水灵君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事就快说。我看着你们上的龙鳞就不舒服,总觉的手痒痒,想揍。”

    “嘿嘿。”唐少勉强地笑了下,说道:“报……报君主,我们来这……好象也……也快一个月……,现在该办的事……好象也差不多了。我们寻思着,是不是也可以让……我们出去一趟啊。”

    “出去?”恶水灵君愣了下,问道:“你们出去做什么?又能做什么?看下你们自己的样子,一但出去碰到个法师或者象士兵,你认为你们有好果子吃么?”

    “可是……”唐少喃喃道:“我还有很多生意在外面要处理……还要赚钱……还有很多兄弟等我养活呢。”

    “洛阳唐少?”冰太郎看着他,说道:“我听说过你,现在全国有名的地产商,拥有三十多家大型娱乐城的股份和一家影视城。”

    “你……”唐少愣了下,说道:“你……是狗仔队的?”

    “什么狗仔队?”恶水灵君怒道:“你才是狗,别忘了。人家可是北方羽山多可隆那兽派来的特使,以后也是我们在外的联络官。”顿了顿,又看着战战兢兢低头的唐少,问道:“这么说,你在外面好象还是个人物了?”

    冰太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应该比我们的、要有影响力。”

    “好。”恶水灵君一拍唐少的肩膀,带着点赞许的声音,说道:“那就让你出去,继续做你的生意,赚你的钱,养活你的兄弟。”

    本被他一拍有点惊吓的唐少,听到这话,有点喜出望外,道:“真的,那实在太感谢君主。”

    恶水灵君看了眼他,又道:“不过……你出去了,要给我组建一支军队,全部要象和你一起进来的人一样的装备。”

    “军队!”唐少大惊,续而又苦着脸,道:“这……这……我怎么可能有这本事?充其量,组织两个流氓团伙还差不多。装备?菜刀,西瓜刀应该有,再厉害点,能弄两支五四,象他们那样……”

    “呃。”恶水灵君愣了下,说道:“刚说你不是有影响力吗?怎么……难道是假的……”

    “不……不……不。”唐少摆了下手,说道:“出去后,我一定尽力为君主办事.保证培养一支优良的军队供君主使唤。“

    “供我使唤?”恶水灵君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习惯看管人,他们还是交给你管吧,我只要管住你就是了。”顿了下,又道:“你以后就做这支军队的将军,能收多少人,成多大势,就看你自己了。”

    “我管?将军?”唐少有点鄂然。

    “不错。”恶水灵君道:“你管。怎么样?我来做后盾。”

    唐少大喜道:“谢君主。我唐少一定死而后己,鞠躬尽瘁地报到君主。”

    “好。”恶水灵君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只要你尽力办事,等我出去后,就帮你取的另外几片龙鳞,让你脱离生死,成为神人。”唐少闻言,更喜,道:“我要的就是这个,君主如果能给,唐某就更无二心地跟着君主走了。”

    恶水灵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两本人一眼,说道:“好吧,你也出去,都相互多协调一下,应该有帮助的。”

    “那……那……我呢。”郁标看着恶水灵君,吞吞吐吐地道:“君主,我……是不是……”

    “你。”恶水灵君手一指他,说道:“也可以出去。不过,你要去给我查一下,现在在外面有多少隐藏的法师,联络外界得道的妖精,准备与我共事。”

    “是、是。”郁标连着点头,说道:“我一定尽力而为,不让君主失望。”

    恶水灵君又瞪了他一眼,说道:“哼。别说地好听,出去了记住了一个月要向克鲁将军报告一次况,否则,你就完了。”

    “知道、知道。”郁标那长着细鳞的额头似乎冒出了点汗,惶恐地道:“可是,我要怎么跟将军报告?是还要回到这吗?”

    “回到这?”恶水灵君道:“你傻了?还是以为我傻了?现在外面不满大街都是电话,那不能打,要跑回来?”

    “哼。”克鲁此刻也走了过来,瞪了郁标一眼,说道:“等下我送你们出去的时候,就给你电话。哼,别想唬弄我,否则,我会吃了你的。”

    “不敢,不敢。”郁标道。

    “好吧。”恶水灵君走到自己的王座上坐下,说道:“你们可以走了,自己该做什么,心中有数,别让我失望,也别让你们自己失望。我休息下,就去‘次**’泡炮,育点神气来,还要搞定冥王的女儿,这事难办,我没十足的精力,还真怕伺候不了她。”

    当下,所有人都准备退出去。“克鲁。”恶水灵君又叫住了克鲁。克鲁回过,问道:“我的君主,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恶水灵君点了点头,说道:“你去……把上从臭龙神那群人手上缴获的‘分水剑’拿来,我要看下。”克鲁答应了一声,快速地想外面走去。

    顶楼,一个人影闪了下,却是姬姬,她刚才一直躲在后面偷听着下面的对话。看到他们都退去,心里不有点担忧;从刚才恶水灵君的对话中,她发现他对龙仕杰并没放心,虽说权宜之计为了得到自己放了他们,还是以为龙仕杰没得‘次草’的况下。这次,让他们出去,还是要寻到龙仕杰,即使是他死了,也要把尸骨带回来。

    可龙仕杰不会死,这她是知道的。他出去后,别的什么不说,他一定会先去寻找龙珠,再去寻找被古藤怪夺走的龙磷。这一系列事,若想悄无声息地完成,似乎有点不可能。

    可他会轻易地得到龙珠吗?这问题她问了下自己,又觉地可笑,他有雀精灵的相助,又有夏中尉部队上的帮忙,这些似乎不成什么大问题,何况,后面又来了个媚娘,她看样子对龙仕杰也有着强烈的好奇,一但有事,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

    媚娘?姬姬心头又嘀咕了一下;这女子是哪的呢?一只狐狸,怎么又会跟凡人搞在一起,而且对自己的男人似乎豪无心可言。倒是看着龙仕杰,她的眼神倒似乎有点那么暧昧……

    难道?不可能吧?她心里有点吃惊:难道她又会喜欢上龙仕杰?她试图在心里说服自己这个问题的不可能;可是,她却又找不到一个理由。尤其,是这次他们出去,当她看到龙仕杰被克鲁丢进旋涡之门,她也跟着跳了进去,对于那个天天叫他老婆的唐少,居然都不回头看一下。

    天呐。她心头不一阵苦恼:有个顾媚,都已经叫她地战战兢兢,如走薄冰,要是再出个媚娘,那自己该……该怎么办。

    或许,龙仕杰对她根本就没感觉,只是把她当朋友看。姬姬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他心里有的是我,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难道你就没感觉出来吗?你这个笨蛋姬姬?而且,今天他……他还吻了我。这应该是他这生的第一个吻吧。想到这些,她的脸上又是一阵红霞飞过。

    可是……一个问题又紧随而来:他会得到龙鳞,那也注定他会记起以前?记起他的老婆,记起他曾经的孩子?更会记起……记起我给他的伤害?他会怎么想?

    想到这,她又想起了他在四千年前死前说的那句话:“我……好……恨……啊。”还有那久久不闭的眼神,面容上那噬心的痛苦。那声音、那表,在她心底又触起一阵惊心地痛,如果可能,她都愿意失去神,换回时间来纠正那时所造成的后果。

    或许,他会原谅我的,毕竟,他心里有我。而这世,我也为他做了那么多,甚至,都包容他和顾梅那时有时无的微妙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