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离 ( 7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潇湘鱼人 书名:龙之咒
    ()    俗话说:宁挨十拳,不挨一肘。唐少本以为这一下一定会很痛,他都忍住了呼吸准备受这一下,然尔,当自己的肚子触上夏中尉的肘的时候,他也确实感觉到了力道。可是,那就象个三岁孩童所施展的一下,根本就没力气足已致痛。

    夏中尉也愣了下,他这一肘,起码也可以开缸裂砖,可撞在对方的肚子上,根本就连对方“哼”一声都没听到。抬头看唐少,只见正一脸得意地笑低头看着自己,怕他突然下手,又赶紧借着这一下的反弹之力,迅速地回转子,站于对方两步之外。

    这一发现,让唐少大为放心,刚还有点迟疑的神态立刻消失不见。说道:“怎么,兵哥,让你打,你跑什么。”那笑意带着恨,语气也带着恶。

    “怎么回事?”夏中尉看了看龙仕杰,问道:“打他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呢?”

    龙仕杰也看出了蹊跷,惊道:“没用了,他现在有龙鳞在上,抗击打能力也随着提高了,你们这点力气,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顾少峰愣了愣,说道:“那怎么办……”龙仕杰迟疑了一下,说道:“躲,我们尽量躲,再注意看有没有什么破绽。”

    可唐少不等他们商量,如今看对方居然伤不了自己,胆子更足了,舞着自己的十指,说道:“你们不来,我可要过来了。”说完,朝夏中尉走了过去。

    夏中尉部队那么多年,又是精英中的精英,擒拿格斗自然也一把好手,看对方走了过来,赶紧右脚后移,双手握拳举于前,专注地瞪着对方,做好了进攻与防守的双重准备。

    唐少冷笑了一声,经过刚才的一击,他对夏中尉已经毫不在乎。探着双手,如鹰般扑击了过去,刚才那一下,只是防守得到了证实,现在,他还想得到一个攻击的证实。所以,出手的速度很快。

    夏中尉只感觉到面前是爪影乱闪,想着防守,可对方的爪子厉害,一阻之下,自己必定会受伤。若退却,也算了万全之策。可刚龙仕杰不是说吗:要注意看有没有什么破绽吗?可不经过实战,那破绽又怎么会露出来呢?想着,喊了一声:”大家注意看,这家伙的破绽在什么地方?“喊完,不退反进,双手做拆解之势,朝对方的手上拨去。

    “来的好。”唐少喜道,这刻他更感觉到了自己出手的速度是何等的快,对方那拆解之势,就如同蜗牛一半地慢。“唰、唰、唰。”只听一阵声响,他那爪子如鬼影般闪动,快如闪电。

    夏中尉只感到眼前一花,根本就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便感觉到手上一阵火辣辣地痛。急急地收回双手,连退了两步,再看双臂,依然一片血模糊,居然被抓出了十余道伤口,殷红的血如屋檐水顺着手指滴了下来。

    “哈哈、哈哈。”唐少并未追着下手,而是立在当场大笑。他从没体验过自己打人有这快感,也是第一次体验到了那来自外面的力量贯穿自己的体所带来的喜悦,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不相信地说道:“这……这真是我吗?”

    在后面的恶水灵君似乎不耐烦他的这种自我感动,左手抬起,一股无形的念力将唐少凌空提起。缓步走了过去,冷冷地道:“我说过,这是在决斗,不是给你玩的。若再不努力按我的意思办事,……我就收回你的能力……”

    唐少一脸惊恐地看着恶水灵君,得意之余才想起,自己的这一切是从何而来,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我听君主你的。”

    “别把你的意思或想法带到我的事里面来。”恶水灵君瞪着铜铃大的眼睛,裂着嘴,说道:“你别忘了,在这你只个个人,不是水灵,只是我的一个仆人,只是我的一条狗,明白吗?在这洪荒平原上,是绝对不许另个低等生物有思想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又扫视了周围所有的人。

    唐少连着点头,说道:“懂了,懂了。”恶水灵君放下他,又看着郁标。郁标根本不等他说话,就连着点头,说道:“明白,明白。”说着,慢步朝顾少峰了过去。而恶水灵君也放下了唐少,重回自己的座椅上坐好。

    这次,他们俩都没有太多的迟疑,各自向着对手走了过去。

    龙仕杰也趁他们说这几句话的时间,撕了自己的一只裤角,给夏中尉简单地包扎了两条手臂。眼看着对方又再次走了过来,赶紧把夏中尉推到后,喊道:“你注意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破绽,我来打。”

    “呵呵。”恶水灵君听了大笑,说道:“找破绽?难道你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龙乃天地孕育而生,龙鳞乃天成,那可能有破绽。你们就准备受死吧。”

    龙仕杰没有理他,他知道现在要的不是做什么口舌之争,更何况,自己也没什么口才。凝集心神,他需要全神贯注地应敌,没有兵器,赤手空拳,他也得上。

    首先来的是唐少,他看了眼龙仕杰,也不多说话,抬手就朝他面门抓了过去。虽然动作很快,可龙仕杰知道该怎么出理,他很了解龙鳞所带来的力量会有怎样的效果,快速地退了一步,未等步子过老,眼看对方手势落空,又赶紧收回那后移的一脚,反欺前进一步,单手朝唐少的面门打去。

    打的很是有力,能感觉到拳面沾了一层血迹。但他很快明白,这血并不是自己打的,而是先前夏中尉给他留下的记号。对方根本就没事,甚至中拳后连头都不晃一下。

    而一边的郁标则在这时几步跨了过来,抬起一脚,正中龙仕杰的腹侧,硬是将他斜斜地踹出三米多远。

    陆光豪吃了一惊,赶紧跑过去扶起龙仕杰,问道:“怎么?哥,你没事吧?”

    龙仕杰只感觉到一侧疼痛异常,似乎有根肋骨在这一击之下被踹断了。皱着双眉,可他知道自己再这刻不能有一点松懈,挣扎着站了起来,说道:“我没事。你过去,等我来。”

    “说的什么话。”陆光豪扶住龙仕杰,瓮声道:“兄弟在这拼命,我怎么又能够躲在后面看闹呢。”然尔,他似乎还是有点不想与郁标为敌,侧了个子,傲然地看着唐少。

    “还有我们呢。”顾少峰与周胜也走了过来,与他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

    “都一起来,我们方便也省事。”唐少先怪叫了一声,率先就朝陆光豪发起了攻击。有了先两次的出手,他已经多少有点知道怎么发挥龙鳞的力量,这次,他不想普通人打架那样猛扑,而是顿足跃起,双手探出,晃晃地利爪,朝对方头顶抓落。

    “小心了!”龙仕杰大叫提醒着三人。

    而郁标也在这时候,朝顾少峰与周胜发动了攻击。或许是还没适应龙鳞在体里给自己带来的奇怪能力,他的动作有点蹩脚。可就这样,这气势也已经足已让顾少峰与周胜有点顾及,没有出手相迎,而是紧张地后退了下.

    龙仕杰一咬牙,抬起一只脚朝郁标的腹侧踹去。这还是跟郁标的现学现用,然儿,效果却大不一样,他现在体里面什么都没有,虽说河泊教了下他简单的修炼诀窍,可他也才炼了几小时根本就没效果。踹这一脚,郁标居然似乎没事,腰都没扭一下。他自己倒被反弹着退了几步。

重要声明:小说《龙之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